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章 你落难,我添堵/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一个人走在后园,心中正盘算着怎样打听到梁婆的消息。这时,绿珠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叫奴婢一阵好找。”

绿珠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却是一脸贼兮兮的笑着。

云曦弹弹袖子上的灰,揶揄着挑眉看她,“捡到钱了?有人看上你了?看把你乐成这样,嘴巴大的都能塞进去一个肉包子了。”

“小姐,你就别打趣奴婢了。”绿珠气得跺了一下脚。“不是奴婢的事,是真的见到了大为意外的事。”说着,绿珠看着云曦眨着眼睛认真的道。“这事儿,小姐绝对想不到。”

“哦?”云曦也来了兴趣,“说说看。”她与夏玉言在谢府里就是两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府中就算有好事也与她们无关。

“是大小姐,老夫人命人打了她园里的四个一等大丫头与两个嬷嬷,听说还要发卖了她们。后院管事来贵的老婆正着人去找牙婆来呢。”

绿珠一脸的幸灾乐祸,“哼,大小姐的丫头们平时可没少刁难咱们夫人和小姐。就在三天前,小姐就因为穿了件跟大小姐的丫头香巧一个颜色的裙子,被大小姐的其他丫头们嘲笑是香巧的妹妹。大小姐不但不训斥她的侍女不尊礼数,还赏了那几个丫头。

真是放肆,不过是个侍女,怎能拿来跟小姐相提并论?但这回呀,叫做风水轮流转。将她们打一顿全卖出府去,看她们还得瑟!看那香巧还敢不敢看低小姐。”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云曦微微勾了勾唇,看来这是触犯了谢老夫人的底线了。

谢老夫人是翰林的女儿,从小便恪守高门中的各种规矩礼数,更将名声看得比命还重。

这次谢云岚是触了她的逆鳞,她无法拿谢云岚开刀,便拿她的侍女泄恨,动作倒也够快。

谢府是当朝重臣兵部尚书的府邸,府里的仆人们过的日子比一般平民百姓的都要强上许多倍,更不用说小姐身边的一等侍女们。

丫头们的模样与涵养,平时的待遇,不亚于一般商贾户的小姐。将她们卖出府去,找到更好的下家算是命里造化,找不到,只怕生存都是问题。

再者说,她们可是犯了错被赶出府去的,只怕那些重规矩的高门大户们断不会买她们,那她们的下场必是凄惨。

云曦心中一计浮上心来。“绿珠,将我平日里用的首饰与银钱全部拿出来,再找六套冬衣。”

“小姐要做什么?”

“拿去送给大小姐园子里被赶出的侍女们。”

“小姐你疯了?小姐的首饰与衣服本来就不多。”绿珠急得跳起脚来了,送去给那些平日里奚落过小姐的人?啊呸!送给路上的叫花子还差不多!还会给小姐磕头谢个恩!

谁知云曦并不理会,还拔下了绿珠头上的一只银钗。“将你和红珠的首饰全拿出来也一并放在一起,送与岚园被处罚的几个侍女。”

绿珠差点哭了,“小姐,这可是奴婢唯一的一件首饰啊。”

“不过是一只发钗而已,将来,我会给你们二人各备一份豪华的嫁妆。”

绿珠不情愿,“奴婢不要嫁妆,也不是舍不得发钗,只是给了那些人,奴婢不甘心。”

“照我说的去做,要赶在被牙婆带走前送到她们的手上。”云曦一脸肃然。

“小姐……”绿珠真后悔将这事告诉给云曦,六件冬衣,小姐与夫人要缝制一个月呢!

“听话,我自有分寸,你家小姐我,也不是个只会做赔本买卖的人。”云曦弯唇一笑,招手叫绿珠附耳过来小声低语了几句。

她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感激她,但相比之下,安氏拆桥,她搭桥。安氏母女必然会被人记恨上。侍女也不是傻子。

绿珠眼睛一亮,“小姐,奴婢这就去办。”

说完,她转身飞快的离去。想到小姐设计让人打了好色的安强,绿珠觉得小姐变了,变成了一个有主意的人,但愿这事的发展真的如小姐说的一样。

很快,绿珠与红珠一人抱着一包衣物来到岚园前。

只见岚园的园子里,哭喊声响成一片。

那几个被打了准备拉去发卖的丫头婆子们,在地上打滚撒泼要死要活,个个都在喊着,“大小姐救命啊,奴婢们没错为什么要处罚奴婢们啊。”

“奴婢生是大小姐的人,死也是大小姐的鬼!”

可真够忠心的,只是忠心被狗吃了。

绿珠与红珠相视一笑,两人眼中都是对那些嚎叫之人的鄙视。

因为岚园的主屋一直闭着门窗,在园里的人哀嚎被打时连半丝缝儿也没开过,连头猪养着也会有恩情,何况是人?但事实与她们想的相反。

救她们?谢云岚此时正在抄写女戒,自身都难保呢!每日二十遍不是要她的命吗?天晓得她有多久没写字了。

她要是到园中去,只怕更会引得其他园子的人发笑,都说她得宠,却连身边人也保不住,不是自打脸吗?

“谢云曦,我会跟你没完!”

更有那院中的二三等仆人们围成一圈看着众人的笑话,曾经的这几个一等仆妇们,仗着自己是谢府一等嫡女身边的贴身随从,眼光高过头顶。

可谁知呢,一夕之间,便是云泥之别倒了个个儿。这些人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唏嘘感叹,有的说几句嘲讽话落井下石。

月姨娘与翠姨娘沈姨娘这时也来看热闹来了。月姨娘的女儿谢四小姐莫名其妙的进了牢里,这对于一个千金小姐来说,可是莫大的耻辱。

都是那安氏害的香儿!眼见谢云岚的丑事传出来,她哪有不落井丢一块石头的理?

“喂,翠姨娘,将来你儿媳妇给你生了孙子,可要数着媳妇怀孕的日子,别让人五个月生下孩儿来,便宜媳妇好得,便宜孙子可不好要啊。”

翠姨娘还未说话,那沈姨娘马上插嘴。

“月姐姐你错了,生下孩儿就晚了呢,这不是替人白养孙子了么?”

翠姨娘“呸”了一声,高声说道,“要是我有个儿子啊,我则会直接在迎亲时带上大夫把把脉。咱谢府娶的是一个,又不是娶两个!买母鸡买一只送一肚子蛋我抢着买,娶媳妇娶一个送一个肚子里的货谁要谁拿去!”

屋里的谢云岚怎么说也是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又不好出门同市井出身的姨娘们理论,身边更少了昔日的得力助手,一气之下,便栽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