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阴谋阳谋/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云香没想到安杰会来找她。

当丫头小叶儿将一封信递给她的时候,她讶然了好长一会儿时间。

“安杰公子送给我的?”谢云香捏着一个薄薄的信封问小叶儿。

小叶儿点了点头,“是门房那里递进来的,送信的人是安府的,写的却是奴婢收。但奴婢打开来看,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信封,上面只写着一个香字,奴婢就想,一定是安杰少爷送来的。”

谢云香拆开信封,信上寥寥几个字,约她到府外一间茶馆见面。

她与安杰的婚事,不过是家族连姻。

安杰娶她想得到父亲的支持,夺得世子之位,她呢,只是想快点将自己嫁出去,当初那份高傲的心,早已不存在了。

换了衣衫,谢云香带着丫头小叶儿坐了马车到了信中约定的地方。

安杰点了几盘点心坐在一间雅室里。

谢云香以为安杰至少会对她冷脸,但想不到竟然还客气的点了吃的东西。

她心中忐忑,自己有孕的事安氏已经知道了,安杰定然也会知道,但他为什么还对自己客气?

安杰看了一眼她身后跟着的丫头,说道,“你,站到外面守着。 ”

小叶儿看了一眼谢云香,谢云香点了点头。

小叶儿守着门口,但她也时不时听听里面的动静。

她在心中想着,四小姐的姑爷让人看着心里头不由得发紧,虽然四小姐经常发脾气,但还不至于像二小姐那样对下人下死手,小叶儿不免为她家小姐担心。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谢云香在安杰的对面坐下来,看了他一眼,谨慎地问道。

安杰倒了杯茶水给她,细长的眼里闪过阴桀,“过几天是正月十五,观月楼会办花灯会,你帮我做一件事。”

谢云香马上抬眉,“什么事?”

果然,她与这个男子的婚姻只是各取所需,他找到她,除了有事,不会有别的。

安杰勾唇冷笑,“我会想办法让谢家的老夫人带上你们府上的几位小姐们去赏花灯,到时候谢云曦也一定会跟着去,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她走到那几只兔子花灯那里。”

谢云香心中吸了一口气,虽然他不喜欢安杰,但乍一听到安杰心中记着别的女人时,心中还是哽了一下。

她的脸上便带了几分不情愿。

安杰的唇角微微一扯,脸上冷了几分,“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是……我愿意,非常愿意,我只是有点惊讶,你为什么要算计她?”谢云香看着安杰的脸,问道。

“至于为什么你就不要问了,总之,我会要她生不如死!”安杰斜勾着唇角,细长眼微微眯起,冷笑一声。

虽然安杰的表情让她看了渗得慌,但这个男人算计的是谢云曦,那便正好合了她的心意。

谢云香眼神一冷,呵呵,看那个谢云曦还会不会故作清高。

这回,那死妮子要是落在安杰的手里,成了安杰的女人,大家就是彼此彼此了。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谢云香道,眼底闪过一丝狠桀。

……

日子虽然离上元花灯节还远,但谢府里早已经忙开了,各院都在备着花灯与灯迷。

夏玉言管着府里事务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大小事都是井井有条。

虽然仆人们大半部分都是安氏以前用过的人,却也没出什么大乱子,府里平平静静。

一是因为年节,二是因为夏玉言刚接手,一时之间换人,是必会乱。再说才过年,老夫人不同意大量换人,那些旧仆便都留了下来。

安氏自从失了掌家权后,一直安分的过着日子,就连知道了谢询被人算计的事也没有闹起来。

无事人一般的过着日子。

云曦心中生疑,让青裳去打探过几回,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青裳道,“小姐,那安氏当然要老实了,她的儿女生了这么多的事,老夫人早就烦了。何况,她初一那天还被谢尚书打了一顿,她要是再生出事来,还能在府里再待下去?”

“也不要大意了,就怕她对我娘暗中下手。青裳,你白天还是在二夫人那里帮忙吧。”云曦想了想说道,有青裳威慑着,那些刁奴便不敢太生事。

很快到了正月十四。

这一天早上,云曦刚睡醒,青衣就迫不急待的扯开了帐子。

云曦抱着枕头,看着她笑得一脸是花的捧着一抱衣衫放在床边,不禁暗暗发笑。

“青衣。这一大早的,你怎么这么高兴?可是有人给你提亲了?”云曦挑眉故意逗她。

青衣昨天时不时的拿出一对耳环在看,但是看到她时,却又飞快地藏在衣兜里。

但后来又偷偷的拿出来过几次。

这是——

有情况啊。

“小姐,你怎么打趣奴婢了?奴婢哪有喜事,倒是小姐啊,今天有人请小姐到府上做客。”

