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章 送上门来吃/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嬷嬷吓得不轻,此时二更天都过了,她一个女孩儿家孤身一人跑出去,要是遇到坏人了那可怎么办?偏偏青裳也回了谢府。

“朱二,你们怎么不拦着啊!”周嬷嬷急得将脚一跺,飞快的朝府门处跑去。

“嬷嬷,朱一跟在后面追去了。”朱二哭丧着脸跟在她身后跑,“她拿着发钗抵着自己的脖子,都扎出血来了,奴才不敢不开门啊。”

两人就在卧房前边走边说话,段奕是一字一句的听在耳内,他腾的站起身来,只穿了双鞋子从屋里奔出来,跃过周嬷嬷与朱二,飞快的朝府门处跑去。

“王爷,您衣衫还没有穿呢!”周嬷嬷急得跟在身后跑,跑了两步又折回段奕的卧房里拿衣衫,寒冬半夜只穿着中衣出来,王爷这是不要命了吗?还有那胳膊还伤着呢!

这都是什么事啊!

周嬷嬷叹息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肥胖的身子竟跑得比朱二还快了。

段奕追出府门时,宽阔的府前大街上空无一人,他心头一惊,也顾不上去喝骂守门的小厮了,又飞快的折回府里牵出马匹,骑马在街道上寻找起来。

这么晚了,一个女子单独跑出去,会有多危险?府里的人看来都胆子肥了,擅自接进来擅自放出去,随意的替他做决定?

街市宽阔,为什么一直看不到她的人影?

段奕策马狂追,一连寻了几条街道,越找越心慌,却又不敢高呼她的名字,因为担心顾贵妃还没有走远而引起注意。

他从靴子中摸出一枚流光弹弹到天上,一桩香的时间后,青衣青裳与青一青二四人齐齐聚在他的面前。

四人互看了一眼后纷纷在腹诽,半夜三更的将他们四人一齐召出来,这可是头一回。

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又看到段奕一身中衣打扮,头发凌乱,两眼血红,心头均是一震,一向注意外表整洁的王爷怎么是这副模样?被打劫了?还是被曦小姐……,青裳与青二两眼放光,啊,曦小姐威武。

“王爷,出了何事?”青裳还是走上前问道,脸上带着很想知道八卦的表情。

“青裳,曦小姐不见了,如果她出了意外,你自请离开青山酷司。”段奕目光森冷的看着青裳,“将她扔在府里,你却独自一人跑掉了,你这是严重的失职!”

“主子,我……属下知罪。”曦小姐不见了?青裳心中一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她后悔得不行,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段奕此时恨不得一刀将面前几人给劈了。

青一拉着段奕的马缰绳,“主子,您的胳膊还受着伤呢,不能拿缰绳啊,您先回府,属下们自会将曦小姐找回来。”

段奕继续说道,“分头去找,哪怕是将整个京城翻过来,也要找到她。青一,你派几人跟着贵妃的人!”

“是!”青一翻身上马,率先朝一条街道奔去。

青裳也从地上爬起来,翻身上马也很快的消失在夜色里,青衣与青二互看了一眼,也各往另一处方向而去。

段奕手中马鞭子一扬直奔悦客酒楼。她单独一人跑掉,除了从悦客酒楼的地道跑回去,就找不到更快的方法。

只是,他的估算还是错了,悦客酒楼的地道口布满灰尘,显然,她并没有从这里回去。

他的心在一点点的往下沉……

顾贵妃深夜造访,透着奇怪,难道云曦的失踪与她有关?

他现在无比后悔他的冲动,可是……她为什么要跑掉?

如果她出了事,他会……

……不,她不会出事的。

……

云曦出了段奕的王府,凭着记忆一路朝悦客酒楼走去,好在晚上虽然寒冷,但天气晴好月色很亮,街道的路况看得很是分明。

身后那奕亲王府的一个小厮一路追着她跑,她往暗处一藏,躲过了那个小厮,然后飞快的朝一处巷子里跑去。

这里是条近道,车马无法经过,只可以并排走两个人,但可以少走两里路到悦客酒楼,到了酒楼就可以顺着地道回谢府了。

走出了窄小的巷子,已完完全全的看不到段奕的府邸了。

但这时,云曦却突然发现有人在跟踪她,八个人,脚步轻且快,有四个人在前,离她不足十丈远,另外的四个人离她有三十丈远。

这八个人的脚步声都很陌生,不是青衣青一他们。

而且,她走得快,那些人也快,她慢,那几人也都慢下来。

如果是普通的劫财劫色,早就扑上来了,但这些人却只是静静的跟着。

云曦没有慌乱,而是扯唇一笑,她只是谢府一个不得宠的平妻的女儿,什么时候这么受人待见了?居然有八个人在跟踪她?,而且还都是高手!

