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章 云曦发怒/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奕大惊,身子跟着往下跃去,一手将云曦捞了过来搂在怀里,一手捂着她的唇。因为此时那百福居里已有人探过头来,显然已惊动了他人。

云曦才不会感他的恩,只拿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那眼风如刀子般嗖嗖嗖飞向段奕,嘴巴发不出声音来,心中却不住的在诅咒着,“段无耻,我要是掉下去摔死了,这辈子,下辈子都跟你没完!”

她爹娘的死,她身上的那副刺青地图,这些迷团还没有解开,安氏母女欠她的血债她还没有讨回来,南宫辰的背叛,她还没有找他清算,她不可以死!

怀中女子的眼里,起初闪过的惊恐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转而是被愤怒,不甘占据着,接着眼眶一红,更有泪花闪闪。段奕的心中有一丝疑惑闪过,更多的是愧疚,对上她的眼眸说道,“有我在,你怎会有事?”

说着,几个起落间,段奕已带着她跃过了百福居,两人安全的落在了外面的一丛矮松林里面。

云曦的尖叫声必竟太大,惊动了下面的老夫人,“林嬷嬷,你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而安氏的心中也起了一分疑惑。

林嬷嬷到外面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她回到屋里回话,“老夫人,什么也没有啊,也许是哪个冒失的丫头,想必已经走了。”

罚也罚了,打也打了,谢老夫人挥了挥手,神色疲倦的说道,“都走吧,总有一天,我老婆子死了你们就开心了,就遂了你们的意了。”

“老夫人,儿子(儿媳)不孝。让您操心了。”安氏与谢锦昆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着头,而谢询身上被抽了二十鞭子,如一个血人般倒在地上,疼得早已说不出话来,吱吱唔唔的在一旁哼唧着。

金珠向来都是会处事的,这几人一直杵在这里,只怕老夫人更是心烦。她上前扶起安氏与谢锦昆,“大夫人,老爷,老夫人也乏了,你们还是先回吧,三少爷这样子,也得叫大夫来瞧瞧不是吗?”

是啊,儿子才是最要紧的。安氏赶紧的叫人来抬谢询。

云曦被段奕拖到矮松林里,大气也不敢出,刚才林嬷嬷就在她与段奕站的一尺之外。此时见安氏谢锦昆与谢询几人从百福居出来,她才长出一口气。

经过一惊一吓,此时见危险已走,她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向后一靠,却发现靠在一个肉墙上,头发也顶住了什么,

并且,段奕这厮是不是想将她捂死?这人的猪手捂在她嘴巴上居然还不肯拿下来?

她心中恼怒的挥开段奕的手,正要朝外走去,耳中这时又听到有脚步声来了,一片裙角已从前面的围墙边转过来,吓得她赶紧又躲了回来。

都是这个段奕,害得她从高处掉下来,耳朵都失灵了,人来了才发现。

走来的人就在他们二人前面几步远,云曦紧紧的挨着段奕站着。因为,虽然这里是一片几十棵矮松的小树林,但二人站的地方,却只有两棵树。

树前是小路,树后是百福居的围墙,他们左右两边是个不到两尺高的小花圃。

云曦觉得这段无耻绝对是成心的,这里树那么多,为什么偏要拉她来藏在两棵最小的树后啊,害得她动也不敢动。

段奕却没有想到这里,女子的心在咚咚咚,他的心也跟着在咚咚咚。

外面站的可是安氏的嬷嬷刘嬷嬷,安氏一定听到是她的声音有所怀疑了,老夫人的嬷嬷来查看,一无所获,她必是不死心。

“啊——”一个女子的声音这时在前面传来。

刘嬷嬷正要伸手撩开云曦面前松树枝的手一顿,跟着,脚步也挪开了,朝那声音走去。“怎么是你这个死丫头?”刘嬷嬷厉声问道,显然,有些失望。曦园的青衣怎么会在这里,“你在这里做什么?”

“奴婢从二夫人那里来,正要回曦园呢,突然一只野猫从草丛里跳出来,吓了奴婢一大跳,不小心将脚崴了一下。刚才林嬷嬷也来看了一下奴婢,奴婢这就回曦园去。”

原来刚才是她?刘嬷嬷朝青衣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快走快走,老夫人身子不大好,你这像见了鬼一样的尖叫,已经惹得她不高兴了。仔细打你板子。”

青衣忙道,“多谢嬷嬷提醒,奴婢这就回去。”说着果真一瘸一拐的朝前走了。

刘嬷嬷看了她一眼也转身离去。

青衣则马上回身来,脚步又恢复利索的向云曦那里跑去,小声喊道,“三小姐?三小姐——”

