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6 斗法/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二哥,你都跟钱大小姐定亲了,可我看你没有多开心吗?”楚思雅和楚文煜回到昭慧大长公主府后,就发现楚文煜压根儿就没有笑过,所以此时心里不禁觉得有些郁闷,也不知道自己这二哥到底怎么了。

楚文煜吐出心中的浊气,语气似乎有些沉闷,“我只是在感慨,钱瑶妹本来也能有一段大好的姻缘,可如今你也看到了,作茧自缚,她的一生都被自己给毁了个干干净净了。”

楚文煜说着,语气里就有一些迷惘还有沉痛。

楚思雅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楚文煜,“我说二哥,你如今不会对钱瑶妹产生了怜惜之情吧,是不是想要反悔,另娶钱瑶妹啊!”

“小妹,你胡说些什么呢!我的心里就只有瑶儿!不会再有其她任何女子的!”楚文煜一脸正气的开口。

楚思雅努了努嘴,对楚文煜这话是万分的不屑,她可不会忘记,当初是楚文煜受了请上,然后才会移情别恋的跟钱瑶好上,如今他倒是好意思的很,竟然能直接说他心里只有钱瑶一个,真真是让她的牙齿都要酸倒了。

不过楚思雅此时也不会再提林依柔,她早就嫁人了,跟楚文煜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初恋情人什么的,最好还是不要再楚文煜面前说起的好。

所以楚思雅此时真的是平静的很。

不过说起钱瑶妹,楚思雅倒是没想到钱将军这次竟然真的能下狠心,直接给钱瑶妹在虎门关的将士中挑了一个刚刚死了妻子,但是没有儿女的鳏夫。这速度快的,真真是让人有些侧目了。

楚思雅怀疑,钱将军其实早就有曾打算了,只是借着曾机会提出来。

但愿钱瑶妹的那个未婚夫本事大一点,将钱瑶妹吃的死死的,免得她再出来祸害人!

“二哥,男人对一个女人同情了,就很容易产生男女之情,你跟未来二嫂经历了这么多,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你不会——”犯所有男人的通病吧,这句话楚思雅没有说出口,可眼底的意思却很明确。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只是有些感慨罢了。”楚文煜连忙开口道,不过看楚思雅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这才顿了顿又加上一句,“不过钱瑶妹也是咎由自取,明明有康庄大道走,她却是认准了死理,落到这个下场也是与人无尤。我可能想的也太悲观一点了,谁说钱瑶妹嫁给鳏夫,她的下场就一定不好,钱将军既然选了这个女婿,想来也是了解他的人品。况且钱瑶妹如果真的嫁给她,可能对那将领来说才是一件悲惨的事吧。”

楚思雅挑了挑眉,这一点她倒是赞同,钱瑶妹到目前为止,也没见她磨平了自己的性子,可以说,谁家如今娶了钱瑶妹,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反正楚思雅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大哥,别为她费心了,为那种人不值得。你还是跟娘好好商量商量什么时候迎娶二嫂才是。”

“嗯,你说的对,小妹,这次你可得跟妹夫多在梁都留些日子,起码得喝过我跟你二嫂的喜酒再走。”

云翎在梁都的事情其实已经办得差不多了,楚思雅还真想早点离开。不过楚文煜和钱瑶成婚,这么大的事情,她要是错过了,到底不好,而且凌平安跟周庆也要参加科举,她是真的想看看他们两个能考的怎么样。

所以楚思雅只是迟疑了一会儿,就点了点头,“好,我们一定留下喝你的喜酒。”

忠勇侯府

钱府发生的一切,云翎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只是紧紧抿着自己的薄唇,什么都没有说,显然是心情有些不太好。

“你不会也在同情钱瑶妹吧。”楚思雅的心情有些不好,难道男人天生就喜欢同情弱者不成?他们怎么就不想想之前钱瑶妹做的事儿,哪一件都是要毁了她的亲姐姐啊!

“你想多了。我不是在同情她。我是为钱将军感到心疼,钱将军辛苦了一辈子,就只有两个女儿。可钱瑶妹就这么伤钱将军的心,这让我——”

云翎边说边摇了摇头,显然心情不是太妙。

“也是,等钱瑶嫁给我二哥以后,那就只有钱将军和钱夫人两个了,这可真真不是什么好事。”

“雅儿,你说以钱夫人的身子还能再有孩子吗?”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看着云翎,她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云翎竟然在打这个主意,他竟然想钱夫人在生一个!

“钱夫人的年纪大了,就算是还能生,可她的身体大约会吃不消。”

可不是,钱夫人一惊四十多快接近五十了,可不是年纪大了,这放在现代都是一个高龄产妇了,在古代,差不多已经是可以当人奶奶的年纪了,云翎竟然想着让钱夫人在生一个,这个想法,真真是有些疯狂。

而且就当钱夫人还能生,当初她日日在佛堂吃斋念佛,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亏损,她光调养身子都不知道要调养到什么时候,还嫁人,这真的是有些太遥远,太不切实际了。

云翎见楚思雅面色认真,想来钱夫人是没有再生的可能性了。于是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也是他异想天开了,钱夫人的年纪确实是大了,怎么可能再怀孕生子呢。就是楚思雅他都不舍得她再生。

“娘亲,这是脉脉刚刚写的大字,您看看写的好不好!”