“谁?”云曦漫不经心的问道,刚刚来了葵水,她身子有点懒。斜斜靠在床上微睁着双眼,不想起床的意思。

青衣将她床上的被子猛地掀开到一边,将那一抱衣衫放在她的面前,口里说道,“小姐,快换衣,到了前院正厅里,你就知道了。”

云曦往那一抱衣衫上看去,是一件浅紫色的云箩纱,不是她平日里穿的衣衫。

这身衣衫面料千金一匹,夏玉言一向节俭,从她告诉夏玉言有一座酒楼是她们母子三人的产业时,夏玉言也只是换了一身普通的锦缎衣衫。

她不可能一下子舍得做这么贵重的,并且——

云曦的眼睛眨了眨,这是出自宫中的尚衣宫的缝制手法。

“新衣?哪来的?”云曦坐起身来将衣衫接在手里。

“当然是主子送来的,谁还会这么细心的送小姐衣衫穿?”青衣喜滋滋的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小姐,快点梳洗,主子就在前院里等着呢。”

浅紫色的烟箩裙,轻如云雾,层层叠叠,裙摆处还有不少细小的紫色宝石。

这身衣衫的做工加上衣料,不下千金。

云曦唇角抽了抽,让她穿得这么华丽,谢府里的仇视的眼睛可就又多了几双了。

前世的她就是太招摇,招来杀身之祸,所以重生后,她从不显露财富,同夏玉言一样过着清苦的日子。

镜中的她与谢婉有着相似的容颜,除了清瘦些,相像的地方十之有九。

手腕上缠着银链,她微微眯起眸子,轻轻的抖出银链,向桌上卷去,一只水杯到了她的手里。

青衣说道,“小姐,又进步了,水杯的水没有洒出来。”

她淡然一笑,将水杯放在了桌上。

对,她为什么要一直隐忍着?为什么要一味的藏着她的富贵?藏着她的锋芒?她就是她,她不做木纳的谢云曦,她只是借着谢云曦脸孔的谢婉。

前一世太大意让那些小人们算计,这一世,她要主动出击。

“青及,更衣。”云曦走下了床,青衣将衣衫抖开来披在她的身上。

窗外,恰有一缕阳光射进来,照在云曦的裙袂上,浅浅闪着银光。

“小姐,真漂亮!”青衣忍不住赞叹一声。

云曦从镜子里看向站在她身后帮着整理衣衫的青衣笑道,“等你出嫁,我送你十套这样的嫁衣。”

青衣的脸上马上一窘,涨红着脸摆摆手说道,“不要,小姐,这种裙子穿在身上,奴婢会走不了路的,奴婢喜欢简洁的衣衫。”

她口里虽然说着不要,但眼睛还是时不时的往云曦的裙子上看。手上又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腰间的小荷包。

云曦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得好笑,真是个嘴硬的。

衣衫的式样较为繁琐,青衣帮云曦穿了小半个时辰才穿好。

云曦叹了口气,“要是我一个人穿,可怎么办,做这身衣衫的人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吗?”

“不是有奴婢在吗?小姐您担心这个是不是多余了?宫里的尚衣宫,做的衣衫都是给贵人们穿的,贵人们难道还要自己穿衣?衣衫的样式当然会繁琐了。”

青衣将云曦扶到镜前坐好,给她梳了个飞凤发髻。

看着镜中青衣熟练的梳头手法,云曦眨了眨眼问道,“你说不喜穿欢裙装,不喜欢戴首饰,为什么头发梳得这么好?”

青衣可以梳三十多种发式,让她的发髻一个月不重样。

“原因简单,奴婢来小姐这里之前,被主子安排到一个宫中老嬷嬷的跟前学了半个月的梳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习梳头。所以,这手法就会了啊!”

云曦无语,段奕还真是处心积虑。

梳好了头,云曦让青衣端早点。

青衣却拉着她往前院走,“主子等了很久了,因为小姐一直在睡,奴婢就没有叫醒你,您跟着主子出门,他还会让你饿肚子?”

