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章 月姨娘怒了/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府与晋王府婚礼上丢嫁妆的闹剧,到了次日便飞传遍了京中,足足让京城的人谈笑了一个月,当然这是后话。

云曦不知道闲得发慌的奕亲王段奕,在这中间做了多大的推波助澜,反正她不止一次看到青一与青二在街上与人唾沫横飞的聊着两家联姻出现的笑话。

谢云岚三朝回门那日,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很显然她在晋王府过的不好。这才几日就这样了?安氏心中一阵心疼,不等南宫辰吃完一盏茶,安氏便冷着脸拐着弯的指责南宫辰过河拆桥。

已被皇上单独召见过两次的南宫辰今非昔比,直接将安氏漠视,气得安氏当场就甩手走人。

谢锦昆倒没有安氏那么浮躁,依旧表面客气的让人好生招待,心中却直骂这就是只白眼狼,早知他是这样的人,当初在皇上冷着晋王府的时候,就不该将身无半职的南宫辰带入官场。现在倒好,皇上启用他了,他转身便忘了恩人兼老丈人。

从进府开始,谢云岚就一言不发,给老夫人行了礼后直接回到了她的旧居岚园。安氏甩下南宫辰后便来看她。谢云岚看见安氏进来冷笑一声,“娘是不是认为女儿丢了您的脸,就将女儿当弃子了?”

“岚儿,你怎么这样说娘啊。”安氏抚向云岚的脸,“娘心中一直最疼你啊。”

“疼我?”她凄然一笑躲开安氏的手,“娘心中知道是谁动了我的嫁妆是不是?可娘却没有指责他人,反而是女儿在婆家受尽了人的白眼,这便是疼我了?是,我是未嫁先孕丢了娘的脸,可是,要不是我设计除了谢婉,娘怎么会得到她的东西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那死妮子的东西,可都给你做了嫁妆啊。”安氏又急又气。

“娘真的全给我了么?女儿怎么瞧见小舅舅与表哥他们出手都阔绰了,出门都坐上双匹马拉的马车了?舅舅还当上了七品司库长,坊间都说他是拿一万两银子捐来的。女儿可记得小舅舅一家以前可是没有马车的,怎么短短半个月,就一下子跻身上流一层了?

不光如此,小舅舅家的人,进出都打着晋王府的旗帜,那好处怕是得了不少吧?虽说晋王府是个没落王府,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京城中还是有不少人会给晋王府的面子,小舅舅这样做的时候,可知晋王妃在对我甩眼色?”

安氏一向以娘家人为重,娘家的弟弟与侄子们从小就吃苦,而女儿从小却是锦衣玉食,此时闻言后脸色便沉下来,“你怎能这样说你舅舅他们?那可是你的嫡亲舅舅。”

“那么说是真的了?”谢云岚涩然一笑,转身躺在榻上,“女儿累了,娘去忙吧。”

“岚儿——”安氏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谢云岚却已扭过身去。

对于谢府嫁妆失窃一事,安氏和着稀泥,谢锦昆却深追不放,一直派人在暗中查访。因为此事已传到了宫中,元武帝在朝会散后的例行内阁问话中,当着其他几个尚书的面问他,他女儿的嫁妆究竟是在哪儿丢的?表示很好奇。

谢锦昆当时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这件事便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心里让他寝食难安。

谢锦昆夫妇一连几天都是脸色不好看,谢老夫人自打谢云岚未嫁先孕的事传出后,也一直阴着脸。府里顿时阴沉沉的。当家的几位主子心情不好,引得下人们也是不敢太放肆,一个个做事时都是小心翼翼。

但日子还得照样过,月姨娘的娘家哥哥添了位公子,发了贴子请月姨娘回家吃酒。按着府里的规矩,姨娘们娘家的红白喜事,都可以在公帐上支取二十两银子。

月姨娘拿着贴子便来找安氏。安氏斜斜看了一眼后,唇角扯了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月姨娘的嫂嫂好会生啊,上个月不是也添了位公子吗?怎么隔了一个月又生了一个?这双胞的时间隔得太久了吧?”

