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 新文明日pk求收!/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将封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楚思文。

楚思文听后,静默不言,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楚思雅没有打扰楚思文,正当她打算离开,楚思文忽的开口叫住楚思雅,“雅儿,你说我还应该回去吗?”

楚思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楚思文竟然会问她这个问题,“姐,你不该问我。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的?说实话,我是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当年娘是不愿意我嫁给你姐夫的,是我自己觉得有了爱就可以冲破一切。这么多年了,原先的那一点激情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回顾我自己的生活,可以说是满目疮痍了,雅儿,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样?”

“不知道。因为事情到底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姐姐你问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是真的没办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以后过日子的还是姐姐你,所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也该你自己选择。”楚思雅淡淡的开口。

楚思文的眼底闪过一丝恍惚,自己选择吗?可她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楚思文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看事情没有你通透,为人也没有你洒脱。到底要不要跟你姐夫继续走下去,我是真的不确定。我是该好好想一想了。”

楚思雅闻言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让楚思文一个人好好的想清楚。

*

“姐那儿怎么样了?”云翎见楚思雅回来,开口问道。

楚思雅有些疲惫的坐到自己的床上,眼底隐隐有些迷惘,“不知道。姐姐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再跟姐夫在一块儿过。”

“没必要为你姐姐担心。你姐姐不是个任人欺负的。她看着软弱,可实际上杀伐果断,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她肯定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楚思雅斜睨了一眼云翎,“你很了解我姐姐啊!”

“想哪儿去了?再怎么样,我跟你姐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之间没有男女之情,可也是有兄妹之义的。其实当初你姐姐要嫁给封玉平,我也曾经去找过她。”

“哦?说了什么?”

“我觉得封玉平不适合你姐姐。我这说的可是真心话啊。你姐姐外表看着是个柔弱的女子,可实际上,凡是她打定主意要做的事情,那肯定要做成。当初我知道你姐姐喜欢上封玉平,我还特地去看了封玉平。”云翎说起往事,眼底也闪过一丝追忆。

楚思雅挑了挑眉,“然后呢?”

“然后?说实在的,我觉得封玉平不太适合你姐姐。封玉平为人谦和,相貌俊朗。可我看他对他的母亲太过孝顺。当然我不是说孝顺不好,可若是孝顺过头了,那就是愚孝了。”

楚思雅点了点头,这话她是完全赞同,封玉平还真的挺愚孝。嫁给愚孝的男人,八成是要吃公婆的苦,果不其然,自己那傻姐姐可不是被欺负的惨惨的。

楚思雅想着再次忍不住摇了摇头,看来楚思文当初嫁给封玉平,看好他们两个的几乎就没有,昭慧大长公主不看好,云翎也同样不看好。

“然后呢?你又去劝我姐姐了?她什么反应?”

“你还猜不到她是什么反应?你姐姐当初对娘都是一副我非封玉平不嫁的样子,你说她对我,还能说什么?”

楚思雅努了努嘴,其实她还真能猜出来。

人啊,都有年少轻狂的岁月。那时候觉得自己是在追寻真爱,可多年过去,再回眸一看,其实早就已经物是人非,再也找不回当初的自己了。甚至连当初的冲动怕是都忘记个一干二净了。

“好了,你对你姐姐可以说是问心无愧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让她自己选择吧。”云翎见楚思雅的神色有些不好,于是温声开口劝慰。

楚思雅确实不愿再想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该走的路,她没有那个本事替楚思文选择以后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此时楚思文是应该好好的冷静,好好的想一想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

“你个傻丫头!我都不知道自己养了个什么女儿!你怎么就蠢到这个地步啊!是楚文豪对不起你!你走什么走!”端王妃一脸心痛的看着纤柔。

纤柔是打定主意要跟自己回封地了,这些日子以来,她都不知道劝过多少次了,可她硬是不听,真真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

“母妃,我陪你回去难道不好?以后咱们母女相依为命,我一定好好孝顺您。”

“纤柔,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心里还有没有楚文豪。”端王妃也懒得哭了,这个女儿看着外表柔弱,可一旦打定主意,谁都不能让她改变心意。

“现在说什么爱不爱的,还有意义吗?”

“有!怎么没有!你就跟娘说句实话,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楚文豪!有还是没有!”端王妃死死的盯着纤柔,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可纤柔太平静了,但端王妃还是从她平静的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平静。

一时间,端王妃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她都想要骂纤柔一句,你怎么就这么犯贱!楚文豪都那么对你了,可你竟然还是将一颗心都放在他心上,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你的心里竟然还有楚文豪?呵呵,呵呵呵——娘真想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犯贱啊!楚文豪是怎么对你的,你是不是都忘记了!他楚文豪是你的丈夫,可他能一边跟你恩爱,一边给你下避孕药!他不稀罕你给他生孩子啊!”端王妃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纤柔什么都没有说,这些她都知道,早就知道了,所以有什么好在意的。

但是真的不在意吗?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一颗心早就是千疮百孔了。

有人说要想不受伤,那就在自己心的周围筑上厚厚的城墙,只有这样,那就不会有人再能伤害到你了。

可纤柔觉得,一个人的心若想真的永远不再受伤,除非那个人的心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到她的心了。

“咱们凭什么要离开!是楚文豪对不起你,做错事情的是他!咱们凭什么要跟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灰溜溜的离开!不公平!不公平!”

说到底,端王妃还是放不下自己心头的不甘!

纤柔无奈的看着端王妃,“母妃,这些话您都说过多少次了。”

她都觉得听得耳朵快要出茧子了,偏偏端王妃是乐此不彼。

“是啊,我说了这么多次,可你有哪一次把这话听进去了!你说话啊!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啊!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啊!都被人家伤的这么深了,你竟然从来没想过报仇,只想着离开!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啊!”

“当初若不是我们逼婚,也不会有如今的事情。”

“逼婚!逼婚!这都过去多少年了!”端王妃疯了似的冲着纤柔吼道。

“过多少年都一样。娘,难道您还没有明白吗?有因才有果,当年因为我们逼婚,在文豪哥哥的心里埋下了一根刺。之前,我一直以为,只要我足够爱他,做的足够好,总有一日,他是能放下心头的那根刺,可如今我才明白,他心头的那根刺永远都不可能放下。我伤他一次,他又伤了我一次,扯平了。”

“扯平?哪里扯平了?你是我的女儿啊!自从你爹去世后,我是把你捧在手心里,生怕哪个不长眼睛的冒犯了你,从小金尊玉贵养大的女儿,让人这么糟践,你知道娘的心有多疼啊!”

说到底,端王妃只是一个心疼自己女儿的母亲,她知道在纤柔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面容下,藏了多少的伤痛。

就是因为知道,她才更加恨楚文豪。她想要留下来报复,她要楚文豪——不,她要整个大长公主府都付出代价!

