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章 一室温情/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云曦与段奕坐了马车离开了顺发赌场。

云曦坐在马车的角落里拘谨得很,段奕温声说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你那脸上的人皮面具可以取下来了。”看着可真是丑。

“哦……”云曦扯掉面具塞到怀里。

退去了面具的脸,因着她的拘谨,越发娇憨。

段奕不禁心神一怔。

突然,马车轮子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颠簸了一下,段奕没坐稳倒在了云曦的身上,她条件反射的伸手便去推他的胳膊,随知段奕皱起眉来呻吟一声,头上更是冒出冷汗来,脸色也是苍白一片。

云曦吓了一跳,“你是不是受伤了?那顾非墨伤了你?”想着那无耻之徒刚才竟抓了她的胸口,云曦更是脸色铁青,只恨自己的牙齿没有长得更锋利一些,一口咬断那登徒子的手腕。

段奕瞥见她冷着脸,撇着唇,便知她心中生着气,更是脸色不好看了。

“青一!”

马车赶车的座驾处响起敲击的回应声,青一的声音传来,“主子,属下在呢。”

段奕黑着脸,眼中更是冒着森森杀气。

“给太医院所有的太医和京中大小医馆的大夫下警告,三日之后才能去顾家,本王要让顾非墨在床上躺半年!”

青一摸摸头,有些犯难,“主子,京中医馆的大夫们,属下们还可以控制,但那太医院的老头们,可有些不好办了,十多个太医可都是有品阶的。再说了,那上头还有顾贵妃啊,她能看着心爱的弟弟受伤找不到大夫?”

“明的不行,来暗的不行吗?家中放把火,马车失踪了,将他小老婆拐跑了,都不是办法吗?”

青一:“……”

这样也行?主子这次跟顾将军玩得可有点大啊。  段奕疼得牙齿都在打颤了,眼中更是杀气腾腾,“他居然敢伤本王的胳膊,青一,速速去执行任务,本王这次一定要他在床上躺半年!”

“是,主子!”青一身形一闪,跳下马车后,倾刻间便不见了踪影。

段奕倒在一边,额头上冷汗淋淋。

云曦坐在一旁有点手足无措。

扶他吧,唉,男女授受不亲,不扶吧,他那躺着的姿势太怪异,会不会更难受?

段奕的两只胳膊无法动弹,扭着身子倒在马车内,眼角余光瞥见云曦脸上一会儿焦急一会儿窘迫的神情,他反而不觉得那么痛了,偷偷的弯了弯唇。

在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云曦还是伸手过来扶段奕,反正这车里就她与他,扶一下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他还是因为救她才受的伤,人不能太无情。

云曦纤细的胳膊搂起段奕时,段奕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轻了。

“你忍着点啊,我扶你坐起来。”云曦说道,又朝外面的青衣喊着,“青衣,马车赶慢一点,别再颠着了。”

“是,小姐!”马车慢得不能再慢了好吧,深为段奕一把手调教出来的属下,她如何不知她腹黑主子的心?刚才为了帮主子,还故意将车弄得颠簸了一下。

云曦扶起段奕,谁知段奕竟然也坐不稳,身子向后一靠,整个人倒在了云曦的怀里。

云曦的身子顿时一僵,不敢动弹了。

段奕不管,他微阖起眼来靠在她的怀里小憩起来。

云曦咬牙,这都是什么事儿?

马车只比走路稍稍快一点的速度到了奕亲王府。

外面的青衣说道,“主子,到王府了。”

云曦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是到了。

段奕睁开眼,挑眉,同时脸色一沉,这么快就到了?

青衣竟然敢将马车赶得这么快?

青一去执行任务去了,只有一个青衣在。云曦有些犯难,“到你家了,你能不能走路啊。”

问完后又觉得是废话,他伤的是胳膊,又不是腿。

段奕点点头,“应该能走路吧,你扶我一把。”

云曦扶他起身,谁知段奕踉跄了一下,将云曦撞倒,两人一起倒在了车内的软垫子上,段奕在上,她在下,云曦的身子顿时僵如一根木头。

两人鼻尖对着鼻尖,大眼瞪着小眼。段奕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如煮熟的虾。

“你……你你你赶紧起来。”云曦伸手戳戳他的肩膀。

“我好像起不来了。”段奕叹息一声,索性将头埋在她的肩窝里,女子身上淡淡的芷兰清香让他的心神有种安宁的感觉。

云曦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她叹了口气,“你除了伤了胳膊,还有哪里伤了啊?那个顾非墨竟然下了死手在打你?”