连拖带拽,青衣将云曦拖到了前院的正厅里。

云曦的到来,让正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在看她。

原本脸上带着笑的谢云容与谢云香,看到她马上变了脸。

谢云容的眼里几乎要射出刀子来了。谢云香也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正厅里还有谢家旁支的两位女儿坐陪,被老夫人留下过年的谢五老爷的女儿——谢蓁与谢菇。

谢蓁看到云曦淡淡一笑,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年纪小些的谢茹看见云曦则是不住的招手,口里小声的说道,“快来,曦姐姐坐我们这儿来。”

云曦与这姐妹俩也只是在除夕宴上见过一面,也并没有说过什么话,她没有记着她们,她们倒是记着她了。

云曦朝二人微笑着点头一礼,没有走过去。

她走到上首的段奕面前,盈盈拜下,“王爷金安。”然后,她的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因为段奕今天穿得比以往都正经。

男子的一头头发规规矩矩的束在头顶,戴一顶玉色发冠,两条朱色的锦带将发冠固定在颈下,末端还垂着一只龙眼大的东珠。

浅绯色锦袍,依稀可见袖口与袍子下摆锈着暗纹蟒图,墨色厚底朝靴,端端正正地坐着,平日里的慵懒神情一丝儿也看不到。

俊美无双的容颜上,神色冷然,剑眉微蹙,樱色薄唇紧抿,比往常多了几分威严。

下首左右两边坐着谢老夫人与谢锦昆,安氏与夏玉言站在谢锦昆的身后,谢诚坐在谢锦昆的下首,

一屋子的人都神情肃然。显然,段奕的正经模样吓着谢府的人了。

“起来吧。”

上首之人的声音温润平和。

她直起身来,看到段奕正经的脸,忍不住扯唇一笑。

段奕的眉梢微微一扬,转身对一旁的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太后那里已经等候多时了,本王这就带谢三小姐去奕王府,告辞。”

“既然太后在等着三丫头,那么老身就不留王爷了。王爷好走。”谢老夫人马上站起来相送,随后,一屋子的人都站起来相送。

然后,段奕站起身来,微笑着朝夏玉言点了点头,并不理会谢锦昆与安氏等人,缓步走到云曦面前。

他看了她一眼,眨了一下眼,便转身朝外走去。

云曦随后跟上。

谢锦昆与谢诚跟在二人后面一直送到府门前,两人一直恭恭敬敬,对云曦也是客气的很。

欺软怕硬!

云曦暗暗扯唇,平时这父子俩可不是这么对她。

谢府的正门前停着段奕的那辆超宽超大的黑色马车,赶车的是青一。

他看到云曦走来,马上从马车上跳起来对她屈膝行礼,然后挑起车帘子,“曦小姐请上马车。”

云曦朝青一点点头,旁若无人的先于段奕一步坐了进去。

谢锦昆与谢诚当即就沉了脸色。

谢锦昆对段奕拱了拱手,干干笑道,“王爷,小女纨逆,不知礼数,望太后与王爷勿怪。”

青一横了谢锦昆一眼,心中愤愤然,老匹夫多管闲事,王爷都没生气,你这老匹夫说什么?这不是提醒他人说曦小姐不知礼数吗?

段奕的眸色也是一暗,淡淡说道,“谢大人,本王与太后并不觉得谢三小姐不知礼数。谢大人再三提醒,是在讽刺本王眼拙?”

谢锦昆的脸上马上一白,讪笑说道,“王爷,不……不是的,是……”

“关于礼数的问题,谢大人是不是要多多关注一下府上的其他几位小姐呢?”段奕朝谢府的府门处看了一眼,扯唇冷笑,然后不再理会谢锦昆与谢诚,坐进了马车。

随后,青一也跳上赶车位,他手中马鞭子一扬,马车很快就驶离了谢府。

谢锦昆这时回过头来,正看到谢云香与谢云容两人与各自的丫头躲在府门边上探着头朝这里张望。

他气得怒道,“一点礼数都不懂,谁叫你们跟着出来的?还鬼鬼祟祟的样子,都给老夫滚回去!”

谢云容与谢云香吓得脸色一白,战战兢兢的说道,“是。”

两人飞快的跑进了府里。

透过飘起的车窗帘子,云曦看到府门前谢诚仍在原地盯着段奕的马车,眼神阴桀,谢云容与谢云香则是满眼嫉恨。

她冷嗤一声,这些人,总是见不得他人好。

段奕坐进了马车,见她脸上并不是十分开心的样子,便问:“为什么生气了?”

云曦冷然一笑,“这个府里的人,嫉恨他人过得比他们好,你刚才带我出府,没见到二小姐与四小姐正鬼鬼祟祟的站在府门前看着我吗?”

段奕看了她一会儿,将手伸向她,“过来。”

云曦挑眉,“什么?”

段奕忽然伸手将她拉入怀里,眸光沉沉的看着她,声音微微暗哑,“不喜欢谢府,要不要换个地方住?”

云曦看着她的眼,微怔。

他俯下身,一手拖着她的头,一手搂着她的腰身,轻轻的吻上她的唇。

舌尖轻挑,他很快就深入进了她的芬芳桃花源。

她的腰身被他的双手揉捏着,男子身上清冽的气息牢牢锁着她。

“你去过京城没有?”

