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章 会让你好好的活着/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虎毒不食子,南宫辰你竟然下得了手?”谢云岚歇斯底里的吼起来。

南宫辰冷笑,“孩子?你既然能主动在本世子面前脱衣,也会主动在他人面前脱衣,你与那老田头不是也有三次欢好吗?孩子是谁的可真不好说。再说了,将来想给本世子生孩子的女人会有成千上万,你又算什么?”

“南宫辰你这个卑鄙无耻之人不得好死!”谢云岚从地上爬起来,奋力的扑向南宫辰。

她知道就算南宫辰不杀她,他已知道她被老田头污辱了,将来也不会要她了。亏她一心一意的对他,要不是心中想着对他好,她何至于被人骗,被关进了牢里?

他不救她反而来杀她,这样的人,她真是瞎了眼会看上他。

但南宫辰手脚快,侧着身子一闪让开谢云岚的脏手爪,看着这个披头散发一身怪味的女人,他的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究竟是谁更无耻?你可以到地下同阿婉说去!”

他不屑再同她多说什么,长剑举起,朝谢云岚的胸口用力刺去,却听“呛”的一声,他手中的长剑被突然射来的暗器击中刺偏了。

紧接着,有一只长鞭卷来,将那剑给卷起来,扔到了一边。南宫辰一惊,身子一闪同时赫然回头,却见守着地牢门口的两人已被人打翻在地。

跟在他身边的另外两人正拔刀迎上。但那舞着长鞭子之人的身后也跑进几个人来。很快,地牢里两方人等厮杀在一起,乒乒乓乓响声不绝。谢云岚的一只脚本来已踏进了鬼门关,谁想到突然又被人拉回了阳间。她心中百感交集,蜷缩在一旁,就怕那刀剑不长眼的飞到她的身上。

还有人记着她对不对?还有人不会让她死!

明显的,后来的五六个人身手在南宫辰等人之上,南宫辰身上的袍子已被鞭子抽烂,他身边的四人已有二人被杀死,另两个也是勉强的在抵抗。又是几个回合,南宫辰几人彻底倒在地上。

他以为这些人要杀他,正在想着用何种方法笼络对方时,却见那使鞭子之人看也不看他,长鞭子一卷,将谢云岚卷了过来,然后鞭子一松,一个黑衣人接在手里,随后几人一齐闪出了地牢。

“世子爷,怎么办,世子妃被人劫走,贵妃娘娘那里要是查下来,只怕世子会担罪责。”一个护卫捂着受伤的胳膊对南宫辰说道。

南宫辰眼里崩出冷芒,居然有人救了她?会是谁呢?

反正他不想让那个女人一直占着世子妃的位置,死或是丢了不是更好?他对那护卫说道,“趁着牢里无人来,赶紧到外面去弄个女尸进来,扮成世子妃的样子扔在牢里。”

“是!”那护卫很快的出了地牢。

剩下一人夹起两个护卫尸体也很快的跟着南宫辰出了地牢。

不多久,南宫辰的护卫拖进一个女尸,衣着华丽,只是脸上已是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来的面貌了。

几人刚从地牢里出来,顺天府的兵差也到了,“有人劫狱啊!”

喊声振天,数不清的兵差冲进了地牢,几个护卫拼死护着南宫辰才杀出重围,等到几人逃到安全之地,几个护卫已重伤而亡,而南宫辰也是身受重伤,他惊魂未定的朝晋王府跑去。

……

被救出地牢的谢云岚仍是大气不敢出,他被这些人带着一会儿钻小巷子,一会儿被扔牛车里,一路颠簸向前走。

她不知道这些黑衣人是什么人,但他们从南宫辰手里将她抢出来,是不是她就不用死了?

那几人趁着天晚夜黑,拖着她一路向一个僻静的小巷里奔去。

小巷里,停着一辆小油布马车。赶车的是个高个儿瘦削少年,看着谢云岚被黑衣人拎到马车前,那人嘴角一撇,将嘴里的一根草根吐掉,伸手在车壁上扣了几下,“小姐,他们回来了。”

马车里有个女子“嗯”了一声,那声音婉转温柔略带沙哑。

谢云岚被人扔在地上,她小心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眼睛一直盯着那马车门。

然后那少年将帘子挑起来,一个紫色衣裙的女子从车上走下来,她头戴斗笠,斗笠上遮着长长的面纱,看不清容颜。

赶车的少年扶着她的胳膊,她却抽出手来,还同其他几人摆了摆手,“你们到巷子口等我,我有些话同谢家大小姐说。”

赶车少年看了一眼那手执长鞭子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点了点头,看着斗笠女子说道,“一柱香的时间,不要太久。”

“不会太久的。”斗笠女子点了点头。

赶车少年却走到谢云岚的面前,伸手一壁,将她劈软在地,嘿嘿一笑,“小姐,这女人被我点了穴,跑不了的。”

点了她的穴?这些人到底是救她的还是要害她?

