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章 夏玉言护女发怒/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杰与谢诚二人被顾非墨的人扭送到了大理寺。

谢枫只对顾非墨点头说了声“多谢”,然后回了兵马指挥使后院的住处,将自己关在屋内很久。

他的同僚李治看了一眼谢枫紧闭的门,不解的问他的小仆阿海,“你们头怎么啦?怎么一进屋就不说话?”

阿海摇摇头,“谁知道呢?他呀,自打上个月从北疆的守防处回京后,整个人就是这样的,像换了个人一样。也不怎么说话,有空就骑马到街上四处晃悠。回来后话就更少了。一天到晚同我说的话不超过三句。”

阿海摸摸自己的脑门,“李大人,要不,你进去问问我们头?”

李治点了点头,“好,我进去看看他。”李治走进谢枫的屋里,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喂,谢枫,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怕今天收拾了那两个上门挑衅的高门子弟,会被报复?”

谢枫这时抬起头,看了李治一眼,冷嗤一声,“他们敢!”

“那不就结了,你还发什么愁?走走走,出去一起喝酒去!”李治拉着谢枫往外走。

外间,顾非墨正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耷拉着脑袋,一见谢枫从房内走出来,顿时精神一振,他拔起腰间的剑就朝谢枫劈去。

谢枫飞快的抽出身上的配剑迎上,李治与阿海双双吓了一大跳,飞快的躲到一边。

两人打得眼花缭乱,只隐隐约约看得清一青一红两个人影。

阿海撇撇唇,“顾将军一见到我们头就要比剑,真是个剑痴。”

两柄剑,“乒”的一声撞击在一起,迸发出几点火花,顾非墨只觉得虎口发麻,手里的剑险些掉在地上。

他拧了拧眉,懊恼的将剑插入剑鞘。

谢枫看了他一眼,眉梢微微扬了扬,“你受过伤了?伤都没好还来偷袭我?在受伤的情况下还来同我比武,哪里赢得了?”

然后,他看着顾非墨略带嘲讽的又说道,“你的剑术不是又上升了一层吗?怎么还会受伤?你在用脚使剑吗?”

“哼,遇到小人了!”顾非墨阴沉着脸往椅内一靠,“你师弟被人欺负了,你不帮着报仇?”

谢枫斜斜看了他一眼,问道,“谁敢欺负你?你可是太师之子,贵妃之弟,又是西山军营的总兵大人,你不去欺负别人就罢了,谁敢欺负你?

再说了,你师兄我现在只是个城门兵马副指挥使,区区一个七口小官。能帮你出什么头?你没看见刚才的事?就连安杰那样的人也敢上门挑衅我。”

“反正有那么个小人,明年的春天不是要选武状元吗?我想办法让你跟他同场比,到时候,你给我狠狠赢了他!这口恶气就算替我出了。”顾非墨咬着牙愤愤的说道。

“你可真是闲的!”谢枫懒得理他,从他身边走过去。

顾非墨起身追在他的身后,拿眼睛往四处看了看,扯着唇角说道,“这么个破地方有什么好呆的?跟我去西山兵营去,以你的能力,最少也是个参将。以后啊,看那谢诚还敢不敢在你面前得瑟!”

谢枫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着顾非墨,声音清冷说道,“假如我不是你们顾家管事的养子,假如八年前我没有跑到雪山你也没有跟着去,最后做了我的师弟,你会给我个参将当?”

顾非墨原本带着调笑的神色瞬即淡下来,他正色望向谢枫,“那你又为什么甘心在这里做个副指使?”

谢枫没再说话,而是大步走了出去。

……

云曦与青衣坐着谢枫给她们安排的马车到了吉庆药房。

因为担心老余发现了她们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命那赶车的小兵差将马车停在离药房较远些的地方,这才与青衣一起走进了吉庆药房。

而在药房里,她们远远的就看见那老余在一间小房间门口不停的徘徊张望。

青衣冷哧一声,小声说道,“小姐,这老余看得还真紧,居然都跑到药房里来了,他不过是个赶车的下人,奴婢虽是个丫头,也是个一等丫头吧?他胆子倒是不小,竟敢如此大胆的监视咱们?”

