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7 玉米糕/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今儿个怎么有空陪着我来见外祖母?”楚思雅是真的觉得奇怪,之前是云翎太忙,不过在楚思雅的认识里,哪怕是云翎不忙,他也不会陪着自己才对。

“好夫君自然该时时刻刻陪着自己的娘子才对。”

“好父亲应该时时刻刻把娘亲留给儿子才对。”云脉仰起头笑嘻嘻的对着云翎道。

云翎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这儿子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来给他下绊子啊!

“你们两个可还真是上辈子的冤家,所以这辈子才做了父子。”

不是说上辈子的冤家,今生的夫妻。没想到这两个是上辈子的冤家,今生倒是成了父子。

谁上辈子跟这坏爹爹是冤家!

谁上辈子跟这臭小子是冤家!

难得云翎和云脉总算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楚思雅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了。

到了慈宁宫,楚思雅才发现人不少。

林太后和刘太后都在,太皇太后身边还跟了两个妙龄女子,只是一个明艳大方,另外一个则是显得有些畏畏缩缩。

还有一个穿着粉红宫装的小姑娘,看着也就三岁吧,正被乳母抱着,拼命的扯着太皇太后的衣裙,哭的是泪流满面,好不可怜。

“皇曾祖母,惠阳求你了,放母后出来吧。”

惠阳?是周皇后的女儿。

楚思雅这才想起来,周皇后可是被太皇太后给下令禁足了,难怪这小丫头哭的这么可怜。

林太后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刘太后一脸平静,似乎了哭的这么可怜的人不是她的孙女一般。

“你是惠阳的乳母,若是连养孩子都不会,那也别继续留在公主身边伺候了!”太皇太后虽说不是太喜欢惠阳公主,可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曾孙女,见她哭的这么可怜,倒是难得的动了几分恻隐之心,可要她现在解了周皇后的禁足,做梦!

乳母被太皇太后骂的心头一跳,连忙又去拉惠阳公主,“公主,您先起来。”

可惠阳公主哪里肯起,她虽然只有三岁多,可在宫里该懂的自然都懂了,自从母后被禁足,底下的人做事就开始不用心,她虽然是小孩子,可小孩子的心是最敏感的了,她当然能感觉出来,惠阳觉得只要母后解除了禁足,那一切就能跟之前一样了!

楚思雅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觉得有些尴尬,谁知道今儿个来给太皇太后请安,会遇到这么一出,要是早知道,她八成就不来了吧。

云翎倒是坦然的很,给太皇太后行礼后,很自然的拉着楚思雅坐下。

“不!我不起来!皇曾祖母要是不答应惠阳的要求!惠阳就不起来了!”小孩子也是有脾气的,尤其是惠阳公主虽然只有三岁多(实际快要四岁了),这脾气更是大的不得了,平时周皇后对这唯一的女儿更是千宠万爱,可以说这孩子就是个娇娇女,一见自己不能达成目的,哪里肯干,一急之下,就口不择言了。

“哟!皇后平时是怎么教孩子的啊!竟然敢公然威胁母后,啧啧,这才3岁就这个德性,真不知道要是年纪再大一点,会是个什么样子!”林太后看到惠阳这番作态,愈发的不屑,冷冷的开口嘲讽。

“惠阳再不济,好歹是中宫嫡出的公主!姐姐也操心的太多了。”刘太后自己可以不喜欢,可轮不到她的老对头林太后在这里说她!

“操心?妹妹这话可说错了,哀家可是惠阳的嫡祖母,怎么我说她两句,也不行?”林太后这就是摆明了用自己的身份压人了。

林太后之前是皇后,而刘太妃之前不过是个妃子,说白了就是个妾,林太后的身份怎么说都妥妥的压刘太妃一头!

“行了,也不看看你们两个多大的年纪了,还当着小辈的面前吵,你们是想做什么啊!”太皇太后被惠阳公主烦的不行,这边林太后和刘太妃也在这儿吵,她心情能好才怪了!

林太后占了风头便宜,才懒得再和刘太后较劲。

“把惠阳带到皇后那里去,让她好好教导教导自己的女儿。要是她连女儿也不会教,不如就让她亲婆婆教好了。”

周皇后的亲婆婆自然是刘太后了。

林太后听着太皇太后的话,只觉得心里痛快极了,反正只要这些人倒霉,她心里就舒服,反正她这辈子已经什么盼头都没有了,她就是要留在宫里膈应人。

“我不走!我不走!”