谢云岚的心里不安起来,但此时,她人在对方手里,便恭恭敬敬的点着头行了一礼,“不知小姐尊姓?多谢你们相救,我是谢尚书府上的嫡女,你们请随我到谢府领赏吧。”

“领赏?”戴斗笠的女子轻笑一声,“你打赏的钱是谁人的?”

谢云岚一怔,“当然是……谢府的。”

“谢府的?……哈哈哈!”女子大笑起来,那斗笠上的白色轻纱也跟着轻舞,在马车车头的灯笼光映照下,看着有些渗人。

她笑过后继续说道,“要不是谢婉住到了你们谢府,你与你娘的手头会那么阔绰吗?居然说打赏我,真是可笑啊,拿我的钱打赏我。”

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的钱?

谢云岚的心头狂跳起来,“你是谁?”

“你觉得我会是谁呢?你在怀疑什么?你又在害怕什么呢?谢云岚?”

女子摘下头上的斗笠,而脸上却又蒙着面纱,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谢云岚看,森冷得如冬夜的月,看得她浑身透心的凉。这双眼……

“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谢云岚的身子疲软得动不了,额头上已冒出冷汗来。

她有种感觉,这人根本就不是要救她,这人的眼底透着杀意,夹带着滔天的恨意,恨不得抽筋拆骨的恨意。

“我是谁?你说我会是谁呢?”面纱后的女子浅笑,嗓子没有完全好,带几分暗哑。

“你将我推下石灰池活活的烫死,但我不会如你这般狠心,我会要你好好的活着。活着看着南宫辰也抛弃了你,活着看着你的家人纷纷的舍弃了你。活着更比死了痛苦万分。”

谢云岚大口大口的呼气,一张脸惨白得毫无血色,难怪这人的眼神如此熟悉,原来是谢婉的,不,谢婉已死,她不可能是谢婉!她是来吓她的!

“你是谁?你竟敢装神弄鬼的来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晋王府的世子妃!我是谢尚书的女儿,是谢氏大族的第一嫡女。”她口里如是说着,身子却开始发抖,这世上没有鬼,没有!这人蒙着面纱吓她呢!

女子仍是微微一笑,将身子朝谢云岚的方向凑近了一点,“唉,我没有吓你啊,我好好的在和你说话啊,是你自己吓着了自己啊。”

她顿了一顿,眼睛望向黛青的夜空,那眼神幽远空洞,“你可知世上有轮回一说?我被你们母女推下石灰池活活的烫死了,但却不是真的死,我又重生复活了。我以一个新的面孔活在你们谢府人的周围,我会一个一个的让你们不得好死!这叫人在做天在看!要想人对你好,首先对别人好,你是如何对他人,他人也会同样对你。谢云岚,记得那天我临死时说的话吗?我捞了一团石灰泥甩在你的脸上,我说——”

她俯下身来凑近谢云岚的耳朵,模仿着谢婉那狠绝的声音说道,“我就算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谢云岚越听越心惊,早已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你……你你……”

那女子却再不看她,伸出双手拍了拍,小巷口那几个黑衣蒙面人与那赶车少年又走来了。女子看着那个执鞭子的黑衣青年问道,“哪儿有最热闹的青楼?”

众人的眼睛唰的一下,十分齐整的看着他,目光之热切,眼中闪着好奇。

黑衣蒙面青年伸手挡着唇,轻咳一声,“呃……本……不知。”

赶车少年嘿嘿一笑伸手一指前方,“主子,小姐,小巷子前面就是万春楼。那里最是热闹了,小倌倌,各色姑娘应有尽有,胖的瘦的,俊的丑的,高的矮的……”

这回又轮到所有的目光都看那少年。

少年跳起来,急急摆着手,“我没去过,我是路过……路过听门口的姑娘喊的。”

众人群起鄙夷。

“很好,就将她送到万春楼吧。谢家第一嫡女,京中有名的美人,不到万春楼让人观摩一番,岂不是对不起她生的这张美人脸?”

女子温温柔柔的说着,却吓得谢云岚尖叫起来。

“不要!我不要去万春楼,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去……”

“那怎么行呢?南宫辰要是知道了你没死,是不是还会追杀过来?因为你将他写的那封信给了顾贵妃。”面纱女子软语的提醒着,“所以,我这是在救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