“娘,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我也跟您说句实话,我不想报复。”纤柔见端王妃又要发飙,这才缓缓开口,“娘,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是不是想说我没用?被人这么欺负了,却只知道跑,其他什么都不做。”

“你还知道娘想跟你说什么啊!纤柔,你真真是不争气啊!”端王妃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纤柔。

“梁都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伤心地,我真的没有勇气也没有什么力气再继续留在这儿了。很累,真的很累。娘,您也别想着为我打抱不平了,真的。我不恨文豪哥哥,真的,我不恨他。我现在只想赶紧跟您回咱们的封地,然后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等我放下梁都的一切,您再给我找一个上门女婿,以后有您看着,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您说好不好?”

“你真的能放下楚文豪?”端王妃对纤柔说的还真是不怎么相信,实在是纤柔对楚文豪的感情太深,深到她想象不到的地步。

“能。时间久了,总归会放下的。我如今不是已经在学着怎么放下吗?”纤柔眼底划过一丝伤痛,良久,才缓缓开口。

“母妃心疼你啊!”最终,端王妃还是忍不住哭出来,她是真的心疼自己这个傻女儿啊!

纤柔抬手,温柔的帮端王妃擦眼泪,“母妃,我知道您爱我。我知道您把我当做心肝宝贝一样。可我真的是累了,我如今也不想其他的了。只想跟您回到封地,以后咱们娘俩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了,其他的人别管了,好吗?”

这些话,纤柔已经说了太多太多遍了,可端王妃一直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儿。

也罢也罢,自己就算放不下又能如何,女儿想离开,她这当娘的陪着一起走就是了!

“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母妃这辈子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只要你好,娘没有什么不愿意的。你想离开重新开始,娘帮你就是了。”

“好,咱们离开,以后就咱们母女俩,其他的一切咱们都不管了。”纤柔依偎在端王妃的怀里道。

她累了,真的太累了。爱一个人原来这么辛苦,她爱不起了,文豪哥哥,咱们的缘分也是真的尽了。愿你以后的日子都能幸福美满。

*

“端王妃向皇上呈上了奏章,打算带着纤柔回封地。”饭桌上,云翎一家三口正吃着中饭,云翎忽的开口道。

楚思文则在昨日就去了昭慧大长公主府。昭慧大长公主到底是放心不下楚思文,一定要这女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行。

楚思雅端着饭碗的手顿了顿,“没想到纤柔真的要离开。”

楚思雅有些惆怅,说起来,纤柔真的是个可怜的女子。她爱楚文豪爱的太卑微了,哪怕楚文豪做错了所有的一切,可她对楚文豪除了死心外,竟然没有一点的怨恨,这样傻姑娘,她还能说什么。

“她们什么时候离开?”楚思雅回过神问了一句。

“皇上十日后在琼瑶殿设宴给他们送行。”。

楚思雅想了想,“咱们也去吧。可能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面了。”楚思雅想着倒是忍不住有些忧伤了。

“娘?是你参加宴会吗?脉脉也要去。”云脉正吃着饭,一听楚思雅的话,连忙抬起头,渴望的看着楚思雅。

“脉脉乖,这次就不带脉脉去了。”纤柔要离开到底是件有些忧伤的事儿,云脉嘴边总是挂着甜美的笑容,不是楚思雅说,他若是真的去了,端王妃看着云脉那张带笑的脸,心里别提有多膈应了。所以最好的法子,还是别让云脉去了。

云脉一听不能去,倒是有些沮丧,不过他没有跟楚思雅讨价还价,他也知道,一般娘亲很疼他,自己开口了,如果能答应的,娘亲肯定会同意的。既然这次娘亲说不让他去,那肯定是有理由的。脉脉要乖,不能让娘亲为难。

“脉脉乖,还有半个月,娘亲记得梁都有花灯大赛,到时候咱们一家子都去看花灯好不好?”

“好!”云脉脆生生的应了,他本来就很想去看花灯!

饭毕,楚思雅和云翎正带着云脉散步,门房来报,云尽孝竟然来了。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无奈。

“脉脉,散好步了。你先回去睡午觉。”

从云翎和她回到梁都这么久了,就没见云尽孝来过,他如今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八成还和云飚的亲事有关系。

楚思雅深深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做媒真不是一件好事,幸好云飚是云家大房的儿子,跟二房的关系不大。至于云家二房的云蓉,楚思雅想起她来,也是有些头痛的,云尽孝若是知道自己打算给云蓉挑选智力不高的人做丈夫,他八成恨不得拿刀来砍了自己吧。

“雅儿,你陪脉脉去午睡吧,我一个人出去看看好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别,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云翎倒是没有多劝,只是让下人把云脉带下去。

云脉很听话,他看楚思雅和云翎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有大事情了,所以他很乖没有闹事。

正厅

云尽孝一见云翎和楚思雅相伴而来,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前抬手就要往云翎的脸上打!其实他也想对楚思雅动手,不过他好歹还有那么一丁点的羞耻心,知道打女人实在不是一个大男人该做的事情!

亏得楚思雅不知道云尽孝的想法,否则真是恨不得仰天长啸三声了,你丫的,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嘛!显然以云尽孝的智商,明显是不够用!

云翎早就不是当初任云尽忠和云尽孝欺负的孩子了!他轻松的伸手握住云尽孝的手腕,漆黑的瞳眸里不带一丝感情,冷冷的看着云尽孝,“二舅舅,我如今还愿意叫你一声二舅舅,是看在我死去娘亲的份儿上,可也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话落,云翎狠狠甩手,云尽孝猝不及防下向后退了好几步,只差没有甩了个狗吃屎!

云尽孝就跟看杀父仇人一样看着云翎,“你个孽种,你当我稀罕你这一声二舅舅!我早知道你跟你那亲生父亲一样,不安好心,可没想到你的心肠竟然这么歹毒!竟然要给蓉儿挑一个心智有问题的丈夫!你不想帮忙就直接说,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真真是让人恶心!”

靠!果然是为了给云蓉挑选夫婿的事情

他们夫妻俩做事,真可以用吃力不讨好来形容了,丫的,凭什么啊!他们夫妻俩欠他们的啊!

楚思雅恶狠狠的看着云尽孝,“我告诉你,不仅是你不稀罕我们喊你二舅舅。我也同样不屑喊你二舅舅。你看看你自己,哪里有一点做长辈的样子!你因为当年水月皇对你的伤害,这么多年来都是耿耿于怀。好,爱恨谁这是你的事情,我们两个只是小辈管不着你!可云翎多无辜,他还在娘胎,不曾出世,你竟然就狠到想要杀了云翎。等云翎出生后,你和云尽忠两个,不顾自己长辈的身份,更是往死里磋磨云翎,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配当一个长辈啊!你说的出口,我都替你脸红,恶心!”

