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章 他的吻,她的沉/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并不知道她的手放在了一个男子身体最柔软最敏感的地方。

段奕将她塞到被子里时因为担心从被子外面看去,会有两处隆起而引起顾贵妃的怀疑,所以他在躺下后,又将云曦紧贴着自己搂在身子一侧,还将她的胳膊拉到自己的这边。

只是云曦好巧不巧的顺着段奕拉她的力度,胳膊搭在了他的腿上,手放在了两腿之间。

云曦的身子虽然被点了穴无法动弹,但手上的手指还是可以灵活伸展。

她缩在被子里,侧耳听着顾贵妃说话,那女人妖妖娆娆的声音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此时,她无意间发现手上正抓着什么东西,手指不自觉的紧紧的抓起以排解心中的紧张。

而段奕的身子则是猛然一僵。

正盯着段奕看的顾贵妃不由得心神一颤。面前男子的玉色容颜让她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个人,初次见她时一样的带几分羞赧。

她失神的伸起一根手指就要挑起他的下巴,段奕一惊,低喝一声,“别动!”

话是对被中的云曦说的。这女人!她知不知道她抓了他哪里?段奕心中无比恼火着,却也不敢动,而他的手下也不自觉的用着力。

云曦更是怒了,她身子不能动,只有将怒气全撒在手上。如此,两人在被子里无声的斗法。

而外面的顾贵妃,手指伸到段奕的面前半寸处时,停下了,神思回到这里,她眼波一转柔媚一笑,“好,你呀,还是这般脾气,总是不喜欢我靠近你。唉,我也是心疼你,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不明白我的心?”

段奕眼眸低垂没理她。

顾贵妃又道,“非墨那混小子,下手总是不知个轻重,你放心,我看到他会帮你狠狠地教训他的。”

语气里有着说不尽的爱怜与宠溺。

云曦的神色一凝,这个顾贵妃当真奇怪,晚上竟然会到一个亲王的府邸来,还是进的人家的卧房,而且说话的语气让人费解。

无论顾贵妃说什么,段奕始终不抬头,也不说话,他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被子里的谢云曦。

这个蠢女人,她知不知道她手指乱动已将他的火点燃?将他烧着了也会蔓延到她?

而云曦的神思却是一直注意着顾贵妃的声音,浑然不觉段奕的身体已全身发烫起来。

顾贵妃见段奕的神色淡淡,却也不恼,她站起身开始环顾房间。

突然,她一眼瞟见桌上有两只茶杯,眼神攸地一冷,伸手抚着杯身笑道,“两只茶杯?还是温的,有客人来访吗?我记得,你从不与人在屋里饮茶饮酒。”

段奕立刻抬眸,淡淡说道,“奕觉得漫漫长夜无聊,一向都是备着两只茶杯,自己与影子对饮,要不是五年前……”

他没往下说了,弧形眼睫低垂,掩住了眸中的神色。

“五年前……”顾贵妃的神色暗了一暗,涩然笑道,“你还记得那个人?他为你挡了一刀而死,你这样记着他……你今天之所以这样,是不是因为他?还是怪我没有将他救下来?他不过是你的一个护卫!护卫死了还可以培养一个护卫起来,你值得这样吗?”

段奕没说话。顾贵妃忽然转身,抿了抿唇,“我明日让御医来给你瞧瞧身子。”

“不劳娘娘费心,奕已看过了大夫,身子无碍。”

“我有名字,段奕!”顾贵妃的声音软下来,“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可以不按朝中那套规矩……”

“这不合礼数,你是我皇兄的妃子。我与皇上都是先皇的儿子。”

段奕的神色冷得如外面的月光。

顾贵妃涩然的笑了笑,“你歇着吧。”她没有回头,大步出了段矣的卧房,一众人见她出来立刻让出一条道来。

周嬷嬷一直守在外间,见顾贵妃出来,且脸色铁青着不好看,她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让在一边给她送行。“恭送贵妃娘娘。”

“回宫!”