云曦淡淡说道,“他本来就是安氏安排过来监视我们的,他这样跟得紧,倒也尽职尽责。”

“呸!还好奴婢只是假装生了病,要是真生了病,他在那门口晃来晃去,我一个大姑娘被一个老头盯着瞧,不是坏我名声?不行,我得教训他一下。”青衣挽起袖子就要往前冲。

云曦伸手将她往回拉,说道,“教训他等会儿再说,你先去将他支开,咱们好找到关大夫,换回衣衫。”

“支开他?那还不容易!”青衣从口袋中摸出一块小碎银,走到药房外面叫过一个小孩子,然后跟那小孩子耳语了几句。小孩拿了银子喜滋滋地就朝老余跑去。

青衣这时悄悄的走到谢府的马车边上,趁人不注意时,偷偷解开了马缰绳,然后又用力一踢马肚子,那马儿吃痛,撒开马蹄就朝前跑走了。

老余正在药房里等得不耐烦,但对方不管怎么说也是府里的小姐与大丫头,他这个车把式虽然得了安氏的叮嘱但也不敢当面顶撞,只好忍着耐心等着。

这时,一个小孩儿跑了过来,“老伯,前面那个漆着朱漆系在槐树下的马车是您老赶的吧?”

老余点点头,“是我府上的,怎么啦?”

“没怎么,就是马儿的缰绳松开了,马儿自己拉着马车跑掉了。”小孩咧嘴笑着说道。

老余吓了一大跳,“啊——”

他现在管不了三小姐的丫头是真病还是假病了,转身飞快的跑出药房去寻马车,那马车平时可是二小姐常坐的,要是弄丢了,大夫人还不得抽死他?

青衣拍了拍手,笑嘻嘻的走到云曦面前,“小姐,搞定了!等老余追回马车,少说也要半个时辰了。”

云曦看着她得意的样子,好笑的摇摇头。

两人走到那间给女子看病的耳房前,青衣伸手正要拍门,这时,从旁边走来一个老妇站在她的面前,将青衣上下打量着。

青衣眨了眨眼,“大婶,你有事吗?”

老妇看着青衣摇摇头说道,“我说小公子,你既然与里面的姑娘有了肌肤之实,还将人家肚子弄大了,可不能丢了她啊,一定要将她娶回去,不然的话,让人家小姑娘以后还怎么见人?虽说是个丫头吧,但也是个大姑娘不是?”

啥?

怀孕?

青衣的脸噌的就黑了。咬牙切齿就要朝老妇怒喝。

云曦赶紧上前将青衣摁住了,转身对那老妇说道,“这位大婶,里头的姑娘还是位黄花大闺女呢,你可不能这么说啊!”

“这事儿老婆子我也不清楚的,是刚才站在这里的一位老伯说的,他说里头的姑娘是谢府三小姐身边的丫头,他是府里赶车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同情三小姐的丫头。”

“丫丫呸!同情个屁!”青衣还是没忍住,暴了一句粗口,然后怒喝起来,“关云飞,你给我滚出来!”

青衣叉腰怒喝,这事儿八成是关云飞搞的鬼,难怪她刚才出门时眼皮跳个不停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敢坏她与小姐的名声?她会跟那人没完!她定要揭了关云飞的皮!

关云飞从另一间耳房里走过来,靛蓝长衫一派儒雅的书生模样,温和问道,“怎么回事?”

“就这么回事!”

砰!一个大拳头直击关云飞的鼻梁,关云飞被打倒在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青衣几乎是跳起来在骂,“你这个外表无害,内心歹毒的大混蛋!”

