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章 云曦之计/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淮讪讪一笑,“怎么可能啊,赵府的马车不是在前院边上的照壁处停着嘛。”

“姑父,姑母的马车昨晚上翻车了,还那么崭新吗?怎么没有一丝痕迹呢?”云曦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我来时,门房那里还在议论那是今日一早铺子里送来的新马车啊。”

赵淮神情一噎。

云曦暗中冷笑着,转身又对谢锦昆道,“父亲,祖母说,她想不通为什么赵府的马车那么不结实,怎么翻车后就全散架了呢?还叮嘱大娘,千万不要到替姑母家做马车的那家铺子定制马车了,太危险了。”

她故意扯出谢老夫人,以谢锦昆畏惧谢老夫人权威的秉性,她不信谢锦昆会不坐视不管。

果然,云曦的话一落,谢锦昆马上厉声的对赵淮说道,“那马车在哪儿?”

赵淮吱吱唔唔,“我也是因为阿媛一走,这脑中混混顿顿的,昨天后半夜时,我看着那马车心中又伤心又恼火,让人给劈成碎片了。”

云曦眨了眨眼,“不对呀,姑父,我怎么听仆人们说,柴房伙计嫌弃马车劈起来太费事,准备一把火烧掉呢!”

“赵淮,是不是你有意瞒着什么?”谢锦昆彻底怒了,指着赵淮的鼻子勃然大怒。

“我……”

从小便只知苦读书做大官的书呆子赵淮,离了林姨娘,他便是个没有主见的人,面对谢锦昆的咄咄攻势与云曦的煽风点火,不知如何辩解。

而孤儿出身的谢锦昆,从十来岁便开始算计着谢氏族长之位,老谋深算的他如何不知这里面有鬼?

“柴房在哪?”他也不问赵淮,转身问云曦,这丫头有意跑来找他说话,八成看出了什么门道。

云曦道,“父亲,柴房不都是在厨房边上吗?”

忽然,她又一脸惊色的指着远处,“呀,那边好大的烟啊,是走水了吗?”

谢锦昆眼神一缩,一言不发的大步朝那处起烟的地方走去,好端端的冒出浓烟出来,除了烧马车,还能是什么事?

赵淮的头一个变成两个大,心中直说林姨娘不是说事情已被她处理好了吗?

很快,谢锦昆便走到柴房前。

而此时,柴房里的三个人已被青衣弄醒了,那小厮莫名的摸着头,发现砍柴的斧头丢在一边,而面前正生着一堆火。

林姨娘揉了揉额头,因为害怕谢家的人马上查过来,也顾不上去想自己为什么会晕倒的事了,见前面的木柴堆已生起火来,忙着指挥小厮与身边的嬷嬷,“快,将那马车架子赶紧的给我烧了。不要给人发现了,动作给我快点!”

“不要给谁发现了?”谢锦昆森冷的声音突然在柴房院门口响起,吓得里面的三个人身子猛的一颤。

“呀,那不是姑母常坐的那辆马车吗?父亲,咱们赶紧看看是哪家铺子做的,下次千万不要再去同一家买了。”说着,她提着裙子跑到马车架子跟前,先是随意的看了看,然后故作惊讶的尖叫起来,“这个地方的轴承怎么断了?”

赵淮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一千只蜜蜂在耳边飞舞着,里面一片空白。

林姨娘的脸惨白一片,飞快的看向赵淮求救。那赵淮也正自身难保呢,再说平时出主意的都是林姨娘,他哪里想得出办法了?

谢锦昆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走到云曦手指的地方。果然,马车轮子处的一个轴承断开了。

“赵淮,你过来给老夫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谢锦昆一声暴喝,那赵淮一头冷汗的走了过来,吱唔着不知如何解答。

林姨娘的眼珠子转了转,走过来笑着对谢锦昆说道,“舅老爷,是这么回事,因着姐姐是坐了这马车出的事,相公看着伤心,妾身自做主张命人劈了准备烧掉。这不,那小厮手里还拿着斧子呢。”

云曦暗中冷笑,好个狡辩的林姨娘。

她也走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姨娘,“不对呀,小厮手里的砍刀砍下去也是新痕迹,为什么那上面还沾着白泥呢?这不正是姑姑出事的地方,那里有户人家在修房子堆的石灰土吗?什么刀砍下去连泥也不砍掉却直接断开了?好奇怪啊。”

“赵淮!你还要狡辩吗?是不是你先弄坏了马车,以至于阿媛坐车出了事?”