“是啊,估计,是不是以后都会瘫痪了?”段奕神色忧伤,但在她不注意时偷偷的弯着唇角。

云曦颇为内疚,咬了咬唇伸手拍拍他的后背安慰说道,“你别难过啊。不是还有那个神医朽木道长在吗?你不会有事的。”

她的胳膊从下方伸过来,拍着段奕的背,段奕觉得有种被她搂着的感觉。

云曦高声唤着外面的青衣,“青衣,快进来一起扶着你主子。”

青衣走到车门边上挑起帘子,看到里面那滚到地上叠罗汉一般的两个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青衣,快过来搭把手。”云曦招手叫着青衣,再不帮忙,她快要被段奕压扁了。

青衣又看向段奕,眨了眨眼,主子跟顾非墨打了十几年的架,没有上百回也有七八十回了,什么时候输过?还被打得全身瘫痪?这怎么可能?

段奕侧过头来,森冷的眼神朝青衣一扫,青衣马上对云曦说道,“小姐,主子伤得很重,恐怕有半月二十天都无法正常下地行走了,这可不能随便扶,万一再次弄伤,可就麻烦了。”

云曦又叹口气,“你先进府里找副担架出来,我在这里看着你们王爷。”

“是,小姐。”青衣点了点头,转身朝王府快步走去。

云曦从段奕的身下抽出胳膊,然后搂着他的腰,咬着牙用力一个翻身,两人倒了个个儿。

她不能让这厮总趴在她身上,让青衣看见还好,万一来了更多的人……

现在是她在上,他在下,云曦朝他看去,正好对上他的眼眸,云曦的脸又是一红,但却飞快的从他身上爬起来。

段奕却是闷哼了一声,蹙着眉说道,“你刚才可是扭着我的手了。”

云曦一惊,“可有弄疼你?”她想起他的胳膊为了救她拿到血圣蛊的解药时,曾自伤了一条口子。

“现在没感觉到痛,是不是完全断了?”段奕无比忧伤的看着她,“或者,你帮我看看?”

“……好。”

云曦只得挪到段奕的身边,拉过他的手握在她纤细的手掌里,轻轻的揉捏着,“可有痛感?”

段奕摇摇头,“没有。”

她又捏捏他的手心,“这里呢?”

“还是没有。”

“那……这里呢?”

“没感觉。”

云曦心头一凉,还真的断了?

段奕看着她带几分担忧的脸,不禁莞尔。但手上的痛感传到大脑,他的额上早已冒出冷汗,却神色忧伤的说道,“一点都没有感觉,看来真的是残废了。”

“啊?”云曦正无措间,青衣带着两个小仆抬着担架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笑眯眯的胖嬷嬷。

胖嬷嬷看到车内的云曦,小豆子一样的眼睛睁得如铃铛,更是将她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才扑到段奕身边放声的哭嚎起来。“王爷啊,这可是怎么啦?怎么伤得这样重啊?叫奴婢如何向太后娘娘交待啊?”

那嬷嬷急得又是拍手又是跺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拉着云曦便嚷起来,“王爷可是为救你受的伤,你得对他负责,他不好,你不能走。”

说着拉着云曦的胳膊就不放了,也不管她是不是愿意将她连拉带拽的拖进了奕亲王府。

两个小厮将段奕扶到担架上躺下。众人将他抬进府内,一路向里,一直抬到他的卧房然后又一起将他抬到了床上,才退了出去。

而云曦也被那胖嬷嬷推了进去,“他没好,你便不能走。”说完,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云曦怔在当地,她是头次到男子的房间来,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委实拘谨。又发现身上竟披着两件大氅,一件自己的,一件段奕的,便将段奕的脱下来。

而同时,她自己的大氅因为被顾非墨扯断了系绳,从身上滑下来,露出里面已被顾非墨撕破了的外衫,她脸色一红赶紧背过身去整理衣衫。

而眼尖的段奕早已看见,他的脸色顿时一沉,喝道,“青衣。”

青衣从外面推开门走进来,“主子。”

段奕看着云曦,“拿一套小姐的衣衫来。要全套的。”

“是。”

青衣转身走了出去,只是片刻时间,她就来了,手中是一大捧的衣衫,宝石蓝的男子衣衫,与她身上穿的样式及颜色一样。

云曦接在手里,小声问青衣,“在哪更衣呢?”