“是,娘娘。”

宫女嬷嬷们立刻尾随着顾贵妃朝府门处走去。

待这些人出了府,周嬷嬷忙命人将府门关死,又熄了所有的灯,这才飞快的朝段奕的卧房处跑去。

顾贵妃站在奕亲王府前的台阶下,眼神凌厉。

大嬷嬷兰姑指挥着轿夫将轿子抬过来,“娘娘,二更天了,天晚夜寒,您上暖轿吧。”

二人抬的青布小轿,普通得再不能普通,兰姑挑起轿帘,顾贵妃冷着脸弯腰坐进去。一行人急匆匆往皇宫方向走。

走了一段路,轿里的人突然喝道,“停轿!”

轿子停下,有风将轿子一侧的窗帘吹起,月光照进轿内美艳妇人的脸上,只是那妇人眼中溢着杀气,那原本惊艳的脸变得甚为狞狰,将那美艳生生减去了六七分。

“娘娘。”兰姑上前一步应道。

顾贵妃厉声问道,“你确实查清了有女人进了段奕的府中?”

兰姑低头回道,“娘娘,千真万确啊,一更天时到的府里,是个紫衣裙的小姑娘,坐着奕亲王新造的马车来的,赶车的还是奕亲王的一个贴身随从,名叫青二。”

“可是怎么会没有看到人?本宫在他卧房里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异常!”顾贵妃的眼中满是杀气,“他居然将一个女子带到府里来了!还藏得好好的!好得很,好……,或者,这么多年来他是在演戏给本宫看?所谓的不喜近女子身全是在骗本宫?他府里的男宠全是晃子?”

“娘娘,要不……奴婢再暗中多派些人监视奕亲王?”兰姑谨慎着上前一步小声说道。

顾贵妃的手紧紧的抓着轿杆,突然,力道太大咔嚓了一声。

兰姑的心不禁扑通一跳。

顾贵妃扯唇冷笑,眼睛瞥向兰姑方向,“监视他?你派出去的人有多少回来的?本宫前脚一走,你后脚派人监视他,倘若被他发现,以段奕的狡猾他会不知道这是本宫的手笔?做事但凡用点脑子别只冲动!段奕已不是五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了,他现在的行踪本宫亲自追踪也未必能查到踪迹。”

兰姑忙问,“娘娘,哪咱们下一步该怎样做?”

顾贵妃忽而勾唇一笑,“就算有女子进了府里又怎样?她总得出府,要下手的话最好不要在段奕的府前动手,找个人少的地方,做得干净不留痕迹。”

兰姑眼睛一亮,“是,娘娘。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段奕等到听不到顾贵妃的脚步声后,翻了个身将云曦的双手钳住举过头顶,将她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下,俯身盯着她的眼,急促的呼吸着。

云曦的心“咚”的一跳,她已不知脸红抑或是脸黑脸白,她直直的盯着他的眼,时刻注意着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因为——她再怎么不懂男女之事也明白段奕这个姿势对她来说非常危险。

而更危险的是地方,他的地盘,他的床上。

她还在他的身下!

脸上时不时能感受到段奕呼出的热气,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

段奕的表情异样,两眼盯着她目光灼灼。

此刻的他,说不清道不明的让她有些害怕起来。她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

段奕的脸在她的眼前慢慢的放大,直到整个占据了她的视线,温热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男子清冽的青荇气息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

