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章 黄雀在后/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平侯府前院里,安氏娘家侄子安杰正在陪客,因为他只是个庶子,加上安夫人对庶出二房的有意排斥,他只被安排到侧厅里招待一些品阶低下的小官或是商贾,心中很是郁闷。

这时有丫头来传话,说是谢家有位小姐找他。

安杰到了厅外,见到一个绛红披风的女子,他眼珠子转了几转,“原来是谢四表妹啊,你找我?”

谢云香笑道,“不是我找你,是我三姐找你。”

“谢云曦?”安杰挑了挑眉,记忆中,那是个娇小柔弱的女子,面容娇美,性格乖巧。“她找我何事?”

谢云香递上一个香囊,那香囊上锈着一个“曦”字,并几杆紫竹一枝红梅,花样精美。

“这是曦姐姐的贴身之物,她让我转交给你。要知道,女孩儿家的东西可不是随便拿来送人的,可她送了你……”谢云香顿了顿,故意卖了个关子,“可见她的心思。”

安杰将那香囊接在手里,低头略有所思。

谢云香笑了笑,“杰表哥,你可知曦姐姐为何看上你?”

安杰挑眉,“为何?”

“因为谢家老夫人想与安家结亲,谢家还有三个未嫁女儿,二姐是大娘生的,安夫人与大娘有过节,是不会同意她嫁到安家的,我又是庶女,安夫人更不会同意,所以只剩一个三姐姐了。

但是杰表哥也有三兄弟啊,强表哥屋中的小妾太多,曦姐姐明说了,不会看上他,而昌表哥却是个只知读书的书呆子。所以,挑来挑去,也只有你合适,但曦姐姐又怕老夫人将她许给了强表哥或昌表哥,所以想先与你见见面,想让你抢在安老夫人还没有乱点鸳鸯的时候,主动提亲。”

谢云香的一番话后,安杰的神色动了动。但却没有开口。

谢云香掩住心内的焦急,又道,“谢家老太爷临终前,已给我们姐妹几人分好了嫁妆,曦姐姐的陪嫁是最多的,比我们三人的加起来还多,有十万两白银。”

果然,实物比美人更诱惑人。

安杰父亲只是个庶子,安家的主母安夫人又是个十分强悍之人,二房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安杰父亲又好赌,因此心有抱负而身处无奈之境的安杰快二十岁了,还没有娶上妻子。

十万两白银的陪嫁,这可是一笔巨款,安杰的眼睛都亮了。

“我也是仰慕曦表妹久已。”安杰微笑说道。

谢云香看出了他眼里的贪婪,心中闪过一丝鄙夷,口里说道,“话,妹妹已传到,三姐姐说,会去府里的沁芳小榭等着杰表哥,杰表哥千万不要辜负了曦姐姐的一番心事。”

“有劳云香表妹给曦表妹回话,就说杰随后就到。”

谢云香走后,安杰拿着那个香囊放在鼻下深深的嗅了一嗅,只觉得香气沁人心肺,疑似美人身上的女儿香。

……

安家后花园里,赵嫤虽然硬行挤到安灵儿与谢云容一桌,但在坐的大多都是高门的嫡女,自有自己圈中人说的话题,赵嫤愣是插不上嘴。

众人只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赵嫤穿着价值不菲的出自丽衣坊的成衣,但其言行粗俗,傲慢无知。因此赵嫤坐在那里,没一人理会。

她气哼哼的撇了撇嘴,心中愤愤然道,世上居然有这样不可理喻的小姑子,等她做了安家的少夫人——东平侯府的世子妃——将来的侯夫人,看她怎么收拾这个高傲的安灵儿!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指不定以后谁厉害呢!