云翎正打算跟楚思雅交流交流夫妻感情,忽的响起一阵清脆的童声。

听的云翎简直是快要郁闷死,这声音除了云脉以外,简直是不做第二人想了。

“这是脉脉写的字啊!嗯,不错,果然写得好。有风骨。”楚思雅接过云脉写的大字夸奖了一番。上面写的是“父慈子孝”,楚思雅怀疑云脉是不是故意的。

他肯定不是想说自己有多不孝顺,而是想要表明父慈,他肯定是想着让云翎多疼疼他,不要老是欺负他。

知子莫若母,楚思雅的想法完全正确。

云翎看着云脉纸上写的“父慈子孝”四个大字,也是忍不住的好笑,这小子以为就这么一点手段,就能赢过他?

“嗯,脉脉的字写得确实不错。虽说笔力是稍嫌稚嫩了一点,不过在同龄者中是不错了。”云翎拿着云脉的字,是难得夸赞了他两句。

可就这两句,却让云脉的心倏地提起来,一般坏爹爹夸赞他,接下来肯定是有一堆不好的事情等着他,这一点他从来不怀疑,谁让他爹爹就是这么个坏蛋!一天到晚的霸占娘不说,还老是欺负他!

“脉脉今天能写父慈子孝这四个字,真的是让我感到十分的欣慰啊!”

云脉的警惕心瞬间就提升到最高,他是一点都不相信云翎的话,前面说的这么动听,给自己挖的坑就越大!

“脉脉既然写了父慈子孝四个字,想来是准备要当一个孝子了,要我说,不如让脉脉提前学习《孝经》吧,就先抄上个三遍吧。”

《孝经》抄上三遍!一遍孝经就有两千多字,三遍,那就是六千多字了!真的是好狡猾的爹爹啊!他这是在故意欺负脉脉!

云脉气的鼓起了腮帮子,明显是气的不行了!

楚思雅也皱着眉头,忍不住开口,“三遍孝经,是不是太多了。脉脉字都还没有认全,就去抄写孝经?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哪里残忍了,他可是我云翎的儿子。我相信他一定能抄好的。脉脉你说是吧。”

云翎一边说一边和蔼的看着云脉,似乎很相信云脉的能力一般。

气的云脉差点没有吐血,自己要是说不能抄,那不是摆明了向坏爹爹认输了嘛!他才不干呢!

可一想到他要是真的抄写《孝经》,他怕是半条小命都没有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娘亲以后不就只能被坏爹爹控制了!他才不干呢!

“脉脉太小,哪里能让他抄写这么多。要我说,就让脉脉先把《孝经》上的那些字给认全了再说。”楚思雅到底还是心疼儿子,于是忍不住开口。

云脉一见楚思雅心疼自己,立马想打杆子上架,他不想学啊,学这些东西真的很累人好不好。

“脉脉是小男子汉,只是认几个字而已,想来没有太大的问题,是吧。”云脉还没来得及讨价还价,云翎立马上杆子的堵了云脉的话。让云脉想找楚思雅诉委屈也没有机会。

坏爹爹!云脉无声的用眼神控诉云翎!同时在心里决定,他找到机会一定要把娘亲给拐走,让他这辈子都找不到娘亲!

可惜,哪怕云脉再生气,他也只能默默的退下,学习《孝经》了,同时,他忍不住在心里愤慨,前人怎么就没有一本专门写怎么当好丈夫,怎么当好父亲的书呢!

云脉发誓,如果这世上有这书,他肯定第一个让坏爹爹去学!

可惜,没有哪个先人写过这样的书,于是云脉只能怀着悲催愤懑的心情一步一步的离去,同时在心里暗暗发誓,前人既然没有写这书!那他写!

云脉离开后,楚思雅才没好气的看向云翎,“脉脉是你儿子啊!你怎么老是欺负他呢!”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楚思雅也不例外,云脉比起云翎来,明显就是弱者,所以很显然,云脉对上云翎,从来就没有占过什么便宜,云脉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到了云翎的倔强,对挑衅云翎,他真真可以说是乐此不彼,失败了一次,就来第二次!第二次失败了,就来第三次!

楚思雅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夸奖云脉一句,小小年纪,就难得这么持之以恒!

“雅儿,脉脉是我儿子!我哪里欺负他了!而且,你竟然凶我!”云翎说着就做出一副可怜兮兮被抛弃的模样,把楚思雅雷的是外焦里嫩。

“云翎,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跟脉脉一样装可怜呢!脉脉对你还是很尊敬的,你是大人,还是他亲爹,对他也稍微宽容一点,那脉脉肯定会更敬重你。”楚思雅无时无刻不想着这对父子的关系能更好一点,于是唠叨起来,就跟个老太婆似的。

云翎面上听得认真,可是心里却是浓浓的不屑,就云脉那小子还什么尊敬他?要是自己稍微退了那么一丁点,他干保证,云脉肯定要爬到他的头上去了!

唉,小女人既然这么闲,自己就给她找一点事情做好了!有事情做了,她就不会再操心这么多了。

云翎突然吻上楚思雅的朱唇,楚思雅猝不及防的被云翎给偷袭到了,想说的话顿时化成了支支吾吾,最后自然是只能去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