她一面骂着,一面又弯腰将关云飞拎起来还要开打,被云曦伸手拉住了,“青衣,你干什么呢?他可不会武啊,哪里受得了你的拳头?”

青衣虽然被拉住了,口时仍是没停住,“哼,关云飞,说,为什么说三小姐的丫头小产了?人家还是黄花姑娘一个,小什么产啊!你坏三小姐与她丫头的名声是不想活了吗?还是上次打了你,你在报私仇?”

“不……不不不,你听我说,我可没有说啊。”关云飞顾不上抹鼻血急急说道,然后对周围的几个看热闹的人说,“谢三小姐身边的丫头只是吃坏了肚子,谁说人家小产了?胡言乱语可是要判百日监禁罪的!”

那个拉着青衣说话的妇人面上讪讪的,“那个……,我也是听谢府那个赶车的老头说的。我只是同情那姑娘,才……”

关云飞却不放过她,冷声说道,“就算是同情也要弄清楚事情再说话,何况还是这种损坏人家清白的言语?小生作为这家药房的大掌柜,得为每一个进店来的客人负责。

这位大婶如果不想到顺天府里蹲监狱,最好马上站到药房门口去,说上一百句‘我听信谎言诬陷了谢三小姐与她的丫头。’否则,本大夫一定要将你扭送到顺天府,一百天的牢狱之灾肯定不会少。”

那妇人吓得脸色一白,扑通一声忙跪下了,不停的给关云飞与云曦及青衣磕头。

“老妇我真是个贪财鬼,不应该收了那老头的五两银子,才听了那老头的瞎话胡乱编排谢三小姐与她的丫头。老妇给你们赔礼,求你们不要报官啊!”

云曦与青衣同时脸色一寒,原来是那个老余在坏她们的名声!倘若一个丫头怀了身子,她服侍的小姐焉能有好名声?

关云飞这时说道,“本大夫还是那句话,你到药房前跪着同每个进店的人说,‘我是收了别人的好处,才诬陷谢三小姐与她的丫头的。’否则,只能送你到顺天府。”

“是是是,婆子我这就去说,这就去。”

婆子被店里的两个伙计押到了店外,几个看热闹的人吓得一声不敢多言悄声走开了。

青衣气得脸色发青,“小姐,还真是那个老余在坏事?居然敢诬陷小姐,奴婢定要她好看!”

云曦抿了抿唇,“青衣,咱们先换回衣衫,那老余,一定不能这样饶了他!”

关云飞这时也说道,“小姐,青衣姑娘,是在下的失误,竟让人在背后这样编排小姐,你们说吧,要在下帮什么忙?只要不让小姐名声受损,怎么做都行!”

“你说的?”青衣挑了挑眉,“你最好是挽回小姐的名声,否则,本姑娘不仅仅是打破你鼻子这么简单了,一定要打得你一年下不了床走路!哼!”

关云飞的脸色白了一白,退开青衣两步远,“容小生想想办法。小姐是你的小姐,同样也是在下的主人啊,在下怎么放任他人诋毁小姐?”

“那就快想办法!”青衣恶狠狠的扔下一句。

“是,在下这就去办。”

关云飞离开后,云曦与青衣也换回了衣衫。

老余去找马车还没有回来,云曦这时冷笑一声,难怪安氏要让一个人跟着她,这是时时在坏她的名声啊,但是,不回敬一下怎么行?

“青衣。”云曦说道,“那老余的马车最好让他永远找不到!”

