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章 自毁灭亡/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安夫人在京中可是出了名的蛮横跋扈不讲理,赵家一群弱柳扶风般的文人哪里拦得住她?

她凶神恶煞的带着七八个彪悍的婆子呼啦啦大步而来,一见前面正鬼鬼祟祟的赵淮,眼神一眯,好小子,敢算计到老娘头上来了,活腻了是不是?找死!

“给老娘冲进去,将侯爷带出来!”安夫人一声怒喝,她身后那七八个婆子挽起袖子就往小菊轩这里奔过来。

云曦却悄声往后退,青衣带着她藏到一处花枝后面。

望着前面吓得面如死灰的僵在当地,跑都不知道跑的赵淮,青衣呵呵一笑,“这赵淮遇上安夫人,可有得他受的了。”

云曦扯了扯唇,“那是他活该,算计谁不好,算计安夫人?那无疑是找死。三年前,权势滔天的顾太师请东平侯到一家青楼里喝花酒。被安夫人知道了这事,她也是带着几个婆子冲去闹事,还将顾太师喝酒的桌子都给踢飞了,打得那几个陪酒的青楼女子一个月下不来床,有一个女子的耳朵还被她生生拧下了来。”

青衣咕咕咕的忍着笑,拉了拉云曦的袖子,“小姐,你看,那赵淮被打了。”

小菊轩前,安夫人已冲到跟前来了,赵淮才想起来要跑掉。

安夫人手快,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扬手便给了赵淮狠狠一个手巴掌,厉声喝道,“我家侯爷呢?”

赵淮忍着脸上的痛,讪讪一笑,“安夫人,东平侯吊唁过我夫人后,就已经离开了啊。”打死他也不能告诉安夫人东平侯还在赵府里。

安夫人看着赵淮冷笑一声,“你敢瞒着我,我会跟你没完!”

“是真的走了呢,不信您去前院看看马车,都不在呢。”

“不在?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侯爷的马车你难道没有安排个人赶走空车?”安夫人哈的一声冷笑,手中扬起一个东西在赵淮的面前晃了晃,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可是我家侯爷的贴身信物,他哪怕是将命丢了,也不会丢下这个玉佩,你敢说他已经走了?骗谁呢!”

赵淮当然知道那是东平侯的东西,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怎么好巧不巧的被安夫人捡去了?

安夫人再不看他,将他扒拉到一边冲婆子们喊道,“给老娘到里面搜!”

那一群婆子呼啦啦冲到院中,安夫人紧跟在后面。

众人才走到正屋门前,便听到里面有男女高一声低一声的靡靡之音,赵淮此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在原地转着圈。

走了吧,东平侯到时候不认帐了怎么办?他女儿不是白丢了清白?不走吧,还不得被安夫人揪住打死?

云曦看着前面狼狈的赵淮冷笑一声,“他挨打那是他活该,咱们现在得赶紧去找玉娥表姐,今日这一番闹腾,赵家必定会出事。让玉娥姐将姑母的嫁妆先收拾收拾,以免到时候人马慌乱,被小人顺手拿了去。”

“小姐说的对,咱们这就去偏院。那赵大小姐中了催情散,也不知好点了没有。”

两人悄无声息的离开,往赵家偏院的灵堂而去。

安夫人也听到那令人耳红的声音,气得两眼血红,怒吼一声,“给老娘将门砸开!”

一声令下,婆子一齐将门撞开了,只见里屋的那张床榻与帐子晃晃闪闪的,隐隐约约的瞧见里面有两个人,那女人的衣衫丢得满地都是。靡靡之音便是从里面传来。

安夫人勃然大怒冲上去就一把将帐子扯了下来。

床上的香艳活春宫惊得众婆子呆在门口。

安夫人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睛,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拍手,她心情大好的走到外间,见那赵淮正在门口徘徊踌躇着,笑着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恭喜赵大人,贺喜赵大人啊,十个月后,你家姨娘又会给你生下个侄子来,哈哈哈哈——”

这时,小菊轩外面的小路上,东平侯也走来了,边走边问有没有人看见他丢的一块玉佩。

安夫人跑上前一把将东平侯抱住了,喜笑颜开的说道,“相公,你来赵府也不带为妻来,为妻也想为赵家夫人送上一程呢。”

东平侯被自家夫人弄得莫名其妙,但见她少有的好心情,也跟着心情大好,拍拍她的手说道,“这不怕你累着了嘛。”

而赵淮却是惊得不行,东平侯怎么在外面?那里面的人又是谁?他的脑嗡的一声炸了,拔腿就往里面冲。

安氏带来的婆子们也是边说边笑走了出来,看着赵淮挤眉弄眼,连喊恭喜赵大人得了小侄子。

什么小侄子什么乱七八糟的?

赵淮几步就冲进里屋,却见那床上正在忘情酣战的二人,正是他的小妾林姨娘与堂弟赵安,画面香艳,两人身上片布未挂,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你们这对不要脸的奸夫淫妇!”

