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章 你是谁?/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扑通”一声,安杰以一副狗吃屎的模样摔倒在地,鼻子也被撞出血来,引得路过的人哈哈大笑。

“原来这般草包啊!还以为多厉害呢!”

“他是仗着自己出身份好,哪有什么本事?”

“什么出身好,不过是个庶子。”

有路过之人认识安杰的,均是哈哈哈的嘲笑起来。

安杰心性本就高傲,虽然是庶出,但东平侯府也是百年贵戚,一说自己姓安,同僚之中,十有九人会对他生起畏意。

他从小便习武,除了那次在安老夫人寿礼上不知被谁人暗算了,身子在床上僵硬了一天外,以前就算是朋友之间的切磋,那些个武艺比他高强的人看在东平侯安家的份上也都让着他。

十多年的自我膨胀让他以为自己当真是无敌呢,还一直想去参加明年的比武大赛,想要夺那武状元。

谁知谢枫只一招便将他打趴在地,他觉得不能就此吞下这口气,怎么也得将面子给挣回来。

眼下被一个乡下来的野小子当众羞辱了,还是当着谢云曦及一众属下的面,他更是怒火天。

“噌”地从地上跳起来指着谢枫叫嚣,“你找死!你知不知道你羞辱我便是羞辱整个东平侯府?”

谢枫却并不理会他的叫嚣,“我可记得东平侯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安强,一个叫安昌,东平侯几时又有一个叫安杰的儿子了?看来我得赶紧去问问安夫人,她有没有给东平侯纳一房妾室生了个叫安杰的儿子。”

安杰的脸唰的变白了。

安夫人本来就不喜欢庶出的二房,安杰的母亲钟氏年轻的时候原本已与东平侯有了口头的婚约,但因为家中突然遭遇了变故,身份由官家小姐变成了庶民,两家的身份瞬间变得悬殊,安家老夫人不同意一个庶民嫁与东平侯,才解除了婚约娶了高门出身的安夫人。

而钟氏不知为何最后嫁给了二房的庶子也就是安杰的父亲。

庶子娶平民,就无可厚非了,但安夫人知道有这么一出内幕,便时刻打压排挤并提防着钟氏与东平侯见面,对二房的所有人一并的厌恶着。

安杰还哪里敢去惹安夫人?

但谢枫的话却是彻底的激怒了他,“姓谢的,我饶不了你!”

他一指谢枫,挥手朝自己的属下喊道,“都给爷过来,这人便是奸细,将他拿下!”

官大一级压死人,上司说抓谁就得抓谁。

谢枫只是个普通官差,东门兵马副指挥使,他今日是出公差打这里经过,一般也不走这座城门,而西门处的城门守兵又怎会认识他?

安杰一声高喊,将十来个守城门的兵差一齐喊了过来。

云曦拉着赵玉娥躲在一旁,心中不免为这位谢公子担忧,他坐在马上打败了安杰,凭的是所处的地势优势,但现在这么多人一齐来攻击,他如何应负?

正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十来匹马正朝城门这里狂奔而来,马蹄卷起漫天灰尘,惊得过往的众人狂呼乱叫四散逃跑。

马匹直朝安杰处奔来。

安杰的十几名属下吓得不敢近前,脸色发白尖叫着拔腿就四散跑开了。

那群马的最后一匹马上坐着一个少年公子,正高声叫着,“快闪开啊!”

口里喊着闪开,手里却用鞭子不停的抽那些马匹。

云曦嘴角抽了抽,这人是故意的吧?

安杰的面色顿时大变,那群马来的太快了,他压根就想不到会有人这样御马,一时之间竟然僵在了那里。

安杰吓得双腿打颤,忍不住惊叫出声:“快来救我!”

这种情况下,谁敢救他?逃命都嫌自己跑得慢了呢,他的下属们没一人上前。

群马奔来,将安杰踏在马下,安杰立刻惨叫起来。

谢枫这时打马奔进马群,身子一探,将那安杰的衣领给揪在手里,然后扔出了两丈多远。

安杰抱着被马踩烂的手掌,坐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云曦与赵玉娥齐齐吸了口凉气,安杰的右手已被踩得血肉模糊,不知将来还能不能拿得起筷子。

不过他也算命大,居然只伤着了手掌。

赶着群马的少年公子骑马走到安杰的面前歉意的笑了笑,“杰哥哥,你还好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恐吓那群马,想让它们停下来,便用鞭子抽打它们,谁知越打越跑,这群马真是太不听话了。看来下次还要好好的教训他们!”

安杰的腿还是软的,想爬起来腿却不听使唤,又跌坐到了地上,手上更是钻心的痛。

几个兵差吓得不轻,忙着去找大夫去了。

安杰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安昌怒吼,“安昌,你是故意的是不是?那马儿越抽越跑你难道不知道?”

