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章 狭路相逢,借刀杀人/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贵妃身边一个侍女盯着云曦看了一会儿,小声说道,“娘娘,前面走路的女子就是那天到过奕亲王府上的女子。”

顾贵妃的脚步一顿,眼中更是冷芒一闪,厉声问道,“你可是记清了?确定是她?”

段奕敢杀她的人,她便拿她的人开刀!

那侍女得意的回道,“错不了,娘娘您是知道的,奴婢的记忆一向都好,就算她蒙着脸也瞒不住奴婢,因为奴婢记人不是看脸而是看走路的姿势,每个人走路的步伐都是不一样的。还有声音,也都是不一样的,奴婢将她的声音牢牢地记着呢。只要她一开口,就会原型毕露。”

顾贵妃眼波一转,笑道,“很好,这丫头落在本宫的手里,定要她万劫不复,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待会儿回宫本宫自会重重的赏你。”

丢了一个太后,拿住这女子也是一样!

那侍女喜得连忙行礼,“多谢娘娘。”

几人正要上前拦着云曦,从另一处方向又走来几个女子,抢在她们前头叫住了谢云曦。“谢云曦,你在那里做什么?”

顾贵妃的脸色骤然一冷,姓谢?谢府的人?

好个安氏,谢府的丫头与奕亲王府来往,谢锦昆这是想脚踏两只船么?无论将来是本宫上位还是段奕上位,谢府都不会吃亏,安氏真是好打算!

云曦早将顾贵妃主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内,心道还真是冤家路窄。

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与顾贵妃正面冲突,且避开再说,便低着头假装没看见调头就走,谁知另一边有几个路过的女子叫住了她。

这几人,有两人是谢府的二小姐谢云容与四小姐谢云香,以及另外一个是顾非墨的堂妹顾鸢,还有一人姿色秀丽,容貌在这三人之上,穿着也比三人更华丽,其他三人走路都有意让着她,显然她的身份在她们之上。

这女子面带傲气,云曦的记忆中没有她的存在。而刚才高声喊叫的正是谢云香。云曦不打算同她们多话,让在一边打算走过去。

顾鸢拉了拉谢云香的胳膊,“算了,好像是我哥的侍女呢,放她走吧。”她堂哥顾非墨的脾气可不好惹啊。

谢云香才不理她,侍女?明明是谢云曦!如此羞辱谢云曦的机会怎么会放过,现在是轻暖郡主在此。

“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回?谢云曦,你以为你蒙着脸我就认不出你了吗?鬼鬼祟祟的躲在哪里做什么呢?这还是在别人府里,真是不懂规矩。”

而是说完拿眼看向那个衣着最为华丽的女子。

四人走到她的跟前拦着她。谢云香一指她的脸对那女子说道,“这就是我三姐谢云曦。”

“你就是谢云曦?蒙着脸干什么?见不得人吗?”那女子高傲的抬着下巴,一脸的鄙夷。

一向少语的二小姐谢云容也开了口,“站住!见了郡主与你二姐竟然不行礼想逃走?”

“你们认错人了吧?我只是顾公子的侍女。”谢云曦淡淡说道,然后错开身准备离开,但胳膊却被谢云香拉住。

谢云香一怔,声音怎么不一样了?但不可能,那走路的姿势,不是那个处处与她做对的死妮子又是谁?

她冷笑的看着云曦,“你还真不知羞耻,居然做起了顾公子的侍女,京中多少女子都想同顾公子亲近,但他从不接受任何女子的好意,怎么你倒是到他身边做起了侍女?是不是耍了什么下作手段?”

谢云香说着伸手就要揭开云曦脸上的面纱。但云曦出手比她快,一把将她的胳膊挥开,眼神一冷,“我说我不是谢云曦就不是,如果你们非要看我的脸,我可以让你们看,但是如果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该如何赔罪?”

“放肆,你敢让本郡主向你赔罪?”那华衣女子冷喝一声,“真是可笑,一个无封号的女子也敢这样嚣张?”

郡主?云曦眼眸一缩,京中只有睿王的女儿段轻暖被封为郡主,难道是她?