这些话憋在楚思雅心里好多年了,她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全都说出来,这人算是哪根葱啊,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他们夫妻俩麻烦!

云尽孝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气急败坏的指着云翎,“他生来就是有罪的!是他那父亲害的我们一家沦落到这个下场!他为什么不去死啊!像这种人只配去死!只有死才能赎他的罪!”

云翎面无表情的看着云尽孝,他真的是一点想法都没有,要说在他小时候对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还有孺慕之情,可在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中,那一点点的孺慕之情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些什么,赶紧跟我回去!”老镇北侯身后还跟着萧氏、蓝氏还有云飚。

云飚在看到云翎和楚思雅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愧疚。

云尽孝看到老镇北侯,一点亏心都没有,相反他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

“爹,这么多年了,您一直都偏着这畜生!我跟大哥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啊!我跟大哥原本可以驰骋沙场,成为一代名将,可这些全都让这畜生的父亲给毁了!”

“你骂谁畜生呢!你别忘了,云翎的母亲也是你的亲妹妹!”楚思雅冲着云尽孝骂道。

以前那些事情她全记在心上呢,若不是看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实在是可怜,她早就大耳刮子上去扇死这两个畜生了!看看他们做的都是什么事儿!恶心的简直让人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够了!孝儿,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因为你和尽忠受的苦,对你们两个心存联系,哪怕你们一直欺负翎儿,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沙场之上,刀剑无眼。你们自己本事不够,被人捉去了,最该怪的是你们自己。至于你们受的苦,是,有一部分是因为兮儿,可你别忘记了,当初哪怕没有兮儿,你以为你们两个落入敌军之手,能有什么好下场啊!这么浅显的道理你怎么就一点都看不懂!”

楚思雅淡漠看着老镇北侯,这些道理,老镇北侯一直都知道。可在云翎受苦受难的时候,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凭他两个儿子欺负云翎,这是她无法原谅老镇北侯的。

“不!我和大哥之所以会落到这么悲惨的下场,都是因为云染希!她不是我们的妹妹,她生来就是讨债的!祸害我们云家的!”云尽孝扯着脖子怒吼。

老镇北侯摇了摇头,这个儿子为什么一点都看不清呢!就连大儿子这些年都看透了不少,倒是这个二儿子,真的是一条黑走到底了。

“翎儿。你让飚儿说的,我已经知道了。确实按照蓉儿的情况,怕是找不到什么好人家,定远侯府的嫡次子更不可能愿意娶蓉儿。你说的不错,找一个同样智力低下的,让他入赘侯府,咱们也能照顾蓉儿一辈子,让她不受委屈。”

“爹!蓉儿可是你的亲孙女啊!你忍心让他嫁给一个智力低下的人啊!”云尽孝一听老镇北侯的话,顿时不满的怒吼。

“那你想怎么样啊!定远侯府的嫡次子可能娶蓉儿嘛!就是稍微好一点的人家也不可能娶蓉儿!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到现在都不明白啊!如今你还活着,还能照顾蓉儿,等你死了,蓉儿该怎么办!你侄儿侄媳妇都是心地善良的宽厚人,只要蓉儿在府里一日,他们就会照顾蓉儿一日。说亲事,讲究的不仅是一个门当户对,还要讲究个人品相貌相当。蓉儿自己就是这样的情况,你怎么给她找个好人家啊!”

老镇北侯说的那叫一个语重心长,希望云尽孝能够拧过这个弯。

不过云尽孝若是能拧过这弯,那就不是云尽孝了。

“不行!我死都不同意!我的女儿就该配最好的男人!”

呸!楚思雅要不是死死忍耐着,真想朝着云尽孝的脸上喷一口口水,丫的,见过自恋的,可从来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楚思雅也不是说云蓉不好,可做人总得看看实际情况吧。云蓉智力低下,只有五六岁的智商啊!真不知道云尽孝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还配最好的男人呢!他这做梦做的也太厉害了一点!

老镇北侯也没想到自己这儿子竟然拧到了这种地步,怎么说都说不通。

“你就别跟公公顶嘴了。其实公公说的不错,蓉儿就是这情况。若是找个入赘女婿,只要他们在府里一日,咱们活着就能看顾一日。若是有朝一日咱们年级大了,看顾不了,我相信振儿、飚儿他们都是心善的,也会帮忙照顾蓉儿。”黄氏也想通了,齐大非偶,只要女儿过得好,也没必要计较其他什么了。

云尽孝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黄氏,手却指着云翎和楚思雅,“你什么时候也让他们收买了!难道你就看不出来他们是不安好心啊!”

就连黄氏都被云尽孝气到了,到底是谁不安好心啊!她都不明白自己的丈夫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蛮横无理,跟他讲道理是完全讲不通啊!

“够了!你丢人现眼够了没有!你现在立即给我回府去!”老镇北侯也不存折说通云尽孝的心思了,他已经完全钻进了死胡同,怎么拉都拉不出来了,他又何必费这个力气呢!

“我不!”

“你若是不回去,那你就搬出府去。我以后就当自己没你这个儿子。”老镇北侯的眼眶都红了,对这个儿子,他真的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固执不知变通,钻进牛角尖就爬不出来。如今他还活着,还能镇压镇压,若是等到哪一日他死了,他都不敢想找这儿子以后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侄子再亲也是隔了一层,所以他不得不下死手好好调教调教这不中用的儿子!

云尽孝不可置信的看着老镇北侯,他万万没想到会从自己父亲的嘴里听到这么伤人的话!

“你有当我是你儿子嘛!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思雅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若是自己有这么顽固脑子一根筋的儿子,她早就懒得理会了,爱怎么就怎么样,少在她面前乱叫。

呸呸呸!楚思雅摇了摇头,她的脉脉多听话懂事,云尽孝这疯子哪里能跟自己的脉脉相提并论!把他们两个放在一块儿比较,那简直是侮辱了自己的脉脉!

楚思雅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

“你别再闹了。难道你真的想公公把你逐出家门不成!你自己一个人倒是无所谓,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过蓉儿。我跟蓉儿就你一个依靠啊!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娘俩死啊!”黄氏死死的抓着云尽孝的胳膊,生怕云尽孝再闹起来,公公已经放了狠话,她可是绝对相信自己这公公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云尽孝一张脸铁青的难看,可想而知此时他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

云尽孝很想冲着老镇北侯来一句,赶出家门就赶出家门,他不在意!可说是说的痛快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怎么办。

他的妻子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自己怎么忍心她受苦!