只是奇怪的是,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对她立刻下手,而只是单单的跟着?

走了一会儿,她又明白了,这个地方,后面离段奕的府邸不远,只隔着一条窄窄的小巷。倘若杀她时闹出动静,会惊动奕亲王府的人。而前面几十丈远的地方又是一条夜市街,街上行人来来往往。

原来是要杀她又怕引起人的怀疑,在找更合适的地方呢。

云曦平复了下心情,提起裙摆飞快的朝那条夜市街跑去。街市两旁酒楼茶馆林立。

现在的大梁京城,没有战事,朝中的政局还算稳定,百姓们娱乐生活丰富多彩,二更天也还不算太晚,看看街市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便可知道。

她在行人中穿梭,想着办法将身后跟踪之人甩掉。

不知是不是等不及了,离他最近的四个人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云曦心头一惊,飞快的朝一家最近的铺子跑去。

只听那四人中的一人说道,“那丫头进了前面的吉庆药房了,咱们得快点行动,有四个人一直盯着咱们,要是事情办砸了,如何像圣姑交待?”

圣姑?这又是什么人?可她的记忆中,夏玉言只是个本分的村姑,谢云曦更是连府门都不出,怎么会招惹上什么圣姑?

云曦来不及多想,一口气跑进了药房里,晚上来药房的人并不多,她真后悔死了,跑到这里来藏无所藏的,不是自动送入虎口吗?

她慌不择路的向药房的偏院跑,那四个人也同尾巴一样越跟越紧,云曦正在焦急时,发现这药房的偏院还有后门,她推开门,门外不是她想像中的直通某处的大道,而是一处宽敞的院子,院子四周是房子。

云曦这时后背一阵发凉——她进了一个死胡同!

而身后的脚步却是越来越近,近到只隔着一座门了,她咬了咬牙,飞快的钻入了旁边停着的一辆轿子里。轿帘子刚放下,那四人也推门来到了后院。

有三人的脚步散开了,想必是到周围去寻找她了,而有一人却悄悄地走近了轿子。

恐怖渐渐的向她笼罩下来,云曦前所未有的出现了恐慌,她双手抓着轿杆大气也不敢出。

一柄明晃晃的刀从轿帘子缝隙里伸进来,一寸,两寸,她会死在这里吗?

她要是今晚死了,段奕!他便是个罪魁祸首!他干嘛要惹上她!

“谁在那儿?”突然,有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那原本伸入轿中的刀很快的收了回去,接着脚步声也很快的消失远去,一二三四,四个人先后飞快的离开了,而最后跟着的四个人也来到这里,蛰伏在药房的屋顶上。

“阮七,到药房外面去看看,是什么人来了这里。”

“是公子。”

那阮七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伸手来扶那年轻公子,“公子,您的腿还不方便行走呢,让属下先扶您坐到轿子里吧。”

那人却道,“不用,快去外面去看看。”

“是!”

被叫做阮七的人快步离开了。云曦有种想撞墙的冲动,有句话就是用来说她的,“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外面这年轻公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日扯开她胸衣的顾非墨。老天这是在厚待她吗?是吗是吗?

