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章 谢云岚入狱/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云岚神情激动地伸出双手按在那块碗口大的石头上,心中暗道,只要这事成了,南宫辰就会对她另眼相看了。

她轻轻地推起了石块……

霎时,一片地动山摇,没有像那个丑面侍女说的漫天梅花雨,而是她所站的假山以及假山下方的土泥石块纷纷往下倒。

一众贵妇人与娇娇小姐们吓得都尖叫起来,纷纷逃离,梅园里乱成了一团。人挤人,人踩人。

顾贵妃最先察觉,她看也不看伸手将挡在面前的一个人推倒,提起裙子就逃离了原地。

只是可怜的太师夫人年纪大腿脚慢,又被她女儿推了一把,摔倒在地,此时竟生生被埋到了土里。

“娘娘,您将顾夫人推倒了!”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众夫人想过去拉顾夫人,但那假山还在摇晃着,石块与泥土仍在纷纷往下落,在场的又全是女子,竟是没一人上前。

而顾贵妃也不理会顾夫人,她一眼瞥见那假山后面站了一人,朝周围大喝一声,“拿下那个女人!她竟敢行刺本宫!”

顾贵妃的侍女兰姑等人一齐奔到假山后面,将那惊魂未定的谢云岚抓在手里。

而此时的顾夫人已是整个人被埋在土里了。

云曦向青衣使了个眼色,“将那顾夫人救出来!”“是,小姐。”

青衣动作很快,变戏法一样在假山后面找到了一柄铁锹开始挖泥土。

而另一边顾贵妃丝毫不看顾夫人那里,则是揪着谢云岚不放,“你在那里做了什么?”

“我……我……”谢云岚吱吱唔唔着说不出来。

园中动静太大,早将外面的男客们惊动了,顾非墨当先跑进园内来,见顾夫人被埋到土里了,而顾贵妃却与自己的侍女在审问谢云岚对自己的母亲不闻不问。

“姐!你在干什么?快来救娘啊。”顾非墨急得两眼通红,几乎用手在刨土。又嫌慢一把将青衣手里的铁锹抢在手里。

顾贵妃此时却充耳未闻顾非墨的话也不去看一眼,而是厉声喝问谢云岚,“谁叫你爬到假山后的?说,如若撒谎,本宫饶不了你!”

“凤儿!你娘的性命要紧啊,你在哪里做什么啊?”顾太师也扶着仆人的手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同样的,看到身为贵妃的女儿不管自己母亲的死活而是揪着一个女人在审问。

她身份高贵不便亲自救,难道不会派下面的人么?她的侍女们同样的站着无动于衷啊!

“娘娘,快救顾夫人啊,那可是你的生母啊!”

“顾夫人还被埋着啊!”

“娘娘——”有几人边朝园里跑边大声喊着。

顾贵妃头皮一痛,这园中几时多了这么些御使老头子了?

段奕站在一群老御使中间,不慌不忙的说道,“娘娘是会把握全局的人,她料定顾公子不会不救顾夫人,再说,顾夫人身子好,被土石埋上片刻并不会丢了性命,娘娘,是与不是呢?”

“段奕……”顾贵妃气得咬牙,她只是让顾夫人请了些贵妇小姐们前来赴宴,哪里请过这帮顽固不化的御使老头们?

段奕的话太过煽动性,人们开始不满顾贵妃的举止了。

“奕亲王差矣,哪怕是个青壮年被埋到土里也是性命堪忧啊,何况是年过六旬的顾夫人?”有人也跟着附和。

“凤儿,那是你亲娘啊,生你养你的亲娘啊!”顾太师急得老泪都掉下来了。

顾贵妃这才唤过兰姑,“去将夫人救出来。”

等她救,只怕埋在土里的人早没命了。顾非墨冷着脸,在一旁青衣的帮忙下,已将顾夫人从土里挖出来。

云曦递过湿布巾与一碗水。

顾非墨看了她一眼,接在手里,将顾夫人脸上的泥土擦掉后喂了些水,顾夫人这才长吐了口气,却是惊魂未定的抱着顾非墨的胳膊,然后在人群中搜索顾贵妃,待找到后顿时阴沉起脸色。

她拍了拍顾非墨的手,“扶娘回荣华院去。”

而顾贵妃仍揪着谢云岚不放,这个女人怎么知道梅园里的有机关的?而且还做了改动,“把她带走,交应天府!”

谢云岚吓得脸色发白,身子颤抖,“不,娘娘,我什么也不知道,我……”

顾贵妃才不理会她说些什么,将她往兰姑跟前一推,谁知这时,从谢云岚的怀里掉出了一封信,一个侍女捡起来递给顾贵妃,她匆匆扫视一眼,顿时,那眼里杀气毕露,厉声喝道,“将她带走,没有本宫的懿旨认谁也不准见她!”

敢坏她事的人,都得死!

