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章 惊中之乐/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身子是她的好不好?他想拎就拎?世上有没有比这人更无耻的?

那日在街上也是这样,街上那么多的人,他就像拎了一只小鸡一样的随意,将她拎到了悦客酒楼,也不管她是不是喜欢,强行要她饮他沏的茶。

“你有没有觉得,坐在这里看得最是清楚?”段奕笑着轻声说道。“底下人演戏,咱们看戏。”

清楚个毛!

云曦恨恨的咬牙,此时她正战战兢兢身子崩得紧紧的,眼睛压根就不敢朝下看。他们坐在百福居里的一株橡树上,这树是府里最高的一株树,树高近十丈,近十层楼高。

偏偏段奕搂着她坐的又是一根儿臂粗细的枝丫。云曦很担心这枝丫承受不了二人的重量给压断了,这么高的地方,就算段奕有办法上来就会有办法下去,压断了也不会摔死。

但是下面有人啊,给人看见了,她不死也得被老夫人打掉一层皮。

段奕却是一副很享受的模样,神情怡然的斜倚在树干上,望望天上的云,望望远处的山。他的腰上被两只胳膊缠绕着,那手儿还紧紧的攥着他的腰带。

身侧的人儿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神色紧张。段奕的眉梢挑了挑,唇角也弯成好看的弧度,这小丫头也有怕的时候啊。

他伸出一只胳膊轻轻的搭在她的腰上,见云曦没察觉,段奕心下欢喜又将那手紧了紧。

云曦还是没反应。他更是乐了,索性将云曦整个人都搂得更近些,两人紧紧的挨坐着,身子靠着身子。

云曦哪里分得了心?她既担心掉下去,又担心段奕的脑子抽疯了,将她一个人扔在树上,自己跑了。

“你将我带上来,就得负责我的安全!”云曦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整个人更是如一只章鱼一样,缠在段奕的身上,丝毫不觉得她与身边之人的样子极为暧昧。

她压低声音吼道,“我要是掉下去了你得在下面,我在上面!”这样下面有个人肉软垫子,她应该不至于被摔成肉酱吧?

段奕喜笑颜开的正要说“我负责”,又听到她后面那一句,她在上面,他在下面,顿时眉尖一挑,凭什么她在上面?他在下面?不是都应该是男人在上面的吗?

云曦见他不吭声,急得又吼了一声,“你到底负不负责?”

这声音比刚才高了一个音量,惊得另一株树上的青一身子一抖,他手搭凉棚眯眼看去,不禁猛吸了一口凉气。

那两位——呃——姿态——呃——。好吧,少儿不宜。

段奕眨眨眼,不假思索的回道,“当然负责。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青一这下惊得差点从树上掉下去,好在他抱住了树干,心中却不住的在腹诽,爷与谢家三小姐啥时候都发展成了要负责的程度了?难不成那次在悦客酒楼里躲顾非墨时,两人在房里假戏真做了?

青一在心中顿时对自家王爷肃然起敬,暗念一声:王爷威武!

而橡树上面,云曦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她又转头看向下面,此处还真如段奕说的,这里果真看得很清楚。好在她耳朵好使,十来丈远的距离,那声音仍是听得分明。

只见金珠带着安氏与谢锦昆匆匆忙忙走来了,后面还跟着谢询。那镯子果真引起了老夫人的怀疑,谢询东窗事发了。

安氏这会儿可有得好果子吃了,谢锦昆被同僚笑话了许多天,不拿她出气才怪。

百福居的正屋大门敞开,四个神色肃然的嬷嬷两人一组各站一边,谢家老夫人在上首正襟危坐,一副升堂的模样。

安氏与谢锦昆是一脸的狐疑,而谢询见到捆在一旁的小桃,心中则是咯噔了一下。

三人给谢老夫人见了礼,谢老夫人却是一言不发,脸色黑得能滴下墨水来。

安氏的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心中突然生起一种不好的感觉。这老妖婆搞什么呢?

小桃两眼通红,看到谢询便哭出声来,软糯的声音说道,“三少爷救救奴婢啊,老夫人说奴婢偷了东西,可奴婢没有偷啊。那镯子可是你送给奴婢的啊。”

“你给我闭嘴!”谢老夫人鄙夷的吼了一声,这媳妇还未娶进来呢,屋里竟放有这样的货色?做娘的分明是在害儿子!

谢锦昆看到小桃的样子,眉头也是皱成了一团。

“老夫人,小桃在府里也有三年了,一直都本本分分的,从未偷过东西啊。”小桃呜咽呜咽的哭着。

那脸上有好几个手指印,显然这是被打了,想到小桃如锦缎一般滑的身子,谢询心中心疼得不得了。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老夫人扔出去一个金镯子,镯子骨碌骨碌的滚到谢询与安氏的跟前。

谢询心头大惊,赶紧伸手去捡,却被安氏一手劈开抢在手里。

谢老夫人冷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翠云坊的货,一千一百八十两一只,上面刻着姿态各异的牡丹花八朵,宝石六颗。翠云坊之所以闻名京中,只用十数年时间便做到同行老大,一是因为东西确实比别家做的精美,二是因为他的口碑好,客人订制的东西,他绝对不会给第二个人做。那么——,安氏,如果老身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你为岚丫头定做的,本有一对,而这贱婢的手里却有一只,是怎么回事?”

