番外32 周皇后受辱 新文有奖竞答/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儿,是不是哀家太宠爱你了!竟然把你宠的连天高地厚都不知道了!”太皇太后真的是气的不行了。对着朱云也疾言厉色起来。

朱云可从来没有被太皇太后这么骂过,顿时就觉得有些委屈。可一想到她自己做的事儿,她就不敢说委屈了。

“哀家让你跟在郡主身边,除了是让你伺候郡主,就是要你好好规劝郡主,你这个奴才是怎么当的!主子有错,你不知道劝诫,竟然还敢在你那儿助纣为虐!陪着主子一块儿胡闹!哀家看留着你也没用了。”

白芷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太皇太后饶命,太皇太后饶命。”

白芷不敢说一切都是朱云的错,主子做错,做奴婢的要是不能劝诫,那就是她的错!

“姨姥姥——”

“你给哀家闭嘴!哀家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太皇太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朱云,朱云吓得什么都不敢多说了。

“外祖母,白芷是有错。可她对云儿绝对是忠心的,要是换了一个人,忠心暂且不说,就是云儿也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适应。”

“听你的意思还该绕过这贱婢了!”太皇太后冷眼看在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白芷,眼底是满满的冷意。

朱云满脸恳求的看着太皇太后,白芷对她很忠心,她是真心不想她死的。

“行了,就饶了这贱婢一命!不过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来人啊,给哀家打她10个板子!”

“姨姥姥——”

“你要是再求情,哀家就直接要了她的命!”

“云儿,外祖母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也别再多说什么了。”

楚思雅拉了拉朱云的袖子,悄声提醒。

朱云这才不敢再多说什么,确实,这次白芷能保下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她是不能再强求太多了。

就在朱云愣神间,白芷就被带下去行刑。听着白芷的惨叫声,朱云只觉得内就极了,第一次她明白了,她的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皇后,好一个皇后啊!真真是哀家的好孙媳!云儿还是她的表妹呢,她就这么容不得云儿!这还是哀家活着,要是哪天哀家真的去了,呵呵,她是不是就要直接要了云儿的命啊!”

太皇太后活了一辈子,历经三朝,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过脸。

“钟嬷嬷,去把皇后给哀家叫进来!”太后冷冷的开口吩咐。

朱云才不在意周皇后会怎么样呢,反正皇后一直看她不顺眼,这次还想直接毁了她的名节,要不是楚思雅这次正好碰上,她都不敢想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外祖母,脉脉还在家等着我,不如——”楚思雅已经提前让人将云脉送回去了,这下正好可以用这个当借口,自己也赶紧离开。她虽然也讨厌周皇后,可如今太皇太后明摆着是要给周皇后难看,她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免得让周皇后更更加记恨自己。

“你留着。”太皇太后淡淡的开口。

楚思雅微微张开嘴巴,她不懂,为何一定要她留下来。难道是为了多几个人,看到周皇后不堪的一面?好像除了这个解释,是没有其他的了。

楚思雅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吧。

太皇太后活了大半辈子,自然知道该如何报复一个人。周皇后不就是嫉妒楚思雅夺去了朱慎的心,她最不想的就是在楚思雅面前没有面子,可她偏偏就要周皇后没有面子!她要周皇后知道,别以为她是皇后,就真的以为后宫都是她的天下了!

钟嬷嬷很快就把周皇后请来了,太皇太后还是有理智的,让慈宁宫内伺候的下人全都下去,只留下了楚思雅,钟嬷嬷,就连朱云也被她打发下去了。

“臣妾见过太皇太后。”周皇后在扫到一旁的楚思雅,眼神不禁眯了眯,随后如常的给太皇太后行礼。好像压根儿没有看到一旁的楚思雅。

“怎么,皇后是觉得哀家老了不成。就这么微微屈膝,是觉得哀家受不得你的大礼是不是!”

周皇后面色一僵,要是此时她还不知道太皇太后是存心要刁难她,那她也真是白活这么多年了!

按理,她作为中宫皇后,只需要微微屈膝就算行礼了,可太皇太后如今摆明了是要她行跪拜大礼,这对周皇后来说,无疑是屈辱!

