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章 谢询偷银/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嫁妆单子上,原本是一百抬嫁妆,外加五万两白银三处庄子一百亩田地,可如今被老夫人改成了五十抬一万两白银,庄子田地的陪嫁全部取消。

堂堂梁国大族谢氏第一嫡女,又是尚书府嫡长女的女儿,嫁妆如此寒酸,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一般的商贾富户也比这个多。

就在几日前,同为尚书的刑部尚书家嫁一个次女儿,那嫁妆也有八十抬呢。

“夫人怎么办?老夫人已通知族里了,几位族里长老也点了头,说公中只出这么多嫁妆。”刘嬷嬷也有些忧心,嫁妆单子实在太难看了。

安氏心头怒火冲天,却也无法发作,因为有几个来吃酒的夫人问起老夫人,谢大小姐怀身子有几个月了,还推荐几个经验丰富的稳婆问谢府要不要。

那言语中透着讥讽。

带着身孕出嫁,梁国建国以来谢府可是头一家。一向重规矩重门风的谢老夫人只觉得一张老脸丢了个精光,她无处发火,只好拿嫁妆单子开刀。

安氏心头郁闷,她又答应了晋王府,会送一百抬嫁妆与五万两白银及一些庄子田产做女儿的陪嫁。

要是毁约了,不但传出去让世人耻笑,还会失信晋王府,再加上云岚可是带着身孕出嫁,本就丢了晋王府的脸。不拿丰富的嫁妆堵晋王妃的嘴,云岚嫁过去还不得给她穿小鞋?

“怎么办?拿我的私房银子来补上。”好在从那谢婉的手头弄了些钱财,虽然不多,但正好补上。

那该死的谢婉,好不容易从她身上弄到人皮地图,却成了空白。安氏心中又骂了一顿谢婉。

发愁的不止是安氏,还有安氏的小儿子——谢家三少爷谢询,谢询那日与段奕打赌输了,这几日时不时收到催钱的信。

信是云曦以段奕的口吻写的,她每日写一封信让绿珠悄悄的扔到谢询的园子里,信中或是夹带一把小刀,或是夹带一包砒霜,或是一根绳子,或是写着要将信转给谢尚书看。

她并不缺钱,就在三日前,她已去过一次万鑫钱庄,她的百万两银子还在。但是,她喜欢这种讨债的乐趣。

安氏欠了她的,这谢府欠了她的,她要讨要,她要加倍的拿回来!

绿珠送完信后回到曦园,云曦正站在桌边练字,冬日暖阳从窗外射进来,照在她的身上,明明衣着普素,却通身散着一种高贵的气韵,让绿珠只想跪倒膜拜。

“小姐,信送到了。”绿珠拘谨的走过去,小姐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她怎么会有钱呢?三日前,小姐居然给了她二两银子让她做两身新衣穿。可小姐平时的月钱不是都不够用吗?

“很好,明日你设法出一趟府,到悦客酒楼的柜台处取一个锦盒,记住让别人去取,你不要露面。”云曦说着又递给绿珠五两银子,“有二两是给你出府雇马车的费用,有三两你拿去给人做小费。记住,你千万不要自己去取,否则会引祸上身。收到锦盒后送到奕亲王府上。”

绿珠认真的说道,“小姐,奴婢记住了。”

谢询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今日收到的信中说,明日午时前,若不将银票放在悦客酒楼的柜台处,奕亲王会亲自上门来取。

那奕亲王是谁?是说一不二的主,他要是对父亲说了,父亲还不得打断他的腿?再说明天是什么日子?那是他亲妹子出阁的日子。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他要是给谢府抹黑了,老夫人也不会饶了他。

谢询烦燥的走到安氏的园子里,这事只有跟母亲说了。

安氏的聚福园,因为安氏正与贴身仆人刘嬷嬷说着机密话,将不相干的仆人遣散得远远的。

三门处的丫头见是三少爷,并没有拦着,而二门前又没人守门,谢询没人通报一路走到里屋前。里屋的门关着,谢询正要敲门,便听到里面的安氏说,会拿出四万两银票给谢云岚做嫁妆。

四万两?

听得谢询的眼睛都直了,心中直说母亲偏心,族里给云岚的嫁妆已有五万两了,母亲还加四万两?不行,他得拿走一半。

他却不知谢云岚的嫁妆已被减少了。

安氏取了银票让刘嬷嬷送去岚园给女儿,开门时见小儿子来了。

“母亲为大妹妹出嫁的事操劳得都憔悴了呢,儿子瞧着心疼,特意叫厨房里熬了燕窝粥来。”谢询笑着提着一个食盒放在安氏屋里的桌子上。

“特意”是没有的,谢询记得刚才从大厨房经过时闻到了燕窝粥的味道,他马上跑回去盛了一大碗。谢询生得风流,又是一张能言善变的蜜嘴,在府里的女仆中颇有人缘,他哄得几个厨娘心花怒放,愣是将老夫人的燕窝粥舀了送给他。

四个子女,大儿子一心忙着自己的政务,极少与她交心,大女儿任性娇蛮,小女儿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儿,与她说不到一块。只有这个小儿子,几乎天天都围着她转,她心中在想什么烦什么,他都知晓,生了四个总算有个知冷暖的。

“你来得正好。”安氏上前拍着谢询的肩头欣慰一笑,转身对刘嬷嬷说道,“这银票还是让三少爷送去吧。他兄妹们在一起的日子也少了,正好让二人多多说会儿话。”

刘嬷嬷知道,她再怎么是安氏的贴心人,也比不过人家血亲关系,但她也不计较,府中一百多仆人,她是安氏之下众人之上,已足矣,遂将银票递到谢询的手里,笑着说道,“劳烦三少爷跑一趟了。”

有银子跑十趟也没关系,谢询心头的一颗大石头咚的一声落地了,他乐得两眼放光,捏着几张大额银票几乎想吻上去,“娘,您放心好了,儿子定会亲手交到大妹妹的手上。”

次日午时后,绿珠回来了,递上一个锦盒给云曦。

“这是什么?”她打开来看,两张一万两的银票正躺在锦盒里。云曦挑眉,“绿珠,我不是让你送到奕亲王府上的吗?你怎么又拿回来了?”

绿珠哭丧着脸,“小姐,你有所不知啊,奴婢去了那府上,在门前站了快一个时辰了,那府里人愣是不让奴婢进去,奴婢都给他们下跪了可他们怎么也不收,有一个老头还凶神恶煞的拿棍子要打奴婢呢,奴婢吓得拼命跑,胳膊上都摔破了皮。小姐,你看——”

绿珠说着挽起袖子给云曦看,果真胳膊上有道摔伤的口子,云曦安慰着绿珠,“辛苦了绿珠,你先下去上点药歇着吧。”

“是,小姐。”

绿珠退下后,云曦捏着两张银票犯愁了,有见过赶讨债的,没见过赶送钱的啊!

她揉着额头,却听见头顶上一声衣袍飘动的声音响过,有人藏在她屋中的房梁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