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宁番外二/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还是这么不疾不徐的过着,自己始终都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

只是到了她快要及笄的时候,母妃曾经问过她,想要什么样的驸马。

还记得自己当时很害羞,跺了跺脚,就直接跑开了。

事实上,就连和宁自己也不知道该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她是真的不知道。

和宁觉得自己是天之娇女,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生母又是最受宠的颖贵妃,自己的哥哥更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说不定就是下一任的皇帝,所以和宁觉得自己挑选驸马一定要慎之又慎,因为她是最好的,凭什么不可以挑选这世上最好的男子!

和宁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遇到了此生的挚爱。

那一次,琼林宴上,状元、榜眼还有探花昂首挺立,风姿盎然的站在金銮殿上。

和宁嫌日子无聊,偷偷的扮成太监去偷看。

一眼万年,和宁一眼就相中了徐子寒。

和宁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徐子寒的情景。

状元已经年近花甲之年,榜眼也四十多了,只有徐子寒那么年轻,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父皇面前,却让她觉得他不卑不亢,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那一刻,和宁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那一刻,和宁知道自己等来了此生的挚爱。

琼林宴后,和宁想方设法的去打听徐子寒的消息,在得知徐子寒出身商贾世家,她没有瞧不起徐子寒,相反她愈发的敬佩徐子寒,她觉得徐子寒很厉害,商人的地位卑贱,可他却能勤学苦读,高中探花,这就更说明了徐子寒的难得。

不知不觉间,和宁对徐子寒情根深种。

还不等她想法子如何接近他,徐子寒就辞去了官职。

一个身上没有半点功名的商人,自己的父皇和母妃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嫁给他!

和宁深深的清楚,哪怕自己十分受宠,可父皇和母后也不会同意自己的请求,让她嫁给一介白身,甚至是商贾的一介白身。

自己的这一场动心来的快去的更快,好像是上天在捉弄自己一般。

和宁一直告诉自己,她应该忘了徐子寒,可是颖贵妃给她找了不少的英年才俊,她都不乐意。

自己总是能挑出那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总归自己不喜欢就是了。

只有和宁自己心里清楚,其实她心里一直惦念着徐子寒,自己母妃给她挑出来的丈夫人选,好是好,可惜她不喜欢,是真的不喜欢。

要说原因,非要招一个,也就一句,谁让他不是徐子寒呢!

徐子寒就是毒,一见误终身,和宁没想到自己就知识见了徐子寒一眼,就误了自己的一生。

很快,和宁又得到了徐子寒的消息,在得知徐子寒竟然包揽了军药,那一刻,她死去的心又复苏了,她觉得这是上天给她的恩赐。

和宁有种预感,她和徐子寒的因缘没有断!

这种预感很强,没多久徐子寒回梁都了,同时走入和宁视线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楚思雅。

一个让她完全不知道是该恨还是该感激的人!

和宁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注意到楚思雅,只是因为她是自己姑姑的女儿,还有自己的父皇很疼爱她。

作为父皇最宠爱的宫主,和宁深深的明白,自己要喜父皇所喜,厌父皇所厌。

所以在第一次见到楚思雅的时候,和宁就对楚思雅表现出善意。

其实要问和宁自己对楚思雅的想法,和宁自己都说不清楚。

和宁心里其实是有些瞧不起楚思雅的。

谁让她从小在穷乡僻壤长大,身份粗鄙,哪里能跟她这种天之娇女相提并论!

可实际上,和宁在得知楚思雅的英雄事迹后,她还是很佩服楚思雅的。

一个女子竟然敢孤身一人去边关,治疗军中的疫病。不仅如此,楚思雅竟然还懂得布阵,退了西漠大军。

若是做出这些事情的是个男子,和宁倒不会太惊讶。

想大梁人才济济,那些不出世的隐士高人不知有凡几。

但楚思雅只是一个女子,而且她才多大啊,那年的楚思雅才11岁啊!

和宁听着耳边的人说楚思雅巾帼不让须眉,她忍不住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楚思雅但得上巾帼英雄四个字!