赵嫤自小被自己的姨娘捧在手心里养大,赵淮同僚的夫人们又都知道赵家的家事,都不大待见林姨娘与赵嫤。因此,赵嫤看到的高门小姐也只是她的嫡母谢媛。(她在心中主动忽略姐姐赵玉娥是嫡女)

看到母亲肆意的虐待谢媛时,她以为高门小姐们都是娇娇弱弱的软性子,谁知碰到了眼界清高的安灵儿与谢云容,她的心中开始不平衡了。

见赵玉娥与谢云曦及另外几个小姐说得很高兴,她气呼呼的走过来,“赵玉娥,你怎么将我丢到一边不管我了?我要告诉我娘去!”

赵玉娥看了看自己身边与她同桌而坐的几位闺友,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安抚着赵嫤,“妹妹,我见你同二表妹及四表妹说得高兴才没有打搅你。我怎会不管你呢?”

“我哪里说得高兴了?你眼睛瞎了吗?”赵嫤的口中说着,伸手将赵玉娥用力一推。要不是她身后站着的宋雯接了她一把,赵玉娥就会摔到地上去。

云曦眼睛一眯,其她几位小姐也是一脸愕然。

几个女子在心中愤愤不平,这是什么妹妹啊,怎么当着外人这样说姐姐的?还动起手来了?何况,这赵二小姐的确是自己当先跑到那边一桌的,应该是她甩了她姐姐才对。

刑部尚书家的二小姐宋雯,性格较其她几个女子豪爽。她腾的站起来,挽了挽袖子就要上前帮赵玉娥,被另外两个拉住了,纷纷给她使眼色。宋雯只得忍住了,怎么说这也是人家赵家的事,她要是替赵玉娥说了话,赵玉娥回去,又得被姨娘罚。

云曦看不下去了,攸地站起身来,正要开口回驳,那赵嫤又道,“要我不跟我娘说也可以,你将你祖母给你的那块金丝玉给我,我就不说。”

这回可是将另一桌的人也惊住了,心说这小姑娘是不是不知道金玉丝是什么东西吧?价值万金的东西,哪有脸皮这么厚随意向人讨要的?

有那不认识赵嫤的,已经私下里议论起来。

赵玉娥的脸窘迫得通红,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话。

有心不给她,以赵嫤的性子又会撒泼,给了她,外祖母那里又如何交待?

云曦冷笑一声说道,“赵二小姐,我的姑母也就是你那嫡母,你也只能称呼为母亲大人,不可以称为娘。我记得你是姨娘生的,哪里又有一个娘?”

云曦的话落,众女子纷纷窃笑起来,原来是个庶女,庶女也就罢了,在嫡姐跟前也这么嚣张,毫无教养,可真是大开眼界了。

庶女!又是庶女!

谢云香低着头,双手用力的绞着裙子边,牙齿狠狠的咬着嘴唇,没一会儿就咬出一条血印来。

赵嫤也不傻,众人那笑声与嘲讽的眼神分明就是针对她的。

她心中突然想到姨娘的叮嘱,冷笑说道,“哼,你们敢笑我?我会让你们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们会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求饶的!”

说完,赵嫤提起裙子朝花园外跑去。

见过狂的,没见过如此狂的,一个小小的庶女竟口出狂言要让一群高门嫡女跪在她面前求绕?众人越发笑得乐不可支。

只是无人注意到谢云香的眼中已是满是戾色。

赵玉娥想去追赵嫤,被云曦一把拉住了,“我瞧见你爹爹也来了,何况姑母也在,这么大个东平侯府,还怕她跑丢?她都是个大姑娘了,也有自己的活动圈子不是吗?”

赵玉娥想了想,便又坐了下来。

赵嫤到了命妇们休息的偏厅。

谢媛见她气哼哼的走来,只得离了众人将她拉到无人的地方,“嫤儿,你这是怎么啦?”