赵淮怒喝一声。心中更是大呼,这下子一张老脸可是丢尽咯,不但没有将东平侯套在手里,还将自家的丑事给抖了出去。

床上的二人被他拉扯了好半天才拉开,还犹至不尽兴的互相拉着手,被赵淮端起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才弄清醒过来。

冷得发抖的林姨娘见自己与二房的小叔子身无寸缕的躺在床上,身上更是青青紫紫布满爱抚之痕,她吓得尖叫起来,“我……我我我,这是怎么回事?啊——,老爷,妾身这是被人陷害了啊!”

那赵安也是又惊又怒,一脚将林姨娘踢下床去,“你这贱人,竟敢害我!大哥,是她给我下了药!”

赵淮气得两眼血红,每人挥了一巴掌。

“还不快将衣服穿起来,丢人现眼!”

他如何不知林姨娘是着了别人的套?屋里放了迷香,本来是大女儿在屋里的,怎么成了林姨娘了?

林姨娘与他恩爱二十年,他知道她不是个水性扬花的性情,堂弟赵安有个泼辣的老婆更是胆小如鼠,两人平时更是连话也未曾说过。

还有……,刚才明明是将那杯放了催情散的茶水给了东平侯喝啊,怎么他没事,屋里成了赵安了?

赵安又冷又吓,哆哆嗦嗦的找了衣服在穿。

而这时,小菊轩外面又有妇人尖叫着冲进来,一见屋中的三人,开口就骂,扬手便打。

不出片刻,那赵安与林姨娘的身上脸上便是数不清的巴掌印子,鞋子印。

原来,赵家二房与大房一向不和,二房见大房里死了夫人,又有东平侯的夫人来闹事,原本是来看热闹的,谁想到那热闹竟是自己的男人。

“贱女人,敢勾引我相公,我打死你!死不要脸的贱婆娘!”赵安的老婆也是个彪悍的,脱下脚上的鞋子对着林姨娘便是一阵猛抽。

哭声尖叫声喝骂声,屋里乱成一团。

小菊轩外,东平侯的眼神却是越来越森冷。

从这一出闹剧中,他已看出这其实是赵淮的一个阴谋,要不是他的玉佩掉在了外面,他去寻找,只怕在那里面与人苟合的便是他了。

要是被安氏当场抓住,不仅是自己丢了脸面,夫妻之间少不了又是一场大闹。

家里闹腾,别人乐得看笑话,于自己于安府又有什么好处?

那赵安又喊着是被人下了药。刚才不是他与赵家两兄弟一起在喝茶吗?想必是掺了药的茶水被赵安喝了,他自己躲过了一劫。

安夫人之前就因自己的宝贝儿子安强被赵淮的二女儿阉割了,心中一直恼恨着赵家。

皇上和稀泥没有处罚赵家她心中一直不满,眼下逮着这个机会,便撺掇着自己的相公,“侯爷,赵大人管家不严,竟然在夫人的丧礼上纵容兄弟与自己妾室苟合,真是无视大梁礼法。老爷身为朝中臣子,怎能坐视不管?”

东平侯也后知后觉的发现,要是那屋里的赵安变成是他,在他人夫人的丧礼上做了这等无耻之事,他的前途可就不那么妙了,与他结怨的人是必要趁机弹劾他,对东平侯府安家落井下石,他安家可就要玩完。

想到这里,东平侯阴着脸一言不发的出了赵府,径直往皇宫而去。

赵府里,二房与大房闹得鸡飞狗跳。而外面,云曦命青裳四处张贴的密旨抄稿,已在京城炸开了锅,才一两个时辰,整个京中都知道了这回事。

段奕听了青一的汇报,莞尔一笑,“这个小女子,竟然会想到利用皇上了。不过,她这次可是利用对了,那赵家必亡。”

说着,翻开手中那本从谢府盗来的人名册子,叉掉了赵淮的名字。

而晋王府里,南宫辰却是又急又气当场就砸了喝茶的杯子,连朝服也未换就急急忙忙的骑马进了皇宫。

皇帝寝宫,帝寰殿里。

南宫辰跪在元武帝的龙榻前,神情沮丧。

“臣,无能,用人不当,让皇上失望了。”

元武帝微睁着混浊的老眼望着地上低头跪着的南宫辰,手指抬了抬,终究还是放下了。

二十年的时光,他已长成一个能独挡一面的青年,只是……

元武帝叹息一声,“你起来吧,朕的时日不多了,也不知能助你多久……”

“皇上……”南宫辰哽咽着喊了一声,跪着朝龙榻行了两步,床上的老者是那样的熟悉,那眼神却又那样的陌生。

元武帝拍了拍龙榻,不住的咳嗽起来,“你……你呀,怎么会将事情办成这样的结果?要是惊动了那个女人,你蛰伏这么多年,可是白费了,……如果最后失败了,你和朕都是千古罪人!”

