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章 缺她不可/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子里,安氏忙小心说道,“娘娘,臣妇正着人在找呢,只是现在家里出了很多乱子,一时之间没有向娘娘回话。”

“好,你接着找,找不到,有什么样的后果,你是知道的。”

顾贵妃妖娆红唇轻启,惊得安氏的身子狠狠的一颤,她讪讪着说道,“臣妇明白的,臣妇此次来,是来拿药的,娘娘,时间已经到了。”

“你的药?”顾贵妃凤眼轻轻一撩,眼波飞动,勾人心魄。

安氏不敢对上她的眼睛,低头说了声“是”。

顾贵妃身姿摇曳着走到美人榻上躺下,看着地下跪着的安氏,“你的药本宫可以给你。那梁婆也要接着去寻,只要谢府站在本宫这边,太师之位迟早是谢尚书的,你不用几次三番的借拿药来问本宫。”

同时,她手指一转一粒碧色的药递到安氏的面前。

安氏谨慎的磕了个头,伸手接了。“臣妇明白。多谢娘娘。”

云曦扯唇冷笑,她前世的死居然有几方人在利用,南宫辰借谢府上位,安氏巴着顾贵妃。

好个合作愉快,她不介意明天要这二人狗咬狗。那安氏又与顾贵妃闲话了一会儿,出了院子。

云曦也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朝前方亭子中的段奕点了点头,转身往墨园走去。

……

墨园里,顾非墨与他的随从阮七正忙着打扫屋子。东厢房里,几乎没有一件完好的物品。

阮七直为他家公子叫屈。不用说,这屋子里乱成一团一定是奕亲王干的。

顾非墨见到云曦进来,恼恨着正要使唤她,还没张口却又发现段奕正跟在她身后,气哼哼的往椅内一坐,开始生闷气。

阮七叹口气,心中说道睚龇必报的奕亲王,谁见谁绕着走,公子你闲得无聊去招惹他干什么呢?这不是找抽吗?你几时打赢过他了?这腿上的伤还没有好呢?怎么就不长记性了?

云曦往自己住的那间屋子走,发现段奕也一直跟着她,她眨眨眼,“王爷,你走错了,这是我住的屋子啊。”

段奕眉梢一扬,从她身边走过去去,“我的屋子你的隔壁。”

云曦一怔,他这是搬家到了顾府的墨园吗?仆人来了,还住在这儿,用人家的厨房,拔人家的野菜。

想到上次他将顾非墨的腿抽得走不了路,此时的顾非墨一定在屋子里跳脚吧。

云曦进了自己的屋子,段奕又折回来随后也跟着进去了。

“刚才去顾贵妃的院子附近可是听到了什么?”他在桌边坐下看着云曦说道,见她低着头蹙着眉毛,似乎又遇到什么纠结的事。

青衣端了两杯茶放在桌上,退出了屋子。

云曦看向他,男子眉目如画,一身月白轻裘贵气俊朗。她不想总是依赖他,这次,她想自己来。

“没什么。”是前世谢婉的事,这是她的秘密。

段奕没追问,温声说道,“昨晚睡得迟,再睡会儿吧,到吃午饭我再让青衣叫你。”说完他走出了屋子。

云曦叫出青衣,“青衣,替我送封信。”

青衣从门外闪进来,看见段奕走出去,不禁为她家主子感到难过,茶还没喝两口呢,就被曦小姐赶出来了。

云曦从屋中翻出纸笔,写了封信交给青衣,“近快送到晋王府的柳姨娘手里。”

青衣将信收到怀里,说道,“小姐,我走了没人保护你,要是那个顾非墨再敢来欺负你,你记得叫王爷啊,他就在隔壁。”

云曦挥挥手叫她快走,别说段奕在隔壁,只要他在顾府,云曦都觉得顾非墨不敢惹她。

打发走了青衣,她便合衣躺在床上,脑中将那梅园的阵法图回忆了一遍。那阵法确实设计的巧妙,只要有人动了一处机关,便是一连锁的反应。

如此好的机会,她怎能不让谢府与晋王府都参与其中呢?安氏希望谢锦昆接替顾太师之位而讨好着顾贵妃,她偏要毁了她的计划。

……

晋王府,晋王妃收到顾府的贴子后,扔到了一边,柳晴柔正在一旁给晋王妃锈着一双鞋垫,她的双面锈法很得晋王妃的喜欢。

柳晴柔将手里的绣品放在一边,端了杯茶递到晋王妃的面前,笑着问道,“姑母可是有心事?怎么看了贴子就不高兴了呢?”