外面的危险已除,现在只剩身边这个了,云曦突然将段奕一推。只听“扑通”一声,段奕倒在一边的花圃里。

那花圃里种着些千日红,花骨朵还未凋谢,其间还有几株粉月季。

段奕就这么挂在了月季的枝丫上,一身月白外衫被那红的粉的花儿给染得一片斑驳。

云曦丝毫不觉得段奕被她揉烂一番有什么罪过。

倒是青衣,见了段奕后两腿下意识的一弯,段奕一个眼风朝她扫去,她那膝盖才没有弯下去,但语气还是比平时弱了一些,神色也少了以前的冷傲,“小姐,这这……他……”

“这个人,你记住了,不许给我向旁人透露出一个字来,听到没有?”云曦声音严厉的说道,

青衣看向段奕,段奕却是没什么表情,施施然的从身上拈掉粘到外衫上的枯枝败叶,又顺手弹了弹袖子上的灰。

“好……好的。”青衣点头回答,但那表情有些挣扎。

云曦不理会段奕,与青衣往曦园而去,至于段奕么,她认为他能随意的进来就能随意的出去。

青一从树上跳下来,扶起自家主子,一脸都是疑惑,那小丫头怎么这么狠心?手劲也忒大了些。

段奕一脸嫌弃的将他一脚踢开,“你出的主意就没一个好的,你不是说女孩儿都喜欢浪漫吗?选个高处一起看云看风景,还建议我选棵树啊假山什么的,可她怎么还生气了?”

青一揉着被他家情盲主子踢痛的屁股,满脸委屈,“主子,您选得树也太高了吧,都十丈高了,人家小姑娘怕是已经吓着了呢!”

段奕:“……”

……

安氏带着谢询回了东院谢询的院子,谢锦昆难掩心中的怒火又将母子二人骂了一顿后,才拂袖而去。

谢锦昆骂着安氏时,安氏一直没敢吭声,而是忍着心头的恨意。毕竟这几日大女儿丢了府里的脸面,二女儿偷偷将人带进府里害得谢锦昆的书房里失了窃,现在又是小儿子。她要是还嘴,以谢锦昆的性子,只怕连她也要打。

夫妻二十年了,她为他出谋划策,求娘家嫡兄长为他的官路铺路,他如愿的当上了兵部尚书,却为了他的前程,为了不惹着老夫人不丢掉谢氏族长之位,竟然下着死手打着谢询,这可是他的亲儿子啊。他也下得去手?

“娘,我身上好痛啊,娘啊——真的好痛啊——”谢询一直哼哼的哭着。

“儿啊,你且忍着点,娘这就让人去请大夫,上了药就会好的。阿询你且忍着些啊。”

安氏着人去请大夫,刘嬷嬷端着一盆水走进来,“夫人,给三少爷先擦擦身子吧。”

安氏点了点头,伸手揭开谢询身上被打破了的衣衫,不禁猛吸了一口凉气。

谢锦昆为了解恨,是命谢询脱掉外衣只着一件里衣打的,那里衣已被鞭子抽成了一条条,而那烂布条下面的肉,更是触目惊心的一片模糊。

“刘嬷嬷,去将那个小桃给我拖过来!”安氏咬牙切齿,小桃虽然长得轻佻,却是个口风紧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乱嚼舌根,正因这样才放在了儿子的屋子里,可这次为什么被老夫人发现了她身上的镯子?

府里的宋大夫人被请来的时候,小桃也被两个婆子给架来了。安氏命刘嬷嬷好生协助宋大夫给谢询上药。这才让人将小桃拖到另一间屋子里。

小桃由于刚刚流掉了孩子,那脸色惨白得吓人。一张妖娆的脸更像是老了好几岁,直接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妇人。虽然换了条裙子,但上面还是沾有不少血污。

想到刚才谢询那一张怒得变形的脸,小桃心头更是凉如寒冬的冰雪。

她陪了那男子三年啊,三年了竟然是如此的待她。将所有的罪都推到她这一个小丫头的身上,她如何承受得起?还一脚踢上了她的肚子。就在半月前,她不是告诉他,她已有了身孕吗?他怎么还……

她两手撑地的半趴在地上,望向安氏时,吓得两眼的泪水瞬即就掉了下来,嘴唇哆嗦着。谢询被打,只怕夫人也不会放过她。“夫人,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啊。大小姐嫁妆的事,奴婢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安氏不耐烦,“行了,别哭了,你且说说,你那镯子是怎么到了老夫人手里的?是不是你自己送过去的?三少爷送你东西?难道是让你拿来显摆的吗?”

小桃这时突然不哭了,对呀,要不是那月姨娘与三小姐,她哪会被老夫人打?被谢询踢掉孩子?

她抹掉泪水,咬牙说道,“夫人,是月姨娘,她绊了奴婢了一脚,奴婢藏在身上的镯子就掉了出来,月姨娘就说是奴婢偷的,三小姐还强行拉着奴婢到老夫人那里去告状。”只要弄倒那两个该死的女人,她无所谓说谎。

安氏两眼瞬即一眯,居然是那个贱人?难怪刚才在百福居外面听到的声音那么耳熟,还真的是那个死妮子,谢云曦,我不会放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