还有蓉儿,这个女儿智力低下,自己在还好,能够看顾她几分。若是自己真的不在了,这个女儿以后有该怎么过活。

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云尽孝死死的忍着,没有硬气的说出,离开就离开的狠话。

“老二家的,你带着他回去。你是个明白事理的,怎么做对蓉儿是最好的,想来你心里也是有一把秤杆的。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

“是。”黄氏拉着云尽孝离开。好在云尽孝虽然不情愿,可还是被黄氏半拉着离开。

黄氏在要跨出门槛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翎儿,雅儿,你们是真心为蓉儿打算,我承了你们这份情。”

“承什么情!他们——”

黄氏见云尽孝又要在那儿大放厥词,快走几步,连忙拉着云尽孝离开。

“是我没教好这个儿子。翎儿啊,外公对不起你。”老镇北侯深深的为云尽孝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好意思,可谁让云尽孝是他的亲生儿子,就算是不好意思,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外公,我不怪你。”

“夫人不好了,公孙府派人来说,公孙小姐不好了,听说都命悬一线了!”一个管事的婆子慌里慌张的冲了进来,眼底是满满的惊慌失措。

楚思雅愣了愣,公孙容中的毒按理说,应该没事儿了,怎么会突然命悬一线呢!

云飚抓着管事的婆子,差点没把这婆子掐的没气,“你说什么!公孙小姐怎么会出事的!不是说她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嘛!她怎么会出事的!”

“云二少爷你先放手啊!”婆子只觉得如今命悬一线的人成了自己了。

萧氏从未见过自己儿子这么惊慌失措,那样子就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萧氏的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儿。

从前,萧氏一直觉得云飚对公孙容姿只是一时的迷恋,在公孙容不能生育,云飚还是执意要娶她,不过是基于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心理。

可如今萧氏不那么想了,自己这儿子对公孙容怕是真爱。

看着云飚如今的模样,萧氏真的一点都不怀疑,若是公孙容这次死了,自己这傻儿子肯定会跟着一块儿去!

这么一想,萧氏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冷汗都出来了。

“飚儿,先放手。”老镇北侯将粗厚的大手放在云飚的肩膀上,沉声开口。

云飚放开了传话的婆子,此时这婆子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到底怎么了?公孙小姐怎么会出事?”楚思雅心里也奇怪的不行,在她的印象里,公孙容的身体如今除了比较虚弱以外,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婆子才死里逃生,刚刚喘了一口气,一听楚思雅的问话,这才想着要回话,“公孙府来人说,公诉小姐怕是要不行了,问夫人可否去公孙家一趟,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去。”楚思雅想都不想的开口。

她也好奇明明公孙容都没什么大碍了,怎么会突然出事,这明显不正常!

“表嫂,我跟你一块儿去!我——”

“你该问你娘,她让不让你去。”楚思雅抬手阻止云飚继续往下说。

楚思雅看向云翎,随后开口,“我先去公孙府看看。”

云翎点了点头,“小心点。”

楚思雅头也不回的离开,救人如救火,耽搁一刻,可能这人救不回来了!

楚思雅离开后,云飚立即渴求的看向萧氏和老镇北侯,他真的很想去公孙府,他害怕,如果楚思雅没能救下公孙容,她是不是连她最后一面都看不到了,那他会死!真的,他会死!

“翎儿啊,我跟你大舅母先离开了。飚儿,你就留在这儿吧。”

萧氏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老镇北侯,可他却没有再说什么。

萧氏又看了自己的儿子,只见他的脸上满是喜悦。

萧氏忍不住愣在那儿,她从没有见过自己儿子这么开心的时候,她的儿子,她了解,从小喜武,几乎将一颗心都用在了习武上。当初她还担心自己这傻儿子会不会成了武痴,连成亲生子都不知道了。

可如今,看到儿子这么担心一个女人,甚至他脸上的焦急显而易见,萧氏不禁问自己,她当初是不是做错了。

有一刹那,萧氏甚至想回过头对云飚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她不会再拦着了。可最终,萧氏还是按捺下这种冲动。

直到走出忠勇侯府,老镇北侯才缓缓开口,“以后飚儿的婚事由他自己决定吧。咱们都不要再管了。”

“公公,你之前不也反对飚儿和公孙小姐的婚事。公孙小姐是好,可她再也不能生育了。”萧氏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公公这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这几乎不是一个人。

“难道你还没有看清吗?飚儿心里就只有公孙小姐一个人,公孙小姐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飚儿怕是也不会愿意苟活于世了。”

萧氏虽然早就明白了,可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的生养的儿子,竟然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这让她极其的不是滋味儿。“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飚儿说不定就是意乱情迷,其实她对公孙小姐压根儿就留没有——”

“你向来是懂事的,不曾想事情放到自己儿子身上,你就看不清了?”

萧氏双手紧紧捏着帕子,不发一言,她看得清,可让她承认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老镇北侯看着萧氏,忍不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算了,你回去后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也只劝你一句了,你若是不想失去一个儿子,就不要继续钻牛角尖了,这对你没好处。”

说罢,老镇北侯抬步离开,徒留下萧氏一个人愣在那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孙府

楚思雅来到公孙府,立马冲到公孙容的卧室。只见公孙容一张脸真的是苍白极了,几乎看不到一丝的血色,而且公孙容的嘴角边一直吐着白沫,可想而知,她此时的情况有多危险。

楚思雅给公孙容把了脉搏,立马取出银针,在公孙容的全身插针,生怕慢了一步,公孙容就出事了!

楚思雅稳定心神,紧紧凝视着公孙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等到公孙容全身上下都插满了银针,楚思雅才吐了一口气,此时,她才发现,她的后背竟然全都让汗水浸湿了。

楚思雅知道公孙容此时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立刻吩咐身边的丫鬟去拿笔墨纸砚。

丫鬟的动作很快,立马就把楚思雅要的笔墨纸砚给拿过来了。

楚思雅迅速在纸上写了药方,“三碗水,用文火熬。快去。”

“是,奴婢这就去。”

楚思雅方才给公孙容施针,耗费了不少的心神,不过见公孙容的神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心也算是放下一大半了。

可随即,楚思雅就忍不住蹙眉,明明公孙容的身子好了很多,可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加重病情,这明显很不正常。

楚思雅定了定心神,走出了公孙容的卧室。

公孙乾在外,已经等候了多时,一见楚思雅出来,立马上前询问,“有劳云夫人了。不知容儿如今怎么样了?”

“总算是没有性命之忧了。就是不知道为何公孙小姐会突然病重呢?”楚思雅好奇的看着公孙乾问道。

公孙乾面色一僵,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顾左右而言其他,“可能是容儿这些日子太过伤心,所以一时间伤了自己身子吧。”

楚思雅的脸是彻底沉了下来。

公孙乾是当她傻子啊!真当她什么是哪门子的庸医不成!