他的吻,不再是第一次的做戏轻轻的覆盖,和第二次的蜻蜓点水,而是在深入,仿若要深入她灵魂里的无休止的在深入。

云曦迅即呆若木鸡,整个人如掉进了火炉里,目光发直,身子更是软成一堆泥,又仿若飘在海上,浮浮沉沉全由他在主宰。

他呼吸急促着,手指与她的手指十指交缠。两人的齿贝在轻轻的碰击着。开始,他只是生涩的毫无章法的碾压,不出片刻便知道了怎样探入能找到自己想要的那片桃花源。

辗转,索要,探入……

不知什么时候,云曦发现自己的胳膊竟然能动了。

她一句话也不说的猛然推开段奕,从床上跳下来飞快的朝外面跑去。

蹲在外间听墙角的周嬷嬷吓得跌倒在地,待反应过来时,云曦已跑出去老远。

一路狂奔,脚上没有穿鞋子的她顾不上脚指头踢到了石子而流出血来的狂奔,心中的慌乱掩盖了脚趾上的疼痛。

她说不清刚才的感觉,她只是想逃,她不是个正常人,她是个妖怪,是个死过一次灵魂占据着别人身体又重生了的怪物。

她孤零零一人活在世上,她不知谁好谁坏,她的世界里只剩下对她有用与无用之人。有用的她拉拢,无用的舍弃,害她的人必定要除!

段奕在她身边莫名的出现,顾贵妃对他的奇怪的态度,让她不敢百分百的信任。

前世南宫辰的决然抛弃,让她不敢再相信任何男子。

她一口气跑到府门处,门已落栓,两个守门的小厮见她表情怪异忙走来问道,“曦小姐有什么要帮忙的?”

“开门!”云曦怒喝一声。

小厮犹豫着摸了摸头。

云曦眼神凌厉,拔下头上的发钗对着自己的脖子,“不想让人怀疑你们杀了我就马上开门!”

小厮眨了眨眼,这曦小姐怎么发火了?

“快点!”云曦手中的发钗已将脖子刺出了一条血痕。

两个小厮的腿一哆嗦,“……是,这就为您开门。”

……

周嬷嬷坐在地上挠了挠头,没听见屋里有吵架的声音啊,怎么曦小姐就气冲冲的跑走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走进段奕的卧房,见段奕只穿着一身中衣正坐在床边发怔,头发还有些凌乱。

她眼睛一亮,走过去轻轻喊了一声,“王爷……”

段奕没反应,两只眼睛盯着自己的手。

这是出什么事了?“王爷,您同曦小姐吵架了?”周嬷嬷的音量拔高了一些。

段奕抬起头,对上周嬷嬷一双好奇宝宝的眼睛,他耳根一红,“她是……,让她静一会儿吧。”他是不是太心急了?

“这样啊,奴婢就放心了。”周嬷嬷长出一口气,肉包子一样的脸上只见牙不见眼,心中更是乌云一散只见满天都是星斗,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她家还是处子身的王爷,脸……有些红哦?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呢?

很想问,可又不敢,真是憋死人了。

周嬷嬷开始在心中盘算着,明天一早就开始行动,要将王府的花园翻新一下,等到开了春再多多种一些花儿,将来曦小姐也可以像其他贵门夫人那样,请些贵妇小姐们来赏赏花啊,喝喝茶啊,品品诗啊……

她仿佛看到了王府里还多了许多小人儿,甚至考虑起找几个奶妈……

谁知身后段奕凌厉的声音传来,“是谁的主意将曦小姐带来的?”

她吓了一大跳赶紧转过身来,只见段奕的脸上满是寒霜,一颗心更是咯噔了一下,这又是出什么事了?难道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样?

周嬷嬷眨了眨眼,小心说道,“王爷,奴婢觉得,曦小姐人不错……况且,您是因救她而受的伤,她理应来看您啊。”

段奕却是冷喝,“青裳将她带来的对不对?青二赶的马车?马上去找这二人,让他们蹲马步到天亮!还有,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意将曦小姐带进府里来。”

“是,王爷。”

周嬷嬷的心都要碎了,转身正要出去,又听段奕说道,“她刚才跑出去想必是躲在府里什么地方了,去找找她,再收拾一间客房出来让她歇息,明早送她回去吧。”

他的口气缓和了一些,似乎还有些无奈。

“……是。”

周嬷嬷叹了口气走出了段奕的卧房,正要派人去寻云曦,就见守门的小厮哭丧着脸跑过来,“嬷嬷,不好了,曦小姐刚才跑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