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章 反客为主/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园的院子虽然只有顾非墨一人住,却有二十多间,分东西两处厢房。

东边的十来间是顾非墨住着,段奕嫌弃没要,他指着西厢房云曦隔壁的一间屋子说道,“这间甚好。”

顾府的管家张了张嘴巴,这可是墨园里最小的一间啊,还堆着杂物呢。

但奕亲王执意说要,他不敢不给,忙着叫来仆人赶紧的打扫起来。

除了屋子里的床架与桌椅是顾府从他处抬来的,一切个人用具,段奕都着人从奕亲王府里取来。

衣物自然不用说了,其他的诸如,被子被单床帐枕头等床上用品,还有茶杯碗筷洗脸布巾浴盆洗手盆,梳子擦牙盐起夜用的便鞋,都是他在王府里平常用的。

顾府管家的嘴角抽了抽,既然全都用他自己的,为什么还要住到顾府?他可记得奕亲王十五岁时被南诏人掳了去,是独自一人杀了那里的国师杀了不少追兵逃回了大梁,一个杀过人的人会怕鬼?

管家有点不相信,但对方是王爷,他只是个小仆,腹诽归腹诽,嘴里哪敢说?奕亲王的脾气比他家少爷还难侍候呢。

段奕在墨园里转了一圈,凡是顾非墨的东西,全被他扔到墨园外去了。

顾府的仆从将他的屋子收拾好,青一挖掉了王府的菱形花圃也回来了。

段奕走进云曦的屋子,挑起帐子看了看,见她睡得很沉,两只胳膊放在外面。他给她掖了掖被子,青衣走来说道,“外头那顾府的管家老头嗓门好大,奴婢都担心会吵着曦小姐了,还好她一直没醒,睡得正香。”

“她换了新地方后就会择床睡不踏实,已被我点了穴,两个时辰后正好是天亮,会自己醒来,你且看着她。”

青衣眨眨眼,“主子,您怎么知曦小姐换了新地方就睡不踏实了?”

段奕微怔,“你不必知道,看好她就是了。”

青衣一脸狐疑,还是点了点头,“青衣会看着曦小姐的。”

段奕又吩咐了青衣几句,回了隔壁的屋子。

他走到桌边,赁着记忆将梅园里布有暗器的地方用图勾画出来,何处生门何处死门,一一做了标记。

做好这些,这才洗浴更衣,而此时,东边的天已露出一抹霞光。

云曦醒来时,天已大亮,发现床前坐着青衣。她每到一个新地方头晚上都睡不好,稍稍有点声响都会惊醒。

何况还是在危险暗藏的顾府,怎么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沉?

她攸地脸色一沉,“青衣,昨晚上是不是你对我做了手脚?点穴或是什么的?”会武的人就能随意支配她的身体吗?

青衣笑容一收,她可没有,“不……不是,是……”

“是你们王爷?”云曦眯起眸子。她记得段奕给她脚上上着药,后面的便不记得了。

“呃……,小姐,主子担心你睡不好。”青衣忙帮段奕说好话。

云曦抿了唇没说话。

青衣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过来,“小姐,主子让我将这个交给你。”

云曦接到手里一看,眼睛顿时一亮,梅园机关的布局图?这叫知己知彼吧,己方掌握主动权,才会立于不败。不得不说,段奕还真是细心,她还准备去问他呢,就已详细画好图了。这是怕言语描述不清便用图纸替代吧。

她将图纸上的标志一一熟记在心里,然后投到火炉里烧掉了。

青衣端了热水进来服侍她梳洗,一番收拾后她推门到了外间,发现段奕正坐在桌边上。桌上放着些清粥小菜,两副筷碗,段奕面前放了一副,他对面有一副,位置是空的。

他微笑看她,“过来吃早餐。”

青一身上系着围裙,正端着菜跑进来,见到云曦咧嘴一笑,“曦小姐早。”

她眨眨眼,这些人……呃,她在这里做侍女,他们来做什么?