青衣点点头,“小姐说得对,那老余就该教训他一下,丢了二小姐心爱的马车,老余还有好日子过?小姐,你且在这儿先歇着,奴婢很快就回来。”

青衣走后,云曦在药房正厅里专门供看病之人歇息的地方坐着喝茶。

关云飞又走了过来,“小姐,你还是到后院去歇息吧,这里人多杂乱,你的身份……”

“不。”云曦挥手制止,“我坐在这里自有想法,关大夫,劳烦你派一人到谢府上传话,最好是嘴巴会说的。就说……谢三小姐的丫头走到半路上突然拉肚子了,于是到了吉庆药房看病,谁知车夫扔掉谢三小姐与她的丫头,自己跑去玩去了。

谢三小姐与丫头不得已只得在吉庆药房里苦等车夫来接,但此时眼看晌午都过了,车夫还没有回来,并且,三小姐身无分文请不起马车。”

关云飞有些讶然,“小姐,难道你在谢府里,平时连银子也没有?”

这书呆子大夫!云曦跟他一时解释不清,“你只需这么做就是了。”

“好,在下这就去安排去。不过小姐,在下看你还没有吃饭呢,要不,让厨子送些饭食过来?”关云飞问道。

云曦点了点头,她不可会委屈自己,“也好,另外,留一些给我的侍女。”

“好的。”关云飞下去安排去了,没多久,青衣也回来了,她冲云曦狡黠一笑,说道,“小姐,奴婢找到了那辆马车,将车架子一把火烧了,然后将马藏了起来,包那车夫找到明年也不一定找得到。”

云曦听后,只是微微弯了弯唇角,明媚眼眸中闪过一丝戾色。今天,她绝对不会让安氏好过,居然安排了一个这样的车夫来陷害她。

关云飞见青衣回来了,便走过来请她到后堂吃饭。

青衣的嘴角撇了撇,睥睨的看着关云飞,“多谢了,不过,本姑娘怕你报私仇,一剂药将本姑娘毒翻了,本姑娘可没有那么傻!”

关云飞的脸气得通红,指着青衣怒道,“你……你这丫头不识好人心!哼!”说完,甩甩袖子走开不再理会青衣。

“怎么?我说错了吗?还生气?哼!”青衣朝关云飞的背影翻了个白眼,然后对云曦说道,“小姐,这书呆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人,小姐最好离他远点。”

云曦摇摇头,好笑的看着青衣,“他不是坏人,你别总将人想得那样坏!”

“还不坏?一双眼睛总是盯着小姐看,还有事没事的同我吵架,不是坏人是什么?”青衣撇撇唇,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那样子还肖想小姐?做梦!

……

老余在街上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谢府的那辆马车,眼看着太阳都在往西偏了,他越找越心慌,只得跺了跺脚又往吉庆药房跑,心中则是懊悔不已,早知道就在那马车上等着了,何苦跑进药房去?

这下子可好了,马车丢了,大夫人与二小姐一准会罚他。

而被关云飞派出去的一个婆子已到了谢府的府门前。

门房一看是个穿得寒酸的婆子,说什么也不让她进去。

她也不急,而是拉着一个过路的人闲话起来。

“大婶子,你说说看,这谢三小姐与丫头出门,居然被车夫给扔在药房里,一个人跑掉了,可怜那主仆俩连午饭也没有吃呢,就那么坐在药房里傻傻的等着,问她怎么不自己雇一辆马车回来?她说身上没有钱。

婆子我说借她几百文让她先雇一辆牛车回府,她说平时都是身无分文,怕借了也还不上。唉,我还以为谢府很有钱呢,谁知不是的啊,一个小姐身无分文连马车也请不起,真是够可怜的。”

那门房怒得跑出来冲那婆子怒吼一声,“你这恶婆子胡说什么呢?谁说三小姐平时没钱了?敢胡言乱语,看我不打死你!”

婆子往后退上一步,“哼,你不相信就去吉庆药房看看啊,那谢三小姐主仆两人还傻傻坐在那里等着车夫来接呢!”