元武帝说着说着又是一阵猛的咳嗽。

“皇上说谁是千古罪人啊?”娇娇柔柔的女子声音在寝殿门口响起,一阵香风袭来,艳光四射的顾贵妃出现在了寝殿门口。

南宫辰的神色不禁一冷,袖中的手则是狠狠的握成拳头。

元武帝看着来人睁大双眼旋即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顾贵妃一身七彩飞凤宫装,旖旎朝龙榻处走来,看到跪在地上的南宫辰,眉头微微一皱,冷声说道,“皇上怎么不听臣妾的话,怎么又将外男引进您的寝殿里来了?难道无视臣妾的话了吗?要知道您的身子虚弱,不宜操劳。”

南宫辰抬头看向元武帝,元武帝朝南宫辰点了点头,“你先下去吧。”

“臣告退。”南宫辰磕头后退出了殿外。

顾贵妃等到南宫辰的身影消失,这才往龙榻前走去,身子一矮坐在元武帝一边,娇声说道,“皇上,您这是何意啊?授意赵淮暗中拉笼三十二名臣子,是不是在质疑臣妾处理政务有所不妥?”

元武帝怒视着她一言不发。

顾贵妃温柔一笑,“还有这晋王世子,皇上好像近来特别喜欢召见他。不过,他年轻有为,能文能武,倒也是个人才。我朝就缺这样的人呢!”

元武帝突然紧张的看着顾贵妃,说道,“他也算不得什么人才,同你弟弟顾非墨相比,还差得远。只是晋王府怎么说也曾是开国功臣,晋王多年生病卧床,他世袭爵位,总不能吃空俸禄,多少总得为朝庭做点贡献。”

“臣妾也觉得他比不过非墨,他这羽林卫是怎么统领的?怎么会让人在京中贴了一百多张大字报?将朝中官员的升迁任免全公告出去?将皇上尊严置于何地?”

顾贵妃脸上堆着笑,声音却森冷,“实在是能力欠佳,皇上就该撤了他的职。”

元武帝的眼神一缩,扯唇笑道,“他怎么说也是晋王府的世子,才刚上任,便要撤职,让朕再如何笼络其他几位郡王国公?”

“不撤职也行,让他和谢家二公子调换吧,他为副,谢诚为正。”顾贵妃柔媚一笑,“皇上说这样可好?”

元武帝直直的看着她,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来,“好。”

“哦,还有那个赵淮,今天弹劾他的折子都堆了一桌子了,皇上还要用这个臣子吗?就不怕伤了那些正直大臣的心?”

元武帝一脸铁青不说话。

顾贵妃笑了笑,“皇上最近是不是没有吃药了?怎么气色差了许多?还是让臣妾亲自来服侍您吃药吧。”

她手指一转,一粒碧绿的药丸被她捏在指尖,艳红的蔻丹,碧绿的猫眼大小的药丸,两种颜色相撞竟是那样的诡异与恐怖。

元武帝惊惶的睁大了眼,“你胆敢……”

“臣妾也是为皇上好嘛。”顾贵妃娇嗔的说着,飞快的将药丸塞到元武帝的口中,手指又快速的在他脖上点了几下,那药丸很快的滑入了元武帝的咽喉。

“你你你……”他咳嗽了几下,却是憋红了脸一句也说不来。

“孙公公。”顾贵妃走向外殿,“皇上累着了,你进来服侍吧。”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监哈着腰走过来,恭敬的朝顾贵妃一礼,“是,娘娘。”

顾贵妃出了帝寰殿,孙公公急步走到元武帝的床榻前,一脸忧色的问道,“皇上,您还好吧。”

元武帝瞪眼望向殿门处,愤恨说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怎会么变成这样了?朕宠了她二十年,朕将宫中的妃子几乎都赶走了,什么事都听她的,她竟然……咳咳咳咳……”

一阵猛咳后,他顿了顿,咬牙说道,“传朕旨意,宣赵淮进宫!”

“是,皇上。”孙公公退下,摇摇头,赵淮愚不可及啊,皇上想保也保不了了。

……

赵府后院里,正上演全武行,赵家大房的老夫人用拐杖指着二房的老夫人喝骂。

大房的妾室林姨娘则与二房的夫人赵冯氏扭打在一起,赵安对赵淮也是言语不敬。

赵玉娥看着两家人如此闹腾,急着要上前劝架,被云曦拉走了。

她看见那东平侯气冲冲的往皇宫方向而去,只怕赵府过不了多久便会接到圣旨。那安氏本来就对赵府怀恨在心,眼下逮着对方的错处了,焉能不落井下石的?东平侯怕老婆,也一定会照着办。

“曦妹妹,府里还有客人呢,父亲和二叔家这样厮打,岂不被人耻笑?”赵玉娥看着那打成一团的几个人,皱眉说道。

那也是咎由自取。

云曦拉着赵玉娥,“姑母手里还有多少银钱?咱们赶紧的收拾了转移走。”

“曦妹妹,为什么要转移?”赵玉娥眨着大眼睛问云曦。

来不及跟她说了,“玉娥姐你听我的就是了,待会有空再说。”

趁着赵家人打架的空档,云曦与赵玉娥到林姨娘屋里搬出了那几箱珠宝,她知道谢媛留下的东西断然不止这么一点,但是时间紧迫,只怕皇上那里很快就会下达圣旨,赵淮轻则免职,重则抄家,能转走多少算多少吧。

府外早有青裳赶来马车接应,云曦命她将箱子送到谢府交给老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