“青一的厨艺得过宫中御厨的亲传,来尝尝。”段奕将他对面的那只空碗装了大半碗粥,招手叫她。

青一站外屋外抬头看天,脸上马上一脸苦瓜相。他的厨艺,可是前几天少吃少睡的学来的,主子扬言,学不好会将他赶去先皇那里守皇陵。

青衣暗中踹了他一脚,低声吼道,“还扬言要讨老婆呢,吃点苦就摆脸色?要是曦小姐觉得你手艺不错,你讨老婆就有资本了。女人都喜欢会下厨的男人,这可是主子说的。”

“真的?”青一扬眉一笑。

青衣又踹了他一脚,“快滚到厨房去,中午的菜要做得丰盛一点。”

“主子说他中午要亲自下厨,我负责洗菜就行了。急什么呀,还早呢!”青一嘟囔着走开了。

云曦接过段奕手里的碗,讶然看着他,“你怎么也在啊?”

“热闹只准你一人看,就不准我参观?”

段奕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在她的碗里,“这是墨园前一个花圃里种的蕨菜,荠菜,每天吃过了谢府大厨房的大锅炖,来尝尝这个小炒。还有这个,是墨园边竹林里挖的冬笋。”

云曦嘴角抽了抽,段奕将顾非墨赶走了,他领着人在这里又是挖野菜又是做饭,可有点雀占鸠巢的意思啊。

果然,两人吃好早餐刚搁下筷子,灰扑扑的顾非墨提着剑冲进来了。

只见他的一身上好绯色云绵袍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黄一块灰一块的沾了不少尘土与泥浆,而且还被刀剑削成了一条条的。

两边的袖子也各少了半截,只是对方审美太差,削得一边长一边短。头发乱逢逢,也是一边长一边短,短的一边断得整齐,想必也是被人削断的。

还有那脸,对方也没对他客气,有一边的眉毛少了半截,仿佛也是被刀剑削掉的。

云曦惊叹与顾非墨博杀之人的剑术,居然能削得那么齐整还没伤着他的肉,更惊叹顾非墨逃开的速度,哪一方慢了或是快了,这顾非墨的脸上可就少块肉了。

难怪他一进来,看到段奕就怒不可遏。

顾非墨没法不怒,他发现有三个段奕的人跳进墨园,以为是来抢那个小女人的,就一路追杀。

谁知才出顾府,竟来了更多的蒙面人,也不杀他,就是不停的戏耍他,就算他有再精湛的剑术,同时与二十多个高手为敌,也会招架不住。这些人用着车轮战,一直打到天亮又一齐退去。

更可气的是,他与人打了一晚上,也没有一个巡逻的羽林卫出现。顾家暗卫也不见前来帮忙,他自知方是着了段奕的套。

忍着一肚子的火回了顾府,走到墨园附近的假山边,又见那山凹里倒着他的暗卫头领。

他勃然大怒,段奕这厮,爷与他势不两立!

走到墨园后又惊恐的发现园子前面他种的一些野菜全被人挖了,还有小竹林里也挖得泥土乱溅,到处是坑。这是谁吃了豹子胆干的?

憋着一肚子的火和狐疑进了墨园,居然看见段奕正闲适的坐在他的屋里,而那桌上未吃完的菜,一看便是他种的野菜。

段奕居然不将自己当外人坐他的桌,吃他的菜?

“段奕,你使诈!竟然将我骗到外面,叫二十几个人围攻我!你是小人!”顾非墨提着剑怒气冲冲的指着段奕。

段奕筷子一夹,将那伸来的长剑夹住,悠然然说道,“这叫兵不厌诈,你是西山军营的总兵,怎么不懂这个理?”

顾非墨一噎,哼了一声,扔了剑拖了张椅子在桌边坐下,一眼撇见云曦坐在一边,手指在她面前敲了敲,下巴一抬,“爷饿了,曦曦快去将早餐端上来。”

云曦挑眉,段奕脸一沉,同时扯唇冷笑,“曦曦现在是本王的侍女,这可是太师答应了的。所以,她不会为你当差。”

“赁什么!”顾非墨跳起来,“这是小爷的屋子,王爷是不是来错地了?吃爷的,占爷的地,连侍女也要抢?”

