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章 深夜造访/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裳见云曦神色淡淡的,便焦急的说道,“小姐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青裳也不容云曦拒绝拉着她就跃上墙头,施展着轻功带着她跃到谢府后的一座小巷子里。那里早就停了一辆马车。

马车是深褐色的,样式崭新,段奕的马车一直是通体全黑,这辆大约是新做的。

她还在三丈远的地方,就已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清香。

待她走近,那香气沁入脾肺让人心神安宁,云曦奔波了一天,本来已经有些疲乏的身体竟然如睡了一大觉似的神清气爽。

马车车身的用料看似普通,但前世跟着父母游历过不少地方的她,一眼便看出那车身是用出产自南疆的一种沉铁木打造,而车窗的颜色略暗,则是用沉香木打造。

马车赶车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黑脸少年,他看到云曦,立刻从车上跳下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曦小姐。”

云曦见过他一次,上次她被段奕拎到悦客酒楼时,段奕唤出他,要他到晋王府散播补嫁妆单子不吉利的谣言。

“你叫青二是吧?”

“原来曦小姐还记得我?”青二憨憨的挠挠头,咧嘴一笑。

青裳看着青二讨好的模样嘴角一撇,伸手挑起车帘子,云曦一猫腰坐了进去。

坐进后,她惊得差点跳起来。

云曦自认自己享受过了顶级奢侈生活,父母的财产富可敌国,她已不会为任何华美的事物所心动,谁知进了段奕的这辆马车,惊得半天没回过神来。

在外面看时,以为只有车窗棂上雕刻的那几幅图画是用沉香镶嵌的,谁知车内的整个四壁全是沉香,沉香木本来就难得,沉香木上的沉香,上等品更是几百年才会发现一株。

段奕的车竟然铺着成片的沉香,云曦不由得嘴角一抽,简直暴殄天物,别人拿着银子买都买不到的东西,他用来做马车底的踏板。

那沉香,一般的富户得到后宝贝得不得了,只用来做小样的雕刻饰品,或是佛珠,或是小雕像,镜框之类,费不了多少木头,因为沉香极为难寻,有价无市,一两重便价值百两黄金,他居然将整个车内都镶嵌着沉香。

这辆车光沉香就值几万两的黄金,还不用说整辆马车的做工与其他饰物。

拉开车内的帏幔,车壁两侧各现出一排夜明珠,照得车内如白昼一般。

车壁两旁各放着一排暗格,云曦随手弹开一个,一盒点心跳了出来。点心还是温的,想必是刚做好不久放进去的。云曦刚吃过晚饭,肚子还不饿,便关了暗格,又看其他的。

只见那暗格中,有失传的手抄本,市面上极难寻的话本子,还有镜子,胭脂水粉,梳子,发钗耳环。

看到书本点心,她倒没觉得什么,看到那胭脂水粉她是狠狠的眨了眨眼,段奕还果真是断袖啊,这是给他的婪宠备好的吧?但那耳环又是怎么回事?没见过有男宠用耳环啊?谢府离奕亲王府也不远,只隔着三条街,没过多久便到了。

因为白天一直陪着赵玉娥,云曦一整天都穿的是女装,出门时也没有来得及换,一身浅紫衣裙清丽得似早春的紫玉兰,她踩着垫脚的小凳子,轻轻盈盈的从马车上跳下来,仿若落入尘世的翩翩仙子。

站在府门前等着她的胖管事周嬷嬷看着云曦,眼珠子仿佛定住了一般。

只见来的女子肌肤如雪,鹅蛋脸型,一双眼眸如秋水一般晶莹,柳叶弯眉,樱色小口,一头乌发随意的挽了个坠马髻,斜斜的插着一只白玉钗,除此再无其他发饰。

两瓣玉贝般的耳珠上轻晃着一对白玉耳环。通身上下虽然没有华丽繁琐的饰物,但仍是显出一种高贵的美。

只怕那人人称赞的睿王府的轻暖郡主也不及云曦的美貌。

站在她旁边打着灯笼的另一个嬷嬷伸手捅了捅她的胳膊,“周姐,谢家小姐走过来了,你怎么不迎上去?”