青衣的手一摊,撇嘴,“奴婢不知。”

说完就走出去了,还关了房门。

云曦瞬间觉得有种羊入虎穴的感觉。

段奕看向床边上的屏风,“在屏风后面换吧。”

屏风后面?在有段奕的屋子里?“有没有空房间?”云曦问他。

段奕看着她,“有,但是还没有装上窗户。”

云曦:“……”

云曦忐忑不安的硬着头皮走到屏风后,时不时将头伸出来看看段奕有没有偷看。

段奕的床上有面镜子,从镜子的反光中,他望着镜中有个谨慎小心与忐忑的小脑袋时不时从屏风后探出来,忍不住微微的勾了勾唇。

云曦看着手中的这套衣衫,很是无语,外衫是男子的,但里面的几件让她很惊悚——里衣,亵衣亵裤,粉红肚兜,全是女子的!跟她身上的一模一样!

而且——,尺寸大小跟她的身材完全吻合。

刚才青衣取衣衫来得很快,不可能是从谢府拿来的,那么唯一的可能是段奕这里就有一套。

他怎么知道她的尺寸?是青衣出卖了她,还是那天晚上,段奕在她身上量过了?

量过了?段无耻?

这想法从她心头一过,她是从头发惊到脚底。

云曦换好衣衫怒气冲冲的冲出屏风,走到段奕的床前正要发火,却见段奕已经睡着了,额上是密密的冷汗,眉尖微拧神色疲乏。

她那攒了一肚子的火想发却发不出来了,生生的咽了下去。

“主子。”门外,青衣正敲着门。

“进来,又没有关门。”云曦没好气的说道,只觉得心中有口气发不出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没有反弹,而着实郁闷着。

“这小子又跟人打架了?真是给我老头子添麻烦。”朽木道长跟在青衣的身后走进来。给段奕把过脉后,朽木道长的神色是越来越凝重。

青衣看了云曦一眼,忙问道,“道长,王爷的情况怎么样啊?”

“情况……不大好啊。”老道长给段奕施了针,半晌后微眯起眼睛说道,然后摇摇头一言不发的走到一边写药方。

云曦看了一眼朽木道长又看了一眼微阖着眼眸的段奕,抿了抿唇,没说话。

“顾非墨这次居然赢了我。”段奕忽然睁开眼睛说道。

“是啊,只怕你的胳膊有半个月拿不了东西哦,他的寒翎剑法居然练到第八层了,你的胳膊看似无伤,实则伤的是里面的筋脉。以后啊,万不可再与他正面冲突了。”

“正面冲突是早晚的事,不是这一日,也是他日。反正梁国有本王在,就不可能有他在。”

朽木道长写好了药方递给了青衣,“按着上面的抓来去煎药。早晚各吃一次,先吃七天看看情况再说。”

朽木道长一边整理着药箱,一边又说道,“顾非墨是其次,关键是他背后的顾家。”

顾家?云曦眯了眯眼。他们谈话并没有避讳她的存在,段奕这是在毫不掩饰他对顾家的仇视。

顾家出了个盛宠二十年也不衰的贵妃,与一个门生占了大半个朝庭的太师,可谓是权大倾天。段奕身为宗亲对外戚的权利过于庞大,心中有所不满,也是能够理解。

青衣拿着药方出去煎药去了,朽木道长也走了,屋中又只剩了云曦跟段奕两人,从没侍侯过人还是个男子的云曦站在屋中不知所措。

段奕看了她一眼,试着挪动胳膊,谁知整个人就势往床下栽去,云曦见状飞快的扑过去伸手去扶他,段奕的整个人都靠在了她的身上。

“你受伤了就好好的躺着啊。”云曦将他扶倒躺好。

段奕看着她,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想喝水。”

云曦道,“喝水就跟我说啊。你起来做什么?”说完就去端了水杯递给他。

段奕看着杯子不说话。

云曦想起他的胳膊不能动,便又将杯子送到他的口边,“我喂你。”

段奕眉梢扬了扬,看了她一眼,“好。”

喝了水,他又看向手巾,云曦又将手巾蘸湿了给他擦手,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屋中太冷,云曦又去添炭火,然后他又说枕头太矮,她又忙着去找枕头。

段奕看着忙前忙后的云曦,唇角一直是弯的。

青衣敲门进来,将一个放着药碗的托盘放在段奕床边的小几上,然后转身便往外走,云曦马上追上她,“你不侍侯你主子吃药吗?”

终于有丫头来顶替她了,再也不用尴尬的与段奕相处了。

青衣往里屋看了一眼,看着云曦眨了眨眼,“小姐,主子可从没有让婢女服侍过啊。”

“那他以前谁服侍他?”

“青一跟青二。”

“青一青二不在呢?”