“轻暖郡主,你怎么会跟一个侍女过不去,这可有失你郡主高贵的身份。”

段奕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几个女子都变了脸色。

正朝这边走来的顾贵妃看到段奕突然从一旁的花架边闪身出现,更是眸光森寒,能被段奕护着的人,一定是那丫头了,今日便要你好看。

谢云香与谢云容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见过奕亲王。”

段轻暖的脸上也马上收起傲气,低头俯身行礼,“奕亲王好。”

“你们说,她是谁?谢府的三小姐谢云曦?怎么可能,她明明是顾府的侍女,不过,现在本王暂住顾府,她现在是本王身边的侍女。”

段奕将云曦拉到他的身后,惊得几个女子连连眨眼,真的只是侍女?谢云香频频看向段轻暖。

段轻暖暗暗咬了咬牙,她一早来顾府,就听丫头们说非墨收了侍女,他不是从不用侍女的吗?怎么这次破了例?那墨园又只有他一人住,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这女人八成是个狐媚子勾引她的非墨哥!

谢云香说她十之有九是谢府的三小姐谢云曦,而她前次又无意的听到顾非墨打听谢府小姐们的情况。谢云容喜欢她哥哥段轻尘,谢云香是个庶女,屑想不了非墨,那么就只有这个谢云曦了。

今日非得羞辱羞辱她。只要她承认自己是侍女,便多的是机会收拾她!

“奕……奕亲王,她蒙着脸,轻暖很好奇,只想看看她长得什么样。云香小姐说这是她的三姐谢云曦,我们只是想佐证一下。”段轻暖轻声说道,段奕的脸色不好看,眼中满是戾色,她有些害怕,但又不甘心就此走开。

这个与她哥哥年纪相仿却性情难以琢磨的奕亲王,连她父王睿王也不敢触犯逆鳞,哥哥时常提醒她不要惹着他了,她们家只是宗族王,而这位可是亲王。是以,她的嚣张气焰顿时吓得无影无踪。

“如果她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呢?”段奕看了一眼前方走来的顾贵妃一眼,又盯着段轻暖问道,既然躲不过,不如就来个将计就计。

云曦看着段奕的背影,没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多说多错。

“本宫倒是觉得她像凤鸾殿昨晚上逃出的一个宫女。”顾贵妃一行走了过来,惊得三三两两的人忙着见礼。

“贵妃娘娘安。”

顾贵妃温和一笑,示意众女子起身,眼睛在段奕脸上扫了一圈后最后落在云曦的身上,“你竟敢擅自从宫中逃出!来人,将她带走!”

云曦眼睫闪了闪,这顾贵妃为什么说她是从宫中逃出来的?难不成今日这局,便是针对的她?她正要张口辩解,段奕走出来挡在她的身前。

“娘娘说她是凤鸾宫的宫女,可有什么证据?她明明只是非墨新收的侍女,娘娘为什么非说她是凤鸾宫的宫女?”段奕的声音不疾不徐,却透着不容小觑的威严。

几个女子吓得大气不敢出。

顾贵妃的眸色一冷,叫出那个见过谢云曦的侍女,“四喜,你来说说,她可是凤鸾宫的宫女?凡是私自逃出凤鸾宫的一律当场处死!”

那四喜眉梢一扬,朗朗说道,“娘娘,她当然是凤鸾宫的宫女,左边唇角有颗小黑痣,白皮肤,大眼睛。”

谢云香眼睛一亮,说的不就是谢云曦么,全京城只有那死妮子唇角有痣。她频频向段轻暖使眼色。

段轻暖会意,得意的勾了勾唇,果然是那个谢云曦啊,她居然还得罪了贵妃娘娘?今日她可活不了了。

云曦抬起头来对上顾贵妃的眼睛,仇恨在心中蔓延,便是这个女人与那些杀她父母的人是一伙的么?她不光与安氏合伙杀了前世的自己,这世与她无冤无仇,她竟然也要不放过自己。

顾贵妃也盯着她看,这小丫头胆子不小居然敢直视她。

段奕却突然开口,“你们还没有说,假如她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该如何赔付她?”

“大不了,让这几个丫头给她磕头赔个不是就是了。”顾贵妃柔媚一笑。

“慢着,本公子的侍女,岂能是你们想就看的?”顾非墨拄着根拐杖也走了过来。腿上虽然行走不便,但他仍是一脸的桀骜。顾非墨将云曦的胳膊一拉,拉到自己一边,“本公子难得遇上一个称心的侍女,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看不顺眼欺负上了?欺负本公子侍女便是同本公子过不去!”