周嬷嬷这时才回过神来,啊啊了两声,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一样迎上云曦。

“可将曦小姐你盼来了。”

又叫过与她站在一起的婆子,“朱家的,快将灯笼拿来,给曦小姐照着脚下的路。”

照路倒是不用,奕亲王府门前四个大灯笼已将府门前照得雪亮,进了王府,更是一路都是灯笼,亮得连地上青石板上的花纹都看得分明。

“奕王爷……他怎么不好了?”走了一段路,云曦还是忍不住的问两个嬷嬷,在马车上时,她也问过青裳,但那丫头吱吱唔唔着半天也没说清。

青裳脸上担心得跟段奕快不行了的模样,但两个嬷嬷却是乐得脸上的褶子都笑平了。

周嬷嬷与朱婶对视着挤了挤眼,然后她的一张胖脸抽了抽,唇角一瘪,两颗大泪珠就滚到了脸上,双手在大腿上狠狠的一拍,扯着嗓子就干嚎起来,“可怜的王爷啊,还没有娶上王妃呢,两只胳膊就……”

然后偷瞄了一下云曦,抽抽嗒嗒的不说话了,只拿袖子捂着脸,肩头一拱一拱的,像是掩饰着极大的悲伤。

云曦眉尖微拧,嬷嬷都哭上了,难道真的很严重了?

凭着上次走过一次的记忆,她很快找到了段奕的卧房。

段奕的卧房很大,外间作书房用,摆着几排书架。里间亮着灯。云曦在外间门口停了脚步,心中踌躇不定。

周嬷嬷这时说道,“王爷在里间呢,曦小姐快去看看吧,王爷的胳膊可是因为曦小姐受的伤,曦小姐可不能忘了恩啊。”

她没忘记,她只是……

现在都过一更天了,外面的天已全黑,就这么进一个男子的卧房,还是晚上……,云曦有些犹豫。

突然,“咣当”一声响,里间有什么东西打碎了。

周嬷嬷惊呼一声,“王爷的胳膊彻底没用了,这是行动不便又碰落了茶碗吧?”

云曦抿了抿唇,还是掀帘子走进了里屋。

身后的周嬷嬷与朱婶互相对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旋即舒展开来,两人同时悄悄的退了出去,还顺手将门反锁了。

青裳见二人出来,伸了个懒腰后转身朝谢府走去,口里还说着,“回去睡觉咯。”

要是云曦看见这三人的脸变得比三岁小儿的脸还快,一定会大呼上当。但她此时已经走进了里屋,身后人的表情根本看不见。

段奕原本在桌边看书,一只茶杯放在桌边的最边角,他的胳膊本来就行动不利索,略略一抬,将茶杯撞到地上了,同时掉落的还有一只笔。

他弯腰伸手去捡笔,却有一人抢先一步捡到了手里。

捡笔的那只手,纤细白皙细长,桌案上的烛光照射下,指甲泛着浅紫的光。紫色衣裙曳地,有淡淡的芷兰清香传来。

同时,女子低低柔柔的声音响起,“既然胳膊疼,为什么还不休息着?还坐着看书?”

段奕猛然抬头,正看到一双晶亮的眼眸,在他看她的那一刹那,她又飞快的将脸扭开了。

段奕只觉得心中某一处荡漾开来,微笑说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云曦一噎,眨了眨眼,“不是你让我来的吗?青裳说你病得很重了,我……”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万一他因救她伤势恶化,她可成罪人了。但,怎么看段奕都不像是病入膏肓的人,反观他脸上容光满面呢?

段奕心思一转,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脸上显出一丝忧色,“朽木道长说,我的两只胳膊只怕是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这么严重?云曦暗暗叹息一声,这下问题可大了。

段奕看到云曦脸上的纠结,偷偷的弯了弯唇角,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少了两只胳膊而已,不是还有脚吗?再说,王府里还有几十个仆人,本王饿不死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他越是说得不在乎,云曦越是愧疚,见他桌上少了茶水,就说道,“要喝茶吗?我给你泡茶。”

他眉眼一弯,“好。”

云曦将碎茶碗片扫掉堆在簸箕里,洗了手,开始煮水。

她站在一排多宝阁前,踮起脚,手指在一二十个茶叶罐子上扫了一遍,说道,“你要喝什么茶?”

段奕看着她的侧脸,女子的脸上少了平日里的厉色,多了几分柔和的光。“雨前吧,冲得淡一些,睡前喝浓茶会睡不着的。”

“哦……”

小炉子上的水开了,正咕咚咕咚的冒着热气。云曦提了水壶就要往杯里冲水。

“等等!”段奕叫住她,“过上片刻再冲水。水太烫,会冲淡茶香的。”

云曦闻言便放下水壶,又想起那日在悦客酒楼里,他说,很想为一个女人沏一次功夫茶。他的功夫茶有没有为那人沏呢?

