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60 出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正打算去一趟公孙府,既然云飚下定主意了,那她也想好好帮帮这一对。

正要出门,楚思文竟然上门了。

楚思雅惊讶的是,楚思文脸上竟然有红红的巴掌印,她左手牵着封晓蝶,右手牵着封晓琴,秀美的脸上满是泪痕。

楚思雅皱着眉头,大步走到楚思文身边,“姐姐,发生什么谁事儿了,你脸上的伤是谁打的?”

楚思雅仔细看了一下楚思文脸上的伤,巴掌印很大,看的出来手指也十分的粗,不像是女子的手,反倒是像是男子的。如果是男子的,不会是——

楚思文一看到楚思雅就忍不住嘤嘤的哭泣,“雅儿,我真的是活不下去了!真的是活不下去了!他——他——他竟然——”

楚思文怀里的封晓琴可能是被楚思文给吓到了,听着母亲的哭声,她也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楚思文身后的乳母从楚思文的怀里将孩子接过来哄。小孩子这么哭,会伤到身子。

封晓蝶死死的咬着唇,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幽怨,“是爹爹,他太坏了,他竟然动手打娘!我以后都不要认这个父亲了!他是个坏人!大坏人!”

“蝶儿,你不能这么说你的父亲。这儿是姨母家,所以你这话传布出去,若是你在外面也这么说,人家会所你没有教养的。”

楚思雅拉着楚思文坐下,然后让下人去打水。

封晓蝶幽怨的咬着自己的唇瓣,小小的人儿真的是吓坏了,她才十岁,可这两日经历的事情,几乎将她以往所有的信念和幸福全都摧毁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她只觉得好伤心好痛苦好难过,爹爹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宠爱自己的好爹爹了。娘亲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少,泪水却是越来越多。

封晓蝶只觉得以往那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庭已经不在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继续活下去了。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封晓蝶的想法,若是知道,肯定一巴掌上去狠狠打过去,你丫的才多大啊!十岁的孩子,还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楚思雅看着封晓蝶那幽怨的模样,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然后吩咐封晓琴的乳母带着封晓蝶去找云脉,两个孩子说说话也不错。

楚思雅等封晓蝶和封晓琴离开后,才拧干了帕子,小心翼翼的给楚思文擦拭脸上的泪水,然后又拿出自己特制的金疮药,给楚思文上药。

“姐姐,到底怎么了。姐夫怎么会无缘无故动手打你。”楚思雅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封玉平对楚思文真的不错,这么多年来,他对楚思文的爱,楚思雅也是看到的,怎么会突然对楚思文动手呢。

楚思文的眼底立即蓄满了泪水,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楚思雅见状,顿时觉得头痛,楚思文除了哭,就什么都不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姐,你别光顾着哭啊!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脸上才上了药,让你眼泪一冲,我不得重新帮你上药。你就老实告诉我,姐夫到底做什么了,他要是真做错了,我立马去告诉娘,咱们一起给你讨公道!”

楚思雅还是挺好奇楚思文怎么不直接去找昭慧大长公主,反倒是带着两个女儿来她这儿。

转念一想,楚思雅就明白了,这也不难想通。楚文煜才和钱瑶成亲,楚思文泪眼汪汪的回去,八成觉得自己会冲了新人的福气还有喜气,所以她才带着两个女儿来了自己这儿。

“他?他是彻底黑了心肝,烂了心肠了!雅儿,你不知道,他——他竟然跟郑芙蓉——”楚思文说到伤心处,再也忍不住,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楚思雅算是听懂楚思文的话了,是封玉平出轨了,他竟然跟郑芙蓉搞在一块儿了!难怪楚思文这么伤心。

封玉平不是一直看不上郑芙蓉吗?郑芙蓉死了第一个丈夫,回到封家,那时候封夫人就想把郑芙蓉许配给封玉平。是封玉平严词拒绝了。

如今郑芙蓉可是死了两回丈夫了,说句难听的,封玉平难道不怕自己被郑芙蓉给克死啊!

