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章 他不好了?/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枫微微一笑,“忽然觉得这里景色不错,便停下来赏玩赏玩,想不到打搅了你们,在下就此告辞。”

他看了云曦一眼,果真骑马离开了。

云曦眼神眯了眯,他到底是谁?

安昌伸长脖子朝谢枫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冷声说道,“曦表妹,这人鬼鬼祟祟的,只怕不是好人。他救你啊只怕是别有用心。”

赵玉娥这时走了过来,一声不吭的往马车上爬,那马车的踏脚有点高,她爬起来很有些费力。

安昌马上不说话了,丢开云曦走向赵玉娥说道,“赵姑娘,有踩脚凳子呢,你这样爬多辛苦。”说着从赶车的位置上搬下一个小凳子放在赵玉娥的面前。

赵玉娥回瞪了他一眼,咬着牙,倔强的爬进了马车。

安昌看着那小凳子挠了挠头,一脸的窘迫。

青衣咕咕咕的掩唇而笑,对云曦说道,“赵姑娘明显讨厌着安二公子嘛,他还上赶着献殷勤不是找虐吗?”

云曦摇摇头,也爬进了马车。赵家的事与安家脱不开干系,赵玉娥心中对安昌肯定有着排斥。

马车里,赵玉娥冷着脸将车帘子一把挑起来,“黄伯,时辰不早了,咱们得抓紧时间回城。”黄伯正在给马儿喂草料,听到赵玉娥喊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跳上赶车位,“好勒,是该回城了。”

马鞭子一甩,黄伯将马车赶得飞快,马蹄溅起漫天尘土,一路朝城中奔去。

“你们等等我啊。”安昌的马鞍掉了,弄了半天也没装好,他见赵玉娥与云曦上了马车,也赶紧去解马缰绳,只是越急越弄不好。

等他跨上马,前面的马车也只能看得到一个小黑点了,偏偏他又不太会骑马,跑得稍微快一点,都会吓得脸色发白。是以,云曦她们的马车将他很快就甩掉了。

马车一路向城中走去,为了让赵玉娥将心中烦闷之事尽早的抛开,云曦时不时的找些话题与她闲聊。青衣也偶尔插上几句话,三个女子便在车内聊开了,只是聊着聊着,云曦的神色渐渐地沉下来,抿着唇一言不发,似乎在凝神听着什么。

青衣发现了异常,忙问道,“小姐,可有什么不对?”

云曦一直留意着她们马车后面的声音。“青衣,一直有人跟着我们。”

赵玉娥也紧张起来,“曦妹妹,是不是安杰又来拦着我们啦?”

此时,太阳已西斜,过不了多久便会天黑了。从这里往前看去,已看得到城墙门上的旗帜,要是在此时遇到拦截,只怕会延误进城。

城门一关,她们三人又都是女子,危险可就更多了。

夜晚天寒自然不必说,豺狼虎豹,强盗什么的,遇上一个都会要了她们的命。

云曦摇摇头说道,“不是安杰,他被那安昌赶的一群马踩烂了手掌,肯定会去治伤无暇顾及我们。再说,他的职位只是个七品城门吏,是不可以随意出城的。”

赵玉娥嘴唇一抿,“曦妹妹,不用担心啦,八成是那个安昌。他救了我一次,我也道了谢了,怎么还跟着啊?安府的人可真是够讨厌的。”

云曦摇摇头,“也不是安昌,刚才在城门口时,安昌虽然赶着马,但那手法却是杂乱的,马儿奔跑的声音也杂乱,会时快时慢。而咱们身后的人,御马的技术很好。”

青衣神色一凝,“小姐,我去看看。”

现在她们是在城外,如果有人害她们,她们可是叫天天不灵了。被人杀了灭口,痕迹都不会留下一个。

云曦却将她按住了,低头又听了一会儿,说道,“那人跟踪我们有小半个时辰了,如要要下手早下手了,为什么快到城门口了,还没有行动?”她敲了敲前面的车壁,“黄伯,将马车赶快点,越快越好。”

“是,三小姐。”黄伯手里的马鞭子狠狠的一抽,那马儿撒开腿就狂奔起来。

青衣与赵玉娥抓紧了车内的扶手,云曦趴到马车底板上贴耳细听,马车跑了一会儿,她又对黄伯说道,“马上减速!”