“公孙大人是把我当庸医吧!”楚思雅无不嘲讽的开口。

公孙乾面色一僵,楚思雅这话说的也太不客气了!若是别人,他也早就不客气的回击了。可对楚思雅这一套明显是行不通。

先不说楚思雅的身份尊贵,再说她可是太皇太后的亲外孙女,昭慧大长公主的亲生女儿!当今皇上的救命恩人!她只要进宫说几句话,怕是他就别想,再将孙女送到宫里了!

就在气氛僵持的时候,方才楚思雅吩咐去熬药的丫鬟进来了。

“等等,把药端过来。”楚思雅现在是一点都不相信公孙家的人了,别这药又出什么问题。

丫鬟的眼神闪了闪,楚思雅见状心里更加的不屑。

“去把她手上的药给我拿过来。”楚思雅沉着脸对身边的人吩咐。

丫鬟似乎意识到不对的地方,手一松,药碗直直的往下掉。

跟在楚思雅身边的,可是云翎精心培养的丫鬟,就是为了能好好保护楚思雅,就这丫鬟的这点子功夫可不怎么够看!

只见楚思雅身边的人干脆利落的将要掉落的药碗,稳稳的拿在手中,甚至连一滴汤药都没有漏出去。

楚思雅用勺子盛了一勺子汤药,在鼻尖闻了闻,面色顿时大变,“公孙府的内宅果然是够阴狠啊!这汤药竟然让人下了毒!”

“云夫人这没有证据的事情怎能瞎说!”公孙乾大惊!

“去,好好的招呼这人。我倒是要知道,她到底是跟谁借了胆子,竟然在药里下毒!”

“什么!药里有毒!公孙小姐怎么样了!”云飚一脸焦急的开口问道。

楚思雅看着忽然出现的云飚,不禁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你娘——”

说到这儿,楚思雅停了停,云飚既然出现在这儿,萧氏肯定没有拦着,看来她对云飚和公孙容的婚事心里也已经有谱了。

楚思雅不知道的是,不是萧氏同意了云飚迎娶公孙容,而是老镇北侯同意了。

“大胆竖子!竟然擅闯我公孙府!”

云飚这才注意到公孙乾,眼里划过一丝羞愧,“公孙大人,我——我是太紧张公孙小姐了,这才失了分寸,还请公孙大人恕罪。”

“公孙大人,我云飚表弟是真关心公孙小姐。可不比公孙府的人,明明是公孙小姐的亲人,可这做出来的事情,真真是让人不屑啊!”楚思雅不等公孙乾开口,就抢先一步开口,眼神若有若无的盯着那有毒的药碗。

云飚?镇北侯府的二公子!

公孙乾心里一下子闪过无数的想法,云飚喜欢公孙容,这一点毋庸置疑。就是不知道,云飚是否知道公孙容以后不能生育的事了。

不过看看楚思雅,公孙乾相信,云飚是知道这事实的。

这下,公孙乾对云飚倒是有了一点好印象,明明知道公孙容无法生育了,可云飚竟然还对公孙容一往情深,这就真的让他有些动容了。

可此时不是操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过了眼前这一关。

楚思雅吩咐身边的人重新去熬药,这次是她身边的人亲自去熬药,绝对不糊再出任何的问题了!

“云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公孙乾按捺下心头的火气,尽量平静的开口。

“公孙大人,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一定要我说清楚?好,那我就给你说清楚。要我不将公孙府的这些肮脏事儿往外说,可以。不过我有两个条件。第一,我要知道是谁主使这丫鬟做这事儿的。第二,公孙大人想必也知道,我这表弟心仪公孙小姐。当然他是个男子汉,绝对不会做出逼婚这种无耻的事情。只一点,如果公孙小姐心甘情愿嫁给我表弟的话,还请公孙大人不要阻拦。”

两个要求,后一个还好说。公孙乾到底教养了公孙容这么多年,他还是挺希望公孙容能够有自己的幸福。云飚明知道公孙容不能生育了,可还是对她不离不弃,可想而知云飚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可这第一个要求——公孙乾有些犹豫了,其实他都能猜到是谁做的,无非就是那几个。可这件事捂着还好,若是一旦曝出来,就是家丑,而且还握在楚思雅的手上,这让公孙乾怎么都无法接受。

“怎么,公孙打人还要犹豫不成?行,我也不逼公孙大人,只是公孙家的小姐若是想进宫,那就——”

“好!”蛇打七寸,楚思雅无疑是抓住公孙乾的七寸。

公孙乾能做的只有无奈的妥协。不过想想也是,楚思雅的人已经去审问了,自己拦不拦其实都是一样的。

很快审问那丫鬟的人进来了,楚思雅连忙问道,“是谁?”

“启禀夫人,那丫鬟说是公孙府的陶姨娘做的。”

“我要去杀了他!”云飚一听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受了这么大的苦,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痛的不行,如今知道仇人是谁,只想立马去报仇雪恨才好!

“你去做什么。这是公孙府的家事,你如今只是外人,插什么手。想来公孙大人一定会有妥善的处置。”楚思雅话虽然是对云飚说的,可眼睛却一刻都不离公孙乾。

公孙乾暗恨,他活了大把年纪了,竟然还不如楚思雅一个小小的后辈!他的老脸都丢光了!

其实不是公孙乾手段不如楚思雅,而是因为公孙乾有所求,人有了谷欠望,就容易让人捉住把柄。

楚思雅知道公孙乾最想的就是将公孙家的姑娘送到宫里当皇妃,偏偏楚思雅就能让公孙乾的梦想泡汤。所以公孙乾面对楚思雅,自然是处处受挫了。

“云夫人放心,容儿也是我最心爱的孙女,我自然会给她讨一个公道的!”

楚思雅闻言笑了,“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这些日子我会好好看着公孙大人,希望公孙大人不要让我失望哈!”

公孙乾气的差点没做吐血,可却只能死死的忍着,一句话都不能说。

云飚的婚事可以说是成了一大半,最后剩下的一点,就要看云飚自的了。楚思雅相信只要云飚用心,公孙容总有一日会被他打动,这只是时间问题。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贱人不是很得意吗?你不是觉得嫁给我这个废人,是你此生最大的悲哀吗?如今呢?你就像条狗似的趴在我面前。”

卫戎看着趴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一张脸,蜷缩成一团的铁燕儿。

此时的铁燕儿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美艳,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铁燕儿扭曲一张脸死死的瞪着卫戎,如果可以,她真想直接杀了这无耻的男人!

“卫戎,你个孬种,你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你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算什么!”

福侧妃站在卫戎身边,在看到一脸痛苦的铁燕儿,她也忍不住将头偏到一边,不愿意再看一眼。

铁燕儿是可恨,可她此时受到的惩罚也真的是太残忍了!