“没来错,本王决定在墨园借住几日,当然,这也是太师答应了的。”段奕丝毫不理会他的跳脚,闲闲指了指桌上,“饭菜还有剩,要不要用一些?你看本王还是很关心你的,没有全吃完。这野菜的滋味真是不错,只是种得少了些,只够吃一餐,中午又没了。”

吃吃吃,他气都气饱了还吃!那是他的宝贝啊,不是普通的野菜啊,是用上好的药材熬了汁浇灌长大的,三年才有十几棵,他舍不吃一月才吃一棵,段奕这厮一顿就全吃了?

顾非墨的腿伤还没好高一脚低一脚的气哼哼的往自己屋里走,打又打不过段奕,他心里着实郁闷。

本来抓着段奕宝贝一样的女人,想狠狠的惩罚一下,谁知他一下就找来了。

推开自己屋子的门,他又惊得跳起来,那房里像被劫匪洗过一样,东西扔得满地都是,更可气的是,他从宫中偷出来的上好的金创药也不见了。

段奕这厮!

他咬着牙又冲到西厢房,已不见了段奕,青一走来咧着嘴打招呼,“王爷说到府里看景色,由曦曦姑娘陪着呢,顾公子不用担心他会迷路。”

段奕迷路了掉到坑里爬不起来最好!

顾非墨郁闷的只得自己动手收拾屋子。

……

云曦跟在段奕的身后进了顾家后园。

她脸上被段奕抹了一层东西,乍一看还是原来的五观,只是面色偏黄偏黑了,又蒙着面纱,梳着丫环的发髻。哪怕是被人扯了面纱也不会认出她是原来的谢云曦。

她凝神细听,确定周围百丈内都没有人走来,便跟段奕打着手势,因为嗓子还没有完全好,声音有些暗哑。

“刚才顾府的侍女给顾非墨送来衣衫,说是明日这府里有人前来赴宴,我去顾贵妃那里看看。又是宴席又是梅园设机关,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段奕眸光一沉伸手抓着她的胳膊,低声说道,“顾贵妃心狠手辣,只要是她看着不顺眼,不管你是谁,她都会不折手段下毒手,你不要去。”

他的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云曦微微一笑,“我不会傻到跑到她的面前,我耳朵听得远,站在一百丈远的地方就足够了。再说,青衣在暗中跟着我是不是?”

段奕看了她一会儿,松开手,说道,“你在前方走,我在后面跟着。”

云曦点了点头,“好。”将他赶走,他也不会走,不如就依他的。

她与段奕错开身,向前走去,她已从刚才给顾非墨送衣衫的丫头嘴里打听到了顾贵妃所住的院子。

离那院子还有一段距离时,便见一个妇人在一个侍女的带领下脚步匆匆的走了过去。

谢锦昆的夫人安氏?

她怎么来了顾府?赏梅宴会不是在明天吗?今天来是做什么?又是一大早的?

云曦眼神一缩悄悄地跟上去,走到那院子附近发现足以能听到屋里说话声音的地方,她便停下来,找了块石头坐下,弯下腰来装作擦鞋子上的泥土。

这里种着一排扶桑花,层层的绿叶子,挡住了她的身影。

她不经意地抬头,发现段奕就在前面一处亭子里看风景,离她只有二三十丈远。想必是若她有危险,他足以在片刻间来到她这里。

云曦抿着唇将头扭过,排除心中的杂念,凝神听那院中的对话。

而院中,安氏随着侍女已进了里间屋。

顾贵妃此时刚吃好早餐,正拿着布巾擦嘴角,见到安氏,先是一声冷笑,然后厉声喝问,“你居然到现都没有找到那个梁婆,难道我多年的谋划,竟坏在一个婆子身上?”

外面的云曦一身惊颤,梁婆?顾贵妃与梁婆有关系?难道她前世的死,顾贵妃也参与了?她到现在连这贵妃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顾贵妃又为什么要杀前世的谢婉?

------题外话------

谢谢:香香大小姐的鲜花,萌萌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