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云番外二/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这么不疾不徐的过着,可单云没有一天忘记过自己的血海深仇。

可最近有些不一样,哪怕他一直呆在这小镇里,一个人的名字却多次的出现在他的耳中,那人就是凌筱雅。

单云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凌筱雅这名字,是在她救治好了得了疫病的病人。

一开始,单云对这个女子只是有些佩服,不过11岁的女子,竟然有这么好的医术,她的年纪似乎比娟儿还小一点。

想想11岁的娟儿在做什么,好像还只是让养父母拘在家中,做女工。

娟儿听到凌筱雅的一切,也是万分敬佩凌筱雅,直接蹿到他身边,俏皮的开口,“哥哥,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女子!我若是能像她一样就好了。”

单云但笑不语,没对单娟多说什么,只是他心里还是颇为的不以为意。

学医不适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自己的妹妹,这辈子只要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就可以了。

有什么苦痛,他挡着!有什么磨难他受着!只要他的好妹妹能一生一世的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足矣!

单云以为他不回再听到凌筱雅的名字,可没想到没过多少日,她又听到了。

凌筱雅竟然跑到边关,医治得了疫病的将士,甚至还亲自率领了兵士布置阵法,将西漠的大军拦在虎门关外。

那一次,单云是真真的惊讶了,一个女子竟然能做到这一步!甚至比万千男儿还要出色!

当然也不是人人认可凌筱雅,也有不少人说凌筱雅不安于室,女子就该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家中,哪能未出嫁就在外面抛头露面的。

单云对这些只是听过就算了。

世上总是不少迂腐之人。

而自己的妹妹倒是愈发的佩服凌筱雅了,似乎也想像她一样,上阵杀敌。

单云只是笑了笑,自己的妹妹,他还能不了解,也就有点动心罢了,等这腔热血散了,她就没事儿了。

只是凌筱雅这个名字却深深的刻在了单云的心里,那是个奇女子。

可凌筱雅对单云来说,终究只是听一听。

在他平静无波的心上留下了一丝丝的涟漪,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只是每次单云努力读书,脑海中都不会不自禁的勾勒出凌筱雅在边关飒爽英姿的模样,尽管他从来不知道凌筱雅的模样。

时光匆匆而逝,不知不觉间,三年已经过去。

单云也已经考中了举人,即将进京城去考进士。

单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血海深仇!

他的那位亲生父亲已经进梁都做官了!这次他们就可以相见了。

好,真是好,简直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不期然,单云的脑海中又响起了“凌筱雅”三个字,不,如今已经不是凌筱雅了,而是楚思雅了。不曾想,那女子竟然有这么显赫的身份,昭慧长公主失踪多年的小女儿,太后的外孙女,当今皇上的亲外甥女!

单云有些情不自禁的期待起见到楚思雅。

转眼就到了科举那一日,这么多年的准备不是假的,那些考题对单云来说没有多大的难度。

只是不曾想,自己一念教到的朋友,身份竟然会这么显赫,昭慧长公主的次子,也是楚思雅的亲哥哥。

自己和楚文煜一同出考场的那天,很幸运,自己看到了一直想要见的人——楚思雅。

她很美,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似乎所有美好的词汇用在她的身上都不为过。

短短的见面,让单云对楚思雅的印象更加的深刻了。

同样,楚思雅见到自己也是惊讶的。

这一份惊讶倒是让单云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眼里,楚思雅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为何会有些奇怪。

这是单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不过很快,单云明白了。

楚思雅对单云来说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他只是稍稍的纠结了一会儿就放下了。

对单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报仇!

科举后,单云如愿以偿的中了举,虽然名次不在前面,可好歹也是二甲。

没多久礼部就授予了官职,在翰林院任职。

单云对在哪儿任职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触,他只觉得庆幸,或者说是老天又眼吧!

冯宇墨,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也跟他一样在翰林院。

单云不动声色的去接近冯宇墨,不能不说,冯宇墨真的是一个很天真的人,有时候天真的让他都无话可说了!

单云看着冯宇墨脸上纯净不带一丝心机的笑容,他只觉得浓浓的讽刺!