等了一会儿,水温降了些,泡了两杯茶,云曦将一只茶杯放在他的面前,又想起他的胳膊行动不便,遂端了杯子吹了吹,手摸着杯子不太烫时,才送到他的唇边。

段奕一怔,她竟还记得那日他刚受伤时故意刁难她要她服侍着亲自喂水喝的事。虽然胳膊疼着行动极不方便,段奕却希望一直这么疼下去。

喝着茶,两人都没有说话,屋中很静,却有一丝情愫荡漾在空气里。

一杯茶喝完,云曦问他,“要续水吗?”段奕却扭头看向外间,且神色越来越凝重。

“出什么事了?”云曦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她也听到有不少脚步声朝这边走来,脚步急匆匆,只怕有事发生。

“别出声。”段奕低声说道,同时飞快的点了她的哑穴,将她一把扔到了床上,又将她的鞋子脱下塞到了床底。

然后,他飞快的脱了自己的外衫与鞋子,云曦看着他动作利索胳膊丝毫没有疼痛的样子,恼恨得要跳起来。

段奕伸手在云曦的身上拍了拍,她便动不了了,他将她往床里面一推,扯过大被子将她兜头盖住,二人并排睡在床上。

段奕又犯抽了?云曦大气也不敢出,实际上她也动不了,段奕点了她的穴,她的身子此时僵硬得如一根木头。

但她心中正燃烧着熊熊大火。段无耻的手放哪里了?居然放在她的胸口上!

她简直要疯了,她压根就不该跟着青裳来,说什么段奕的胳膊彻底无用了,人也不行了,段奕这是在肆意践踏她的同情心。

他哪里不行了?比她还精神呢,手劲也大,随手一扔,就将她扔床上了。

云曦正在暗暗发火的当头,外面那群人已走到了段奕的卧房前。

“将门打开。”一个妇人妖妖娆娆的声音传来,听起来腻歪的声音里还带有几分凌厉。

这声音……云曦的眼神一缩,声音有些耳熟,在哪里听过呢?

卧房外间,周嬷嬷朝来人屈膝一礼,“回禀贵妃娘娘,王爷的胳膊受了伤,大夫嘱咐他要多休息,此刻想必已是睡下了。”

一身普通妇人装的顾贵妃眸光一冷傲然看着周嬷嬷,“他睡他的,本宫看看他便走,你敢阻拦?”

她的话一落,两个宫女一左一右的抽出刀来抵在周嬷嬷的面前。

“奴婢不敢。”周嬷嬷低下头退步让开,上前一步将门上的锁打开了。

“守在门口!”顾贵妃对身边之人说道,只身一人迈步走进了段奕的卧房。

周嬷嬷不时的往屋里瞅,怎么这顾贵妃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曦小姐来时,她也来了?要是撞见了,可就……

她暗暗的叹息一声。

跟随顾贵妃来的其中一人对周嬷嬷说道,“时辰不早了呢,嬷嬷要是觉得累着,咱们可以替你当一晚上的差,来服侍贵妃娘娘与奕亲王爷。”

周嬷嬷的脸色马上一冷,什么叫服侍他们?顾贵妃就是顾贵妃,她家王爷就是王爷,两人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一个是皇上的妃子,一个是皇上的弟弟,这算什么!

周嬷嬷想发作,奈何她的身份卑微,再说王爷都没发话呢,她一个下人还能说什么?走开更是不甘心,她是这府里的主事嬷嬷,她的地盘她得守着!

虽然没法将这些人赶走,但看着还不行?

顾贵妃身边的嬷嬷想必是常期受过人的奉承的,对周嬷嬷的脸色视而不见,抬着下巴一脸的傲气。

里屋,顾贵妃走到床前,在段奕的床沿边上缓缓地坐下。

她两眼盈盈的望着段奕,轻叹了一声,“看看你,怎么就和非墨打起来了?我问他是为什么,他那嘴巴怎么也不肯说。要是在以前啊,他与你打过之后早说了原因了。”

段奕并未看她,而是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鼻子,心思飞到了被子里。

床上被子宽大,云曦身子娇小,正好将她整个人都藏在里面,但是……她的手放在哪儿了?他的脸一黑,马上又一红,身子更是僵硬得不敢动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