“曦妹妹,为什么要停下来?”赵玉娥问道,“赶紧进城啊,这里离城门不远了呢。”

云曦却走到车窗边挑起车帘子,将头伸到车后忽然笑道,“谢公子,这么巧,你的公事这么快就办完了?也是回城?”

青衣与赵玉娥互相看了一眼,谢枫?刚才为她们解围的东门兵马副指挥使谢枫?

谢枫见云曦将头探出马车,干脆打马上前,微笑说道,“真巧啊,咱们又顺路了。”

云曦将身子歪在车窗上,弯着唇角,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谢副使不是在东门当差吗?差办好了也应从东门回啊,这里可是西门,从西到东,可要多走好几十里路哦。”

倘若说出城时,遇到谢枫帮她们解了围是机缘巧合,那么现在就只能说谢枫是蓄意了,一直蓄意的跟着她们的马车。

赵玉娥在荒山上安葬赵淮时,谢枫没走,等在那里。等她们的马车一起程,谢枫口里说是离开了,实则溜了一圈又马上跟了上来。

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在前方一个叉道口,有一条路明明可以通往东城门,他却不去,而是依旧跟着她们。

这真让人费解。

“我往西门进,是去办一件差事,有什么问题吗?”谢枫微笑着看着云曦。女子歪着头,看似清纯可爱,实则狡黠得很,竟然一下子就看出是他跟在后面。

云曦眨了眨眼,笑道,“这条道是官道,谢公子要走,小女子又怎敢阻拦?”说着让黄伯将马车赶到一边,让谢枫先行。

谢枫倒也没有客气,打马走到了谢府马车的前面。

“青衣,你真的不认识这个人?”云曦望着谢枫的背影对青衣说道。

青衣双手抱着胸,“从没见过这个人啊,要不,小姐你回去问问主子?”

那还是算了吧,云曦想起那天竟然在段奕的床上睡了一个晚上,丢脸已经丢到黄河了,还敢去问?

不去!坚决不去。

在城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云曦她们的马车进了城。安杰见谢府的马车又来了,正要发难,却见那个谢枫仍紧紧的跟在一旁,只得冷哼了一声放行了。

他望着那远去的马车,眼神森冷,心中更在暗中的发誓,他绝不会就此罢休的。

在一处街道的叉道口,谢枫终于与她们分道而行了。

“青衣,有空去查一查这个谢枫。”这人太奇怪了,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是,小姐。”云曦不说,她也会去查,无端接近小姐的男子,都要仔仔细细的追查九族六亲。云曦与赵玉娥回到府里,正好赶上吃晚饭时间。

谢老夫人心疼赵玉娥刚刚没了娘,将她安在百福居的西暖阁里住着,与她自己的东暖阁只隔着一排屋子,说话也方便。

两人一起进屋给谢老夫人见礼。谢老夫人招手叫赵玉娥坐在她的身边,拉着手半晌不语。

云曦没说话,坐在下首相陪。金珠金锭也是脚步轻轻的。

谢家老夫人这一生只生了一个女儿,却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被人害死的,叫她如何不伤感?

“去看你爹爹了?”谢老夫人抿了抿唇抬头看着赵玉娥问道,毕竟那赵淮是赵玉娥的亲生父亲,总不能不让她去看。

再怎么让人厌恶,也不能当着赵玉娥的面厌恶,那无疑会伤了她的心。

赵玉娥点了点头,“他要行刺晋王世子,反被晋王世子的护卫杀了。”

说完低着头不再言语,眼睛只看着地上发呆。

这倒是出乎谢老夫人的意料之外,她惊诧了一瞬,但马上,她长吁了口气,神色亮了许多。

云曦拿眼去看,心中想着,谢老夫人这是出了口恶气吧?