月姨娘的脸色一僵,上个月是哥哥的一个青楼相好的生了公子,那女子带着孩子到了哥哥家寻帮助。被嫂嫂娘家人知道后将哥哥打了一顿将青楼女子赶走了,哥哥怕月姨娘怒她,骗她说是嫂嫂生了,其实是想从她这里得点银子好送给青楼女子。而她到安氏这里支了银子回到娘家才知真相。

“夫人,谁家没有个三妻四妾的,妾身娘家子嗣少,就哥哥一个独苗,娶个妾也没什么。”月姨娘讪笑说道。

“可那并不是你哥哥的妾,只是个青楼女人,青楼女人是什么德行?那男人多得数不清,你哥哥倒是老实收了那孩子,焉知是不是你哥哥的种?但是月姨娘,开了这个头,便有后面跟随的,要是其他的青楼女人同你哥哥睡了一晚后也都抱了一个孩子到你娘家寻根,来一人支二十两,来两人支四十两,来一百个呢?咱谢府还养得起那些青楼女人吗?京中的青楼女子可是多如牛毛啊。”

月姨娘的一张脸顿时窘得没处放,心中攒着怒火却不管发,怎么说安氏也是主母正管着中馈,她想拿银子只得忍。

安氏看到月姨娘一副想发火却可劲的憋着的模样,心中极为好受,她可忘不了云岚的丫头们被赶出府去的那一天,这个贱妇跑到云岚的院子前指桑骂槐的奚落,让她母女都丢尽了脸。

想到此处,安氏鄙夷一笑,“现在府里头的支出也大,你也知道老爷最近为当上太师一位而四处奔波拉拢官员,花了不少银子。要不这样吧,你让你哥哥向那青楼女子要回那二十两拿去给你嫂嫂,这样不是皆大欢喜?你嫂嫂也解了气,也不会惯着那帮青楼女子了。”

送出去焉有拿得回来的?安氏这样说,便是不想给了。

月姨娘也不跟安氏争了,她知道安氏的脾气,在安氏的面前,越是求情,她越是不理会,且越是得意。

做为一个庶子生的庶女,从小在高门大户的东平侯里看尽了人的脸,一日咸鱼翻身做了二品诰命谢氏大族的主母,看到有人匍匐在她的跟前求着她,她的心中是极为受用的。

而月姨娘虽生在市井,却是家中唯一的姑娘,是家人手心里捧着长大的。安氏如何不妒忌?便可劲的羞辱着月姨娘。

月姨娘忍着一肚子的火出了安氏的聚福园。在回自己园子的时候遇到了云曦。她淡淡的打了声招呼便要错身离开。

云曦却拉住了月姨娘,微微蹙着眉问道,“姨娘是不是有心事?怎么一脸愁苦的样子?”

月姨娘知道府里的二位夫人从来都是不对卯,便将在安氏那里受的气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支银子的理由。

云曦也不挑破,笑道,“姨娘要是不嫌弃,我那儿还有二十两银子,不如你先拿去用着吧。”

月姨娘感激的道着谢,又恨恨的抱怨着安氏,“我不过是支二十两银子,她居然也说没有,这么大的一个尚书府会没有二十两银子?传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

云曦眨了眨眼,“不会吧,姨娘,我昨日还听见府里看门的黄婆子说,她的儿子跟着三哥出府与人谈生意,出手都是几十两的打赏呢,一桩生意谈下来,甩手就拿出了四万两做本钱,咱府里怎会没有钱呢?”

黄婆的儿子是谢询的小厮不假,但那几十两的打赏与四万两的本钱却是她瞎编的。

月姨娘当场就惊住了,四万两!安氏竟敢拿府里这么多钱给她儿子做生意?却不给自己二十两银子?但……不对啊?谢云岚出嫁前,老夫人扣了大半的嫁妆,安氏为了女儿嫁得风光些还四处筹银子呢,谢询又怎会有这么多的钱?

那谢云岚不是丢了四万两的嫁妆银票吗?难道是……

她眼珠转了转,突然身后有人“哎哟”了一声,月姨娘吓了一大跳,有人在偷听她与三小姐说话?这时,却有一个物件叮叮当当的蹦到她们面前,月姨娘更是惊得睁大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