卫戎竟然让人去捉了许多毒蛇毒蝎子,放在大大的麻袋中,然后将铁燕儿给塞到那麻袋,铁燕儿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鲜血淋漓,就连她那张美丽的脸,也彻底毁了,丑的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只一眼就让人恶心的恨不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卫戎好整以暇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铁燕儿,嘴角边勾起邪魅的笑容。

此时的卫戎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颓废,整个人都志得意满,他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真的是觉得太满意了。

尤其是在看到铁燕儿浑身都是献血的时候,他更是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埋藏在他血里的残酷因子再次复苏。

“你个水性杨花的贱人!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你真以为自己的魅力有多大?本太子告诉你,本太子多看你一眼,都会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铁燕儿自负美貌,从来都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如今听着卫戎这羞辱的话,简直恨不得上前跟卫戎拼命!可她此时就连站起来都困难。

铁燕儿挣扎着想要起身,可偏偏她却无法起身,只能用一双眼恨恨的瞪着卫戎,她似乎是想将卫戎的这张脸牢牢的记在心里,她似乎是想记住卫戎这人有多可恨!她希望自己下地狱后,能把卫戎也一起拉到地狱!

“卫戎,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已经不是太子了!你如今只能在这小小的院子里等死!你看看你自己,得了肺痨,多说两句话都要喘个不停,你身边除了这个傻子外,还有谁愿意搭理你!”铁燕儿目露嘲讽的看了一眼铁燕儿,这个女人就是个傻子,卫戎都落到这个地步了,可她还是对卫戎不离不弃,如今竟然还动用了他父亲最后为他留下的死士来帮助卫戎,控制住了这座别院。

蠢!蠢!蠢!除了蠢以外,铁燕儿已经找不到任何词来形容福侧妃了,真的是没有比她更加愚蠢的人了!卫戎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一滩烂泥再也扶不起来,可福侧妃对她总是不离不弃,无论卫戎怎么糟践她,她都无怨无悔的陪伴在卫戎身边!

如果她身边还有忠心的死士,铁燕儿一定会靠着这些死士离开,可惜福侧妃不是铁燕儿,她的心里眼里就只有卫戎一个。

“是啊,本太子得了肺痨,命不久矣了。这些本太子一直都很清楚。”卫戎轻声低喃,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只是他的眼底缺闪过晦暗不明的神色,任谁都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卫戎,我以前就看不起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只会对女人逞强好胜,你有办事就去找你父皇还有云翎报仇啊!你放着自己最大的仇人不能报复,却只能在我一个弱女子身上报复,你算个什么男人,卫戎,我真的是瞧不起你!你太让人恶心了!真的是太让人恶心了!”

铁燕儿死死的瞪着卫戎,似乎恨不得在他的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在激本太子?本太子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用激本太子。本太子不会忘记自己最大的仇人是谁,所以用不着你来提醒本太子。你放心,很快那些人都会一个个的下来陪你的,你金瓜你放心,你不会寂寞的。不过,现在你去死吧。”卫戎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

很快就出现一个黑衣人,死死的掐着铁燕儿的脖子,铁燕儿没有反抗,现在的她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如死了的好,她只在心里暗暗祈祷上苍,一定要让卫戎不得好死,像他这样的出生压根儿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铁燕儿逐渐失去了意识,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铁燕儿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此时对她来说死才是最好的出路。

福侧妃眼底闪过一丝不忍,随即就撇过自己的头,对她来说,只有卫戎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人是死是活她不在意,

卫戎看着趴在地上了无声息的铁燕儿,不屑的勾了勾唇,“去把的尸体拖出去喂狗。像这样水性杨花的贱人,只配喂狗!”

黑衣人的身子微不可颤的抖了一下,显然卫戎的狠辣也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不过他最大的使命就是服从命令,他的主人是福侧妃。既然福侧妃让他听从卫戎的命令,那他就不会有丝毫的违背。

等到黑衣人将铁燕儿的尸体拉走后,卫戎才冷冷的开口,“是不是觉得我太残忍了?”

“是。不过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最后一句话无疑是表明了福侧妃的态度。

卫戎深深的凝视着福侧妃,这个女人在她最苦难的时候,还是对他不离不弃,饶是他,都不能不说一句,这个女人真是傻。

“你走吧。”良久的沉默,卫戎再次开口,就是让福侧妃离开。

福侧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卫戎,“为什么!为什么要我离开!是我做错什么了?”

卫戎摇摇头,“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这是我唯一的骨血了。我希望你能好好生下他,把他养大。”

“我就算呆在你身边,我也一样能好好把孩子养大。”铁燕儿抿着唇,一脸倔强的看着卫戎。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做的事情。杀铁燕儿或许没怎么样,可我派人去杀他最心爱的儿子,若是得手了,我的好父皇一定会要了我的命。若是失败了,我也没打算继续活下去,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真的,我已经是过够了。”卫戎的眼角隐隐有泪光闪过,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一落成为阶下之囚,这样的落差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尤其是卫戎这种心高气傲的男子,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五年来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累,真的是太累太累了。

“你怎么会想到死?你跟我一起走吧。无论是胜是败,咱们先赶紧离开,离开水月,咱们隐姓埋名过一辈子。”福侧妃害怕极了,她这辈子最害怕的就是离开卫戎,她不敢想,真的是不敢想,若是有朝一日卫戎不在了,她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卫戎抬手替福侧妃擦眼泪,“就我的身子也没多少日子了,这是事实,你应该早点接受才是。这些年,我活的真是太累太累了。我已经没有力气活下去了。我现在跟铁燕儿那贱人的想法差不多,活的太累了,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福儿,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可有一点,我要你好好的活着!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唯一的骨肉,我希望你好好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把他养大成人。这也是我请求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福侧妃蠕动了一下嘴唇,她想说,这世上若是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可在看到卫戎一脸坚定,不愿多说的模样,福侧妃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对他,她不是早就明白了,他做的决定,就绝对不会改变。

“好,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会好好的生下孩子,将他抚养长大。”

“那就好。快了,真的快了,我真想黄泉路上,他也在。”卫戎喃喃自语道。

福侧妃知道卫戎嘴里的那个他是谁,可就是因为知道,她心里才愈发的酸涩,这就是自己的丈夫啊!她的心里可曾有自己啊!

*

明日端王妃就要带着纤柔离开梁都,回他们自己的封地去。

朱慎设宴为端王妃和纤柔送别。

楚思雅在受邀的行列,可让楚思雅惊讶的是,朱慎竟然将昭慧大长公主府的主子都请过来了,其中自然有楚文豪。

其实楚思雅觉得楚文豪还是别出现的好,这明显不是一个好时机啊!楚文豪真的可以说是伤透了纤柔的心,如今纤柔打算离开了,他们两个人真的不如永远不相见的好,这见的再多,不过是更加伤感罢了。

不过朱慎都下旨了,楚思雅也没有话说。

出乎楚思雅意料的是,凌平安竟然也在受邀之列。

楚思雅到了慈宁宫,见太皇太后满脸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有什么喜事,“外祖母这儿有什么喜事,不如说来给我听听。”

“雅儿啊,你来了。可不是好事嘛!云儿这傻丫头终于能嫁出去了!”