楚思雅也知道自己有些刻薄,不过她对郑芙蓉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楚思雅总觉得郑芙蓉那双眼珠子总是转来转去的,很不安分,事实证明,她的想法完全正确,郑芙蓉确实是十分的不安分。

楚思雅开口问道:“姐夫不是一直看不上郑芙蓉,怎么会——”

“怎么会?怎么不会!你不知道,他竟然和郑芙蓉躺在一张床上,你都不知道那时候,我是什么心情,我就连死的心都有了!”楚思文想到那不堪的一幕,贝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甚至咬出了血,她也四号不在意,实在是封玉平和郑芙蓉做的那肮脏事,真的是让她觉得太恶心了,恶心的她已经完全说出话来了。

楚思雅愣了愣,感情楚思文是把封玉平和郑芙蓉捉女干在床啊!就是不知道封玉平是心甘情愿的跟郑芙蓉上床还是被迫的了。

“姐夫是被算计了还是——”

楚思雅觉得自己还是该给封玉平解释解释,其实她主要还是在开解楚思文,让她心里舒服一点。

楚思文惨然一笑,那笑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他还能说什么?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上了郑芙蓉的床,他是无辜的,他压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楚思雅摇了摇头,封玉平这解释也是够了。

“是不是郑芙蓉给姐夫下药了。姐,不是我给姐夫说好话,姐夫若想纳郑芙蓉,早五年前就可以纳了。如今郑芙蓉都死了两个丈夫,她也当了两回寡妇了,我实在是想不通,姐夫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看上她的。明显不是太合理啊!”

“我哪知道他是自愿还是什么。我看到你姐夫和郑芙蓉在一张床上,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我真是快要疯了。事后,你姐夫还能怎么说,除了说不知道,他什么都说出来!我问他要怎么解决。你知道他是怎么跟我说的。他竟然说他既然毁了郑芙蓉的清白,那就必须负责。负责?他要怎么负责,不就是纳郑芙蓉做妾室!还有那老虔婆,明里暗里的挤兑我,说我嫁进封家这么多年,连个男孩儿都没生出来!她就是嫌弃我生的是两个女儿。那老虔婆之前就想让你姐夫纳了郑芙蓉,是我百般的阻挠,如今那老虔婆逮着这么好的机会,她能放过?”

老虔婆,毋庸置疑,就是封夫人了。

没想到楚思文对冯夫人的意见竟然这么大,竟然喊她老虔婆。

不过想想冯夫人的为人,那就可以理解了,她比老虔婆还要不如呢!

“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事摆明了是封玉平理亏啊!封玉平要是还敢对楚思文动手,那简直是该遭天打雷劈啊!

楚思文狞笑一声,“怎么回事。郑芙蓉那贱人竟然跪到我的面前,说什么,她不是故意的,她是真心爱玉平的,求我成全她和玉平。”

呕,楚思雅差点没有吐出来,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小三的经典台词了。

有没有搞错,楚思文才是封玉平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丫的,一个已经嫁了两次人,死了两回丈夫的寡妇,竟然跑到正室面前耀武扬威,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脸!

“当时我就连杀了郑芙蓉的心都有了。我疯了似的冲上去。死命的扯打她。封玉平竟然还护着郑芙蓉那贱人,混乱间,我就被他删了一个耳光。”楚思文抬手,似乎是想要触碰自己脸上的巴掌印,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是颓然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楚思文只知道自己被封玉平打脸的那一刻,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好痛好痛。

她嫁给封玉平十年了,从来没有像那一刻一样心痛心碎过。

“你就因为被姐夫打了,就带着晓蝶和琴儿出了封府?”

楚思文摇了摇头,“那老虔婆问我愿不愿意让郑芙蓉进门,若是不愿意,就让我滚!”

“封家那老虔婆算什么东西!她可是堂堂的郡主啊!她竟然敢对你颐指气使的!”楚思雅气坏了,封夫人算哪个名牌上的人物啊,竟然敢这么糟践她的姐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她真当自己昭慧大长公主府没人了是吧!“姐夫呢!她说什么!”

要是封玉平敢跟封夫人沆瀣一气,楚思雅发誓,她一定要封玉平也付出代价!

“他?他竟然跟我说什么,只要我同意郑芙蓉进门,所有的事情都会解决,让我不要这么倔强,弄得所有人脸上都不好看。我听着他那些话,我恶心的快要吐了!雅儿,你说我的命怎么会这么苦!当初我能选择嫁的人真的有好多好多,条件比封玉平要好的更是多的是,那时候我决定要嫁给封玉平,娘孩劝了我好久。是我自己执意要嫁给他。我一直觉得自己能幸福的过一辈子,可如今——”

如今哪里有幸福,有的只是伤心痛苦!

《重生之最强厨神》作者:第五轻狂

顾惜重生后,不得得了枚傲娇系统,还捡了个不吃饭、只喝血的金发碧眼宽肩窄腰俊美不凡的……傻瓜。

“吃肉吗?”

某男摇头。

“吃菜吗?”

某男再摇头。

“喝血吗?”

某男继续摇头。

顾惜额角青筋暴跳:“你不是最爱喝血吗?”

某男扑上来,啃顾惜细嫩的脖子:“最爱吃惜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