“他自己侍侯自己。反正从不用奴婢跟青裳。”青衣说完也不理会云曦的惊诧转身飞快的就走了。

云曦硬着头皮只得又返回去服侍段奕。

托盘中搁着一碗药并一小碟子蜜饯,一碗清水。她将药碗端起来对段奕说道,“要吃药了。”

“好。”段奕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云曦舀了一勺药送到他的唇边,段奕一怔,但还是张开了口喝了下去,一小碗药,喂了二十三勺。

虽然这样喝很苦,但是……他没有拒绝。

天色渐晚,周嬷嬷指挥着两个小厮抬了洗浴的热水进来,“王爷,还是同以前一样,放在隔壁净房里了。”

段奕点点头,“知道了。”

等众人退出去,段奕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云曦只得过来扶他,“你要做什么?”

“沐浴啊?”

云曦眨眨眼,“你走路都困难?还走着去沐浴?平时服侍你的仆人呢?”

“本王的卧室里从来都没有随侍的仆人。”段奕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扶我进去就好了,我自己来。”

“呃,……好吧。”云曦硬着头皮扶着段奕往净房走,段奕的整个人都靠在她的身上,云曦心中郁闷又发作不得。

段奕虽说是自己动手,但看到他抬手都困难,云曦叹了口气,“我来吧。”

段奕眉眼一扬,“好。”他扶着浴桶,任由新任丫头云曦服侍,去玉冠,腰带,外袍,中衣,鞋子,然后,……她犯难了,纠结了一番后,还是咬了牙,闭了眼,退去他的亵衣,最后是……亵裤。

然后,她逃也似的跑出了浴房。

还没喘两口气,胖胖的周嬷嬷捧着一叠衣衫进来,“小公子,既然已是王爷的婪宠了,就得为王爷的起居操心着,这是换洗的衣衫,一会儿他洗浴好了,你服侍他穿好。”

说着,周嬷嬷将衣物放在床上,便走出去了。

云曦恨恨咬牙,她怎么成了段奕的婪宠了?她啥时候是他的婪宠了?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净房里响起水花的声音,似乎还有什么东西绊倒了,“砰”一声巨响。

段奕行动不便,莫不是摔倒了?云曦心中不愿意,还是捧着衣衫走进了净房。

地上有个放衣衫的架子倒了,段奕正半趴在浴桶边伸手拉那刚换下的衣衫。男子新浴后,在屋顶几只硕大的夜明珠照耀下,身上泛着柔柔的光,头发湿湿的搭在肩头,一双新月眸子更加灼灼。

云曦站在门口,整个人如煮红的虾。

段奕眉眼弯了弯,温声说道,“衣服拿过来放在这张几上,你先出去吧。”再要她帮着穿衣,只怕要将她吓走了,那可不好了。

云曦松了口气,将衣物搁下后,飞快的跑出了净房,抓起桌上的杯子,大口大口的喝了杯水后才净下心来。

她在桌边坐下来,望向段奕的净房,重生后,她已不想再招惹任何男子,虽然段奕在目前看起来对她还没有恶意,但是……

但是,过去的一切又突然重在脑中浮现,她闭上眼无力的趴在桌上。

那日清晨,南宫辰在梅树下深情对她说道,她是他这一世最爱的女子,会与她发同青,鬓同雪;生同寝,死同穴,会爱她永生永世!

多么豪壮的誓言!

可那日午后,却见南宫辰搂着谢云岚在她的屋里苟合,却见她被人诬陷后连维护一声也没有而冷漠转身离去,还说没想到她是那样一个人。

南宫辰待她,也有五年的无害假意关怀,而一旦他为了他的目的,他便果断舍弃了她,更是无视旁人对她的欺凌。

那也是曾经的无害,曾经的信誓旦旦,可结果呢……

段奕忍着胳膊的疼痛,足足花了两碗茶水的时间才穿上亵衣亵裤与中衣。他走出净房的时候,发现云曦已经趴在桌边睡着了。

瘦削的肩,纤细的腰身,睡着的她是那样的恬静,只是眼角还挂着一滴泪。

段奕伸手轻轻的拭去。云曦的眼睫轻轻地颤了颤,随之眉尖也跟着微微拧起。她口中嘟囔着,“我不会放过你们……”

“不会放过谁?”段奕神色一凝凑近她的唇边轻声问道。

但云曦却没有回答,而是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段奕俯身看了她一会儿,忍着胳膊的痛将她拦腰抱起放在了床边的小榻上,又给她退了鞋子与发冠,扯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只是忙好这些,头上又浸出了不少冷汗。

屋外的夕阳退去了最后的一抹霞光,段奕轻敲小榻上的一个机关,一枚夜明珠弹了出来。淡淡的光晕下,女子沉睡的脸颊是那样的美好,长长的乌发散在枕头上,一室温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