楚思雅看了一眼朱云,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那儿,眼神闪烁,就是不往楚思雅身上看。

这让楚思雅隐隐明白些什么,不过楚思雅一直但笑不语,不发表任何意见。

“云儿看上了这次的探花,叫什么来着?对了,是凌平安。”朱云要嫁人,太皇太后真真是高兴的不行,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落下过。

“是平安?平安可是比云儿还要小啊!”楚思雅暗道,她果然猜中了。之前就觉得这两人八成有戏,如今一听太皇太后的话,嘴角边的笑容几乎就没有断过。

“比云儿小一些也无妨。起码云儿能压的住他。这样也不错。”太皇太后是见过凌平安的,长得周正,而且还高中探花,虽然他那姐姐不是一个好的,不过她也知道楚思雅对这个弟弟一向十分疼爱,这么算算,他也是个不错的人选。作重要的一点是云儿自己也看上了凌平安。这才是她最满意的地方。

“姨姥姥,您说好了?那我要带着表姐出去说些悄悄话了。”朱云起身挽着楚思雅的胳膊,笑着开口。

“好了,也知道你们两个陪着哀家这老太婆嫌烦了,想出去就出去吧。”太会挥了挥手,似乎是在赶人。

朱云带着楚思雅去了她的房间,一进朱云的房间,楚思雅就忍不住开口问,“平安是你自己看上的,还是——”

“算我自己看上的吧。”

楚思雅皱了皱眉,“什么叫算你自己看上的。是自己看上的就是自己看上的,哪里有算不算的。”

“唉,我被姨姥姥给逼婚逼不行,想想我认识的那些权贵子弟,再想想他们的品行,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皇上又让我去看今科的状元榜眼还有探花,我随便看了一下,状元年纪一大把了,榜眼虽然还年轻,可死过丈夫,那不就是鳏夫!那就只剩下凌平安了。想想嫁给他也不错,他身份低,而且我从小就欺负他,我有自信能压制的住他!再加上你小时候一直教他,只能有一个妻子,我看他被你教育的挺成功,也不会想着纳妾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么七七八八的算下来,她是最好的人选喽。”

楚思雅听着朱云的话,还真是有些目瞪口呆了。这也能算是理由?别说,这理由还真是挺奇葩的。

楚思雅甚至有一种感觉,朱云真的没有多喜欢凌平安,不过是因为凌平安的身世低,而且方方面买呢总结下来,朱云对他的条件比较满意,所以她才会决定嫁给凌平安。

要说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爱,楚思雅仔细想了想,貌似还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楚思雅都在考虑,她要不要跟朱云说说,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嫁人,起码要嫁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才行。

不过很快,楚思雅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朱云的年纪不小了,该做什么,她自己心里清楚。

如果她不嫁给凌平安,一时间去哪儿找这么合适的人选。而且朱云既然选择了凌平安,想来凌平安身上总有一些朱云喜欢的地方。

两个人在一起后,未必不会产生爱情。

男女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激情爱情都是会磨没的,久而久之,剩下的就是亲情了。

而且朱云和凌平安马马虎虎还能算是青梅竹马了,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了。

朱云因为她娘的事情,心里虽然一直存着一个疙瘩,对男人本能的有一种反感厌恶,如今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嫁人,这已经很难得了。

综合以上的种种考虑,楚思雅最终没有说什么,朱云已经是个大人了,她有自己的主张了,以后的路还是该靠她自己走。

宴会开始

朱慎这次也没请多少人,昭慧大长公主一家都在,楚思雅着重观察了一下楚文豪,见他面色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思雅觉得,楚文豪如今心里肯定是不太舒服。别问她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

楚文煜和钱瑶的感情倒是不错。钱瑶的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容,看来这一对历经了这么多磨难,终于等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

楚思雅真心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幸福美满,一直到永远。

朱云竟然被安排和凌平安坐在一块儿,楚思雅看到这一情景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大跳。

两人虽说是未婚夫妻了,可就这么坐在一块儿,到底是有些不太好吧。

不过这座位既然是这么排的,而且没人有疑问,想来也就没太大的问题吧。

周皇后这次也被放出来了,就坐在朱慎的一旁。

周皇后瘦了好多,宽大的凤袍都盖不住她,整个人瘦削的,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一般。

只是周皇后的脸色却是愈发的端庄,似乎是以此来向众人表明,她才是这个王朝最尊贵的女人!她才是大梁唯一的皇后!

楚思雅真心觉得周皇后心里有病,都病成这个样子,她最最在意的还是她作为皇后的头衔。楚思雅都不知道周皇后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东西,真真是让人觉得无语极了。

周皇后连唯一的女儿都教不好,把她小小年纪就养的心机深沉,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作为母亲,周皇后真真是可以说是失败极了!当然,周皇后可能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吧。

因为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就只有她皇后的地位!

楚思雅扫了一眼周皇后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对周皇后她本来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周皇后同样在瞪着楚思雅,她真是恨死这个女人了!夺走了她丈夫的心不说,还害的她这个皇后落到这个地步!

这些日子的禁足,没有让周皇后想到她哪里做错了,更多的是让她更加恨楚思雅了!

就是这女人多管闲事,否则朱云这贱丫头早就嫁到北漠,给人做继室了!

她的两个亲妹妹,竟然嫁给了一个鳏夫!最让她生气的是,偏偏是周家的庶女做了正妃,而嫡女却只能成为一个小小的侧妃,这简直是在挖周皇后心头上的肉!

周家的名声几乎都被毁了!这也让周皇后愈发的恨楚思雅,若是有可能,她都想亲手杀了楚思雅,以泄她的心头之恨!

楚思雅自然不知道周皇后的想法,不过就算知道,她也不在意。反正周皇后伤害不了她,所以她自然是不需要在意的。

楚思雅没在意,可不代表云翎不在意,周皇后这充满杀意的眼神怎么可能躲的了云翎的眼睛。

云翎微微眯起双眸,这女人直到现在还心存这些不切实际的念想啊!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端王妃明日就要带纤柔郡主回封地了,今日朕特地设宴给你们二人践行。”

端王妃的脸上看不到什么喜悦的神色,确实是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她的女儿被人伤害到这个地步,如今只能跟着她灰溜溜的离开,她怎么可能觉得高兴。

“多谢皇上了。”

面对端王妃冷淡的态度,朱慎没有多说什么。

按理,这种尴尬的时候,皇后就应该站出来说话,好好表现一下她作为一国之母的风范。

可周皇后如今哪里有功夫管这种小事,此时,她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怎么报复!

朱慎对这个皇后,是越来越没有耐心了,这就是先皇给他挑选的皇后!

