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章 顾贵妃/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白玉发钗被顾非墨捏在手里,手指晃动着在她脸上上下地比划着,扯着唇冷笑,云曦表情默然——装傻。

她一脸无辜的说道,“小女子不知公子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女子以为这轿子是出租的,就坐了上来,既然是公子的,就不夺人所好了,小女子这就下去。”

只是云曦的身子才动了一下,顾非墨伸手便朝她脖子上一劈,云曦眼皮一翻身子歪了歪,晕过去了。

真是个狡猾的丫头,不治治她难解心头之恨。

顾非墨嘿嘿嘿的冷笑一声,“到了爷的碗里还有跑掉的理?段奕那厮敢断了爷的求医路,还坑过爷的银子,爷要一一讨回来。哼!他宝贝的东西,爷就偏要抢!让他干着急!”

他仿佛看到了段奕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在转,顿时心情大好。随从阮七在药房外转了一圈回到轿子旁,“公子……”

“讲!”顾非墨歪坐在轿内,把玩着手里的白玉簪。

阮七看着轿子有些犹豫,没往下说,好像刚才来时,这轿子里有人。

顾非墨瞥了一眼昏过去毫无知觉的云曦说道,“但说无防,那是些什么人?”

“公子。”阮七上前一步,小声说道,“看身手,那四人像是娘娘的人,想必是追什么人来到这里,但见到公子在又马上离开了。”

如今被尊称娘娘的人只有他的长姐顾贵妃,皇后只是个摆设,想做什么还得向贵妃请示,陈淑妃又是个疯子,宫里虽然有三个女人,其实只有她长姐独宠后宫。

长姐之所以近二十年在后宫屹立不倒,一方面凭借她的聪慧与姿色外,更重要的是一只顾家给她的暗卫。

而她怎么会派了四个人来追这个小女人?难道这小女人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顾非墨的眼眸抹上一层暗色,俊美的容颜瞬即变得冷清,“知道了,先回府。”

“是。”阮七唤来抬轿之人,顾非墨带着云曦往顾府方向而去。

一直潜伏在屋顶上的四个蒙面人见那轿子远去后,也紧紧的尾随跟上。

……

顾贵妃的轿子并没有回到皇宫,而是等在一条巷子里,那四个一路尾随着云曦的杀手眼见着刺杀不成,只得回来复命。

只是还没有走到顾贵妃的轿子前,段奕斜刺刺的杀过来,手中长鞭子一卷,将一个蒙面刺客卷下马来。

他冷笑说道,“本王的王府前后三条街都是本王的地盘,尔等宵小竟敢在本王的府门前行刺!是不是活够了?”

段奕手中一用力,那蒙面人眼皮一翻,脖子已经被勒断,顷刻就一命呜呼了。

其他三人一怔,然后一齐围上了段奕。

只是段奕杀红了眼,几乎是拼了全力的在博杀,三个杀手使出浑身解数还是倒在了段奕的马前。

隐在暗处的顾贵妃恼怒地抓着轿杆,“他受了伤竟然还同人厮杀?难道就这么维护那个女人?兰姑!既然他这样维护,再多派些人去,一定要找到那女人,见到便杀!”

兰姑应道:“是!”看着杀手们全倒在地上,段奕的心中仍是一片恐慌,他以为将这京城尽数的掌于股中,谁知找一人还是渺茫。

茫茫夜色里,她微如一粒尘,是他的疏忽才让她从指间滑落。

看着段奕的身影消失,顾贵妃的眸中早已满是杀气,轿杆上也被顾贵妃生生抓出几条痕迹来,她森森冷笑,“是谁看见那女子进的奕亲王府?给本宫说说她的模样。”

一个侍女上前说道,“娘娘,是奴婢最先看到的,那女子一身的气度不凡,八成是富家小姐。着一身浅紫衣裙,大约十五岁左右,头发极黑,鹅蛋脸,皮肤很白,一双眼睛很大很有灵气特别漂亮,身材娇小,走路轻盈像仙子一样……”

侍女低着头一边回忆着一边认真的说着,冷不防从轿子里飞出一只珍珠扣子弹到她的脑门上,她一下子栽倒在地。

想必力度太大,侍女的额头上生生被弹出血来。

轿内的顾贵妃冷笑一声,“本宫要你说她的模样,有说叫你夸她吗?”

那侍女吓得赶紧跪下了,兰姑狠狠的甩去一个巴掌,“蠢货,说重点,说特别的!好辨认的!”

