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8 拒绝(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太后看着云脉,似乎将他和自己的儿子的容貌重合起来。

太皇太后知道林太后此生最大的痛,就是她的儿子英年早逝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看来她都没有放下他。

想想这也在情理之中,丧子之痛,哪怕是过去十年二十年,做母亲的也不会忘记。

楚思雅挑了挑眉,此时她才知道林太后其实也是个可怜人,任谁白发人送黑发人,都会忍受不了。林太后这么多年看着强势的不行,可实际上,她心里的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楚思雅忽的觉得,她之前想的一点都没有错,宫里的女人真的都是可怜虫,再次庆幸,她不是生活在宫里,否则她真的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在皇宫里呆久了,真真会将人给逼成疯子。

楚思雅慌神的时候,就看到一旁的刘太后眼中的心虚。

楚思雅忍不住皱起眉头,她觉得有些奇怪,刘太后心虚什么,真是奇了怪了。

云翎也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有说,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好了,麟儿是个好孩子,可他到底也是去了。皇帝是个好的,他一定会好生孝顺你这个嫡母。”太皇太后同情林太后的丧子之痛,可总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弄得整个氛围都不好。

林太后可能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吸了吸鼻子,扯出一抹笑容,“母后说的是,臣妾是皇上的嫡母,他孝经臣妾是理所当然的。”

这话与其说,是说给太皇太后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林太后听的。

林太后一张脸顿时成了猪肝脸!

“行了,也不看看你们两个都多大的年纪了,还一天到晚的在那里争来争去,哀家都替你们两个眼红啊!皇上今儿个在琼台设宴款待西漠的大亲王,咱们也别让皇上等着了,一起去吧。你们两个也跟着一起,周家的小姐,皇后的亲妹子,也该开开眼界才是。”

楚思雅这才知道一直站在太皇太后身后的两个女子竟然是周皇后的妹子。

看来太皇太后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将周家的女儿嫁给铁摩了。

难怪云翎今儿个要陪她一块儿来太皇太后这儿,楚思雅总算是明白原因了,感情他肯定也是要参加宴会,所以才顺便跟她一块儿进宫。

想通了以后,楚思雅的心情就不是太美妙了,又不是专程陪自己,她没必要感动了。

琼台地处宽阔,四面没有围墙,飒飒秋风吹来,带着一股凛冽凄然之感,台上歌舞升平,只是楚思雅对眼前的一切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云翎看出楚思雅的心情好似不太好,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了,不喜欢?”

“是没什么喜欢的,我对这种宫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你看,就脉脉也不喜欢这宫宴。”楚思雅一边说,一边按着云脉,生怕这小子又要不安分的跳起来,太皇太后怎么也不跟她说今天是要设宴款待铁摩,若是早说了,她就不带这小魔星了。

“今天的宫宴很有意思,你不来才可惜了。”云翎知道楚思雅喜欢吃鸡翅膀,可又嫌鸡翅膀的骨头麻烦,自从娶了楚思雅,云翎就练就了一手绝活,那就是用筷子就能使鸡翅膀的肉和骨头分离。

“爹爹,你好厉害啊!脉脉也想吃鸡翅膀,你也赶紧帮脉脉弄吧!”云脉笑嘻嘻的看着云翎,他平时很难得跟云翎和楚思雅一块儿吃饭(因为坏爹爹不允许),所以自然不知道云翎有这么一手绝活,如今看到了,这心里自然是痒痒的。而且她和楚思雅一样,他也同样喜欢吃鸡翅膀,可是讨厌鸡翅膀的骨头麻烦。没想到坏爹爹竟然有这么好的本事,不帮他弄鸡翅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可以打断坏爹爹对娘亲献殷勤,这可真是一举两得啊!

想至此,云脉一双与云翎相似的凤眼不禁眯起来,满是喜悦的小泡泡。

知子莫若父,云翎要是不知道云脉心里在想什么,那他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呵,这小子,是不是以为他如今治不了他啊!

“脉脉喜欢吃鸡翅膀,你赶紧帮他弄啊!我就知道我儿子像我,看口味也跟我这么像。”楚思雅一想到这个,不禁笑的愈发的开心了。

云翎一张俊脸几乎都抽搐了,自己有这么个儿子,也真真是他的悲哀了。

娘子大人发话了,云翎自然是不敢不从,于是只能郁闷的给云脉弄了个鸡翅膀。

云脉看着云翎憋屈的脸,再吃着香喷喷的鸡翅膀,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好极了,笑的一双眼睛也不禁更弯了。

“今天的宫宴有意思?什么意思?难道是——”楚思雅说着就养眼神投到太皇太后的位置,更准确的说是太皇太后身边的周氏两姐妹。

“猜对一半了。”云翎手上不停的帮着楚思雅分鸡翅膀,一边淡淡的开口。

“我只猜对一半?那还有一半呢?你可别告诉我,你也在里面插了一脚啊。”楚思雅和云翎当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自认为还是很了解他的。

云翎挑了挑眉,直接承认,“嗯,聪明。”

楚思雅嘴角一抽,承认的倒是够干脆的。

楚思雅正想问云翎,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手脚,可一曲歌舞毕,台上的舞姬纷纷退下。稀稀落落的掌声倒是响了起来。

“今日的歌舞可还合西漠大亲王的口味?”

