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8 抽象的艺术品 首推求收!/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今儿个去公孙家,如何了?”云翎正抱着云脉玩儿抛高高,这是云脉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只见云翎双手向上轻轻一托,云脉就高兴的大叫,小小的脸上满是兴奋,“啊——啊——”

楚思雅第一次见云翎抛云脉,那次差点没吓个半死。后来还是云翎反复声明,他绝对不会拿孩子的安危开玩笑,云脉也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思雅,表示他也喜欢这个游戏,楚思雅几次又胆战心惊的看着云翎抛着云脉玩儿,见真的没有事,才算放下心。

不过还是叮嘱云翎,像这种危险的动作最好少玩儿,不玩儿那是最好了。

所以云翎见楚思雅回来,也就再抛了两下也就没有再抛了。

“弄得一身汗,赶紧回去洗洗。”别看现在天气凉爽,可若是出了汗,再让冷风一吹,很容易感冒。

“哦。”云脉确实被抛的很开心,小脸红彤彤的,满是兴奋。

“公孙家怎么样?唉,就那样呗。”楚思雅撇了撇嘴。

云翎眉峰一挑,“不顺利?”

“也不是。公孙容知道了自己再也不能生育后,很沮丧。我就把云飚的事情都告诉她了。”

“她什么反应?”

“你说她能什么反应啊!她说云飚就是个蠢人,明明知道她都无法生育了,竟然还要娶她。”楚思雅翻了一个大白眼,没好气的开口。

云翎眯着眼眸,语气隐隐有些不悦,“她就说了这些?”

楚思雅知道云翎怕是有些不高兴。也是,恐怕在云翎眼里,公孙容已经无法生育了,自然是配不上云飚了。

公孙容在知道云飚不嫌弃她无法生孩子,甚至愿意为了她不纳妾,竟然不感激涕零,还大言不惭的说云飚是个傻子,云翎自然是不乐意了。

“你也别生气。女人嘛,心里感动,可却不会直接表达出来。我能看出来,公孙容其实还是很感激云飚的深情厚谊。”楚思雅忍不住为公孙容说了一句好话,这姑娘其实还真的挺可怜的。

云翎按捺下心头的怒火,冷冷的开口,“公孙容除了说这个就没其他的了?”

楚思雅自然明白云翎话里的意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好不好。她倒是很直接的拒绝了,说自己配不上云飚,下辈子只愿吃斋念佛过一辈子的,其他的什么都不想了。”

亏得她有自知之明。

云翎差点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不过忽的想起,楚思雅对公孙容很有好感,于是郁闷的将想要说的话全都咽下去。

小女人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他都没胆子招惹。

“既然公孙姑娘不愿意,要我说,这门亲事也就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

楚思雅有些不乐意,“我还是挺希望云飚能够娶公孙容的。”

像云飚这么痴情的古代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呢!

云翎对她也够痴情,可以为了她付出自己的性命。不过楚思雅总是忍不住想,若是自己跟公孙容一样,不能生育,云翎是否也能做到云飚这个程度。

楚思雅知道自己很无聊,她想的这些完全就是乱七八糟的事儿。她能生育,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

摇了摇头,楚思雅自己都忍不住唾弃一下自己,干嘛老是想这些有的没有的呢!

“云飚当时当着我们的面说他愿意娶公孙容,哪怕一辈子没有孩子,也不纳妾。说不定就是一时冲动才说的。还不是男人的男孩儿,总会年少轻狂。”

楚思雅拉长脸,没好气的看着云翎,“听你的意思,是说云飚说的话都是因为脑子不清楚,随便说的?”

云翎眉角抽搐,心里清楚,若是一个回答不好,等待他的,八成又是一个月的分房睡,于是云翎只能无奈的开口,“不是,我只是假设一下。”

“你这假设完全就不合理!我觉得云飚很成熟,他说的话肯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觉得他肯定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并且心里是打定了主意,已定要坚持做下去!”楚思雅就是觉得云飚是个狠有担当的男子汉!

云翎差点没开口问,你对云飚是有好感到哪儿去了!就这么看好他啊!

当然,这话云翎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他要是真问了这傻傻的话,楚思雅怕是要笑话他是个醋坛子了!而且他更清楚楚思雅对云飚压根儿不会有什么男女之情,最多就是把云飚当做表弟。

可云翎还这的是有些想不通,楚思雅到底是有多赞赏云飚,嘴里眼里都充满了对云飚的赞赏。

云翎不禁有些郁闷,他怎么从来没见过楚思雅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啊!