侍女顾不上抹额上的血渍,战战兢兢地回道,“有的,有的,她的左下唇角有颗小黑痣,奕亲王府的仆人将灯笼举到她的面前时,奴婢看得一清二楚。”

紫衣裙?小黑痣?十五岁左右?白皮肤?顾贵妃忽然笑了,“兰姑,咱们现在去顾府,由太师夫人出面请京中各家的夫人小姐们来府里观梅花园。”

兰姑眼睛一亮,“娘娘这招绝妙,来的人一眼可查出来,没来的,也可以向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们打听出来。再说了,小公子风姿绰绰还没有定亲呢,那些夫人小姐们哪个不是盯着他的?只怕全都会来。”

顾贵妃笑了笑,“只要她一出现,本宫便会让她从这世上消失。现在,轿子回头,马上去顾府。”

“是,娘娘。”兰姑手一挥,轿夫与一众侍女转向朝顾府走去。

行了一段路,顾贵妃又道,“兰姑,给宫里那个老太婆的药量加大一倍,本宫倒要看看段奕还敢不敢再嚣张。”

兰姑犹豫了一下,说道,“娘娘,加大药量会不会要了她的命?她可是一直想死啊。”

“死不了的,本宫心里有数。他儿子一日不答应本宫,本宫就让她求生无路求死无门!”

“是,娘娘。”兰姑从怀里取出一粒药丸,叫出一个侍女,那侍女得了药后,朝皇宫方向飞奔而去。

不多时,顾贵妃的轿子到了顾府。

贵妃驾到,哪怕此时已到三更天,顾府里男女老幼还是齐齐穿戴一新的出来相迎。

顾家两房,大房的当家老爷是当朝太师,二房只是个商人。但不管是二房还是大房,对顾贵妃都是满心眼里感激着。

因为,二十年前的顾太师可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编修,家势普通,没有顾贵妃便没有如今钟鼎食家的顾府。

他也绝对不可能爬得这么快,更不会有如今顾家产业遍布大半个梁国的繁华。

顾家大小姐顾凤,十三岁嫁给还是醇王的当今天子元武帝,凭着聪慧与美貌,三年后升为侧妃,并协助元武帝培养势力,又两年后,在先皇驾崩后,削清宿敌,抢在几个亲王前一举登基。

在后宫中盛宠不衰。更在五年前,皇上将凤印赐下,让顾贵妃替皇后执掌起中宫,而去年开始,皇上病重,又授命她垂帘听政。

后宫中的女人们除了皇后生了一位公主外,唯一的皇子便是顾贵妃所出。再加上皇上一直病重,皇子又只有两岁,今后皇上一旦归天,掌天下大权的便是这位顾贵妃了。

她手腕铁血,心思缜密,雷厉风行,行事风格丝毫不亚于一个男子。

皇上病重,皇子年幼,将来的二十年可都是这位贵妃娘娘的天下了。

顾家人哪里还敢怠慢?

年近七十的顾太师与夫人已率全家老少在府门前等候着了。

顾贵妃下了轿,将顾太师与顾夫人一手一个搀扶起来,微笑说道,“女儿深夜回娘家本来就是叨扰二老休息了,怎么还劳你们天晚夜寒的亲自出府相迎?”

顾太师颤巍巍的道,“贵妃此言差矣,您身份尊贵,理当由臣来亲自相迎。”说着,又回过头拿眼在人群中寻找,“非墨,快上前扶着贵妃娘娘。”

他叫了好几声也没人回答。

顾非墨的随从阮七犹豫着还是上前回道,“太师,少公子的腿一直伤着呢,正躺在床上。”

顾贵妃笑着说道,“腿伤没好,那就不用叫他了。父亲,您也回房里先歇息着吧,我想同母亲说说话。”

顾夫人眼眶一热,掏出帕子拭了拭泪水。

她这女儿,头几年被皇后管着时,还是时常回府里,五年前执掌了凤印都垂帘听政了,竟到此时才回一次府。

女儿管着后宫管着前朝,有许多棘手的事走不开,做为母亲能理解她的难处,但是太师是她的亲生父亲,她怎么在太师病得快要去的时候也不回来看看一下?

此时突然回来,竟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了。

她走过来挽起顾贵妃的胳膊,强笑说道,“娘娘,请随老身这边走。”

打发了众人接着回去休息,顾贵妃与顾夫人坐在府里后院最大的荣华堂里开始闲话。

“母亲,女儿来得匆忙,没有备上礼物,来日一定补上。”因为不是主院,顾贵妃离了坐走到下首给顾夫人拜了一拜。

吓得顾夫人赶紧离位上前扶着她,“女儿啊,你可是贵妃,怎可以行这样的大礼?”

