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0 上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光倾泻在长长的走道,映照出两条长长的人影。

云翎左手抱着云脉,另外一只手紧紧的牵着楚思雅。

“我还以为你会在宴会上动手。”出了宫门,上了马车后,楚思雅才缓缓开口。

她确实是没有想到,她一直以为云翎会在宫宴上动手,可谁曾想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做,真真是让她惊讶了。

云翎小心的将云脉放下,然后为他盖上被子,这才慢悠悠的回答楚思雅的话,“宫宴上,若是周氏姐妹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儿来,那不是丢了整个大梁的脸。”

楚思雅了然,确实,若是周氏姐妹在宫宴上直接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儿来,那是要丢尽你整个大梁的脸,所以太皇太后不会这么做,云翎念着以前的情谊,他也同样不会这么做。

“你打算怎么做?”

其实要给铁摩塞女人,也不是一件麻烦的事儿,只要铁摩一不小心抱了一下周氏姐妹,或者周氏姐妹一不小心露了哪儿哪儿哪儿,让铁摩看到了,反正为了姑娘家的名声,铁摩就肯定要娶周氏姐妹了。

“等着看吧。”云翎神秘的开口。

楚思雅撇了撇嘴,有这么神秘,反正怎么样,都不会跟她方才想的差到哪里去。

“等等,外祖母不是只打算让周子瑜嫁给最铁摩,那她何必要将周子涵入宫?”

“周子瑜只是个庶出的姑娘,你说太皇太后只宣召她进宫,这正常吗?”

没错,楚思雅顿时反应过来,是她想差了。

“而且周家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周皇后入宫多年,膝下只有一女,而且她也不得皇上的宠爱,周家不仅想到国丈,更想当皇子的外家,甚至是太子、未来皇上的外家。”

楚思雅摇了摇头,她最不喜欢的就是靠着女人来往上爬的了,她总觉得一个家族要想兴盛,最重要的就是得靠着家里的男人争气,靠女人有什么用。

不过楚思雅也没有多说什么,大多数家族都是这样的想法,她只是看不惯,也没兴趣多管人家的闲事。

想想周家这次是真的要鸡飞蛋打了,想把周子涵塞给朱慎,可惜了,这个目的肯定是实现不了喽。

周皇后也是够可悲的,自己的娘家正想着将她的亲妹妹送给她的丈夫。

“怎么了?难不成是同情周皇后了?”云翎不愧是楚思雅的丈夫,只一眼就看出了楚思雅的想法。

“有一点,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宫里的女人不幸福,看着是享受了世间最顶级的荣华富贵,可实际上,她们心里的苦有有谁知道。”

“是可悲。在宫里的女人就只能争只能抢,争着抢着,可能就会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样子。雅儿,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在想,幸好,我娘没有进宫,否则她也说不定会变成那种恐怖的女人。”云翎的眼底闪过一丝痛楚,喃喃的开口。

楚思雅对此不置可否。如今水月皇对云翎的娘是情深义重,可这都是因为云染希芳华早逝,在她最美好的时刻死去。

水月皇对云染希有爱有愧,这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块儿,这才让他对云翎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甚至时时刻刻为他筹谋。

若是云染希当年真的随着水月皇进宫,楚思雅都有些不太敢想象,那么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说不定云染希也会变,变得跟后宫里的女子完全没有区别,那样的云染希,水月皇还会爱吗?

楚思雅摇了摇头,不禁觉得好笑起来,她现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做什么,这世上最不会有的就是假如了。

翌日

云翎倒是难得闲在家里,陪着楚思雅和云脉一块儿,云脉自然是自己死皮赖脸的凑过来,美其名曰,他也好久没能亲近云翎,所以特地抽这一日好好的陪云翎和自己。

云脉兴冲冲的给楚思雅打他刚学会的一套拳,楚思雅含笑看着,云翎则是臭着一张脸,好像有人欠了他好几百两银子一样。

楚思雅见状,不禁觉得好笑,“你是很久没有跟脉脉亲近了,难得咱们一家都闲着,你好歹摆个笑脸出来啊!”

“我是想跟你单独过这一日的,谁知道这小东西会突然冒出来。”云翎硬邦邦的开口。

楚思雅闻言不再开口,云翎哪一日要是会给云脉好脸色,她才真的觉得奇怪了。

“城主,夫人,外面有两位自称是城主舅母的人求见。”

舅母?那只有萧氏和蓝氏了。

她们才做什么。

要说这么多年,他们跟萧家的人真的是没有多少牵扯瓜葛了,唯一有的就是老镇北侯。

逢年过节,楚思雅除了给昭慧大长公主送礼,就只给老镇北侯送礼了。

至于镇北侯府的另外两位,呵呵,抱歉。楚思雅压根儿就不想认识他们。

当年的事情跟云翎有什么关系,可他们两个大人却将云翎当做生死仇人一般,那一丁点的血缘关系在楚思雅心里早就是磨的干干净净了。

甚至是老镇北侯,楚思雅心里也是有些埋怨他的。他心里怕是也有些责怪云翎的,否则不会对他两个儿子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

这不是明摆的不作为犯罪!