冯宇墨真是幸福啊,父母双全,那畜生一样的父亲在对待冯宇墨,他很好的扮演了一个作为父亲的角色!至于他的母亲,对他也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单云不能不承认,自己还真的是有些羡慕冯宇墨!没错就是羡慕。

他在5岁的时候,就没有童年,这些年来,他一直都被仇恨压的死死地,他没有一天忘记过,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杀了他的亲生母亲!

凭什么,同样是一个父亲,一个就活在地狱里,可另外一个却获得这么幸福。

单云深深的嫉妒了。他要报复冯宇墨,也让他尝尝看心碎的滋味儿!

没多久,单云发现冯宇墨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喜悦,他不动声色的凑到冯宇墨身边询问。

冯宇墨是真的相信自己,毫不设防的将他妻子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那一刻,单云想到了报复法子,他要冯宇墨失去自己的孩子,他要冯家的忍都尝尝心痛的滋味儿。

最后他成功了,徐子媛的孩子没了,那一段日子,冯宇墨的脸色一直不好看。

单云在感受着浓浓快意的那以刹那,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

是的,心虚,心虚的滋味儿真是不好受啊。

不过转念,冯宇墨就将那一丁点的心虚给抛到脑后了,他凭什么要心虚,父债子偿!冯宇墨你就当是赎罪吧!他凭什么要心虚!

可让单云感到不安的是楚思雅竟然插手这件事了。

单云有些害怕楚思雅会查到他身上,不是害怕这事情带来的结果,他是害怕若是楚思雅知道了真相,她会怎么看自己!他不想在楚思雅的眼中看到鄙夷!

好在,自己行事周密,楚思雅没有抓到丝毫的痕迹。单云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可纸包不住火,最后就连他的身份都让人知道了。

单云在听着楚思雅对他的警告,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心虚难堪或者都有吧。

不过楚思雅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她并没有为难自己。她只是不希望他伤害无辜,至于拿畜生如何,楚思雅不会管。

单云考虑了许多,最终还是放手了。

不是他胆小不敢,而是他对冯宇墨确实有愧,徐子媛又做错了什么,就因为上一代的恩怨,自己害的她失去了孩子,他愧疚。

其实这些只是单云拿来欺骗自己的,最大的原因是,他不希望楚思雅对他失望,鄙夷失望的眼神,单云真的不希望从楚思雅的眼里看到,那会让他受不了,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

要说单云最牵挂不下的就是单娟,这个一直被自己保护的很好的妹妹了。

把单娟托付给赵天俊,单云是犹豫过的。

可理国公府家大业大,想来也能护住单娟。

而且单云能够看出,赵天俊是真的爱单娟,他以前虽然放荡了一点,可他只要娶了娟儿后,一心一意对她也就够了。

而单云也准备着去做最后一件事,他能放过冯宇墨,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那人渣父亲!

他要让那畜生身败名裂!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去状告了那畜生。

不出意料,那畜生最在意的官职没有了,他也被贬为了庶民。这对那畜生来说,怕是死都要比这轻松多了吧!

不过,这种畜生凭什么活在世上,这畜生就该去死!

他娘还在地下等着这畜生!他单云要这畜生下地狱,去给自己的娘亲赔罪!

事发后,冯宇墨来找过自己,只是单云没有见他。确实没有什么好见的,他们就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又如何,因为那畜生,他们这辈子注定了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其实单云倒是不恨冯宇墨的母亲,因为那就是可怜虫,她一直以为那畜生对她有多情深义重,可事实上呢?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在拿畜生离开京城的那一天,单云偷偷的去看了,那畜生老了很多,满头的白发,简直就跟个老翁一模一样。

至于他身边的女子,单云看着更加想要笑了,同样老了很多,而且双眼无神,似乎看透了一切一样。

单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只是随意的扯了扯嘴角,这些人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在拿畜生启程的路上,单云买通劫匪,让他们杀了那畜生。至于冯宇墨的母亲,单云留了她一条命。

说白了,这个女人也就是个可怜虫。就算没有她,换了一个女人也同样如此。

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单云心里没有丝毫的难过,可能他本身就是个凉薄的人吧。

单云扯了扯嘴角,如今很好。他娶妻生子,自己的妹妹也过得很幸福,如今也有了一儿一女。

至于她,相信云翎会一心一意的对她,绝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已肥,望海没有收藏的亲们能够移架给个收藏!(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