以前谢媛活着时,她想惩治赵淮又怕伤了女儿与外孙女的心。

谢媛才死,狼心狗肺的赵淮就来算计女儿,只管自己前程似锦,不管女儿是否幸福,还赖着脸皮来谢府想打秋风。

明着说是见女儿,指不定要从女儿身上拿走什么呢,死了倒好,再也没人害玉娥了。

谢老夫人拉着赵玉娥的手,宠溺的说道,“有外祖母在,谁也不会再欺负你了。只是你的亲事……”

想到这里,她的脸色又一阴。赵淮为了靠上东平侯府,居然将赵玉娥自小与江南白家定的亲事给退了,一个女孩儿家无端的退了亲事,将来还怎么让她找婆家?心中又将赵淮狠狠的咒骂了一顿。

谢老夫人默了片刻,抬头见云曦坐在下首,便招手叫她,“来了正好,陪玉娥一起吃晚饭吧。”

云曦忙起身谢了,“多谢祖母。”

“谢什么?以后啊,你竟管天天来,多多陪陪玉娥。”

赵玉娥偎依在谢老夫人怀里,“曦妹妹对我很好呢,这两日都是她陪着我。”

谢老夫人看向云曦,眼神比平时温和了不少,“还是你心地善良,不像其他几个……”

其他几个当然指的是谢云容与谢云香。

谢云容这几日频频外出,不知在忙些什么,而谢云香反而比平时安静了,一连几天都没有看到人影。

晚饭才吃好,安氏领着谢云香与谢云容并几个丫头来了。谢云容给老夫人见了礼与赵玉娥客气的寒暄了两句后,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她的性子本就冷淡,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而谢云香见了赵玉娥笑得眉眼弯弯,拉着手不停的说话。云曦看着她二人,淡笑不语。

谢云香可真是会演戏,在谢老夫人面前亲近赵玉娥,也是为了博好感。既然如此喜欢,怎么不见她在谢媛死的次日一早赶去赵府安慰赵玉娥?

果然,谢老夫人见谢云香对赵玉娥十心热心,脸上的神色也缓和多了,笑道,“我还担心这孩子来了谢府拘束。如此,你们姐妹喜欢她,就多多亲近亲近。”

“是,老夫人。”谢云香雀跃的回应着。

安氏给谢老夫人泡好了茶水,双手奉上,笑道,“母亲,不知您将媳妇叫来,是为了何事啊?”

谢老夫人接过茶碗抿了一口,叹了口气对安氏说道,“我叫你来是为了玉娥的婚事。虽说阿媛才走就为玉娥提亲事,会让玉娥背上不孝的名声,但玉娥的年纪也不小了,今年十六,守孝三年的话可就十九了,十九再去寻亲事,哪里还能找得到好人家?”顿了顿,又说道,“单独给玉娥寻亲,会对她名声不利,锈娘,你也顺带着给咱们府里的三个女孩儿也合计合计吧。”

安氏眼睫闪了闪,笑着说道,“媳妇这就去留意着谁家有合适的男儿。”

寻亲事?

云曦抬头看向谢云香,难怪她今日来老夫人这里,原来是老夫人要给大家寻亲了,她这是怕错过了好机会吧?

……

又坐了一会儿,老夫人便让众人都散了。

云曦与青衣回了曦园。

才走进园子门,便见青裳拧着眉毛,正在原地转着圈,似乎遇上了什么焦急的事。她看到云曦走进来,顿时眼睛一亮,飞快的迎上去。

“青裳,出什么事了吗?”云曦抬脚往屋里走,今天为赵玉娥的事跑了一天,她已经累了,只想快点睡觉。

“小姐你跟我快走吧,主子……他……有点不好了……”青裳拽着她就往外走。

青衣一脸狐疑的拿眼看青裳,青裳站在云曦身后冲她挤了挤眼,青衣朝天翻了个白眼,嘴角一撇,转身进了屋里。

“你们主子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应该去找大夫。”云曦没好气的甩开手,口里这样说着,心中又有些挣扎,还是回过头来问青裳,“他……真的不好……了?不是有那个朽木道长在吗?怎么会……究竟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谢谢:

___苏泠的钻石与鲜花,萌萌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