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章 棋子/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顿时没好气,她柳眉一竖,冷笑说道,“王爷对小女子的房梁这么喜欢,小女子不如砍下来送到王爷您府上如何?”

段奕刚跃上房梁,还没摆上一个舒适的姿势,闻言只得又跃下来。他弹弹袍子上的灰,旁若无人的走到云曦的桌边随手便拿了一杯茶喝了。

云曦睁大了眼,那杯中的水可是她喝了一半的,他……他不嫌弃?

段奕并不理会她的惊愕,又施施然的躺到一旁的小榻上,狭长如新月的眼眸瞥向发怔的云曦。

“砍了房梁,这房子可就毁了,岂不是可惜了?不如就留在你房子上。但你既然说送与本王了,本王便欣然收下,日后来谢府没地儿坐,这房梁也是处不错的地方,多谢。”

云曦:“……”

段奕的脸皮是城墙做的么?厚到史无前例了。

她又想起那两张银票,走到段奕跟前甩到他怀里,“这是你的赌债,为什么不要?”

段奕看了一眼那银票,目光又锁在云曦的脸上,“这是本王送给你的。”

送给她?云曦的脸色马上大变,她冷冷的嗤笑一声,“王爷将小女子看成什么了?那青楼卖笑的歌女?还是街上乞讨的花子?如果不是?为什么要送?小女子与王爷可是非亲非故。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这银子,小女子断然接受不起。您请收回!我原本以为王爷是个性情中人,谁知竟看错了!也学那纨绔子弟拿钱财哄骗良子女子。”

段奕哑然看向云曦,带几分嬉笑的脸顿时肃然起来,“我是真心送给你的。”她的日子过得甚是清苦,别的帮不了,不如借上次之事让她收下银子。

云曦不再理会她,冷笑着拉开房门,“王爷,这是女子的闺房,您不宜久留。”

段奕的眸光在云曦的脸上停了许久,“好,我收回银票就是了。”但随后,他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银子不要,这个总可以要吧,关键时刻,它可以救你一命。你送我房梁,我送你玉佩,两不相欠。”

云曦:“……”有这样的交换吗?

……

谢府前院宾客满棚,段奕面前摆着的酒水却并未动上一分,谢尚书来敬酒也被他赶走了,其他的人更是不敢上前,他眼风一扫阴风阵阵,众人很自觉的离他三丈远,都怕得罪这个脾气古怪的“活阎罗”。

青一不解他为何事发愁,“主子——”

段奕看着一棵树发呆。青一眨眨眼,谢府的这棵树有什么问题吗?

“青一。”段奕皱着眉,“你说,本王送一个女子一大笔银子,她不要反而生气了,是何意?”

“女子?!”青一睁大眼?“王爷将银子送给何人了?”

段奕脸色一沉,“这是你关心的事吗?你只说这样对不对?”每天都与这群“男宠”们混在一起,他都不知道该如何与女子交往了,心中很是郁闷。

“主子,不收银子的女人只有一种,就是良家正经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最是看重名声,主子您无端送人银子,人家当然不要,要是爽快的收下银子的,那是青楼卖笑的。”

段奕挑眉,凝思了一会儿,突然起身离开席位。

青一一脸茫然,主子的情况不对啊。

……

谢云岚到祠堂里跪别,一众姐妹都去相送,唯独不见三小姐云曦,老夫人派丫头来曦园请,云曦却睡在床上,推说病着了,去了恐将病气冲了喜气。她本就常年生着病,众人也没有认真理会。

她让绿珠守在门外,关好里屋的门,又从地道里出了府。自从园中换了一批新人后,房前不再有人敢偷听,而绿珠又被她震慑住了。

云曦依旧是一身少年的打扮,脸上戴着那张段奕曾贴到她脸上的人皮面具,银子绝对不能要,东西嘛,先用着再说。

东风街是京中的一条平民街,住的人三教九流都有,云曦雇了一辆小油布马车在胡同里蜿蜒了许久,最后在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前停下。

人还没进那院子,她就听到院里有一个女子在惊呼救命。

云曦捡了一块砖头在手里,一脚踢开院门,看到一个长得肥头大耳一脸猥琐的中年男子正在拉一个女子的衣衫。她想也没想扬手便朝那男子的头上拍去。

“啊——”那男了惨叫一声,头上立刻崩出血来。“你他娘是谁,敢打小爷,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云曦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青天白日之下调戏良家女子,按大梁律法,当判三年监禁并杖打五十棍子,另罚银五百两!”那男子也不惧怕,梗着脖子道,“什么良子女子?她是我花了一百两银子买的媳妇!”

“证据呢?”云曦冷声道。

“当然有。”男子从衣兜里取出一张单据抖了抖,“这可是这女人的家里人写的,白纸黑字还有手印呢!”

云曦看了一眼后飞快的夺了过来,两下便撕了。男子大怒着伸手就要打云曦,云曦冷笑着掏出一枚玉佩晃在他的面前,只见那玉佩雕刻精美的云纹中间,两条玉龙盘绕着一个“奕”字。

“你是……奕……奕亲王的婪宠?”传闻,奕亲王对他的婪宠疼如至宝,谁要是欺负上了,奕亲王会亲自上门找那人算帐,轻者断胳膊断腿,重者直接杀掉。

男子的脸色马上变了,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院子。

什么?她怎么成段奕的婪宠了?云曦的脸都黑了。

“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愿给公子做奴做仆来报答。”得救的女了已整理好了衣衫在云曦的身后盈盈一拜。

云曦压下心中对段奕的怒火,收了玉佩,转身对那女子笑道,“柳姑娘,你要报答我做我的仆人,可你那南宫辰表哥怎么办?他岂不会伤心?”

女子低下头来,渐渐的脸上绯红一片。

柳晴柔,南宫辰姑姑的女儿,南宫氏不顾家中的反对与京郊一个书生私奔了,在生下柳姑娘的当天难产而死,三年后那书生父亲也死了。

因为南宫氏是私奔嫁到柳家,觉得丢了脸的老晋王盛怒之下宣布与南宫氏断绝关系。因此,无依无靠的柳晴柔在柳家过得甚是凄惨。

今年,柳家人要将十五岁的她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富户做填房,她不同意,带着奶娘逃了出来。

云曦是无意间看见一个说着京郊口音的老嬷嬷来找南宫辰,而南宫辰对那嬷嬷的态度也甚好,还给了钱物,便偷偷的尾随嬷嬷寻到了这里。

但谢云岚却并不知晓柳晴柔的存在,如果将她送到晋王府上呢?云曦的唇角绽放出一丝幽冷的笑容。

好吧,前面宅斗神马的写得太长了,收藏不涨啊,咱们换战场吧,各种求啊,求收,求留言,求赏,╰(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