“怎么,看皇后一脸的不情愿,莫非是真的不愿意对哀家行礼?也罢,哀家老了,也没几年活了,皇后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也是正常的。”

周皇后的脸色愈发的难看,死死的咬着下唇,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和一点,“皇祖母多心了,臣妾不敢。”

“那还愣着做什么。是不是不懂怎么行大礼,钟嬷嬷,赶紧去教教皇后!”

“是,奴婢遵旨。”

钟嬷嬷上前抬脚,毫不客气的踢向周皇后的膝盖,周皇后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双腿不稳,“扑通——”一声就跪下来了。

太皇太后见状,心里这才舒服了几分,微微点头,算是满意自己看到的一切了。

楚思雅在一旁,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她对周皇后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恶人自有恶人磨,楚思雅的脑海里莫名的闪过这句话。

周皇后此时这是羞愤的恨不得直接死去!她凭什么要受这样的苦,如果楚思雅不在,她还能忍受,可如今她最恨的楚思雅就在一旁,她就那么平静的坐在那儿,而她却要屈辱的跪在地上,这简直让她恨不得去死!

“臣妾给皇祖母请安。”周皇后咽下所有的不甘,给太皇太后行了完整的叩拜大礼。

“皇后心里很不服气?”

“臣妾不敢。”

“皇后怎么不问问,哀家今儿个怎么就这么不给你面子?”

“皇祖母自然有自己的道理,臣妾不敢多说什么。”周皇后咬牙切齿的开口。

她忍,她死了也忍耐下去,她死也不要在楚思雅的面前示弱!那她宁可死!

“皇后可真真是有大家风范啊!真不愧是周家的女儿!哀家就好奇了,云儿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毁了她?”

周皇后心里一跳,难道她做的事情太皇太后都知道了?这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太皇太后在诈她,她一定得沉住气才是。

“皇祖母再说什么,臣妾怎么一点都听不懂,难道是有人欺负云郡主了?如果是,臣妾身为后宫之主,一定会查明事实,给云郡主——啊——”

太皇太后一直觉得自己的忍功不错,可看到周皇后在她面前信口胡说,还一脸无辜的模样,她是真的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狠狠的将手中的茶杯扔到周皇后的脸上。

幸好周皇后的反应过灵敏,茶杯正好沿着她的脸颊飞过去。

“巧舌如簧,颠倒黑白的,哀家见过不少,可真是没见过你这样子的。当着哀家的面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你把哀家当什么了?你是不是觉得哀家老了,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哀家面前信口雌黄啊!”

果然,是她做的事情败露了,周皇后心里一凛,可面上的神色却愈发的无辜,“皇祖母到底在说什么,为何臣妾一点都听不懂。云儿是皇上的表妹,也算是臣妾的表妹。一直以来,臣妾对她也宛若亲生妹妹一般,太皇太后到底是听了哪个小人的谗言,竟然这样诬赖臣妾!”周皇后边说边看向了一旁的楚思雅,眼底的恨意清晰可见。至于她说的挑拨离间的人,自然是楚思雅了。

楚思雅差点想笑了,她做什么了,她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好不好,这周皇后就把所有事情都扣在她的头上。还什么居心叵测的人,她说的不就是自己!这什么人啊!

“小人的谗言?哀家倒是抓住了几个人,不对,应该说是太监,哀家要不要让人认认,那三个太监都是哪个宫里的,又是奉了谁的命令出宫的!”

太皇太后每每说上一个字,周皇后的心就猛跳一下,真的是那三个白痴被人抓住了,难怪太皇太后今天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当着楚思雅和钟嬷嬷这个下人的面就这么折辱她!

“怎么,方才不还大义凛然的狡辩,如今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了?”

“臣妾——臣妾——”皇后嘴巴蠕动了一大半天,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三个人是她宫里的,只要去认,一定能够认出来。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要是查到他们是奉了自己的命令出宫,那她真的是跳进黄河里都洗不干净了!

一时间,皇后不禁也觉得心虚极了,心里更在懊恼,这三个白痴,功夫不是很厉害嘛!竟然就这么被抓住了。

周皇后紧张的额头上都浸出了细密的含税,涂着大红胭脂的嘴唇也在不停的抖动,显然,从进慈宁宫一直到现在,周皇后才开始害怕。

楚思雅看着周皇后那犹如恶鬼的形象,忍不住摇了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亲们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猜猜男主的姓氏,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亲们不要错过啊!新文7月7开更哦,很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