热热闹闹开场的顾家梅园宴会,以一场人人惊吓着的局面收了尾。

……

顾贵妃在自己的生母被土掩埋后却置之不理,反而揪着晋王世子妃发难。

并且,顾家将众人宴请到自己梅园里,居然在园中暗藏机关,虽然只让顾夫人受了惊吓也没有伤着其他人,但朝中那些御使大夫弹劾的折子仍是如雪片般飞到了顾贵妃的面前。

她只是垂帘听政,她还不是女皇,虽然手握大权,但这江山还是姓段的。

当下,宗亲中的睿王与奕亲王段奕便带着群臣,谴责顾贵妃的冷血并要她阐明顾家梅园安着机关的缘由。

让她阐明?真是可笑得很!

顾贵妃挥袖退朝,小皇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她不耐烦的催促兰姑,“还不快带走太子?”

顾贵妃的心中则是恼恨着谢云岚,这个女人竟敢折她的台!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谢云岚被关进了顺天府,安氏差人来打听消息,却因是贵妃下令让关的,竟是半丝儿消息也打听不出来,银子递进去,如石沉大海里。

安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等到谢锦昆退朝后,等不及他换朝服,一把拉着谢锦昆,“你快想想办法救救云岚啊,这一定是误会了,她怎么会行刺贵妃呢?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还怀着小世子呢!”

谢锦昆沉着脸,贵妃一早可是给了他不善的眼色。

他看了一眼安氏说道,“她没事跑到假山那里做什么?俗语说,李下不摘帽瓜田不脱靴,哪怕不是她,但因此事,贵妃得罪了一众夫人贵女也得拿她做个替死鬼!”

“老爷,那……怎么办,她总归是咱们的女儿啊,看着她一直关在牢里吗?”安氏虽然恼恨着谢云岚平时的骄横,但必竟是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怎么办?她已是嫁出的女,难道晋王府一点也不关心?”谢锦昆道,“你赶紧的去一趟晋王府催促着南宫辰!”

而晋王府,南宫辰则是暴跳如雷,将面前的桌子都推翻了,额上青筋暴起,大声怒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本世子的克星?自从娶她进门,本世子就没做顺过一件事情!”

那个贱人竟然得罪了顾贵妃,顾贵妃迟早要除,但时机未到,才开始谋划,便得罪。将来的计划还怎么实施开来?

南宫辰的贴身护卫站在一旁眉尖跳了跳,晋王世子温文尔雅,就算是大发脾气也不会如此不顾及形象啊?看来这次世子妃真是捅了天大的事了。

偏偏这时,又有仆人来传话,说是谢尚书来了。

“不见!他女儿的事让他自己处理!”南宫辰朝那仆人吼了一声。

仆人哆嗦着只得出来回复谢锦昆。“尚书大人,世子不在府里。”

不在?南宫辰前脚进了府里他后脚跟了进来,仆人居然说不在?这分明是不想见他!

谢锦昆吃了个闭门羹,只得忍着一肚子的火回了谢府,心中却是不停的咀咒着南宫辰过河折桥,不管发妻。

……

而谢云岚被兰嬷嬷拎到了一个又臭又湿冷的牢房里。

牢房的地上只堆了些潮湿的稻草,脏臭得令人作呕。

兰嬷嬷鄙视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吩咐那牢头,“不准给她吃喝不准让任何人看她,更不准让她逃掉了。否则拿你的脑袋来赔!”

牢头一脸陪笑,“嬷嬷的吩咐,小人哪敢不听?”

兰嬷嬷前脚走,那牢头眯着小眼看着谢云岚嘿嘿的冷笑,一张倒三角眼让人看了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你干什么?我可是晋王府的世子妃。”谢云岚频频倒退。

“世子妃?哈哈哈,得罪了贵妃娘娘的人,哪怕是世子爷也没得救,到了这里,一切规矩都得听小爷的。”那牢头一脸奸笑的走上前,谢云岚吓得尖叫起来。

“你不能胡来!”

“爷不胡来,爷温柔的来。”牢头大手一钳将谢云岚按倒在地,口里说着,“真是扫兴,肚子里有娃不能尽兴。”

被牢头拨光了衣衫的谢云岚吓得一脸惨白,“我给你钱,我的首饰都给你,你……你放过我,我是谢府嫡长女,晋王世子妃,我有钱……”

那牢头嘿嘿一笑,“你有钱?那么你将我儿子的命还给爷,爷就多疼你一点,不要你的钱!”

谢云岚惊得睁大双眼。“你……你是老田头?”

“没错,正是我老田头,风水轮流转啊,大小姐真是好记性。大小姐设计害那婉小姐,将我儿子小田打死丢在婉小姐的床上,诬陷她水性扬花。”

谢云岚顿时一阵哆嗦,“不……不是我杀了你儿子,是我娘身边的婆子干的。”

老田头双手按着她冷笑,“没有你们主子的吩咐,仆人哪里敢动手?可怜我那儿子才十四岁,你们竟无端打死他诬陷他。今日,我便告诉你怎么水性扬花……”

谢云岚的身子一缩,“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