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章 添把柴/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贵妃又看向谢老夫人,一脸笑容的说道,“老夫人一把年纪了,还替孙子辈操心,叫本宫看了也着实难安啊。罢了,谢云岚也是受人蛊惑,本宫就下旨免了她的罪,让她从牢里出来吧。”

反正人已经死了,不如做个人情。

“多谢娘娘,谢家愿为娘娘肝脑涂地。”谢老夫人颤巍巍的叩头谢恩,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谢家的名声可算是保住了。

待东平侯与谢老夫人退出殿外,兰姑不解的问顾贵妃,“娘娘,为什么答应将那谢云岚的罪免了?这样不正好借这个机会拿住晋王府与谢府问罪吗?”

“有些道理你不懂。”

顾贵妃抚着自己保养甚好的蔻丹指甲说道,“找一个敌人不如找一个帮手更好,咱们现在并没有将整个朝政握在手里,老头子他倒是嘴硬得很,一些事情就是不与本宫说。让本宫行起事来很是被动。

并且,他还一直在暗中笼络势力同本宫较着劲呢。倘若本宫又树了一个敌人,便会自己乱了阵脚,让段奕得了个渔翁之利。

再说了,本宫手里握着南宫辰指使谢云岚在梅园设机关的证据,谢安二家必定会恨上晋王府害了谢云岚。让这三家自相残杀,也少了人来本宫耳边呱噪。要是他们扳倒了晋王府,本宫更少了南宫辰一个心头刺。老头子喜欢的人和物,本宫偏要动掉。”

兰姑眼睛一亮,拍手笑着说道,“娘娘您这走的是一副妙棋啊,不仅让娘娘少了对手,还笼络了人心。”

……

顾贵妃同意放了谢云岚还赦她无罪,谢老夫人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她马上便差了人到顺天府接谢云岚,谁知里面竟抬出一具尸体给她。

谢老夫人惊得差点没晕过去。

虽然她并不十分喜欢这个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孙女,但毕竟关系到谢府的名声,便忍着怒火质问牢中的人,待问清了前因后果,更是将晋王府祖宗几代人都诅咒上了。

安氏看到“谢云岚”尸体的那一刻真个儿晕了过去,几个婆子丫头好一阵忙活才将她弄醒来。

因是被夫家休回娘家的,谢府并没有安排葬礼。

谢老夫人只命人将“谢云岚”扔在家庙里,命人拖来一副薄棺,叫上几个家丁当日就找了块荒地葬下了。

也因着“谢云岚”的死对安氏的打击不小,仆妇仆从们都是小心的行事,个个怕触犯了主子们的霉头。

谢家的事件很快就平息过去了,不过是一个女儿被休后羞愧着自杀了,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人们茶余饭后聊不了多长时日就会忘记。

但“谢云岚”的死无疑是对安氏打击巨大的。一向不肯吃亏的她怎么会甘心吞下这口恶气?

谢锦昆的书房里,哭了许久的安氏,神色疲倦的坐在椅内。

谢锦昆则低着头在书房里来回的踱着步子。

“老爷您说这事儿怎么办,云岚就白死了么?这么好的一个女儿嫁给他,这才多长日子呢,就阴阳两世了。”安氏咬牙切齿。

谢锦昆烦躁得很,他生生觉得被南宫辰戏耍了一把,可是……又不甘心,真如一根鸡肋嚼在口里。

他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安氏问道,“岚儿去年偷听了南宫辰与晋王妃的对话,这事儿究竟是不是真的?看看皇上对晋王府的态度也的确是有些不同,但是,眼下是贵妃执政啊。”

安氏揉着眼,哽咽着说道,“老爷,我不管,岚儿的事,晋王府一定要给个说法,不救就算了,居然还写了休书?这让咱们的脸面往哪儿搁啊?”

谢锦昆烦躁地揉了揉额头,说道,“容我再想想。”

只是没等他去细想,东平侯带着顾贵妃的懿旨便找到了他。

二人合计了又合计,决定还是拿下晋王世子南宫辰,站在顾贵妃这一边。

……

晋王府里,南宫辰在几个护卫的掩护下逃脱后,也身负重伤,只让大夫给简单的包扎后,便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闭门不出,也不容任何人进去看他。

这倒是急坏了晋王妃。

府里少了个令人头痛的谢云岚,晋王妃本以为日子会过得顺心一点,哪知儿子又出了事。

南宫辰又是她唯一的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她一定也活不了了。站在南宫辰的书房前又是哭又劝的。可那门就是不开。

扶风院里,阿姆悄悄地问柳晴柔,“姑娘,世子妃惹了事,世子爷只怕会受到牵连,咱们要不要离开这里?”