太皇太后发怒了,乳母宫娥下了大力气去拉惠阳公主。惠阳公主哪里肯干,一时间慈宁宫就只有惠阳公主不甘的哭声,可一个小孩子,哪里能敌得过这么多大人,最后只能不甘的被拉走。

“这慈宁宫总算是清静了。方才真是吵得人头痛。”林太后见惠阳公主被拉走,立马舒心一笑,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她的心情有多好。

“是脉脉吧,来,太外婆这儿。你娘上次跟外婆说,你喜欢吃玉米糕,哀家今儿个特地让御膳房的人做了,你尝尝看,是你家里的好吃,还是御膳房做的好吃。”太皇太后没有理会林太后,招了招手,让云脉过来。

云脉立马蹬着小腿来到太皇太后的身边,乖巧的坐到太皇太后的身边。

太皇太后见状,不禁愈发开心了,刚刚自己的嫡亲的曾孙女这么不懂事,如今再看到自己的曾外孙这么懂事听话,太皇太后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什么叫做没有比较就没有突出,这话可真真不错。

太皇太后给云脉捻了一块玉米糕,云脉接过,立马递到太皇太后的嘴边,“太外婆先吃。”

“哎呦!看看,看看,这脉脉可真是听话啊!想想宫里如今就只有一个公主一个皇子,他们可都没有这么孝顺过母后啊!”

刘太后听着林太后那夸张的语气,差点没气的吐血,可偏偏她却一句话都无法反驳,因为刘太后说的没错。

朱慎的两个孩子,惠阳不锁了,骄横刁蛮,尽管在长辈面前装的听话懂事,可骨子里的东西是改变不了的,每次来慈宁宫,虽然看着是挺乖巧懂事的,可实际上,她的心里头从来就没有孝经长辈的念头,每次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只管自己吃,拿来会想到长辈。

还有一个跟惠阳同岁的皇子朱宇初,虽然是皇长子,可到底只是个婢女所出,遗传了他生母的小家子气,整个人都畏畏缩缩的,一看就知道登不了台面。

周皇后更是巴不得朱宇初一辈子都这样,哪里会让人敲打。

所以每次朱宇初来慈宁宫的表现还不如惠阳公主呢,惠阳公主起码还装的落落大方,朱宇初则是每次一来慈宁宫,就吓得手脚哆嗦,吃快糕点喝一茶的,都要在那里磨磨蹭蹭个一大半天,更别提想到什么孝心了。

刘太后张了张嘴,下意识的就想要反驳出声,你凭什么得意啊!你可千万别忘记了,我好歹还有孙子孙女在身边,可你这个可怜虫,你的孙子孙女如今可远在封地呢!

好在刘太后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她知道这话固然可以伤到林太后,可太皇太后肯定也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所以她只能死死的忍住。

“好,太外婆先吃。”太皇太后说着就接过了云脉手里的玉米糕,这让她不禁回忆起往事。

太皇太后想到了乾风帝,他小的时候也跟脉脉一样,每次自己给他喂糕点,他都会先将糕点递给她,她吃过了,他才会吃。

然后就是云儿,这丫头也是精怪的很,每次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先给她吃了,再自己吃。可等云儿大了一点后就再也不会这样了。

没想到如今倒是又多了一个,她的亲曾外孙。

“好吃吗?脉脉。”

“嗯。”云脉觉得这玉米糕的味道不错,所以点了点头,给了太皇太后一个灿烂的笑容。

“比起你家里的呢?”太皇太后又问。

“比我家里的厨子做的好吃。不过没我娘做的东西香。我觉得娘亲做的东西才是这世上最好吃的。”

“没错,这世上只有自己娘亲做的东西才是最好吃的。”这次回答的不是太皇太后,而是林太后,她的眼神有些迷惘。

林太后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儿子,最喜欢吃的就是绿豆糕。那时候她宠儿子,虽然不会做菜,可就是努力学做绿豆糕,小时候麟儿(林太后的儿子)是最喜欢吃自己做的绿豆糕了。

林太后也吃过自己做的绿豆糕,只能说一般。可麟儿却说,自己做的绿豆糕是这世上最好吃的。

后来,麟儿重病,林太后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麟儿拉着自己的手说,想吃她亲手做的绿豆糕,就像小时候那样,她喂他。

“我的麟儿最喜欢吃的就是绿豆糕了,当时我的手艺不好,为了麟儿去学做糕点。麟儿每次吃我做的绿豆糕都好开心好开心,说我做的绿豆糕是这世上最好吃的。”林太后此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她是太后,喃喃的开口,眼底也隐隐有泪光闪过,看着云脉的眼神也开始迷蒙起来,似乎他就是自己的儿子。

7月2号了,离开文就只有5天了!好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