“母亲,父亲交待你的事,你办好了没有?安家是什么态度?”赵嫤劈头盖脸的就问。

谢媛面露难色,吱唔着不好开口。

“没同意?”赵嫤吸了口凉气,“我不管,我一定要嫁到安家。”

谢媛叹了口气,“安夫人要娶一位嫡长女,还是二品以上官员家的。可是你的出身及咱家老爷的品阶,还差得远啊。”

赵嫤怒道,“我不管,爹爹说你有办法,你一定要办好!”

谢媛踌躇了一会儿,“好,你且听我这么安排……”

打发走了赵嫤,谢媛便朝安家正厅走去。看到安家大少爷安强的丫环端着一碗醒酒汤走过来,她佯装走路崴了一下脚,哎哟的叫了一声。

那丫头认识她,赶紧跑了过来,将手里的醒酒汤放在旁边的石头上,伸手过来扶她,“赵夫人,你没事吧?”

谢媛趁她不注意,悄悄的将手中的一包粉末倒了进去,然后笑了笑,“只是崴了一下脚,不防事。”说着,揉了揉脚,“的确没有大碍,你接着去忙吧。”

丫头看她果真无事,端了醒酒汤进了正厅,将汤递给安强。安强肚里灌了不少酒水,脑袋有点重,确实想清醒清醒,顺手接过就喝了。

谢媛在窗外看见后心下松了口气,又去找赵嫤。

……

云曦与宋雯,董箐箐,顾鸢说着话儿,有丫头来奉茶水,几个人边说边笑的喝着茶,吃着糕点。

谢云香这时朝这边走来,笑着道,“三姐姐,玉娥表姐,你们聊什么呢?我来参加好不好?”

她走得有点急了,脚下一个没注意,踉跄了一下,身子扑到了赵玉娥的身上,而赵玉娥与谢云曦又坐的是面对面,偏那手里还端着一杯茶。

当谢云香撞上赵玉娥时,赵玉娥手里的那杯茶也飞向了谢云曦,云曦躲闪不及时,被茶水淋了一身。

谢云香从地上爬起来,对云曦不住的道歉,“三姐,我不是故意的,是这地上不知是谁扔了块香蕉皮,我才……”

赵玉娥埋怨地看了她一眼,掏出帕子来给云曦拭茶水渍,“表妹,有没有烫着啊?”

另外三位小姐见是她们谢家的人惹了事,也不好说什么,只对云曦纷纷安慰着。

谢云香一脸歉意的说道,“三姐,这眼看就要赴宴了,你这衣衫都湿了,可怎么行?不如下去换换吧?”

云曦盯着谢云香的眼睛,谢云香忙躲开了,眼中闪着慌乱。

她心中冷笑一声,嘴里却说道,“也好,我就出去换身衣衫吧。”

赵玉娥见云曦要离开,忙着帮她找侍女,“咦,三表妹,你那个叫绿珠的侍女呢?怎么没看见了?”

“绿珠不在没关系,三姐,你的衣衫是我不小心弄脏的,就由我陪你去吧,权当道歉好了。”

云曦道,“好,就有劳四妹妹陪我走一趟。”

谢云香跟赵玉娥几人告了罪,带着云曦出了花园。

“三姐,刚才下马车的时候,大娘说安家为咱们准备了客房,我带你去那里吧,正好,我多带了一套衣衫,你要是不嫌弃,就穿我的好不好?”

云曦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好。”很快,两人走到了一处湖边小榭,云曦抬头看去,小榭的门楣上写着几个大字——沁芳榭。

按理说,给客人们准备客房都会选一处小院,院内会有丫头婆子随时侍候着。东平侯府宅院众多,如何会选一处僻静的小榭?

“三姐,快进来吧!”

谢云香推开了小榭的门。她率先走进去,然后从小榻上取来一个包裹,里面果真包着一套衣衫,还是崭新的。

云曦没说话,跟着走了进去。

而此时,谢云香则轻轻绕到她的身后,举起了旁边早已准备好的一根棍子……

一大群作死的狂奔……╰()╮╮o(≧v≦)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