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焦灼的安氏/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姨娘的暖月阁里,月姨娘的哭声高一声低一声的传来,一个丫头正细声细语的在一旁劝说着。

云曦走了进去,轻声安慰,“姨娘当心哭坏了身子,也不要太担心了,我刚才问过父亲,他说一会儿就去一趟顺天府,香妹妹不会有事的。”

月姨娘闻言忙停了哭声,从衣襟上解下帕子拭了拭泪水,挑着眉看了一眼云曦,“原来是三小姐。”

语气不大好,也没有起身行礼。

云曦却也不恼恨。府里的几个姨娘都对夏玉言有怨言,不是因为多了她一人分了谢锦昆的宠,反而是因为夏玉言的不争宠。

当年谢锦昆娶安氏进府,是原配夏玉言点的头,请封诰命,也是夏玉言主动让的贤。

众姨娘当年也没觉得怎样不好,当时还想着,安氏怎么说也是个大户出来的小姐。她当了主母,大树底下好乘凉,姨娘们也可以沾点雨露,生的儿女也能讨个好亲事。

谁知那安氏竟一味的打压着几房姨娘,手段极为狠绝。对姨娘们的待遇苛刻不说,还霸着谢尚书不让他进姨娘们的屋子。

众人又开始后悔,找上夏玉言希望她与安氏抗衡,谁知夏玉言竟一年比一年胆小怕事,生的女儿也同样的胆小如鼠。

恨了夏玉言,也一并的将她生的女儿谢云曦也厌恶了。

云曦对月姨娘脸上的嫌弃视而不见,转身对那小丫头冷声说道,“姨娘脸上的妆都花了,怎么还不去打些水来服侍着梳洗?姨娘好说话你们就偷懒了是不是?”

主子身份高身边的侍从身份也高,反之则低。月姨娘只是谢府的一个贵妾,而谢云曦却是正经的嫡出小姐。

小丫头吓得马上应声说道,“奴婢这就打水去。”

“记得打些滚水,天冷水也冷得快,姨娘的脸可受不得冷。”

“……是,三小姐。”

月姨娘诧异的看着云曦,这是府里的三小姐吗?平时不是见了谁都不说话的吗?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待那丫头走远了,云曦随口说道,“我不相信四妹妹杀了婉姑娘,昨天她还同我一起在曦园里玩呢,后来听说大夫人的侍女叫她,想必是去了东园大夫人那里……”

“大夫人找过她?”月姨娘吃惊的拉住了云曦的袖子,“三小姐说的可是真的?”

“大夫人身边的侍女芍药来找的她,但不知道四妹妹是不是真的被大夫人叫去了。”云曦说得模棱两可。

“那就一定是了!”月姨娘两眼冒着寒光,心中对安氏恨得几乎要食其肉饮其血,一定是安氏将女儿骗去了筱园,让她的鞋子上沾了石灰泥,又拿了她的帕子扔在筱园里。

这个毒妇!

月姨娘脸上变幻的表情被云曦看在眼里,她悄悄的弯了弯唇。

安氏,送你一个对手,可会欢喜?

……

安氏没法欢喜。

整个谢府里,现在最为焦头烂额的便是安氏了,一众来吃酒的客眷们看着她都是一副别样的眼神。

谢尚书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未与她说,老夫人气倒了先一步回了自己园子,只怕日后训斥她的话定不会少。

满以为这次除掉了夏玉言少了一根眼中刺,哪知不仅没有还得罪了娘家嫂嫂,可那又是一尊佛!

一个丫头挑帘子走进来,“夫人,舅夫人说送去的参汤味道不对,全倒马桶了。”

“倒……倒马桶了?”安氏吸了口凉气,那可是一百多两银子一根的老人参啊,她平时藏在柜子里,放了一年多了都舍不得吃,这次想着巴结嫂嫂才拿了出来的。

安氏觉得丢的不是人参而是她身上的一块肉。

“你没说那是一百多两银子买的,是百年老参吗?”安氏看着丫头埋怨说道。

那丫头一脸的委屈,“夫人,奴婢说了,可舅夫人说……说……”

“说什么?”

丫头吱吱唔唔,“舅夫人说……说她家百两银子一根的人参是用来喂猪的,她家仆人也不会吃呢,表少爷要吃也要吃千金一根的千年人参……”

“什么!千金一根?!”

安氏听了只觉得肝疼肉疼哪都疼。

侄子这次被打得不轻,她不仅花重金请了宫里的御医来看诊,还同意了嫂嫂每天拿出一根人参来给安强炖汤补身子。长得跟个肉球一样了还补?

但嫂嫂却要千金一根的人参,这要是每天吃着还不得让她破产?

安氏觉得嗓子眼里仿佛有一块黄莲堵着上不去又下不来,更是说不出,怎么就得罪了安夫人这个蛮妇了?

可她又不能怠慢这位嫂嫂,毕竟侄子是被尚书府的人打了。并且她娘家弟弟一大家子还要依仗嫂嫂的安顿。

遂咬了咬牙,“芍药,将里屋那个装药品的柜子打开,取那个红漆盒子来,里面装着一只千年老人参,马上给舅夫人送去。”

“是,夫人。”芍药取了人参离去。

安氏正烦恼的揉着额头,又见她的陪嫁刘嬷嬷急匆匆进了屋子。

“夫人,那月姨娘也太不像话了,竟一路哭哭啼啼从暖月阁哭到咱们聚福园了,还竟说些不好听的话,说是夫人您害四小姐被官差抓走的。”

“什么?这个贱人!”府里还有客眷在呢,月姨娘敢拆她的台?

此时,月姨娘已来到了安氏的院子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肝肠寸断。

安氏气得咬了咬牙,憋着一肚子的火走到月姨娘的跟前。

“行了,哭有什么用?香儿是冤枉的你跟我说有什么用?要跟那衙门里的人说才对。”

“四小姐不是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夫人当然不心痛了,可妾身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夫人难道也容不下么?”

“你胡说什么——”安氏真想一巴掌抽过去。

几个姨娘哪怕是夏氏,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独怕这个月姨娘。因为当年,月姨娘的父亲从疾驰的马车底下救了谢家小姑子一命,而月姨娘的父亲却命丧了。

在月姨娘还是幼女时老夫人就放下话来,会养她一辈子。

安氏哪敢动她?可是不管她,月姨娘嘴里又竟说些难听的话,几个丫头婆子站在附近正听得精精有味。这还了得!

“咱们府里的规矩什么时候改了?姨娘竟敢在夫人的园子里哭哭闹闹了?”一个墨兰锦袍的瘦脸少年走到园门前冷哼一声。

一众丫头婆子见了来人马上做飞鸟散去,月姨娘更是吓得闭了口,悄悄的从地上爬起来就想溜走。

“月姨娘!”少年冷喝一声,“四妹妹有冤情,月姨娘来找大夫人商议本是没错,却为何这样无理哭闹?月姨娘口口声声说大夫人容不下你,为何还来聚福园自找没趣?是大夫人容不下你还是你藐视主母?”

他的脸颊本就消瘦,更显得一双大眼骇人,现在发起怒来,两眼鼓起,真如那阎罗殿里的阎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