“不……”赵淮打死也不会承认,否则他会吃官司。

“好,你不承认没关系,咱们衙门里见,你们赵家不给我谢家一个说法,我要到皇上面前告你谋杀发妻,谋害诰命,谋害我谢氏嫡长女!”说完,谢锦昆袍子一撩,抬步就走。

柴房门口却有人突然哭起来,“爹爹,你怎么这样对娘啊,她一心一意对你,你为什么要害死她?为什么啊——”

赵玉娥在奶娘李妈妈的搀扶下脸色煞白,几乎站立不稳,哭了半宿又半天的她,已不见往日红润的脸颊,一双眼如死潭水一般绝望无神,嘴唇泛白干裂,如大病之人。

青衣站在她身后冲云曦点了点头。

云曦马上走过去扶着赵玉娥,她叹了口气喊道,“玉娥姐……”虽然真相告诉赵玉娥很残忍,但作为谢媛深爱的女儿,她必须知道她有一个狼心狗肺的父亲。

谢锦昆回头看着赵淮,“在你女儿的面前,你来仔细解释解释!”

赵淮突然揪起林姨娘身边的嬷嬷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是你这个老婆子对不对?夫人的马车都是你安排好的,为什么没有及时检查?你这个恶婆子!”

又是甩耳光又是用脚踢,赵淮将书生的文质彬彬丢到九屑云外,直打得那婆子不住哀嚎,“奴婢不知啊,奴婢不知啊!”

赵淮打累了又叫身边人,“给我将这婆子乱棍打死!”

很快,那婆子被人拖到一边,两个小厮轮起板子噼里啪啦的开打起来,没几下,那婆子便一命呜呼了。赵淮又对小厮冷喝,“把那婆子拉走,准备着给夫人陪葬!”

一旁的林姨娘吓得大气不敢出,那婆子可是她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她做了赵淮的姨娘后,将那穷困的亲戚带到身边做帮手,谁想到被赵淮下命打死了。

但她不敢劝,她知道这是赵淮做给谢家人看的。

但赵淮随后又揪起她的头发,“还有你这恶婆娘,你是怎么管下人的?下人们偷懒没有检查马车,害得阿媛无辜丧命,都是你的错,你还不给老夫滚到她的灵堂里谢罪去!”

说着果真拖起惊魂未定的林姨娘往灵堂而去。

谢锦昆被赵淮的举动给惊得没话说了,想发的火竟然发不出来了。

赵家将罪揽到他们自己身上,谢家这边还怎么说?冷静下来后想了想,那轴承的断开,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说是赵家人在昨晚故意动的手脚,也许真的是巧合呢?

“云曦啊,你先陪着你表姐,我去你姑父那里看看。”谢锦昆说着往赵淮离开的方向走去。

云曦忍不住一声冷笑,一辈子靠林姨娘为他出谋划策的书呆子赵淮,居然比林姨娘聪明了一回,他先认罪认罚,果然是堵住了谢锦昆的嘴。

赵玉娥两眼无神的看着云曦,惊愕中带着怀疑的问道,“曦儿,真的是她们故意害死我娘的吗?”

“玉娥姐,事实便是你看到的。”云曦说道,有些事情让她亲眼所见亲自判断比直接灌输,要来得更加震撼。

混沌了一辈子的赵淮在他夫人死后的次日,做了个聪明的决定,将那打死的婆子抬到了谢府的门前,以跪姿示人。同时也将林姨娘五花大绑的捆着,跪在婆子的一侧。

一死一生一起向谢府陪罪,并且要林姨娘口中哭诉着,是她们的疏忽,才导致赵夫人谢媛的意外身亡,人死无法生还,不求谢老夫人原谅,只请谢老夫人责罚。愿两死换一死。

谢老夫人听到仆人的汇报,一脸铁青的将桌子都掀翻了。“真是个狡猾的狐狸!他居然将了谢府一军!”

金珠不明所以,问道,“老夫人为何生气?”

