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章 借她之手/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云容与谢云香还有段轻暖三人被顾非墨的随从阮七扔到了顾府的门前,彼时,正值大批的客人前来顾府赴宴的时候,众人看见那三个高门小姐竟然跪在太师门前,纷纷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可怜的三个深闺女子,羞愧得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后来众人打听到事情的经过,又均是一阵鄙夷,竟然自持貌美瞧不起长得丑的,活该被顾公子罚。

顾公子是谁?那就是个不会惜香怜玉的主。

而顾贵妃带着自己的侍女回到了顾家给她准备的院落,一进院子,她便扬手将兰姑打翻在地,厉声喝道,“四喜的眼是瞎的,你的眼呢?本宫养着你们便是让本宫在人前出丑的吗?今天的人这么多,只怕不出半日,传得全京城都知道了。”

兰姑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被打红的脸说道,“娘娘,您将那四喜当先处死,已是走了上策,将责任撇给四喜就是了,奕亲王也不会怀疑什么。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三位小姐也吃了亏么,还被小公子拉到前院罚跪,正好可以转移人们的视线,这样,谁还记得娘娘过问过那丑侍女的事?”

顾贵妃冷哼一声,“忙了一场,却是一无所获,还损失了本宫的四个暗卫。又丢了太后,再也拿捏不了段奕,还惊动了他!”

“娘娘,也不是一无所获啊,今天将京中的贵夫人小姐们召集起来,娘娘可以用恩典笼络她们。由她们到各自的老爷面前替娘娘说说好话,也免得那些朝臣们总与娘娘做对。只要朝政大权在娘娘的手里,奕亲王也奈何不了娘娘。”

顾贵妃美眸一转,“你说得对,非墨还没有娶妻,正好拿这个做借口。只是……”她的神色又一冷,“那园中的暗阵却是白设了,不过,只要不触动,也不会开启,你到园中去,看着那机关开启处,别让人误启动了。”

“是,娘娘。”兰姑答应着退出了小院。

……

顾家梅园里,各种水果各色精美食物由侍女们一盘盘的摆放在了梅树下的桌上。

各府的夫人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闲话。

谢家的桌边上,坐着安氏与谢家的三位小姐与表小姐赵玉娥。

赵玉娥家中遭遇变故,本就精神怏怏的,安氏心中正有心事将她完全忽略一边。

青裳扮成云曦脸上蒙着面纱坐在最边上,云曦让青衣一早就通知她,梅园会有事情发生,让她保护着赵家小姐。

她便拉了拉赵玉娥的袖子,“我们一起去看梅花吧。”

赵玉娥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好。走走也好。”

赵玉娥起身同安氏说道,“舅母,我与曦表妹想去前面看看。”

安氏对赵玉娥一向都不怎么上心,对云曦则更是厌恶,要不是谢老夫人要她将所有的女孩儿都带出来,她才不想理这两个妮子。

便挥了挥手,“自己玩去吧,一会儿宴席开始,要向贵妃表演才艺,让得早些回来。”

两人答应着一起走开了。而谢云香则是脸色发白的坐在桌边,安氏虽然没有骂她——这种场合这么多人的地方也没法骂她,只得暗暗的生着闷气。

但那眼神足以让谢云香吓得浑身发颤,谢云容也是频频对谢云香翻着白眼,要不是她多事,她也不会跟着出丑。

谢云岚走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她因为一早孕吐过了,来得迟了些。

是以,顾府门前的热闹她便错过了,见她母亲安氏冷着脸,便上前问道,“娘,可是出了什么事?”

“出什么事了?问问你妹妹们!”

安氏看着谢云香那眼里几乎全是刀子雨,顾贵妃还在府里呢,谢云香这死妮子竟然得罪了顾公子,这不是给她添堵吗?