安氏在拿着那只镯子时就已心惊胆战,此时老夫人的话更是让她惊骇。在小桃的手里发现的?那么——她转身望向谢询,谢询的身子开始哆嗦起来。

突然,谢询咬了咬牙抬起一脚将小桃踢翻在地。厉声怒骂道,“是不是你这个贱女人偷了大小姐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果真下死手的去打,只几拳几脚便打得小桃声声哀嚎不止。

院中树上的云曦将嘴角扯了扯,男人都是如此吗?这女人有用时便是手心里的宝,心头的一块肉,无用时,便如挡道的一只狗。

段奕看了一眼云曦,神色略有所思。

屋中的谢询还在打,安氏只盼着打死了更好,谢锦昆本就不喜这样轻佻的丫头,只当没有看见。

老夫人却怒了,“阿询住手!谁叫你打了?那么多箱的嫁妆,她一个丫头如何去偷?阿询,这镯子,你屋里的小红也有一只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事就得承认!还有你院子里,无缘无故的抬出许多土却是何故,是不是东西埋在里面?”

谢询惊得怔住了,老夫人全知道了?

但倒底是踢得重了些,小桃捂着肚子惨叫一声,“我的肚子啊——”只见小桃的身下浸出了一滩血水,她的脸色也变得一片苍白,头上更是冷汗淋淋。

突然的变故一下子将屋中的众人都吓住了,老夫人身边的林嬷嬷反应快,“还不快抬下去!”

马上,两个婆子将哭得失声力竭的小桃抬了出去。那一地的血水让人触目惊心。

“母亲,请容儿子用家法惩罚谢询这个不孝子!”谢锦昆扑通一声跪下了。“老夫人息怒啊。”安氏也跟着跪下了。谢询吓白了脸,也跟着跪下了。

谢老夫人却是突然一声冷笑,“安氏,我以为你只是生了两个好女儿,你却又多了一个好儿子!你可真将我谢氏一族的脸都丢尽了。哥哥偷妹妹的嫁妆?让妹妹在夫家受尽人的白眼,做母亲却一味的维护着。一个丫头拿着千两一只的镯子四处显摆,安氏你这做当家夫人是怎么管的下人?

儿子屋中放着这样轻佻的女人,你居然没看见?还弄得怀了身子?好在如今掉了,要是这丫头心机深些的,让孩子生了下来,你让谢询如何娶妻?又有哪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嫡子未生庶子已有的人家?好好好,你们可真好——”

谢老夫人大笑一声。

吓得谢锦昆赶紧的磕起头来,他本是谢老夫人收的养子,要是质疑他与安氏夫妇的管家能力,以老夫人的为人处事,定会拿了他的族长之位。“母亲,儿子自当好生管教管教他们!”

“我且看着你们如何管教!”谢老夫人将身子往后一靠,脸上尽显倦色。

她一心扶持起来的谢氏长房,内里却是乱成一团,先不说之前谢婉的死,夏氏母女受着婢女的欺压,那不过是安氏打压外人与夏氏的小伎俩,是私心在作祟。

但此时,纵容儿子偷嫁妆,且数目惊人,纵容还未成年的儿子在女色上放纵,就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了。

俗话说,恶妇进门毁三代,她是想毁了谢氏一族么?

云曦看见下面的屋中乱成一团,那小桃也被抬出去了,接着谢锦昆的长随又抬了家法来,看来这次将谢家老夫人惹急了。

不多时,屋中便传来谢询的哀嚎声,和安氏的哭声,还有那鞭子抽在肉上的声音。

谢家行使家法的鞭子,云曦前后两世都有耳闻,那是一种用荆条做的鞭子,上面还浸过盐水,一鞭抽到身上立马皮开肉绽,再加上鞭子上的盐水一沾,更是钻心的痛。

老夫人处事,总是将事情掩盖起来,关起门来罚安氏母子,丑闻又没有外传,只不知这二人会不会记得住教训。

她正专心的数着鞭子数量,却发现耳傍有微热的气息呼在她有脸颊上。

云曦连忙侧过头,嘴唇却覆上了一处柔软,而鼻尖也正顶着段奕的鼻尖,男子身上的清洌气息直扑她的鼻内。

她的心不由得咚咚咚的跳起来,脸上更是火辣辣的开始发烫,身子更是僵硬得如一块木头,而脑袋却浆糊成了一片。

段奕也正在惊骇中,前次吻她,只不过是逢场做的戏。他中了毒,担心被顾非墨看穿了,以至于心思全在门那里,对于那个平生的第一个吻,他并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

而此时,女子娇艳的脸颊就在他的近前,正两眼迷蒙的望着他。

段奕只觉得他的唇下是一片芳泽,很想更深的探入,寻找那芬芳的来缘。这想法让他搂在她腰间的手不由得加紧了力道。

云曦觉得自己已无法呼吸了,腰快要被人勒断了,腰上的痛感传到脑中,大脑里霎时清明一片。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人这个样子太过于危险了。

云曦心中顿时大怒起来,这个登徒子竟然又在占她的便宜了。

还不等段奕的进一步探入,云曦冷着脸伸手将段奕猛的一推。

谁知她的手一松,加上动作太大,身子一下子失了平衡。而段奕此时也正在走神阶段,一下子没有抓牢云曦。

云曦吓得“啊”的一声尖叫,从那高约十丈的橡树上,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翩翩往下坠落。

事实证明,约会一定要选在安全的地方,切不可玩浪漫刺激,不顾及安全,么么达,<( ̄▽ ̄)>小奕奕等着挨板子吧,~\(≧▽≦)/~阿门!

另:从今日开始,肥更走起……,3000字以上一更,谢谢亲们的看文。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