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章 段王爷/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阁下勿惊,我只是手麻了,松松骨头而已。”云曦坦然说道,同时伸手将那匕首试着往外推。

“阁下既然有胆子闯进戒备森严的尚书府到此书房一游,怎么还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传出去,未免损了您的好名声。再者说,我如果想将您供出来,刚才就可出声,何必等现在?况且谢尚书父子已走出一百多丈远了,就算我喊他们也听不见了。”

男子似乎轻笑了一声,收回了匕首。

而这时,云曦用手敲过的地方,弹出一个暗格,里面赫然藏着一本册子,男子眉尖微拧,她竟然知道他要找这本《往来名录》?就在他错愕时,云曦飞快的跑出书架。

她一口气跑出老远,确定屋中那人没有追来才长出了一口气,既然他藏在谢锦昆的书房里,一定是在找什么对谢锦昆不利的东西。

在身体原主的记忆里,曾偷听过谢锦昆与谢诚的一番对话,说是将一份重要的册子放在书架后面一幅画的暗格里,按着左三右四前二的手法敲击就可弹出暗格。

既然是谢锦昆宝贝的东西,他的对手也一定感兴趣,只不过那本《往来名录》倒底写的是什么?

刚才那人看到册子时,眼神中透着惊喜,想必那上面是记着对谢锦昆十分要紧的东西。反正这府里人情凉薄,她又何必怜悯?

书房的男子拿了册子后马上纵身一跃飞上房梁,他揭开瓦片,身子轻轻一跃,便消失在夜色里。

稍后,他又出现在了谢府的一间偏厅里。去了面巾的脸上,是一张惊世绝美的容颜,竟比女子更美艳几分。

他脱掉紧身夜行衣扔给侍立在一旁的随从,从架子上捡起一件宽袖淡绯云纹锦袍披上,一颦一笑或动或静,都藏着无法用词汇描述的风流。

“王爷,您何必亲自行动?冒这么大的风险?”一个相貌青秀的小个子少年打理着他的夜行衣小声说道。

“青一,你连本王都追不上,还想办这趟差?就不怕被谢府的暗卫捉了去?”男子眼角斜瞟了青一一眼,轻哧一声。

“王爷,属下总是吃闲饭,将来阁主知道了,会笑掉大牙的。”青一一脸的沮丧。

男子不屑,“让他笑,他的牙早在十年前就掉光了。”

青一,“……”

“行了,赶紧往脸上多拍拍粉,做好你男宠的角色,跟我去向谢尚书道别。他这府里,近日只怕烦心事不断,想在这里讨个清静只怕不能了。”

青一闻言一蹦三尺高,一脸哭丧,“王爷,属下突然肚子疼了,请求换青二来顶职。”

京中人都说王爷钱多,闲适日子多,随从不仅俸禄高,还可常随王爷四处玩耍,天知道他一个爱美丽姑娘的大男人成天往脸上拍些胭脂花粉有多恶心?他都十八岁了,还没一个姑娘看上他。

段奕没理会纠结的青一,一手环胸一手托起下巴沉思。他微眯起眼眸,刚才在书房里,那女子看似无意的弹了书架,实则是有意的。

那暗格藏的隐蔽,他来谢府三回了都没发现,这书架也被他摸了几十次,如果说是巧合,只怕没人相信。因为那机关非一般匠人能做得出来。而且她敲击的十分有规律,显然,她知道如何开机关。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是谢锦昆的女儿吗?还是……这是谢锦昆挖的一个陷井?父女联合害他?

段奕伸手抚上怀里的那本册子,看来这事得先查一查了。

“可以。”段奕神色冷俊的说道,“让青二来跟着我,你去查一查谢府三小姐。”不是说谢府三小姐是个木头人吗?可为什么看着竟是那样的狡黠与机警?

……

云曦回筱园的路上,见到了一脸憔悴的谢云香与满脸怒意的月姨娘。谢云香着一件到处都是褶子的披风,在丫头搀扶下低头急急走着。

“四妹妹。”云曦微笑着走过去。

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牢房的床都还没有睡呢!看来她低估了谢锦昆在朝中的能力。想必这次就动用了他的势力,连顺天府也买了他的帐。

谢云香停步冷眼看着云曦,“滚开,你少假惺惺的。看见我狼狈的样子你很得意是不是啊?”可恨,谢云曦这个死妮子掉下假山居然没有摔死。

谢云香说完也不等云曦开口高傲而去。月姨娘提着一个小灯笼,她看了一眼云曦也跟着走了。

……

夜色笼罩下的谢府东院,安氏的聚福园里。

安氏的两侧太阳穴上贴着膏药,半躺在软榻上愁得皱着眉头,谢老夫人居然命她在佛像前念了一下午的佛经。美其名曰是让她静静心,还不是在变相处罚她?

女儿的事让她烦,侄子安强住在这里开销太大更让她烦。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娘家嫂嫂,又有两个儿子让她头痛。

原以为两个儿子长大后她可以坐享清福,谁知却是两个吃银子的无底洞。

大儿子说要打点官场,不停的从她这里拿钱。

二儿子又是打死也不上学堂,学武又怕吃苦,偏要学着人家做生意,她想着能有份事业也成,谁想到铺子开了十家却是年年在亏。

她又不能说出来,谢锦昆对二儿子做生意本就反对,要是知道这两年都在亏,还不得收了谢询的铺子?让谢询又干什么呢?就当这亏的是交的学费吧。

铺子上亏了,她就得拿出公中的银子来填,但东挪西挪,怎么也做不平帐本,仍亏空了不少。

费了心思将那谢婉的嫁妆弄到手里,偏那丫头也是鬼得很,只有两处庄子与几箱首饰衣料弄到手里了。谢婉竟将银子全存在了钱庄里,而那钱庄又不要银票兑换的那种,要什么——暗码?

暗码又是什么东西?刚才去了一趟顺天府的大儿子说梁婆在顺天府的牢里被人劫走了,熟悉谢婉一切的英儿偏又失踪了。

此时的安氏坐立不安,那失踪的梁婆可是个随时会爆的火雷。府里的帐本不被人查帐还好,一查她就完了。

陪嫁刘嬷嬷小心的侍奉在一旁,“夫人不用着急,不是还有一份宝藏么?”

宝藏?

安氏心头一亮,她怎么将这事给忘记了?

里屋床底下的箱子里,锁着那张人皮地图。安氏挥退了其他下人只留了刘嬷嬷在一旁。

欣喜中,开箱,取图。

箱开了,却是满眼惊诧,迷惑。

为什么?为什么那画着地图的人皮上竟是一片空白?安氏哆嗦着将人皮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了不下十遍。怎么回事?

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求个收o(∩_∩)o某人开始关注咱们曦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