彼时府里的月姨娘正要出门,一听说三小姐被人扔在外头,而那车夫还是大夫人安排的,她心中马上就乐开了花了,终于找到一个对安氏落井下石的把柄了。

她暗暗一笑,转身回了府快步往夏园走去。没走多远,她便遇到了夏园的桂婶。

彼时桂婶正要到外面采买,一听月姨娘的话,吃惊的抓住了对方的胳膊,“月姨娘,你说的可是真的,咱们三小姐一直坐在吉庆药房里,车夫不见了?”

“嗨,还能有假?府外好几人在说呢,可怜的三小姐被人扔在那里,连饭都没吃呢,啧啧啧,好可怜,唉,大夫人怎么就不安排一个好点儿的车夫?那车夫怎么只管自己玩,将一个小姐扔到一边了?真是不像话!”

月姨娘一面说着,一面拿眼偷偷看向桂婶,她知道这桂婶可是夏玉言最信任的嬷嬷,说给她听了就同说给夏玉言听一样。

那夏玉言也太老实了,总是忍着那安氏,害得她们几个姨娘也翻不了身。为何不添把火让两个夫人互相掐起来?

桂婶听完月姨娘的话后,果然神色一变,只对月姨娘微微福了福,转身又飞快的朝夏园走去了。

府门一侧还有一个人听到了这个消息,正是云曦的另一个大丫头青裳。

她微微拧了拧眉,这几天跟着小姐的都是青衣,以青衣的身手,一般的人是近不了小姐的身,但此时听那人说得小姐这般可怜,只怕是小姐又在做什么谋算。

她低头略沉思了一会儿,快步朝谢老夫人的百福居走去。

才绕过几处园子,就看见老夫人的大丫头金珠正在前头走着,青裳将眼睛揉得红红的,快步追上了去。

“金珠姐姐。”

金珠回过身来,见是三小姐身边的大丫头,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原来是青裳啊,青裳妹妹从哪儿来啊?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吗?”

青裳一脸的焦急,带着哭腔说道,“金珠姐姐,你快说说怎么办才好啊,我们三小姐不见了,是大夫人安排的一个车夫送出府的,但到现在都过了三个多时辰了还不见回府,她会不会有事啊?”

金珠讶然的睁大眼睛,“出去了三个多时辰了?又不是做客赴宴,就算是出去买东西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啊?还是她去了哪个手帕交家里玩?”

青裳半哭着说道,“小姐没有手帕交,以前出府只找赵小姐的,可现在赵小姐不是住到咱们府上了吗?小姐今天只说是给老夫人买点儿点心,不是去玩儿。”

“你先别急啊,这事啊,先跟大夫人说说,让大夫人安排着人去找找。”金珠安慰着青裳说道。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大夫人。”青裳揉了揉眼转身走开了。

金珠则是想了一会儿,加快了步子朝百福居而去。

青裳见金珠走后,则悄悄的出了府。

那金珠虽然不会在人后议论人,却喜欢将府里听到的各位主子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与老夫人听,是老夫人在府里的眼线。

谢家老夫人虽然不怎么喜欢二夫人与三小姐,但从她行事的风格上看,却也不会完全偏向大夫人那边,她两边都要踩上一踩,抑或是两边都时不时捧一捧。用两方在互相制约着。

而桂婶听到三小姐被车夫丢在药房里不管,则是飞快的跑回府里,往夏园的方向的方向跑去。

彼时夏玉言同谢锦昆吵过一架后,整个人怏怏的躺在床上望向帐顶发呆,连午饭也没有吃。

桂婶这才决定到外头买点开味的小菜给夏玉言调剂味口。

夏玉言躺了一会儿,又想起还没有让桂婶给云曦开小灶呢,便又起了床,唤来小丫头,“桂婶呢?”

小丫头回道,“二夫人,桂婶刚刚出去了,说是买点东西。”

“出去了啊?那算了。我自己来做吧。”夏玉言进了夏园的小厨房,这时桂婶从园外冲了进来,一路跑一路喊着夏玉言,声音透着焦急“二夫人,二夫人呢?”