“我哪里是故意的啊,那马儿要跑,我也拦不住啊。”安昌一脸无辜的说道。

云曦看了眼安昌,嘴角还是忍不住抽了抽,想不到温文尔雅的安家二公子安昌,也有腹黑耍赖的时候。

“哼!”安杰冷哼了一声,他今天丢人丢到家了,不光打不过谢枫,差点丢了性命,还被对方救了一次,欠了一次人情,倘若此时不卖个面子给谢枫,他就不用在官场上混下去了。

安昌腼腆的走到云曦与赵玉娥面前,恭恭敬敬的给两人行了礼,“是曦表妹和赵家小姐吧?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云曦浅浅回礼,“我表姐的父亲过世了,要送到城外去安葬,可是你安杰哥却说我们马车上藏有奸细,不放我们过去。”

“奸细?”安昌眸光沉了沉,又看到一旁的赵玉娥,微笑着点点头。

赵玉娥因为赵家与安家的纠纷,本欲对安昌冷着脸不说话。但想到那一晚要不是安昌将她放出东平侯府,她一世的清白便毁了,遂客气的屈膝一礼说道,“上次的事,多谢安二公子。”安昌的脸一红,“我是怕曦表妹担心你,才将你放出来的。”

说着又伸出手想去扶,手伸到赵玉娥跟前,想想又不妥当,他又拘谨的收回来藏在身后。

青衣见安昌一脸拍马屁的样子,马上神色一冷,“安二公子请慎言,我家小姐还未出阁呢。你要救谁不应该扯上我家小姐吧?”

什么为了云曦小姐才将赵玉娥放出来?这小子乱攀关系欠揍了是吧?

谢枫则打马走到安杰的面前,“安杰,可还要查谢小姐马车上的奸细?”安杰一脸窘迫握着血肉的手疼得已说不出话来。

安昌走到马车前挑帘看了一眼,又走到了安杰面前,“那车上空无一人啊,哪有什么奸细?杰哥哥,你眼花了吧?还是你偏听偏信别人胡说八道?”

回头又看到十几个守门兵,“你们还不赶紧让人过去?根本没奸细还说有奸细,是不是要让我爹来亲自教你们认奸细啊?”

那十来个守门兵差顿时神色一敛,安二公子虽然不得安夫人的喜欢,但却是很得东平侯的喜欢。

他们的头目安杰只是个庶子,安昌可是嫡子,哪里敢惹?几人频频拿眼色使向安杰。

安杰咬了咬牙,“放行!”

赵玉娥松了口气,“曦表妹,咱们快走吧,时辰已不早了。”

一日之内,葬了母亲,父亲又身亡,家中又突遭变故,她的神色很是疲惫。

云曦扶着赵玉娥坐进了马车,她正要跟着坐进去,扭头时不经意看到谢枫仍然站在那里,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脸上的微笑如冬日暖阳。

她微微一怔,莹莹拜下一礼,“多谢谢公子。”然后转身坐进了马车。

谢枫打马走到车窗边上说道,“谢某也正要出城门,谢姑娘是否愿意与再下同行?”

青衣警觉的看着他,木着脸说道,“抱歉,我家小姐不喜欢与陌生男子同路。”

谢枫并不理会青衣,只拿眼看着车内的云曦。

云曦有些犹豫,这个人,她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谢公子请随意。”

人家好歹帮她们解了围,不好太拒绝。

安昌这时走过来,“我也要出城,曦表妹不会介意一起走吧?”

赵玉娥马上看向云曦,虽然安昌那晚救了她一次,但她对安府还是有些敌意。

云曦拍拍她的手,“他没有恶意。”又转头对安昌点了点头,“好。”

有安昌同行,安杰便不会找麻烦。

安杰在官场上混,还要依仗东平侯,他不会也不敢得罪安昌。

一行人从安杰的面前出了城。

安杰气得脸色发黑,却腿脚哆嗦一直站不起来,太丢人了。他朝身边的人吼了一句,“大夫怎么还不来?”

他都要疼死了,那个该死的谢枫,是不是故意看到他的手被马踩了才去相救?他明明可以早一步救他出来!

在城外选了墓址,车夫黄伯帮着挖了墓穴,安昌也在一旁帮了忙,这才将赵淮安葬了。

赵玉娥看着新堆的坟茔,心中思绪百转,她知道父亲喜欢林姨娘比喜欢娘多一点,却没想到他们二人冷情到合起伙来要了娘的命。

她一直敬重父亲,谁知他只想着升官发财只想着怎么让林姨娘母子三人过得好,将她一人许了三家亲。

这样的父亲……

她没有哭,看着用木头做的墓碑低低说道,“你养我十六年,我哭了你一场,也将你好生安葬了,从此,赵家不再与我有任何关系。”

安昌站在赵玉娥不远的地方,见她已往马车这边走来,忙跟了上去,从腰间取下一个水壶递上去,“赵姑娘,喝水。”

赵玉娥只看了一眼,没有接,默然的走开了。

安昌收回水壶,讪讪的也跟在赵玉娥后面朝谢家马车方向走去。

云曦没有打搅赵玉娥,与青衣在附近散着步。

她知道,赵玉娥的事只能是她自己解决,别人谁都帮不了,她必须得过这个上槛。

否则,母亲的死只会一直是她心中的一场梦魇。

走了一会儿,云曦不经意的看到谢枫居然还没有走,正站在一株枫树定定的看着她,两个随从站在一旁闲聊。见她在看他,谢枫马上回以一个微笑。

这是她遇到他,他第三次这样看着她。这不合常理。

谢枫会武,而会武的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圈子,就比如做官只与做官的来往一样,哪怕不来往也会听说过。

云曦便问青衣,“你可认识他?”

青衣也正在纳闷,这人刚才对付安杰时,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否则以安杰那几招花拳锈腿,只怕早没了性命。

他出手的招式较怪,看不出是哪门哪派。

“小姐,我也不认识他。”

青衣也不认识……

云曦沉思了片刻,朝谢枫走去,在他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微微眯起眼眸,“谢公子一路跟着我们,难道是赵大人的朋友,想来上一桩香吧?”

青衣护在云曦的面前,看着谢枫声音冰冷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