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毁你脸/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灰池就在谢婉住的筱园的一处角落。谢家正在修建花园的围墙,工匠们便在院中一角挖了个两丈见方一人多深的石灰池。

此时的石灰池刚洒下石灰正热气腾腾,谢婉身子娇小,两个婆子倒是没费什么力气的将她扔进了石灰池里。

池中的石灰水烫如火炉,落池的那一瞬,谢婉便被烫醒过来,只是身上更疼,到处都疼,她们这是想将她活活烫死!

看着在石灰池里奋力挣扎求生的谢婉,谢云岚笑得一脸嫣然,“婉妹妹,你一个孤女也敢肖想嫁入晋王府?那是白日做梦!这世上,既有我,为何有你?你为什么不随你那短命的父母一同死去?为什么要活着被南宫辰见到?

如果你死了,我会代替你嫁入晋王府,这样,我腹中的孩子就是名正言顺的晋王府嫡孙。你以为辰郎会娶你?笑话,他知道与你有婚约的那一刻起就恨死你了。他想谋大事,要娶也会娶一个权臣的女儿!你这个寄居在我家的孤女又算什么东西?”

被滚烫的石灰浆烫得头脑发沉的谢婉赫然看向谢云岚。

原来如此!

那样的男人,谢云岚爱拿去便拿去!谢婉冷笑,她发誓,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不会放过他们!

她在池子中奋力挣扎,没想到竟挣脱了手上的捆绳,她冷笑一声,不用到来世,现在就可以报仇!

谢婉突然扑身向前,伸手拽住了谢云岚的宽大的裙裾一角,她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谢云岚吓得大惊失色,一边用力想扯回裙子一边尖叫起来,“娘,快救我!”

“找死!”安氏拾起一旁的铁揪就朝谢婉的头上用力拍去,顷刻,灰白的石灰池里溅起朵朵的血梅花。

但头破血流的谢婉仍咬牙不放,不死也要让谢云岚伤!她捞起一团石灰浆用力朝谢云岚脸上甩去,嘣!

“啊——我的脸!”谢云岚双手捂脸尖声吓嚷起来,疼得在地上不住翻滚,“我的脸啊——”

“还不快弄死她!”安氏大怒,两个婆子纷纷找来木棍朝谢婉一阵猛打。

“我会变成厉鬼一个个寻你们报仇!”谢婉的眼前渐渐模糊,神志开始迷离。

婆子们用棍子将她按到了石灰浆里。

池水咕咚咕咚几个泡泡过后,不再有任何动静。

“娘,我的脸好痛啊,你快来看看。”谢云岚大哭着捂着脸在原地直跳脚。“好痛啊,娘!快救我。”

安氏拔开她的手凑近一看,不禁猛吸一口冷气,顿时咬牙咒骂,“那个贱人真是歹毒。”

“娘,我的脸是不是毁了?”谢云岚一边脸急得煞白,一边脸上鼓起了好几个大泡,一只眼肿得看不到眼珠。

明日南宫辰就来纳征,半个月后她会顶替谢婉出阁。她的脸不能有事,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等了。

“没有呢,不严重。岚儿快走,别让你爹发现这里。”安氏拉着谢云岚就走,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人发现这里。

谁知谢云岚却是站着不动,一脸惊恐的看着石灰池,“张嬷嬷,李嬷嬷,婉妹妹怎么又爬上来了?她还看着你们呢。”

“啊……哪里呢?”两个嬷嬷吓得脸色一白忙转身去瞧。

谢云岚冷笑着抬起脚来朝二人一人踢去一脚。

扑通扑通,两个嬷嬷惨叫着双双掉进了石灰池。谢云岚同样用铁锹将二人按到了池底。

不多时,石灰池又恢复了平静,谢府两丈见方的石灰池里,瞬间多了三个冤魂。

安氏这才舒心一笑,“女儿,做得好。这事不能让人知晓了,尤其是南宫世子与你那倔强的父亲。”

“当然,我才是谢氏真正的嫡女,将来南宫世子坐到了那个位置,也只有我才与他匹配,谢婉一个谢氏旁支的女儿算个什么东西!”

安氏的心内却是开始焦急,女儿的脸被那个贱人甩出的一团石灰浆烫着了,要是出阁前不会好起来可就麻烦了。

……

谢府花厅里,正在小憩的南宫辰赫然抬起头来,心中莫名的升起一阵恐慌,仿佛有什么东西骤然不见了,却又想不出所以然来。

“南宫世子。”安氏走进花厅。

“谢夫人。”南宫辰忙起身一礼。

安氏在上首落座,看了一眼态度谦恭的南宫辰后慢慢的浮起笑容,“世子是不是要改口唤我一声岳母了?”

南宫辰抬头,缓缓道了声“……岳母。”

“我也按着世子的要求做了,安排好了婉姑娘,世子爷可要记得昨日的誓言。”安氏捧起茶碗浅笑说道。

南宫辰神色一暗,“辰,永记岳母对辰的关心。”一个没落王府的世子还不如一个尚书府的夫人权势大,南宫辰唯有低头唯唯诺诺,而袖中的手早已紧握成拳。

“那就好,你歇着吧,岚儿被婉姑娘的恶毒言语伤了心,你可要好好的安抚安抚她。”

“是,岳母。”

安氏满意的走后,谢云岚也来了。

戴着面纱的谢云岚扭着腰姿朝南宫辰旖旎走来,“这是婉妹妹的信。”

谢云岚递上一封信,这五年来,她悄悄的收集着谢婉的书稿,找了个模仿高手写了封离别信。

南宫辰匆匆一瞥上面的几行字,眼中顿时爆发出森森寒意来,“她真的看上了那个下人之子?还与他私奔了?”

“我好言相劝,说不嫌弃她仍会同她做姐妹,谁知她大怒之下竟将一碗滚烫的茶水泼到了我的脸上。呜呜呜呜——,辰郎,我的脸毁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啊?那我肚里的孩儿可怎么办啊?辰郎——”

谢云岚扑到南宫辰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她这次是真的伤心的哭了,想不到那石灰浆竟这样滚烫。谢婉甩来的一团泥浆顷刻便将她的脸烫了几个大泡,她恨不得将谢婉从石灰池里捞出来剁成碎肉。

但又想到她即将得来的那笔巨大的财富与晋王世子妃的身份,心中又欣慰不少。

“半月后会娶你过门,你不用多想。”南宫辰淡淡说道。

“辰郎……”谢云岚将头埋在南宫辰怀里娇笑一声。

南宫辰的眼中却是一片阴霾,谢婉!她竟敢与人私奔了?她敢!

……

谢氏母女狞笑的脸渐渐在她眼前模糊了。

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抚上她的额头,“二夫人,三小姐没有发烧,大夫也说没有病症。可为什么还不醒来?”

“我来看看。”

声音温柔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是谁,周身不再是灼热的烫,身子仿佛处于温暖如春的锦被中。

谢婉赫然睁眼,只见面前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竟是谢尚书的平妻夏玉言!而她更是好好的躺在床上。

“云曦啊,你可醒了,吓死娘了。”夏玉言抚上她的脸颊慈祥的说道。“怎么就突然晕倒了?”

夏玉言叫她什么?云曦?谢云岚同父异母的妹妹谢云曦?那个长到十四岁却鲜少有人见到的病美人?

她的心中一个惊悚的念头一闪而过……

她没死!她的魂魄附身在了谢府三小姐谢云曦的身上,她重生了!

仇人离她如此之近,老天果真开眼!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那些害她命丧的人,她会一个一个的跟他们清算!不死不休!

求个收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