“桂婶,出什么事了?”夏玉言从小厨房里走出来,正往身上系围裙。

“二夫人,三小姐……三小姐她……”桂婶的一口气喘不过来,憋得一脸通红。

夏玉言心中咯噔了一下,将手里的围裙往地上一扔,双手钳着桂婶的肩膀紧张的问道,“桂婶,三小姐怎么啦?快说啊!”

“三小姐被车夫扔在外头呢,可车夫却不知跑哪儿去了。”桂婶喘了一口气说道。

“倒底是怎么回事?三小姐怎么会在外头?是谁赶的车为什么将她扔到外头了?”夏玉言急得几乎是在吼,整个身子开始哆嗦,连唇角也在颤抖着。

“二夫人,老奴也不清楚三小姐怎么到了外头,是一个妇人在府门前对路人说这事时,被月姨娘听到了,她告诉老奴说三小姐一个人在那里等了好久了呢。又身无分文请不起马车,只好坐在那里干等着。”

什么?她唯一的女儿被人扔在外头了?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夏玉言的神色一变,扔开桂婶飞快的朝府门处跑。

桂婶紧跑了两步追上夏玉言。

她拉着夏玉言的胳膊说道,“二夫人,你先别慌乱,老奴知道吉庆药房那个地方,是个很大的药房,里面还有女大夫呢,个个都很和善的。三小姐在那儿不会有什么事的。老奴现在就去那里将三小姐接回来。

倒是二夫人您现在应该到老夫人跟前说说这事儿,咱们不能总是由着那位欺负着咱们啊。十五年前丢了大少爷,现在要不是有人来府里报信,只怕三小姐……”

夏玉言赫然扭头看向桂婶,她红着眼,忽然冷笑起来,“桂婶,你说的对,那个来传话的既然能说出是谢府的三小姐,一定是曦儿告知了她自己的身份。好,我现在就去找老夫人,你拿着钱叫上一辆马车到药房里将三小姐接回来,然后,咱们离了这谢府!”

“是,二夫人。”桂婶很快的朝府门处跑去。

夏玉言咬着牙双眼怒得通红,一路向前狂奔。

她的女儿,谁也别想打歪主意!儿子没了,还想弄丢她的女儿吗?决对不会让那些人得逞!

出了西园园门,夏玉言在东园门口看到了安氏与她的一众仆人走过来。

雍容华贵的衣着,前呼后拥的排场,安氏将二品诰命的架势摆了个十足十。

想当年,她嫁给谢锦昆当天,还跪在自己的面前敬过茶水,喊了声少夫人。

安氏是东平侯府的庶女,虽然出身卑微,但也是出自高门,比她这个出身乡野的村妇仍是强上许多倍,是以,一起过日子后,她处处谦恭不敢顶撞安氏。

之后她生子,次年安氏也生子,但她依旧是谢府的少夫人,安氏是贵妾。二人之间倒也没有冲突。

五年后,谢锦昆官升兵部侍郎,是当时朝中最年轻的四品官。四品官职,其夫人也要跟着受封。

那一年,安家对谢锦昆入仕做了很大的帮助。

她知道自己虽然占着正妻的位置,但以后,还是抗衡不了安氏,便主动让了正妻之位,只做了个平妻,将诰命封号让给了安氏,自此,安氏成了谢锦昆的嫡夫人。

但是,问题还是存在的,嫡夫人的儿子却是次子,嫡夫人还向平妻跪着磕过头,喊过一声少夫人。

安氏一定在心中嫉恨着她。

她处处小心,却还是弄丢了儿子,当时安氏掌着府里的大小事务,只一句下人看护不当,杖毙下人了事。

她的儿子还是没有回来。她魂牵梦绕的儿子,她无数个夜晚睡不好,她在梦里总是梦见大宝大哭着喊着娘快去接他回来。

她的大宝啊!