就这样,和宁跟楚思雅成了朋友。

越跟楚思雅相处,和宁就越喜欢楚思雅,因为她真的是一个很善良聪慧的女子。

有时候楚思雅总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她明明是宫里尊贵的公主,可自己在楚思雅眼中看不到谄媚,有的只是宁静如水。

有时候,和宁很好奇,楚思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自己明明是尊贵的公主啊!她为何不像其他人一样巴结自己。

不过和宁还是很喜欢跟楚思雅相处的日子,正因为楚思雅对自己一点都不谄媚讨好,所以自己跟她相处的很愉快。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

女人就如同花儿一般,若是不在最好的年龄采撷,最终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枯萎。

为了她的婚事,父皇和母妃都来劝过自己。

和宁有时候也在想,不如随意找一个男人嫁了算了。反正父皇和母妃给字挑的男人,家世才貌那肯定都是一等一的好。

每一次和宁都要动摇了,可徐子寒的身影不其然的再次出现字啊她当年脑海中,把她好不容易建起的信心给轰炸个干干净净。

自此,和宁算是真的明白了,她中了毒,一种名徐子寒的毒,这种毒已经深入骨髓了,这种毒已经无法祛除了。可她却甘之如饴。

不过和宁还是很清楚,自己想要嫁给徐子寒,真的太难太难了。

她是堂堂的公主,而徐子寒只是一介商人之子。

自己的年纪已经到了不能再拖的时候了,父皇也下定决心要给自己赐婚。

她怎么能答应!这辈子她唯一想嫁的就只有徐子寒!

第一次,和宁选择了违背自己父亲的意思。第一次,和宁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自己的父皇。

可让和宁失望的是,她的父皇并没有因此心软。

和宁在养伤期间,不停的希望自己的复航能够回心转意。可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

最心疼自己的还是母妃和大皇兄,他们终究是看不得自己伤心,最后哈市决定帮自己。

当和宁接到圣旨,让得知自己能够嫁给徐子寒的刹那,和宁真心有想哭的冲感动。

就在自己欣喜若狂的时候,自己的十弟竟然得了天花。

那一刻,又是一记沉重的闷雷砸在自己的头上。

和宁好害怕,得了天花的人,是很难活下来的!这还不是最让人头痛的,她可没有得过天花啊!她还得陪着自己的十弟一起封宫。

心里哪怕再害怕,和宁也一个字都不能说。

和宁心思惶然地被关在宫殿内,她觉得好害怕,她真的担心自己就这么死了。

就在和宁真的以为自己是在等死的时候,楚思雅又派人给她送了药,防止得天花的药。

那一刻,和宁是真心感激楚思雅。

甚至和宁还有些羞愧,楚思雅是真心把自己当朋友。可她对楚思雅,虽然也有真心,可实际上,心里还是存了自己的小心思。

怀着愧疚的心思,和宁最终还是用了楚思雅的药,包括她留给自己十弟的药。

最终,她的十弟平安无事。

和宁猛地回过神,双目无神地看向镜中的自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老了好多。

可能老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她的心吧。

自己嫁给徐子寒以来,和宁一直在学习好好的做徐子寒的妻子。

作为公主,她从来不需要下厨,可为了徐子寒,她去学了。

作为公主,从来都是别人对她献媚讨好,可为了徐子寒,她开始处处关心徐子寒,脸上永远带着温婉的笑容。

自己对徐子寒好,同样他对自己也很好,时时刻刻嘘寒问暖,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那么的温柔。

可女人天生就是敏感的,虽然徐子寒对自己和好,但和宁总觉得缺一点东西,缺什么呢?

和宁一直都想不明白。

直到有一次,和宁明白了。

一次徐子寒喝醉酒,跌跌撞撞地冲进她的房里,抱着自己喊了一声“雅儿。”

那一刻,和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跟徐子寒之间一直都缺少了爱,徐子寒把他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一个叫楚思雅的女人,而她和宁,哪怕是贵为天之娇女,也夺不回徐子寒的心。

和宁好想恨楚思雅,可她不能不承认,自己真的欠了楚思雅好多好多,甚至她的性命,她母妃和弟弟的性命,也是楚思雅救的。

况且,她能拆穿一切吗?

不能,拆穿了,那她和徐子寒之间就永远存着一道裂痕,他们就连表面的假象都维持不住!

今日,听女儿说起羡慕她,和宁只要想笑的冲动。

羡慕她?呵呵,她只愿女儿这辈子都不要像她这样,嫁给一个完全不爱自己的男人,这样太苦太苦了。

表面光鲜亮丽的婚姻,实际上其中的滋味儿,真是只有自己清楚了。

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第二日她还是那个风光无限,时受人羡慕的徐夫人。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本月13号就要上架了,希望亲们移架给个收藏!(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