顾贵妃还是执意的行着大礼,顾夫人一阵惊诧中,已被顾贵妃扶着坐好,“这里又没有外人,母亲还是直接喊女儿的名字凤儿好了。”

顾贵妃温和笑道,“其实女儿来,是有件事求母亲帮忙的。”

顾夫人拉着她的手,“娘娘,顾家是娘娘一手扶持起来的,娘娘有什么事竟管开口。”

顾贵妃转眸一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咱府里不是有一片梅林吗?是想让您写一些贴子明日一早让人发往京中各府邸。请各府的夫人小姐们后日前来赴宴赏梅。”

顾夫人闻言后惊愕的看着她,半晌才点了点头,“好……好的,今晚上我就让管家连夜写出来,明天一大早就发出去。”

又说了一会儿话后,顾贵妃说想在府里歇着,过两日再回。

看着女儿五年来的头一次回娘家,已是一头白发的顾夫人一会儿心酸一会儿欣喜,忙着指挥人收拾屋子,安排女儿一行人住下。

一切安排好后,已是近四更天了。

老年人本来就睡意少,大半夜的被顾贵妃一行人折腾后,更是没了睡意。

顾太师披着衣衫坐在床头看书。

顾夫人将丫头打发走后,将门关死,这才拉着顾太师悄悄的问道,“老爷,您有没有觉得咱们的女儿像是变了个人?这说话的口气,怎么跟皇上一样带着威严啊,她看着我时,我浑身都不自在了。以前来府里时,她一见到我可是直扑到我的怀里搂着我哭的,可是现在却客客气气的,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了。”

顾太师打了个哈欠,将手中的书合上了丢在床边的小柜子上。

“瞎想想什么呢?那是咱们的宝贝女儿,她现在啊,可是在垂帘听政!朝中的大小事都是她管着呢,每天面对众大臣,不威严点,怎么能服众?再说了,你映像中她回娘家扑到你怀里哭的情景,那可是她刚出嫁的那几年,年纪又小,又只是个王府侍妾,日子过得艰难,才会委屈着哭,现在她是谁?一言九鼎,谁敢不从?”

“是这样吗?”顾夫人歪着头想了想,“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啊,我记得她出嫁的前一天,就曾千叮万嘱的吩咐着我,不准任何外人踏进府里的梅园半步,今天怎么还让我广发贴子请外府的夫人小姐们来赏梅?老爷不觉得奇怪吗?”

顾太师将身上披着的衣衫扔到顾夫人的怀里,白了她一眼,“许是你记错吧?她进宫那会儿可是二十年前啊。你还记得?我昨天让你盯着非墨,看他同什么人在来往,你都没有记住还记得清二十年前的一件小事?老婆子你就别瞎想了,睡觉睡觉,天都快亮了。”

顾夫人又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为什么,索性不想了,明早还要安排着送贴子的事,便熄了灯睡下了。

……

顾家梅园里,有两个身影在林中穿梭,一柱香的时间后,那二人又跃过花墙落在顾贵妃休息的园子里,轻手将门敲了敲,屋中的门开了,两人身子一闪进了屋内。

“兰姑,事情可办好了?”顾贵妃闭着睡躺在美人榻上。两个侍女正给她揉着肩头。

其中一个婆子上前一步回话,“娘娘,按着您的吩咐全安排好了,后天,只要那小丫头出现,定要她万劫不复。”

顾贵妃睁开眼来,美眸一转,笑道,“很好。这世上敢抢本宫东西的人,前一个已在五年前死掉了,现在居然有个不怕死的黄毛丫头送上门跟本宫斗?真是可笑!”

又有一个侍女进来回话,身体哆嗦着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娘娘,太后不见了。”

“什么?”顾贵妃猛的站起来,大怒着将一只茶碗砸到那个侍女的头上,“蠢货,你们是怎么看着的?要是没有这颗棋子,本宫拿什么来要挟段奕?”

兰姑喝退那个侍女,“还不快去找!”又转身安慰着顾贵妃,“娘娘,不是还有个紫衣小姑娘吗?段奕一样会惧怕娘娘的。”

顾贵妃眼冒戾色,“他一定是有察觉了,太后的失踪也八成是他干的,至于你说的紫衣小姑娘,现在在哪儿也不知道,难道本宫多年的心事功亏一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