云翎深吸一口气,不断的跟自己说,楚思雅只是将云飚当做弟弟!

“我说了一大半天,你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楚思雅不高兴了,云翎难道看不到她说的多激动,说的多口干舌燥,他倒好,竟然一言不发,简直是过分啊!

“我是在想,就算云飚不是一时冲动才说出那番话,可你别忘了大舅母。大舅母虽说知书达理,可她怕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子吧。”

萧氏确实是个大麻烦。

“咱们就等着。我也挺想看看,云飚到底能坚持到哪一步。若就因为萧氏一点阻拦,他就放弃了,想来他对公孙容也没有多么情深意切。若是他仍然决心要娶公孙容,来找我们帮忙,那咱们就帮!”

云翎很想提醒楚思雅一句,何止是萧氏阻拦啊!楚思雅怕是忘记了,作为父亲的云尽孝,他怕是更无法接受自己的次子娶一个无法生育的女子吧!

这话,云翎同样没有说。明知道自己说了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傻了才会说这些有的没有的!

一连过了七日,楚思雅都没有等到云飚,原本热情高涨的她,也不禁灰心下来。

楚思雅真心忍不住想,难道云翎说的没错,云飚真的只是因为一时间头脑发昏才会说出愿意娶公孙容,并且一辈子不纳妾的决定?

要不这都过了七天了,为何云飚那儿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娘亲,您在发什么愣呢!看看脉脉捏的泥巴好看吗?”云脉见楚思雅在愣在那儿,不满的伸出手在楚思雅的面前晃了晃。

楚思雅回过神,就看到云脉一双五彩缤纷的手。

这泥巴,是楚思雅想到现代五彩缤纷的橡皮泥制成的,当然她不知道怎么制作,而是有西域的商人卖的一种类似于现代的橡皮泥,不过颜色比较单一,云翎见楚思雅喜欢,就花了重金买下。

楚思雅虽然看着橡皮泥,仿佛有一种回到现代的感觉,可她都多大的年纪了,再玩儿橡皮泥也是让人笑话,就教云脉玩儿。

云脉倒是喜欢玩儿橡皮泥喜欢的不得了,经常跟楚思雅一起捏各种造型的东西。

这不云脉刚刚捏了一朵红色的小花,正打算跟楚思雅献宝呢!谁知道楚思雅竟然愣在那儿,可是让他气坏了!

“娘亲错了,脉脉最聪明最可爱了,捏的小红花真的是太好看了。”楚思雅见云脉不高兴,低着头,看了一眼小红花,然后讨好的开口。

其实云脉捏的这小红花真的是很有艺术感,要不是楚思雅见多了云脉捏的这些富有艺术感的东西,她还真是认不出云脉捏的是小红花。

云脉捏的小红花,就是把红色的橡皮泥捏成一个大大的圆形,然后用小刀在捏好的雏形的四周画了几条杠杠,这就是云脉所捏的抽象艺术型的小红花了。

若是让云翎来看,也不知道会把这“小红花”看做是什么。

“你们娘俩在做什么?”云翎自然的坐到了楚思雅身边,看到石桌上的橡皮泥,眼底划过一丝了然,显然这母子两个很喜欢玩儿这个。

“爹爹,你看看脉脉捏的东西好看吗?”云脉献宝似的把自己的杰作递给云翎看。

云翎接过一看,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忍不住开口,“难道脉脉是想吃大饼了,所以才捏了个饼不成?不过这饼太小了,而且这红色的大饼也没多好看。对了,既然是大饼,为何要在上面画图案,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云翎完全就是好奇,他真心觉得这大饼做的不是太成功。

楚思雅死死咬着自己的唇瓣,以防止自己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饼!竟然是大饼!云翎竟然把云脉做的小红花看做是大饼!

楚思雅纠结的肠子都要打结了。

其实仔细看看,云翎说的还真是没有错。云脉捏的这小红花真的很像是大饼,不对,大饼没这么小,倒是有些像火烧,还真是蛮有意思的。

云脉原本兴高采烈的神色一下子暗淡下来,然后恨恨的看着云翎,“爹爹是个坏人!脉脉这做的哪里是大饼了!明明是朵小红花!”

云翎眼角抽搐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小红花,请恕他眼拙,他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这到底哪里像小红花了!

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正在首推,亲们别忘了去收藏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