阿姆知道柳晴柔并不是真心的喜欢着晋王世子,是恨着晋王府与谢云岚的。

那谢云岚已死,而且还得罪过顾贵妃,再留在晋王府里只怕会引火上身。阿姆很是担心柳晴柔,必竟柳晴柔是她一手带大的,她一直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为什么要走呢?”柳晴柔坐在窗子前的小椅内,依旧不紧不慢的锈着她的帕子,一枝红梅眼看就要完工了,此时正在加快手法。她锈得很是仔细。“只不过是死了一个谢云岚,这晋王的其他人,不是依旧过得好好的吗?”

“可是姑娘……,老奴看见晋王世子整个人都神色厌厌的,而且晋王妃一直与晋王爷关在屋子里商议着什么,是不是王府里会有什么变故?”

柳晴柔抬起头来看了一会儿院中的景色,她微眯起眸子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神色一凝的对阿姆说道,“阿姆,你现在赶紧去将咱们的细软收拾一下藏好,待会儿可能有人来王府搜查,免得让人顺手拿了咱们的东西去。”

阿姆的神色又是担心又是疑惑,“姑娘,都要搜查王府了,咱们还不走啊?还藏什么呢?拿着东西回乡下去吧。”

“为什么要走呢?就算是抄家搜府,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晋王府一时片刻还倒不了。不过,咱们可以添把柴,让晋王府闹得更欢腾一些。”

柳晴柔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对着阿姆诡异的一笑,然后出了扶风院朝另外两个姨娘的院子走去。

阿姆不知柳晴柔到底是在作何算计,但她自从跟了姑娘上京城后,发现姑娘变得很有主见了,便也没有多想,走到里屋里收拾起了细软。

姑娘最近认识了那个叫言立的小公子,言公子出手阔绰,加上平时攒下的月钱,她们两人七七八八的也攒了有三五百两银子。

阿姆想着,这要是回到了乡下,买下个小宅子,姑娘再找个人嫁了,也是不错的,只是姑娘想法太多啊,心思不在这个上面。

阿姆胡思乱想的将柳晴柔的一些首饰并几张银票藏到了床后面的一个石砖洞里。

柳晴柔出了扶风院后,径直往后院两位婕娘住的屋子紫兰院走去。

待她走到紫兰院的附近时,便忽然变了脸色,慌慌张张的一气跑到院门边,用力的拍着院门。

“兰姨娘,紫姨娘,快开门啊,是我,柳姨娘啊,咱府里要出大事了,你们快开门!”

她的声音故意压低着急促着,带着十二分的焦急与不安,让人听着仿佛真的会出大事一样。

很快的,紫兰院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后院子门从里打开了。

一个小丫头脆声的问道,“柳姨娘,出什么事了啊?”

柳晴柔神色慌乱的抓着那丫头的胳膊问道,“两位姨娘呢?她们在哪儿?”

丫头眨眨眼,“柳晴娘,两位姨娘都在屋里呢,究竟是出什么事了?”

紫兰院正屋的门帘子一晃,两个年轻美艳的姨娘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脚步匆匆的迎向柳姨娘。

“柳姨娘,怎么啦?”

柳晴柔一下子冲到两位姨娘面前,抓着两人的手急慌慌的说道,“兰妹妹,紫妹妹,不好了不好了,晋王府出事了,大理寺要来抓咱世子爷呢!”

“啊——”两个姨娘齐齐大吃一惊。

因着谢云岚并不得晋王妃与南宫辰的喜欢,府里的掌家大权全在晋王妃的手里。但晋王爷又常年生病,晋王妃难免分身乏术,便将后院的一些杂事交给柳晴柔打理。

比如一些当差仆人的调动,院子的安排,月银的分发,都是柳晴柔协助着管着。加上柳晴柔人如其名温温柔柔的一个人,常常替下人们着想,对南宫辰纳的两个姨娘也很是关照,从没有争宠一说。

因此姨娘仆人们都对她敬重喜爱,眼下听她说起南宫辰出了事,兰姨娘与紫姨娘及屋里的几个丫头们吓得都白了脸色。

二人拉着柳晴柔就问起来,“柳姐姐,你不要慌啊,快说说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大理寺要抓世子爷啊?”

柳晴柔一边喘气一边说道,“还不是因为世子妃?她自己在顾家梅园里惹了事,就说是世子爷指使她干的,还拿出了证据来。顾贵妃因此很是生气。外面都在传很快就会有大理寺的官差来拿世子爷了,还要将晋王府给查封呢!

这要是查封了,咱们辛苦攒的银子不就拿不走了吗?所以,我得了这消息后,又想起你们平时与我交好,我才特意来通知你们的。趁着官兵还没有到王府来,咱们赶紧将这府里的东西能拿便拿走一些吧。”

最好将晋王府搬成一座空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