段奕又将云曦拉到他的身后,“本王一向同情非墨公子,所以也同情他的侍女。”

众女子纷纷惊愕,倒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得了这二位的庇护?

段轻暖却是故作娇羞的朝顾非墨摆了摆手,娇声说道,“非墨哥,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好奇而已。云香说蒙着面纱的人是她姐姐谢云曦,我就想看看是不是。”

“看看可以。”顾非墨一脸狠绝的冷笑说道,“倘若不是你们说的谢三小姐,你们几个跪到府门前去对着本公子的侍女磕三个响头,再说声对不起!”

磕头还到府门前?众女子吸了口冷气,段轻暖有些犹豫了。

但段奕不理会她们的退缩,突然揭去云曦脸上蒙着的面纱。“是不是你们找的人,请自己看。”

云曦脸上的面纱一揭开,众女子一脸惊愕。谢云香的心中更是咯噔了一下,怎么会不是?相貌同那谢云曦比只有二三分像,唇角的痣没了,脸色也黑了许多,眼睛也小了许多。

“你们说认识我,可我不认识你们啊?”云曦开口说道,容貌不一样,声音更是不一样。还有……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

看着众人惊愕的表情,云曦知道她蒙混过关了,段奕的化妆术能将一个人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顾贵妃的眉梢一拧,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丑女?“是不是她?”她厉声喝问。

而那叫四喜的宫女却惊得张大了嘴巴,脸色吓得一片惨白。“我……她……”怎么会完全不一样了?说是吧,可是长成这个样子不可能进得了宫啊,说不是的话……

段奕不会放过这些人的表情,“娘娘,看来是您宫中的大宫女连自己下面的人都记不清长什么样了,按着我大梁皇室选侍规制,如此丑的女子是不可能被选入宫中做宫女的。

如果都像您的侍女一样不会认人,明天本王要是换了身衣衫,她会不会以为本王也是凤鸾宫的扫洒太监,抓了本王去扫地,抑或是当场打死?这等眼瞎之人还留着,不是有辱娘娘的声誉吗?”

原来是这个大宫女惹的事,如果顾贵妃不除,他也不会放过她!

“蠢货!”顾贵妃手一扬,那叫四喜的宫女便被打飞出去,撞向二丈开外的一块假山石上,头破血流,当场就毙了命。这真是当众打脸!她如何不气?

“还有你们呢,非说她是谢家三小姐,谢家三小姐长得这样吗?”顾非墨也趁机落井下石,看向几个女子。

谢云香吓得身子一阵哆嗦。谢云容与顾鸢不敢吭声。段轻暖的脸一片惨白,“非墨哥……”

“刚才不是你们几人一直叫嚣着吗?愿赌服输,是你们执意要看的。”顾非墨丝毫不理会她们,招过叫过身边的随从阮七。

“带几位小姐到府门前去。本公子的侍女怎能随意让人欺负?有句话不是说吗?叫打……”

话未说完却收到段奕不善的眼神,你敢说那个字试试!顾非墨嘴角一撇,“打仆人即是打主人的脸!哼!三个响头一个也不准少!”

顾非墨人称小暴龙,脾气暴躁说一不二,他认准的理从不会更改。

段轻暖吓得都要哭了,她可是郡主啊,非墨哥哥怎么要她到太师府门前去向一个侍女磕头道歉,她以后的脸还往哪里搁啊?

顾鸢怯怯的说道,“哥,我没说她是谢三小姐啊,我只是陪着她们在花园里玩。是谢家两位小姐非说你的侍女是她三姐,我拦不住。”这谢云香太可恨了,差点让她得罪她堂哥。

云曦看了顾非墨一眼点了点头,她确实没说,谢家二女与轻暖郡主却是对她不客气了。

顾非墨收到云曦的眼神,“你确实没说,你不用磕头了。”

顾鸢松了口气。

段轻暖马上向顾贵妃求救,“贵妃娘娘,我们……也只是开玩笑呢!你跟非墨哥哥说说吧。”

顾贵妃正恼火着,竟被一个侍女害她白忙了一场,还当众打了脸。“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她甩下一句话带着人离开了。

段奕煽风点火,“顾公子办事效率可有点低。曦曦正受着委屈呢。”

顾非墨哼了一声,“阮七!将这三人马上带走!”

“是,公子!”阮七从人群中闪出来,一手一个还夹一个,带着三个女子飞快地朝太师府大门前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