轿子外的顾非墨眸光微缩的看着轿内,突然,他腰间长剑朝轿内飞快的刺去,云曦肩头上的衣衫被长剑钉在了轿杆上。

顾非墨你个混蛋!她恼怒得心中咒骂一句。

那长剑将她肩头上的衣衫钉得死死的,她拔都拔不动,身子更是不敢动,否则衣衫又得扯破。

云曦拔下头上的白玉钗,紧紧的捏在手里,打算顾非墨进来对她不轨的话,她就一发钗宰了他。

因为刚才跑得慌乱,云曦的发髻早已快要散掉,发钗取下时,一头如瀑的乌发披散下来,只是她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清白名声性命,现在对她来说,都很重要。

顾非墨伸手挑起帘子,手里的一只夜明珠刚刚举起,轿内的一人便伸着胳膊朝他刺来。

他扯唇一笑:“花拳绣腿小儿科!”,然后伸手一捞,云曦的发钗被他夺了过去。同时身子向前一扑,单手钳住了她的一只手腕,另一只手腕被他的身体压住。

一晚上被两人男人非礼,云曦觉得她不要活算了,抬起脚来就踢向顾非墨,顾非墨动作更快,膝盖一弯压着她的两条腿,云曦彻底动不了了。

“你是谁?为什么藏到我的轿子里?”顾非墨拔掉长剑扔在一边低声喝问,同时将手中的夜明珠举到云曦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

旋即,他眉梢一扬笑起来,夜明珠的光晕下,女子唇角的一颗黑痣是那么的显眼,长长的扇形眼睫毛扑闪扑闪着也难以掩饰她眸中的狡黠与狠戾。

顾非墨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抚向她唇角的黑痣。

“你知道什么叫送上门来让某吃吗?”他笑了笑,露一口森森白牙,“说的便是你!”

面前的顾非墨,眉眼里都藏着兴奋,那一口白牙在夜明珠的光晕下,泛着幽幽的浅蓝色光泽,透着渗人的杀气,活脱脱一副大灰狼抓到小白兔时的得瑟表情。

云曦的心惊到嗓子眼,从头发到脚底的汗毛无一一处不是在冒着冷汗。

她一动不敢动,诚如他说的,她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还是进了一个逃无可逃的笼子。

她欲哭无泪,早知道今天会变成这样,在她出门时就应该看看黄历,在她谢云曦的黄历上一定写着“远离桃花”字样。

顾非墨的这副表情,这是看出那日乔装的“言立”便是她了吧?

他那天可是撕开了她脸上的半边人皮面具。但是,她此时是一身女儿装,在没有当场抓住的情况下,打死她她也不会承认。

“顾公子。”

轿子外突然有人喊道。

顾非墨的眼神朝轿外瞟了瞟,懒洋洋的问道,“许大夫可是现在要为本公子治伤了?”

那人带着哭腔说道,“实在是对不住啊,顾公子,小人家里出了急事,不能给公子治腿伤了。”

顾非墨脸色立刻一冷,“急事?再大的急事还大得过本公子的腿去?少废话了,速速安排起来给本公子治腿伤。”

“不行啊,真的没有时间啊,顾公子,你就大人大量的放过小人吧,小人的老婆跟着小人的管家出门快一天了都没有出来,刚才家中老仆又说小人的儿子也不见了,小人要是现在不回去,不光会丢了儿子,连老婆也会被拐跑啊,求顾公子开恩放了小人吧。”

那许大夫跪在地上咚咚咚地磕着头,哭得泪流满面。

顾非墨斜睨着眼看向轿外,狠狠的磨着牙,鼻中更是重重的呼着气。这已是他找的第三十八个大夫了,他白天来找时,大夫们一见到他都吓得赶紧跑,个个找理由。

他只好晚上来,明明刚才这许大夫正姿态闲适的坐着打瞌睡,怎么他一来求医家中就出了急事了?

呵呵,真是见鬼了啊,从他被段奕打伤后,城中的大夫们就个个诡异。好像他是豺狼虎豹,连宫中的御医们也是一个样,同一个说辞——没时间,家中出事了。

云曦偷偷看着顾非墨恨不得吃人的模样,她的心又往下沉了沉。

她敢打赌,顾非墨一定将她与段奕想像成骨头在牙中咬着。那日段奕发现胳膊受了伤后,就吩咐青一断了顾非墨的求医路。

她只觉得头顶一片昏暗,害他腿不能走的,她可是原凶啊,啊啊啊——

“哭什么哭,本公子还没死呢,滚!”顾非墨一声怒吼,许大夫却没被吓着,而是如得了圣恩一般欢天喜地的跑掉了。

顾非墨重重的哼了一声后,冷着脸转过身来看着云曦,云曦大气也不敢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眉梢扬了扬,樱色薄唇微勾, 似笑非笑的说道,“本公子觉得也不是很吃亏,你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