“为何生气?那赵淮从赵府一路宣扬过来,又在谢府门前这样大着嗓子喊自己有罪,要是谢府抓着他的错不放的话,世人会怎样评价谢府?会说咱们斤斤计较得理不饶人。阿媛不是直接死在他们手里,但他们却勇于认错了,还打死了相关的仆人,一命抵了一命,难道咱们真要听他们口中说的,二命赔一命吗?况且,所有的证据都只说明那是一场意外。”

而云曦听到青衣的转述后,彼时还在灵堂里陪着赵玉娥,她气得一脚将地上的火盆都踢飞了。

青衣马上按着腰间的软剑,一脸肃杀的小声问她,“小姐,要不要奴婢现在去宰了那老匹夫跟那贱婆娘?”

“就这样宰了他们,不是白白便宜他们了吗?”云曦冷笑,“想不到那赵淮竟然这样狡猾,他主动认错,为妻子讨公道,世人只会说他有情有义,谁会猜得到这里面的阴暗?”

“小姐说要如何办?”

“咱们去赌场,赵淮赌了个好名声,我要他输个一干二净。”他要是倒了,南宫辰的计划可就会不那么顺利了。

主仆二人离开赵府后,云曦与青衣化妆成两个少年。

她的脸上依旧是戴着人皮面具,只是没有像以往穿着朴素的青色长衫,而是一身华贵的雪白狐狸皮大氅,里面也是一身宝蓝色上好云锦缎的锦袍,脚蹬牛皮小靴子。靴子上嵌了不少宝石。两双手的手指上更是各戴了三四个镶着宝石的赤金戒指晃得人花眼。

然后手里拿的是一柄前朝画家价值千金的白纸折扇,她学着段奕风流不羁的姿势往赌房施施然而去。

青衣长得本就身材高挑,浓眉宽唇,又故意将脸色抹得偏黑些。她平时又是大大咧咧的样子,女儿气少,男儿气足,穿上男子衫,不盯着她的喉结看,竟也是个十足的少年。

青衣看着前方走路的云曦,摸着下巴眨了好几下眼,前面那个分明是缩小版奕亲王嘛。

云曦走了一会路,回头问青衣,“我问你会不会赌钱,你还没回答我呢。”

青衣不屑的撇了撇嘴,“少爷,奴才十赌九个半的赢,还有半个是平。”孤儿出身的她,小时候就混迹在赌场,出老千的手段无人能识透。就是因为有一手从不会输的赌技,才被段奕拎回青山酷司培养成暗卫。

云曦摸了摸下巴,“待会儿进去后,你只许输,不许赢,我给你五万两银子,你要在一个时辰内全输光。”

啥?

青衣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都说越赢越好,小姐却要输?还有还有,她在谢府还没有拿到过月银钱与小姐的赏钱呢,小姐就这样豪输五万两?

云曦看出青衣的狐疑,也不打算告诉她,“照我说的去做,记住,不许赢,一次也不许,但还要做个非常想赢的样子出来。”

青衣睁大睛眼,谢三小姐八成是疯了。

两人往赌场门口一站,云曦故意将手撩了撩胸前的一缕头发,那手上晃闪闪的一排赤金戒指顿时闪瞎了好几人的眼,还有她那满眼好奇四处乱瞧且兴奋无比的小眼神,引得赌场的伙计笑呵呵的来问好。

“这位公子爷,有兴趣玩几把?楼上有雅座,各种玩法都有。”

“小爷我只玩大的哈,小赌小注的没啥意思,玩一天还不知道能不能赢这么一只戒指。”她伸手抚着手上的戒指,那赌场的伙计眼珠子就锁到了她的手上。

“当然有,有五两一注的,十两一注的。”

“太小,我要一百两一注的。”云曦嗤笑一声。

伙计惊得张大了嘴巴,旋即乐呵呵一笑,“当然有,您楼上请,上面是雅间,还有青风楼的姑娘作陪呢。”

果然,青衣与云曦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输得只剩些碎银子了。云曦还高声嚷着叫青衣赶紧回家拿银子来翻本。

青一将这消息告诉段奕时,他正在王府书房里看秘信,闻言将手在桌上猛的一拍。

“主子,谢家这位小姐太败家了,一次就输了五万两。”将来谁娶谁倒霉,主子您最好离她远点。

段奕从抽屉里拿出几张大额银票,“这里的十万两速速拿去给青衣,接着输。”她什么时候有那么多钱了?一次输掉五万两,然后呢,拿自己做抵押?

嘎?

段奕的吩咐惊得青一差点一头栽到地上,他耳朵有没有听错?主子让那败家的谢三小姐继续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