“传歌舞。”

很快一排穿着粉红纱裙的女子款款而来,一个个身姿妩媚妖娆。

云翎对这些向来没有兴趣,只是专注的给楚思雅夹菜。

忽的一道寒芒闪过,只见一个舞娘竟然挟着匕首直直的刺向云翎。

不只是一个舞娘有问题,整整十二个舞娘,一改方才的妩媚妖娆,一个个的拿出匕首,冲着在场的人刺去!

变故一瞬发生,楚思雅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云翎立马将楚思雅虎护在怀中,躲避那堪称是必杀的一刀。

场面混乱,朱慎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好好的践行宴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

这些刺客都是从哪儿来的!有些刺客甚至登上台阶,要刺杀朱慎。

幸好御林军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个的立马拔出随身携带的刀剑。团团围住朱慎,阻挡这些刺客。

周皇后早就吓坏了,蹲在御座下,双手抱头,脸上是满满的惊慌。

朱慎看着这样的皇后,只觉得丢脸,这就是她的皇后,简直是丢人现眼!这么丢脸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做出来!更让他觉得郁闷的是,这种人竟然会是他的皇后!

底下的人就遭殃了,御林军大多在保护朱慎,而且因为是践行宴,人本来就不多,御林军听到消息,也要过上一刻才能过来,所以这个时候,就十分危险。

云翎武艺高强,这些刺客虽然来势凶猛,可他好歹还能抵挡一二。

端王妃带着纤柔,她也是上过战场的,所以应对这些刺客也是迎刃有余,只是端王妃的年纪到底大了,所以打起来还真的是有些吃力。

昭慧大长公主那儿就危险了,楚文豪和楚文煜压根儿就不会功夫,就一个钱瑶,功夫也只能算个半吊子,再加上她早年身子亏损,所以她打起来,还真的是吃力的不行。

忽的,一个刺客看到机会,要刺向楚文豪,纤柔在端王妃的保护下,一直关注着楚文豪那儿的动静,见楚文豪要躲不过去,立马松开了端王妃的手奔过去。

那一刻,楚文豪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反倒是浓浓的鲜血喷洒到他的脸上。

入目处,是纤柔为他挡了这一刀。

“纤柔!”楚文豪不可置信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她怎么就这么傻!

御林军赶到了,刺客本来就是趁着出其不意才能杀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可等御林军一到,他们也就只能束手就擒,这些死士明显是存了必死之心,在被擒的一刻,就咬破了牙齿内的毒囊,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雅儿,你赶紧来看看纤柔。”楚文豪抱着纤柔,觉得她身上的温度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他只觉得自己的心的温度也在一点点消失,甚至变得不像是自己了一般。

楚思雅蹒跚的走到纤柔身边,有些慌乱的要握纤柔的手,可是当她的手指触碰到纤柔的脉搏,她整个人也不好了,“毒气攻心,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没有用了。”

楚思雅真的是没有想到,在生死存亡的那一刹那,纤柔还是选择为楚文豪死。

“不会的!不会的!柔儿,你看看母妃啊,咱们回封地,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娘亲再也不会逼你了。”端王妃死都不愿意相信,她唯一的女儿家就这么没有了。

纤柔艰难的想要抬头为端王妃擦去脸上的泪水,可怎么都抬不起来,最后她放弃了,只是她深深的凝视着楚文豪,“文豪哥哥,这一次我护着你。只希望,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这一生,我爱你爱的好累好累。”

“纤柔!”当纤柔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楚文豪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死了,她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他!

纤柔死,丧礼上,端王妃疯了,或者说,在纤柔死的那一刻,她就疯了。

而楚文豪满头黑发变白,楚思雅没有劝他什么,楚文豪这一生注定了只能活在愧疚中,这是他自找的!

就在这个时候,钱瑶竟然被查出怀孕,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而这次刺杀,也查出来是水月前太子卫戎做的。水月皇大怒,派人去看守卫戎的别院将卫戎带到他面前,他打算亲自审问。

可最终的结果是,水月皇最终没有看到卫戎,卫戎已经自己上吊而死,只是留了一句话,父皇,为儿臣留下一条血脉。

水月皇也得知福侧妃怀孕的消息,也知道她已经离开。

当日,水月皇将自己关在宫殿一整日,最后还是决定放过福侧妃。

在梁都呆了这么久,楚思雅觉得自己也累了,就跟云翎说回去的事。云翎直接点头同意。

楚思雅一家临走前,楚思文来看她,“雅儿,我还是决定回到你姐夫身边去。”

“怎么还是觉得自己舍不得他?”

楚思文点了点头,“嗯。我是舍不得他。其实还是大哥的事情给了我很大的触动。你都不知道的,大哥如今头发全都白了,满头的白发,整个人就像是没有了魂魄一般,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心疼。大哥也教会了我,人不能等到失去才后悔,我很清楚,我还挨着你姐夫,真的爱。如果哪一天,他离我而去,我担心我自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看来人都不能避过生死的考验啊。楚思文从楚文豪的身上学会了,珍惜眼前人。

“姐姐,你既然打定了主意,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作妹妹的,只希望你能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还有娘,你多去看看她。大哥如今这样子,她怕是担心的紧。”

“是啊,你也看到了,娘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多岁一样。我看着都心疼。”为了楚文豪,昭慧大长公主一颗心几乎都操碎了。

“你放心,我会的。小妹,你要过的好好的。你很幸福,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你的丈夫,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我若是有你这么好的福气,肯定做梦都笑醒了。你要惜福。”

“嗯,我知道。我是得惜福。如今的日子我很满意,真的很满意。惜福方能长久,姐,你也要把握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楚思文淡淡一笑,“嗯,我会的。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也明白了,自己该牢牢抓住些什么。”

云翎正抱着云脉玩儿抛高高,云脉清脆悦耳的笑声不断。

楚思雅灿然一笑,此生有他们爷俩,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云翎的视线和楚思雅相撞,一切尽在不言重。

惟愿岁月静好,安然快乐一世。

文文到这里也就结束了,接下来还有一些个人番外,会不定时的放上来。

这篇文从上架以来,七七都是万更的,番外不是啊。200多万字,七七都坚持下来了。

是亲们一直陪伴着亲,虽然七七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可亲们都一直支持着七七,在此,七七郑重的感谢每一位一直支持着七七的亲们!

一句谢谢,不足以表达七七对亲们的感激之情,可七七还是得说一句谢谢。

大结局最后一句,惟愿岁月静好,安然快乐一世。也是七七对每一位亲的祝福。

七七今天接到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明日就要pk了,说实在的,七七很紧张。

所以明日12点半起,凡是收藏留言的亲,字数超过10的,都有币币奖励。七七再厚脸皮的求鲜花,钻石,评价票,打赏还有点击!

新文不见不散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