晋王妃看了柳晴柔一眼,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眼睛朝那请贴处扫了一眼,冷冷说道,“还不是为去顾府赴宴的事。王爷病着,我是走不开的,你又是个姨娘,谁去?偏偏这次顾府里宴客,顾贵妃也在,这宴客啊,八成也是她的主张。依贵妃娘娘的脾气,她宴客,不去的她便以为是看轻了她,往后一准记恨在心里。”

“那么,姑母就去吧,省得以后贵妃娘娘有想法。”柳晴柔接过晋王妃手里的茶盏微笑说道。

晋王妃点了点头,“也只好我去了。”

谁知,这时有侍女急急来传话,“王妃,不好了,王爷吃东西吐了。”

晋王妃闻言心中大吃一惊,“这是怎么说的,才说要去赴宴,怎么又吐了?”一面骂着丫头不小心侍候,一面急急慌慌的往晋王爷的卧房走去。

柳晴柔悄悄扯唇冷笑,也跟在晋王妃后面去看晋王爷。阿姆跟在柳晴柔的后面,“姑娘,王爷一早醒来不是好了吗?怎么会吐了?”

怎么会吐了?当然是她做了手脚,两种相克的食物一起吃下,可不就吐了?刚才言立公子差人送来信,要她务必让谢云岚去顾家赴宴。

她猜准了晋王妃自己会去,要想阻止,怎么得也得使个绊子,让她去不了,这样,赴宴的机会就只能是谢云岚的了。

谢云岚这些天在晋王府里过得可是太享受了,怎么能让她一直逍遥快活呢?

顾家宴席,缺她不可呢!

晋王妃与丫头们忙前忙后的安顿好了晋王爷,已是累出了一身的汗水。又听到大夫说这两三天都要留神王爷,晋王妃便没了去赴宴的心情,但顾贵妃的面子又不能驳,便对身后随侍的嬷嬷说道,“将世子妃叫来。”

南婶看了晋王妃一眼退下了。

谢云岚一肚子狐疑的跟着南婶来到晋王妃跟前,俯身一礼,“母亲,您叫媳妇?”

晋王妃每每见她都是各种的挑剔与冷言热讽,有一阵子不再见她,她才放下心来安胎。这次无端的又叫来她,她的心提到嗓子眼,她又是哪里出错了?

晋王妃斜斜瞥一眼她,一脸的嫌弃,“行了,起来吧,有着身子少行礼,坐着说话。”

谢云岚忐忑不安的在下首一侧坐下了。

她这几日脸上奇痒难奈,自从那谢婉死时扔了一团石灰泥到她的脸上,为了快点好起来,她找了宫中的顾贵妃讨了一种神药涂抹,药效惊奇的好,二三日就好了,正好赶上她能光彩的嫁人。

但是,虽然脸好了,但这种药仍是需要每天涂抹,一日不抹药,脸上就痒得难受。身上也会散发出一阵奇臭,南宫辰与晋王妃本来就不喜欢她,便命她好生在自己院里养胎,实则是不想见到她。

今天却将叫她来,她不免有些奇怪。

晋王妃将贴子扔给她,“顾太师府上送来的,据说贵妃娘娘也在,王爷以前与顾太师的关系也不错,只是我这老婆子不喜热闹,王爷身体又不好,明天这宴席,还是你去吧。”

贵妃也在?谢云岚心中一阵窃喜,“是,母亲,媳妇会准时去的。”

……

贴子送到谢府,安氏请示过谢老夫人后,谢老夫人同意家中的女孩子们都去赴宴。

“顾家小公子顾非墨早到了适婚的年纪,我见过那孩子几次,相貌生得也不错,还担着官职,顾家与谢家门第又相当,咱家哪个女孩儿嫁给她都是福气。”谢老夫人一早就叮嘱安氏。

安氏回了自己的园子,忙着吩咐人给几个女孩儿准备出门穿的衣物。谢家三个女儿,赵家表小姐一个,谁亲谁疏一看就知。

二小姐谢云容的最是华丽,杏色云锦,是请的宫中的御衣局做的,她打算除夕夜进宫赴宴时穿,现在却提前拿出来了,要是谢云容嫁给顾家小公子可就真真将谢顾两家系在一起了。

谢云容得了东西却是一副云淡风清的表情,不喜也不怨,让安氏心中无比恼火,这个女儿总是这样,顾家人只怕不会喜欢。

谢云香拿了自己的首饰气哼哼的回了自己的园子。她是庶出,每次都穿得寒酸,偏那谢云容得了好东西还一脸的淡默装清高。

曦园里,青裳装扮成云曦,脸上蒙着面纱,一整天也不出园子,就躲在屋里装身子困乏睡着觉。府里的人本就对曦园的人不在乎,众人也没有觉察出异样。

夏玉言来看过“云曦”两次,几个丫头一齐敷衍过去了。安氏送来的一套普通衣裙让几个丫头都撇了撇嘴,一场“鸿门宴”而已,安氏居然还大费周章的打扮她女儿?

很快到了次日赴宴的日子。顾府里,云曦脸上蒙着面纱,顶着顾非墨侍女的身份在府里行走看地形,却不巧在后花园碰到了一行人,阵势浩大,如果她没有猜错,中间那衣着华丽的美艳妇人正是顾贵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