“去见一见吧。”云翎有些语气低沉的开口。想想也知道,他此时的心情不是太美妙。

“我跟你一块儿去见。”楚思雅连忙开口。

“你愿意?”云翎眨巴着眼睛问道。

“愿意,当然是愿意的了。”鬼才愿意!楚思雅是知道云翎对这些所谓的亲戚没有一丝半点的好感,可却因为那一点点血缘关系不能不去见,她心疼他,所以才要陪着他!

“娘亲,去见谁啊!脉脉也要去!”云脉打完了一套拳,下人正给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一听娘亲说要去见人,他不知道是要去见谁,可是他真的很想去啊!

“带脉脉一块儿去吧。”

楚思雅点了点头,拉着云脉一块儿。

幸好来的是萧氏跟蓝氏,如果是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楚思雅都很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忍耐住,不直接上去扇死他们!

客厅

五年过去了,萧氏和蓝氏变得愈发的苍老。

镇北侯府这些年的日子可不好过,云尽忠和云尽孝差不多算是废人了。家中的子弟还没有成长起来,最起码独当一面的本事还没有。

要不是当年云翎和楚思雅替镇北侯府跟玉尧牵线,做了开采盐田的生意,镇北侯府早就连表面的体面都支撑不下去了。

楚思雅有时候忍不住想,这算不算是报应。报应他们那时候对云翎做的事情。

楚思雅知道自己想的很偏激,可她真的没法子不想的偏激。每次,她只要一想到云翎受的苦,她的心就痛。

其实萧氏和蓝氏是无辜的,这一点,楚思雅一直都知道。

云翎也跟她说过,他小时候,萧氏和蓝氏对他还算不错,是云尽忠和云尽孝一直拦着她们,不让她们对他好。

楚思雅跟萧氏和蓝氏短短的接触,也知道这两人的品性确实不错,可她只要想到这两人的夫君,就顿时没什么好脸色了。

“两位舅母倒是稀客啊。”落座后,楚思雅久久没有开口,云翎只能淡淡的开口。

在楚思雅怀里的云脉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打量着萧氏和蓝氏,爹爹叫她们舅母,那她们不就是自己的舅婆了。

“是我们无礼了,都没有给请帖,就这么冒昧的来了,翎儿和雅儿可不要见怪啊。”

“舅母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哪里有长辈上门。还说什么叨扰不叨扰的。”楚思雅淡笑着开口。她虽然很不待见镇北侯府的人,可表面的礼数还是有的。而且萧氏和蓝氏说白了也就只是可怜人罢了。

“就知道雅儿最懂事,翎儿能娶了你,真真是不知道积了多少辈子的福气啊!”蓝氏笑看着楚思雅,眼底带着赞赏道。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倒是想加一句,云翎当云家的外孙,那可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

“脉脉,喊大舅婆,二舅婆。”

云脉从楚思雅的怀里跳下来,然后对着萧氏和蓝氏鞠躬行礼,“脉脉见过大舅婆,二舅婆。”

“好好,长得真是好啊!像翎儿小时候,长得可真是像啊。”确实,云脉长得很像云翎,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只是从云脉没有那么冷,更符合小孩子天真烂漫的本性,那都是云翎那个年纪所没有的。

“二舅母没什么好送你的,诺,这是玉珠子,好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玩儿弹弓,你就拿着玩儿吧。”蓝氏说着对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让人将一袋子的珠子递给云脉。

云脉接过以后,很自觉的将东西给了楚思雅。

楚思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颗颗白玉珠子,玉质虽说不是多好,可也算是上乘了,拿这个用来当弹珠,除了奢侈以外,楚思雅真心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了。

“这是不是太贵重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楚思雅向来相信这话。

“不贵重,一点都不贵重。”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澄夏

【一句话简介】

这是一个女军王穿越占用重生女身体,和一个变态统一天下、谈情说爱的故事。

**正经简介**

前世,苏木君嫁与心爱之人,六宫虚无,宠冠后宫。

谁知最后被枕边人割皮毁面,又被情敌凌迟剔骨。

刚重生,就被穿越而来的季君月所替代,自此九幽大陆风雨起。

整家魑,弄权朝,谋皇权,夺人命,保家复仇。

服军役,战沙场,夺兵权,覆江山,倾权天下。

一身红装覆了天下皇权,属于她的传奇掀开了序幕——

然而,秦宫那个精致的娃娃初成少年:“天下给你,我,也给你。”

**

一个三观扭曲心里变态以谋夺江山、残虐欺他之人为乐趣的男主。

一个幽妄铁血、残酷护短,掌握现代华夏军事大权的女主。

双强宠文,1V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