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 第一笔帐/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抱着个暖手的小铜炉,笑意吟吟的看着梁婆。

她不在筱园的时候,南宫辰与谢云岚跑到筱园里私会,梁婆子给他们把门。五年了,她到昨日才发现那二人的奸情,都因这梁婆的隐瞒。

那时她写着退婚书时,屋中只有春燕在一旁,恍惚间觉得梁婆从她房前走过。

春燕是她从清河县带来的人,是打小就跟着她的大丫头,昨日又被安氏打得凄惨,断不会背叛她。而安氏又来得那么快,那么就只有这个梁婆在给安氏通风报信了。

真是吃里爬外!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梁婆本就是安氏安排在筱园的人,不是在帮她而是在监视她!

现在又跑到曦园来耀武扬威,八成是在筱园干得好得了安氏的提拔。

她且来讨回第一笔血债!

云曦走到梁婆的面前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厉声喝道,“大胆狗奴才,你不过是个三等婆子,竟敢跑到二门内大声喧哗。我谢府的礼仪呢?知道的说是你不敬二夫人,藐视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夫人管教不严,你这是在毁大夫人贤良治家的好名声!有那嚼舌根的甚至会说是大夫人怂恿你来欺压二夫人!”

若大一顶帽子扣在梁婆的头上,将她刚进屋的那股子傲慢劲瞬即吓得焉了。

二夫人百事不管的好脾气,三小姐更是胆小如鼠,大夫人最是看不惯这母女俩,这府里谁人不踩上两脚?可为何三小姐今日这般强势?那眼神冷得如屋外的寒风。

她的命还攥在大夫人手里呢,她哪敢给大夫人抹黑?

梁婆吓得脸色一白扑通一声便跪下了,“三小姐,奴婢也是急着找二夫人给忘了规矩,还望三小姐担待则个。”三小姐要是到大夫人跟前如此一说她还不得被大夫人给打死?

云曦看也不看她,任由她跪在地上,然后施施然坐在椅子上,冲梁婆冷笑一声。

“忘记了?绿珠,给我掌嘴二十,让她下次好好的记着,大夫人的名声可不能让她给毁了!有句老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毁于蚁巢,别小看你一人的诋毁,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羹,掌嘴!”

“是,小姐。”绿珠卷起袖子对着梁婆便左右开打。

云曦醒来时发现身边有两个丫头,一个红珠一个绿珠,而这绿珠说话快言快语一看就是个泼辣的,因此便带了她出来见梁婆。

而绿珠一向胆大,早对梁婆看不顺眼,只是苦于夫人与小姐不给她指令,眼下小姐发话,心中更是乐开了花,她挽起袖子便对梁婆左右开打。

二十个巴掌打完了,梁婆的脸上顿时已红肿一片,云曦却也不急着问她,仍是慢悠悠的坐在一旁喝茶。

不过是小惩而已,精彩的还会有,她发过誓,一定要这些人一个个的偿偿她受过的酷刑与屈辱!

此时夏玉言从里屋走出来,云曦忙迎上去也是示意她不要说话。

“曦儿——”夏玉言一脸忧色,女儿怎么敢惹安氏的人?安氏可是个不好相与的。

“娘,你别管,这等奴才平日里就是欺软怕硬!况且她刚才给大夫人的脸面抹黑了,大夫人知道了也不会怪罪。”

云曦伸手拦着夏玉言,看着地上一手揉着膝盖一手捂着脸的梁婆冷声问道,“说,大夫人找我娘什么事?敢胡言乱语接着再打。”

梁婆马上直了直背,恭敬回道,“大夫人说三小姐现在的院子太小了,应该换个大点的园子,说婉姑娘已回清河县了,那处院子空也是空着,且瞧着不错,想给三小姐住,请二夫人现在过去筱园里看看需要添置什么家具。”

云曦赫然抬头,看着梁婆的眼中一道冷芒闪过,安氏请夏玉言去筱园?而就在昨日,她的前身谢婉却是死在那里,安氏这是安的什么心?

“有劳梁嬷嬷回话给大夫人,就说我这就过去。”

夏玉言示意梁婆起身,罚也罚了,闹得太过只怕安氏会找云曦的麻烦。打狗还要看主人,她懂这个理。

梁婆从地上爬起来却是没有急着走,而是拿眼不住的瞧夏玉言。“二夫人,大夫人还在筱园里等着您呢,您看——”

“你且先去,二夫人换身衣裳就过去。”云曦不慌不忙地说道。

梁婆心内有些焦急,忙抬头去看云曦,却正看到她似笑非笑的眼,梁婆心头陡然一慌,见鬼似的就白了脸。

“那……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二夫人您务必要前去。”梁婆逃也似的跑出了曦园,她边跑边捂着心口,刚才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她怎么认为那是婉姑娘坐在那儿?明明是三小姐啊。

云曦挥退身边的人,拉着夏玉言小声说道,“娘,刚才女儿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婉姑娘没了。”

如此坦然的与旁人说着前世的自己,心中满是凄凉。她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厉鬼,她来讨回前世那些人欠她的血债。

“没了?什么叫没了?”夏玉言不解的看着云曦。

女儿莫名的昏倒了,又莫名的醒来了,醒来的言行更是各种古怪。

“她被人推进了石灰池,死了。”云曦闭了闭眼凄然说道。

“云曦,婉姑娘好着呢,府里的人都说她回了清河县。”夏玉言佯怒着伸手点点云曦的头,“别胡思乱想。”

夏玉言过的日子与世无争,但是她不争,并不代表别人会放过她。

云曦不想夏玉言被安氏算计,遂又说道,“可是娘,八年前你也提出说曦园太小,叫大夫人换个园子给我。但是呢,有换吗?她总推说府里院子不多,那时婉姑娘还没有来咱府里,筱园也一直空着。

为什么那时候不给我?偏这时候给我?况且我又做了个不好的梦。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娘还是别去了,就推说身子不舒服。”

她前世就是太相信别人,以至于被算计丢了性命。夏玉言性子太善良,又占着一个平妻的位,又是谢尚书的原配。安氏早已看夏玉言不顺眼。

她不得不对夏玉言再三提醒。

夏玉言神色一冷,“我都让出正妻之位了,她还想怎么样?”

想怎样?云曦心中一笑,虚情假意,心如毒蛇,贪得无厌,这便是安氏的真面目。

云曦又劝说了一会儿到底是将夏玉言劝留了,陪着夏玉言回了夏园,这才带着绿珠往筱园走去一探究竟。

两人才绕过几处假山,迎面便遇上一个人。

“咦?这不是三表妹吗?这么巧,竟在这里遇到你了。”一个穿得如孔雀般艳丽的男子拦在她的面前。

云曦抬眸,面前这人正是安氏的娘家侄子安强,一个十足的花花大少。此时,她的心中生出一计来。

安氏,谢云岚,我在你们办喜事时送上一份大礼,你们可会欢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