安氏的儿子一味顽劣,她的大宝已经会写一千多个字了,会背诗文了,是谢氏众多子弟中最聪慧的一个。安氏却暗中将她儿子弄丢了。

安氏欺骗着世人却是欺骗不了她。

夏玉言想着往事,怒从心来,她朝安氏飞奔过去,揪起她的头发就是一巴掌,她将多年的怨恨的都爆发在那一巴掌上面,安氏被她打翻得险险摔倒。

安氏在府里近二十年,这夏玉言就没有敢在她面前大声的说过话,是以猛然间冲过来,她没有反应,待被夏玉言打了一耳光后,她便怒了。“拿下她!”

“夏玉言你竟敢打主母!”

安氏身边的仆人们也吓了一大跳,一齐将夏玉言按住了。

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被府里一个最没用的女人当面打了耳瓜子,安氏真要气疯了,她咬着牙抬手便朝夏玉言的脸上挥去。

只是手巴掌没有落下,不知什么东西击在她的手上,她疼得“啊”的一声惨叫,左手捂着右手嚎叫起来。

同时,一个声音也朝她喊道,“怎么?将三丫头丢在外头不管,还要打言娘吗?锈娘,你就这么容不下她母女?”

老夫人一行人不知几时已走到她们附近,曦园的吟雪与吟霜也跟在百福园一众仆人的身后。吟霜看了一眼安氏的手掌,悄悄的弯了弯唇。

“不……不是。”安氏吓得忙屈膝一福,“老夫人,刚才是言娘打了媳妇,媳妇气不过才要还手的,老夫人不信,您往媳妇脸上瞧。”

哪知老夫人看也不看的说道,“她打你?你应该想想她为什么要打你,我只问你,那车夫老余回来没有?三丫头又回来没有?门房那里说三丫头是吃午饭前出的府,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太阳都偏西了,人呢?回哪儿啦?”

老夫人的声音凌厉,安氏吓得扑通一声跪下了,“兴许是三丫头贪玩呢,才没有回府。”

“贪玩?”夏玉言怒声喝道,“锈娘你胡说,我女儿可是一直等在吉庆药房那儿呢,却是那车夫不知去向!你说,你究竟想干什么?安排了这样一个不负责的车夫跟着曦儿,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言娘,你胡说——”安氏也怒了,想不到这夏玉言竟然也这样泼辣了。

“都给我闭嘴!”老夫人怒吼一声,“我已让林嬷嬷到吉庆药房里去接三丫头去了,倒底是怎么回事,一问便知,现在都随我到百福居去!”

“是,老夫人。”安氏与夏玉言双双回道。

夏玉言看也不看安氏,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她还怕她什么?大不了离了这里,带着女儿回乡下。

安氏则捂着半边脸气哼哼的从地上爬起来,夏玉言竟敢当着下人的面打了她,这仇她一定会记着!

……

而吉庆药房里,云曦与青衣正闲闲的坐在一处角落里各捧着一本话本子在看。

这时,有个人急急慌慌的跑了进来,青衣眼睛一眯,飞快地将云曦往暗处一拉,然后小声说道,“小姐,那老余回来了。”

“嗯,我也看见了。”云曦说道。

“小姐。”青衣扯了扯唇,“那书呆子大夫说要惩罚一下这个老余,奴婢且看他怎么惩罚,要是办不好这事,奴婢一准过去将他打得趴下!看他还敢不敢大意地让人在药店里胡言乱语坏咱们的名声。”

云曦好笑的看着青衣,“你别将关云飞想得那样没用那样坏,这药房人多嘴杂,他能做到将那个乱嚷的婆子罚跪在药店门前给我赔罪已是很好了。”

“这还算好?应该是这事儿压根儿不能发生。”青衣愤恨说道。

“但主凶却是那老余啊,关云飞哪里能料到?”

