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章 毁你,从名声开始/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丫头跑过来急忙扶起谢云岚,“大小姐,你怎么哪,哪儿不舒服了?要不要奴婢再去请大夫来给您瞧瞧身子?”

“滚开!”谢云岚抓起一只杯子朝那丫头的头上砸去,杯子正好砸到她的头上,霎时,丫头的额头便被砸开了一个口子,几滴血溅在地上。

丫头吓得不轻,也不敢抹额头上的血渍,扑通一声跪下了,“小姐,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你的确该死,你们都该死!”

是不是还嫌她丢脸不够?大夫,大夫!都是那个该死的关大夫惹的祸!不,都是那个谢云曦!

这两个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们!

“你,快去将大夫人请来,姨娘们敢在嫡小姐园门前言语污浊,让大夫人好好的管教管教她们!”一个个皮痒痒了是不是?

倘若是平时,她哪会将那三个贱妇放在眼里?

“可是,奴婢听大夫人身边的刘嬷嬷说,大夫人被老夫人叫到佛堂里念佛经去了呢,要到酉时才让回园子。”

什么?酉时才让回园了,难道老夫人将母亲也处罚了?谢云岚更加心焦起来。“你,叫喜子是不是?出去将那三个姨娘给我立刻赶走!”

“……是。”喜子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爬起来到园子里去了。

另一个年龄略小的丫头端上茶碗奉上,谢云岚顺手接过抿了一口,旋即“咣当”的一声砸到地上。

“你想毒死我吗?”这泡的是什么鬼茶?泔水还差不多!要不是谢云曦那个贱妮子将她带到了老夫人那里,她怀孕的事怎么会被外人知道?

小丫头怯怯的蹲下身去捡那地上的碎瓷片,也许是头次到里间屋里当差,整个人都惶惶不安,畏首畏脚。

谢云岚更是气急,她堂堂谢氏第一嫡女竟用起了这等上不得台面的侍女!带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越想心中越恼火,她抬起一脚便朝那丫头的心窝踢去。

丫头痛得捂着心口,眼泪哗啦往下掉却不敢出声。

“没用的东西!连一碗茶也泡不好,滚出去!”

发完火发现肚子又是隐隐一阵抽痛,她只得强行忍住。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身边最得力的人全要被赶走了,她只好将园中的在二门处当差的两个侍女,临时叫来服侍。

但怎么用怎么不顺手,外间的人号哭的号哭辱骂的辱骂,她更加心烦意乱。

院中,来贵家的已领了牙婆来,三个姨娘不等喜子来赶,早一溜烟的跑掉了,来贵家的可不好惹。而丫头婆子们见被赶走已是事实,更加卖力的哭了起来。

不哭怎么行?赶出去还罢了,还是净身出府,连贴身衣服也不让带,这不是要冻死她们吗?

有家人亲戚在京中的还会有个帮衬,有那孤苦一人的,大冬天的让人怎么活?

可谁又理她们?上头可是有令,天黑前务必将人全部弄走。

来贵家的不耐烦,着人将她们生拉硬拽的拖出了岚园。

绿珠与红珠走了过去,将衣物分成六份递到那六个侍女手里。六个人错愕的看着她们。

“三小姐说,大家在谢府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送上小小的一点心意。天怪冷的,大家出了府后要多保重。你们也不要怪大小姐,这事儿不是她做的主。”

绿珠说得委婉,但此时将心比心,一个是服侍了几年有的甚至是十年十多年之久的主子,一个是平时从来不正眼一看的无用三小姐,几个人捏着手里虽少但足以是雪中送炭的衣物与钱银,心中真是百种滋味参杂。

不是大小姐做的主,但事情便是这样,越是欲盖弥彰,越是让人猜忌。人们心中的天平已开始倾斜。

尤其是嘲笑过三小姐的香巧,羞愧得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有婆子更是跪下了,哭得满脸是泪,“两位姑娘,替奴婢向三小姐道声谢吧,有机会一定报三小姐的大恩……”

红珠摆摆手,“起来吧,也没多少钱呢……”

钱少心意在啊,钱多的大小姐还闭门不出呢!

绿珠走到香巧面前附耳几句,那香巧顿时变了脸色,“她做的事咱们并不知晓,老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

这里两人咬着耳朵,那边来贵媳妇便不耐烦了,“绿珠姑娘,这事儿三小姐还是少掺合为好。”说着将绿珠推到一边,押着那六个人往府门处走去。

香巧几人哪里肯吃这亏?要是说因她们犯了错被发卖,身价低不说只怕没人愿意买,但要说是主家为了泄恨赶她们出府那就另提别论了。

香巧脱离了谢府后便四散谣言,谢府大小姐未嫁先孕,被老夫人知道后认为是身边人告的状,一气之下将身边人全发卖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特别是这等春闺艳事,到黄昏时,谢云岚便成了京中茶馆里话题中的第一人,早先知书达理温柔乖巧的名声一落千丈。

谢府中,几个小丫头躲在后园中将这事说得唾沫横飞,云曦听了却是浅笑走过。

谢云岚,毁你,从名声开始。晋王府虽没落,却也是百年贵戚,不知古板的晋王妃会不会要你这个声名狼藉的媳妇呢?

……

曦园里,云曦正坐在火炉边沉思,就听见外间有丫头的声音传来。

“二夫人……”

“三小姐的手受伤了,你们要仔细点,别让她碰水,更不能玩雪。”夏玉言对几个丫头婆子吩咐着。

云曦挑帘走到外间,见夏玉言带着一个端着托盘的丫头走进来。

“娘。”

“坐下,让娘看看你的手,早知道筱园里会闹哄哄的,娘才不同意你去,还弄得手受了伤。”夏玉言一面埋怨着一面又拉过云曦的手,又唤过丫头去打热水。

其实手上划伤的口子并不大,也只是噌破了点皮,但夏玉言却是一脸的紧张,包得也格外细心。

午后的冬日暖阳从门外照进来映在夏玉言的脸颊上,显得她的脸色更加柔和。高高堆起的发髻上只孤零零的插着一只金钗,看着成色也不是很好的那种,且样式早已过时。

夏玉言是鹅蛋型的脸,两弯柳叶眉,眼睛细长微笑时弯弯的,皮肤是古瓷色。她的衣饰不华丽但总被她穿出别样的风格,整个人散着书卷气,出身贫苦但接人待物却不卑不亢。

她长得不丑,至少不输于安氏,通身气质也不失主母的气场。为什么一味的在府里隐忍?让着跋扈的安氏是为了自保,但也不要跟谢尚书生分啊,这不是自断退路吗?

“娘,不知道爹爹在做什么?咱们去看看他吧?”正好趁机探探顺天府的情况。

夏玉言连头也不抬,“娘有事,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吧。”

她一个不管事的妇人能有什么事?

“娘……”

“娘还要给你裁剪过年的衣衫,娘回园子里了,你自己玩吧。”说着就起身出了曦园。

夏玉言对谢尚书的疏离让云曦也无可奈何。

都说子女是父母之间的桥梁,夏玉言傲娇不肯低头,那么就由她去吧。

但她不甘心,怎能让安氏在府里一味的称大?她也是府里的嫡女,还是原配生的,怎能过得比姨娘生的谢云香还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