“娘,事已至此,您可以去安抚安抚顾夫人啊,顾夫人心善,您多多亲近亲近这事儿不就过了?”谢云岚安慰着安氏,心中却是也将谢云香恨上了,这个小妮子早晚要收拾了她。

另外,谢云岚因为得了晋王妃的叮嘱务必在贵妃的面前留下好印象,也想同顾贵妃说说话。

但她不敢单独一人前去,便怂恿着母亲安氏。找到顾夫人也就找得到顾贵妃。安氏点了点头,又见前面喧哗起来,原来是顾贵妃陪着顾夫人进了园子。

安氏站起身来,对谢云香与谢云容说道,“你们且坐在这里别乱走动。我去迎贵妃娘娘。”

谢云香与谢云容两人早在贵妃面前出了丑,哪里还敢上前露脸?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女儿们知道。”

安氏便带了侍女芍药与谢云岚往贵妃那里走去。

谢云岚至嫁人后也是许久没有出现在这种聚会上了,心情很是雀跃,看看那些未出嫁的小姑娘顶着一张张羞涩的脸和不知未来夫君在何处的迷茫,她心中的优越感骤然飙升。

虽然南宫辰对她的态度变了样,但她听过来人说,男人婚后大多如此,娶回来就认为是自家人了,少了婚前的亲昵,但只要生下儿子,地位便永不会变动。

而大梁国被封异姓王的又只此南宫一家,因此,她的脸上又现出了以前常有的傲然姿态,将不太明显的肚子挺了又挺。

……

青裳将赵玉娥带到梅园的一角时,这时云曦也走来了。

云曦同青裳打着手势,“快将赵玉娥带走,这里危险。”

“小姐。”青裳为上次云曦险些被顾贵妃抓去之事而懊悔不已。她摇摇头,不肯离去。

云曦推了她一把,告诉她有她主子与青衣在,不会有事。

赵玉娥看着两人,一脸狐疑,对青裳说,“她是谁?”

云曦怕被赵玉娥认出来,哑着嗓子说道,“我只是顾府的一个侍女,上次谢三小姐救了我,我要感谢她,她不肯收下我的谢意呢。”

赵玉娥看着云曦眨眨眼,还要问时,被青裳拖走了。

云曦这才松了口气。因为梅园中全是女眷,段奕不能进来,便让青衣跟着云曦。

两个侍女,青衣看似大大咧咧,实则比青裳的心要细,她穿了身顾府侍女的衣衫跟在云曦身后,小声说道,“小姐,要奴婢帮忙吗?”

云曦摇摇头,低声说道,“连我都不用出面,你帮什么忙?自然有人会替我将这梅园闹个天翻地覆。”

她看见谢云岚随着安氏已离开谢家的酒桌,往顾贵妃那里走去,对一旁的青衣说道,“我去找谢云岚,你可以远远地跟着我,但不要惊动她。”

她就等着这条大鱼了,这次定要她万劫不复。

谢云岚抢她的,夺她的,还害她前世无辜枉死,让谢云岚舒心活了这么多天已是她最大的忍耐限度了。

谢云岚挽着安氏的胳膊,正要随着一众贵夫人与顾夫人说话,却有一人从一旁闪身过来拦着她,“奴婢见过晋王世子妃。”

谢云岚脚步一顿。

她在晋王府里,除了身边人喊她世子妃,其他的人喊她总让她感到有一种虚假。

从她嫁入晋王府后,这还是头一次出府赴宴,因此面对一个外人喊她世子妃,且言语恭敬,她的虚荣心又开始飘忽起来。

“看你的衣着是顾府的婢女吧?”因为要区分顾府与客人们的外带侍女,因此顾府的侍女穿得都与别家不同。

谢云岚居高临下的看着俯身行礼的云曦,心中一笑,这丫头可真丑。

云曦的脸上没有遮面纱,因为已经没有必要。

她就是要顶着这张脸,这张顾非墨都承认是府里侍女的脸,才能更好的让谢云岚相信她。

“是的,奴婢是府里的婢女,请世子妃借一步说话。”