青衣哑了口,“好,我且看看这老余如何被关云飞惩罚。”

主仆两人躲在暗处正低低说着话,那老余已走到了病人们看病的一间小耳房门口,他正要伸手敲门时,一个妇人将门打开了。

老余马上上前说道。“里面那位姑娘的病情怎么样了啊?”

妇人上下看了他一眼,“你是谁啊?打听里面的人做什么?”

“我是谢尚书府上的车把式,里面是我家三小姐身边的一个丫头,据说是小产了,不知道大夫医治得怎样了,因为天不早了呢,我还要接我们家小姐回家,所以打听一下。”老余对妇人客气的说道。

他这边客气着,那妇人却不客气了,扬手就是一巴掌甩上老余的脸上,“你胡说八道什么?里面是我家夫人正在检查胎气呢,我家夫人成亲十年这才好不容易怀上了,你居然咒骂她小产?你找死啊!还不快滚!”

这时,这间耳房的门又开了,一个中年胖妇人在两个嬷嬷的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女大夫。

那胖妇人只淡淡瞥了一眼老余,慢声慢语的说道,“凡是在本夫人面前说起本夫人肚里宝宝坏话的人,一律掌嘴二十。”

“是,夫人!”两个婆子按着老余就开打。

然后那胖妇人又说道,“谢府里怎么会有这种乱嚼主子舌根的奴才?就算是丫环得了什么病,也用不着这样大肆宣扬啊?不知道尚书夫人是怎么管着下人的,真替姑母焦急。”

“秦夫人别为这点小事生气,否则气着身子,老奴们可没法向老夫人交待了。”谢府的林嬷嬷走过来说道,她的身后还跟着夏玉言的嬷嬷桂婶。

这秦夫人是谢老夫人娘家的侄女,林嬷嬷自然不敢怠慢,寒暄了几句后,朝跟来的几个仆人喝道,“将这个满口喷粪的老货给我绑了!”

老余早看到林嬷嬷走来时,心中就开始犯起愁来,这林嬷嬷是站在安氏一边呢还是站在夏氏一边?他要不要再继续说着三小姐的丫头小产的事?

谁知林嬷嬷一见他就喊绑了,他吓得不轻,口里仍说道,“林嬷嬷,我只是找错了屋子,三小姐的丫头真的病了进了药房呢!就是小产!”

噗!一只脚踢到他的肚子,将老余踢飞开去。

“本姑娘只是拉肚子!你再敢胡言。本姑娘一脚踹死你!”青衣早已忍得不耐烦了。柳眉一竖大喝一声。

云曦也走了过来,揉着通红的眼睛对林嬷嬷哭着说道,“林嬷嬷,我本来是到药房隔壁的酱鸭店里买酱鸭给我娘和老夫人以及大娘老爷尝尝鲜的,哪知我的丫头走到半道上说肚子疼,然后我便陪了丫头来看病。

因为是吃坏了东西,一直在拉肚子,耽搁的时间便久了些,等她的病好点了,车夫又不见了,我还叮嘱过车夫让他在外面等着呢,可一直等到现在车夫才出现,一出现还编排我的侍女小产,我……林嬷嬷,我这脸儿今后往哪儿搁啊,侍女小产了,外人们还怎样想这主子啊。”

云曦捂着脸大哭起来。

桂婶上前将云曦搂在怀里,拍拍她的后背说道,“三小姐别哭了,老夫人一定会给三小姐讨回公道的。”

“谢三小姐别伤心了,这事儿啊,你们老夫人定不会袖手旁观的。”秦夫人也走过来拍拍云曦的肩膀说道。

而云曦却是哭得更凶了。

她知道,这位秦夫人最是好管闲事,也最是见不得女子娇弱被人欺负,偏偏她又是老夫人的侄女,这事儿被她知道了,哪怕谢老夫人不想管,秦夫人也会揪着不放。

云曦不禁悄悄的莞尔,原来关云飞是这么在帮她的忙。

那么安氏可就有大麻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