“没有。”

“想不想跟我去京城?”

“不想,我要看梅花……”

她被他吻得不知身在何地,脑中又莫名的出现了一些记忆,梅花,少年。

这是谁的记忆,谢婉的还是谢云曦的?

云曦的头脑稍微清醒些时,发现衣衫都被段奕扯开了,头发更是乱得不成样,青衣给她梳的一个飞凤发髻已经看不出原样。

她的脸上顿时一片黑线,咬着牙低声吼着,“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现在可是大白天,你让我见太后,我这个样子怎么见太后?”

“太后今天没空见你,是我想见你。”段奕将她头上的发钗一抽,干脆将头发打散,如墨缎一般的发丝飘洒半身。

“你……你想见我?”云曦愕然的看着他。

男子容颜俊美浅浅而笑,双手捧着她的脸说道,“所以,你是什么样子,我一点也不介意,不过是一个你罢了。”

说着,段奕往马车软垫上一躺,然后伸手揽过她的腰身,将她搂在怀里,两人并排躺在软垫上。

“咱们聊聊天。”

云曦咬牙,“那我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马车里啊,你不是会梳头吗?快起来,梳一个同刚才一样的发型。”

“不梳,今天的手没有力气。”段奕伸长胳膊,将云曦搂在怀里更紧。

云曦忽然想起一件事,低声问道,“青一是不是在外面?我们说话他是不是听得到?”

“不会!他不在外面,每当你进了马车,他们就走开了。”段奕道。

什么叫她一进来,他们走开了?

云曦推开马车正前方的小窗看去,果然赶车位上空无一人。

“所以,没人听到我们说了什么。”段奕将她又拉回软垫,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无人驾驶的马车沿着京城的主道已走了三圈,外面有人开始议论起来。

“瞧,那不是奕亲王的马车吗?”

“是奕亲王的马车,奕亲王真是爱民如子,这过年时节不在府里过节,却上街巡视,真是辛苦啊。”

“是啊,真是辛苦。”

云曦身上的衣衫已被段奕揉搓得彻底走样,一张脸更是红如柿子,听到这话,她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你都是这么诓人的?”她扯着他的衣衫问道,看看面前的男子,她觉得很不公平。

为什么她一身狼狈,一副被人采撷了的模样,他一身完好?衣衫上居然连一个褶子都没有。她就这么不堪被他欺负?

“不,今天是第一次,以后嘛——”他微微勾着唇角,看着她绯红的脸颊说道。

云曦忽然挥手打断她的话,神色也跟着一变,低下头侧耳听着马车外面的声响。

段奕知道她的听力极佳,外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脸上也收了调笑,伸手将她的衣衫整了一番,正要给她挽发,便见云曦忽然拉开马车上的暗栓,纵身跳了下去。

段奕神色一变,紧跟着也跳了出去。

原来马车已驶进了一条僻静的道路。

“出什么事了?”段奕追上了云曦低声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正被人追杀。”云曦低下头,又开始辨认着方向,然后她飞快的闪身拐进了另边一条小巷。

柳晴柔被发现了吗?如果被发现,以南宫辰的性子,可就保不住命了。

“是谁?”段奕紧跟她的身后。

两人转过一间房舍,只见一个女子正倒在血泊中,南宫辰手中的长剑上鲜血在滳落。

女子咬牙看着南宫辰,笑得森然。

“南宫……辰!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春燕!是谢婉身边的婢女!我复活归来是为了要你……不得好死!你……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你这个……卑鄙小人!姑娘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她……

我……我发过誓,就算是……下了地域也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

云曦的身子开始颤抖,她以为她重生是一个奇迹,原来世上还有奇迹之人。

春燕!柳晴柔竟然是春燕!

她扑身上前,手中银链飞快一卷,将南宫辰手里的长剑卷起抛开。

接着又将柳晴柔卷了过来。

南宫辰怔怔的看着云曦,“曦妹妹?你怎么——”然后,他又看到了段奕,眼底陡然间升起了杀意。

云曦现在的模样,他又如何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女子脸色绯红,头发与衣衫凌乱。

“段奕,你竟敢对曦妹妹无礼!”

南宫辰脚尖一点扑向段奕,双掌发力直击段奕胸口。

段奕闪身躲过,同时冷笑道,“南宫辰,你总是这般自私,明明不喜欢,为什么抓在手里不放?你害了一个婉婉不够,还想害谁?”

今天更得有点少,周末事多,哎,没写到重点,明天会多更一点,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