“很好。”铁摩倒是惜字如金,只给了两个字。其实他对大梁的歌舞真心没什么兴趣,他们西漠的歌舞那才叫好,尤其是由着西漠的娘们跳出来,那才够劲儿!

不过做主人的都问自己了,他也得给些面子才是,总不能直接说,很烂吧。

“上次,本王曾经跟大梁的皇帝陛下求娶云郡主,不知大梁的皇帝陛下同不同意。”

这次宴会,太皇太后没让了朱云参加,八成就是防着铁摩这一手。

楚思雅还以为铁摩只是对朱云一时意乱情迷呢!可如今看来人家对云儿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嘛!

太皇太后的脸则是一下子就阴沉下来,显然对铁摩觊觎朱云这一事实感到十分的不悦!

“大亲王,云郡主是皇祖母的心头肉,皇祖母年纪大了,绝对是舍不得云郡主远嫁。云郡主也不愿意离开皇祖母太远,弄得自己无法尽孝。想来大亲王是有成人之美的美德,不愿意强人所难吧。”

楚思雅撇了撇嘴,当皇帝的人这口才就是好,硬生生的给铁摩带上一顶大帽子,让他想开口辩解都没法子。

铁摩能怎么说,难道要他说,老子压根儿就不在意太皇太后跟朱云分离后悔怎么样,老子一定要娶朱云!

显然这话铁摩不能说,所以也就注定了他一定会吃亏!

唉,可怜的铁摩啊,论语言艺术,他注定是比不过人的。

铁摩一张黝黑的脸就跟吃了屎一样难看,都说大梁人能言善辩,之前他还没将这话放在眼里过,可如今他是真真的相信这话了。

朱慎见铁摩的脸色不好,这才慢悠悠的开口,“朕也确实是想跟西漠结为两姓之好。我大梁优秀的女子不少,这次无论大亲王看上谁,朕都不会有异议。”

你会有异议才怪了!都已经狠狠打了铁摩的脸了,哪里还会再打第二次!

楚思雅想着就忍不住摇了摇头。实诚的孩子总是要吃亏的。这铁摩就是因为太实诚了,所以吃大亏了。

楚思雅觉得铁摩此时肯定是气的不行,腮帮子上的肉似乎都在隐隐颤抖,想来,他的心情是不知道差到了哪里去。

铁摩此时的确是要气疯了!他想要的女人不给他,却偏偏要找其她的女人给他,他们是把他当成什么了,竟然这么欺负人!真当他们西漠是好欺负的嘛!

差一点,真的就只差那么一点,铁摩就要翻脸了,不过看到一旁坐着的云翎和楚思雅,铁摩硬生生的将心头的怒火全都压了下去,不压下去又能怎么样,这两个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要是直接发火,不就成了忘恩负义!

铁摩虽然为人冲动了一点,可他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自己的四皇弟是想要跟大梁结亲,换取两国的友好,这件事可不能因为他全毁了!

铁猛无意娶大梁的女人,是因为他已经有了王后,若是再娶大梁的女人,她在西漠后宫的位置就微妙了,万一来个不省心的,西漠的后宫不就是要乱了。

所以最好的和亲人选就是自己了。

铁摩本来还打算想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朱云就很合他的胃口,可如今朱慎是摆明了不会将朱云许配给他!难道他还要死乞白赖的逼婚不成!

他铁摩是西漠的英雄,最不屑的就是这种手段了!

朱慎见铁摩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也就不再开口说什么,还是等铁摩的心情平静一点再说正事好了。

朱慎摆了摆手,立刻又是新的一轮歌舞。

“对了,你是不是对周氏姐妹动手脚了。”楚思雅忽的开口问道。

“是啊。”云翎想都没想的就承认了。

“你动什么手脚了?”楚思雅蹙眉问道。她可一点都不想云翎把事情闹大。

“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啊。不会出任何问题的。”云翎安慰楚思雅道。

正在埋头吃鸡翅的云脉忽的抬头,“爹爹做事,脉脉就很不放心。”

楚思雅顿时哭笑不得的看着云脉,这孩子到底是有多不待见云翎啊,嘴巴里还塞着鸡翅呢,竟然还忙着要踩一脚云翎。

云脉见云翎脸色变了,心里大呼不好,连忙低下头,不再看云翎,然后继续跟他的鸡翅奋斗起来。只是他心里委屈的不得了,他说的明明是实话啊,他是真的一点都不相信坏爹爹的办事能力,坏爹爹怎么能瞪自己呢!真是太让他生气了!

云翎见云脉低头,冷哼一声,默默在心里道,算你识相。

“你对周家姐妹做什么了?”楚思雅可没有忘记正事。云翎和云脉争风吃醋,也就当有趣的戏看看,可周家姐妹的事儿才是大事。

“看到太皇太后身边服侍的周家姐妹没有?那明艳大方的,是周皇后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周子涵,那看着畏畏缩缩,上不了台面的是周皇后的庶妹周子瑜。”

“看到了,那又怎么样。”

“我只是对周子涵动了一点手脚,至于周子瑜,才是太皇太后下手的目标。”

看来太皇太后还是给周皇后留了一点面子啊,没让周家嫡亲的女儿嫁到西漠给人当继室当继母,只是选中了周家庶出的女儿,不过这庶出的女儿实在是有些太平凡无奇吧。

O(∩_∩)O谢谢440604童生投了1张月票月初就有亲给七七投月票,好开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