谢云岚看向安氏,安氏点了点头,“她是顾公子身边的婢女,想必是顾公子有什么事托你转告南宫世子,我先到前边等你。”谢云香与谢云容被顾非墨罚了跪之后,安氏也去看了一下这个侍女。

她还以为是什么天仙呢,值得几个小姐同一个侍女过不去?一看就更气自家的两个女儿,丑得跟野人似的,至于这样闹吗?没得还得罪顾非墨。

安氏走开后,谢云岚在一旁的小石凳上坐下,“你有何事向我禀报?”云曦走上前一步,一段时日不见,谢云岚的肚子已略有显怀,她脸上的妆容精致,衣着华美,只是可惜,南宫辰从不正眼看她。

可谢云岚的脸上却仍是挂着高人一等的姿态,一个虚名而已,值得么?

云曦压低了声音,“禀世子妃,实不相瞒,奴婢实为晋王世子安在顾府的眼线。世子爷让奴婢通知世子妃务必要做好一件事。”

谢云岚猛然挑眉,南宫辰外面的女人?又将面前的侍女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后,谢云岚方发现看着这丑侍女恶心得都难以下咽时,才放下心来。

但她也是个警觉的人,“你有何凭证?”南宫辰的事从不与她说,这次为何派出眼线来找上她?云曦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来递给谢云岚。

这封信是她要柳姨娘偷了南宫辰的书稿在外面找了高手模仿了字迹写成的。

谢云岚知道南宫辰的谋划,若信中稍稍一点拨,她不会不信。

果然,看完信后谢云岚的唇角微微一弯,“哦,是世子的人,他给你安排了何事?”

“世子妃。”云曦上前一步说道,“你可知贵妃娘娘为何近二十年都不踏进这梅园一步,今日为何又进了梅园?”

谢云岚摇摇头,“不知道,这与世子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云曦一笑,“贵妃娘娘进宫前有位心仪之人,他在梅园设计了一套机关,只要一触机关,整个梅园都会是满天花雨。但不幸的是,那位公子英年早逝。

之后,谁也找不到开启梅园的机关。贵妃一为伤心心仪人突然离世,一为伤心再看不到纷纷梅花雨,便从此不踏进梅园。但是就在前几日,南宫世子已研究出了机关的开启,而巧的是贵妃昨日回了顾家,世子想着何不趁此机会开动机关以博贵妃的欢心?毕竟这梅园是贵妃多年的一个心病。”

谢云岚的眼神亮了一亮,是啊,南宫辰一直被贵妃忽视着,如果讨好了贵妃,他的谋划不是加快了一步么?

而她也会被南宫辰另眼相看,她可不是一个只会锈花的柳姨娘,她比其他几个女人要强!

“机关开启位置在哪里?”谢云岚将那信塞在怀里,压低地声音问云曦。

“世子妃,你请随我来。”云曦直起腰身朝梅园中的一处假山石走去。

段奕将机关改了位置,这个地方在顾贵妃与顾夫人酒桌的后面。

她刚才看见,顾贵妃的一个嬷嬷站在另一个假山石后面神情戒备,而那里是以前机关的开启之地,但现在,那里只是个虚设。

云曦将谢云岚带到假山下面,指着其中一块石头说道,“就是这个装置,只要用手推动这块石头,整个梅园里的梅树便会一齐摇晃起来,洒下满天梅花雨。而此时,你便走出假山,贵妃知道是世子妃重启了机关一定会对世子与世子妃另相相看的。”

谢云岚一脸欣喜的看着那块石头,石头只有碗口大,是她的力量所及,她心情激动的将手按在上面,手下轻轻的推动着。

而云曦已被身后跟着的青衣快速的带离了假山。

她看着假山那里的谢云岚,心中冷笑,“谢云岚,你可知只要你推动了那个机关,你这辈子可就到头了,而我的人生,则在重新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