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章 段奕你真的是断袖?/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衣的武功不差,但她居然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便被南宫辰一掌劈到了一楼,难道这也是他伪装的一部分吗?

她张了张口想喊出隐在附近的隐卫,但令她浑身一凉的是她的嘴巴竟发不出声来!而青衣又被南宫辰打到一楼生死不知。

云曦只觉得体力有一股火在烧着,身子被南宫辰抱着更是让她不由自主的想靠过去。

这感觉很不妙。

她虽然头脑发沉,但内心却仍是十分清醒,她分明是遭人暗算了!

倘若知道是谁在害她,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人!

南宫辰不理会她目中的怒意,依旧温和的问道,“你身子哪儿不舒服?我带你去看大夫。”

谢云香从地上爬起来说道,“南宫世子,府上的大夫人就在三楼呢,还是由我陪我三姐到楼上去吧。”

南宫辰眼神微冷的看了她一眼,并不理会,抱着云曦继续朝前走去。

又有一人走了过来,看到南宫辰抱着云曦,伸手便去抢。

他拦在楼道中间,伸手指着南宫辰怒目而视,“南宫世子,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么做难道不顾及曦小姐的名声吗?”

云曦微睁着眼看去,安昌?他不是看他父亲去了吗?

“安昌公子,难道你来抱着曦妹妹就不是男女授受不亲了?哼!让开!”南宫辰抬脚朝安昌踢去,只一脚便将他踢飞了。

“南宫辰你为人不君子!”安昌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但口里仍是不罢休。

云曦心中叹道这安昌真是个书呆子。他哪里打得过南宫辰?同对方争论这不是在找死?

刚才南宫辰一掌将青衣打得不知去向,而现在一脚没有将安昌踢死,大约顾忌了几分东平侯的面子。

一直隐在暗处的安杰这时闪身出来。

他看了一眼南宫辰怀里的云曦说道,“南宫世子,在下大伯东平侯请世子过去喝一杯。不如将曦小姐交给在下的未婚妻也就是谢四小姐照看吧?”

谢云香也从地上爬起来,听到安杰这么说,她走到南宫辰的身边,将手伸过去,“是啊,南宫世子,三姐就交给我吧,我家大夫人也在这楼里呢。”

云曦挑眉看向安杰。

她心中冷笑着,这几人怎么凑在一块儿了?这其中的故事可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南宫辰看了一眼怀里的云曦,说道,“本世子现在有事,东平侯的邀请么,待会儿有空一定会前去。”

说着,他抱着云曦离去。

待两人走远,安杰抬手打了谢云香一记耳光,“这么点事也做不好?”

他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安昌,哼了一声,拖着谢云香走开。

谢云香一时蒙了,她还没有嫁给她,他就打她?她为他谋着他看上的女人,他还打她?

而安杰居然还毫不怜惜的拖着她跑,她冷然一笑。

“杰公子,事情出了变故,这能怪我吗?我已经打碎了那个兔子花灯了,药粉也全洒在了谢云曦的身上,她的药性也发作了,但是谁又想到南宫辰会来?如果要怪,就应怪杰公子晚来了一步。”

“你……”安杰气得暴跳起来,算计一场,却是将到手的肥肉被人顺手拿走了。

云曦中毒,但耳朵的听力依旧没有减弱,南宫辰走得虽然快,她还是听到了远处谢云香与安杰的争吵声。

原来是安杰搞的鬼,难怪刚才那安氏看着她的眼色有些奇怪,这些人已经挖好了一个坑等着她跳呢!

不!她不能落在南宫辰的手里!

南宫辰走的是观月楼外面的观月台,靠右边就是栏杆。

云曦灵机一动,咬着牙身子忽然一翻,整个人从南宫辰的手里翻滚出去,身子飞快的往楼下坠去。

她就算是掉下去摔死,也不想再跟南宫辰扯上半丝儿关系!

南宫辰没料到她柔软成一团的身子居然还能使出力气,心中顿时大惊,伸手就去捞。

但云曦的坠落却惊动了隐在暗处的青龙白虎与玄武。

三人同时伸手去接。南宫辰跳下楼飞身上去正要抢夺,却被一人劈掌挥开,将云曦抢了过去。

“南宫世子,你的两位姨娘还在等着你呢,你怎么能撇下美娇娘,而去找别的女人?岂不是让她们伤心?”段奕揶揄一笑。

宽大的绯色披风罩着云曦的大半个身子,他讽笑的看着南宫辰,狭长眼眸里冷芒翻腾。

“段奕,又是你?”南宫辰愤恨的咬牙,他挥手就朝段奕的面门上击去。

青龙等三人却将南宫辰一齐围住。

几人就在观月楼一楼的空地上厮打起来,因为今天晚上来的人本来就多,很快,惊得附近的人都尖叫起来。

“打架了啊,杀人了啊!”

在观月楼附近巡视的谢枫,听到这边的骚乱马上打马飞奔过来,逢人便问,“是哪家的人打起来了?有没有谢府的?”

他一直跑到厮打的那一群人附近,当他看到段奕抱着云曦,怒火腾的就起来,“快放她下来!”

段奕抱着云曦马上跳跃开来,躲过南宫辰的掌风,对谢枫说道,“谢枫,南宫辰意图对谢三小姐不轨!速速将他缉拿!”

南宫辰怒道,“段奕,你胡说,本世子是想救她!”

“谢枫,这里交给你了。”段奕抱着云曦朝停着马车的地方飞快的跑去。

青衣在青二人搀扶下走来,“谢大人,南宫世子想害小姐,还将我打伤了!那楼中的花灯里藏着毒纷,定是南宫世子所为!”

谢枫认识青衣,听青衣这么说,更是深信不疑,“来人,将南宫辰带走!将观月楼围住,彻查杀人犯同伙!”

南宫辰当即怒道,“放肆,你一个小小的七品兵马指挥使,也敢抓本世子!”

他今天是有任务而来,倘若被抓,计划可就又泡汤了。

“世子又怎样?”谢枫扬眉冷笑,“今天的护城河上,可是有皇上与贵妃娘娘的画坊经过,每一个斗殴之人都得带走!来人,将南宫辰世子带走!”

很快,五六人将南宫辰团团围住。

南宫辰袖中的手掌运了几下力,但还是放下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只得任由谢枫将他带走。

青衣被青二扶着,看着南宫辰被谢枫老实的带走,不禁心生狐疑,南宫辰能将她一掌拍到楼下,打断了她的胳膊,武功就定然不弱,怎么还乖乖的就犯?

马车里,云曦如八爪章鱼般缠在段奕的身上。

段奕眸中怒火翻腾,“是谁下的毒?”

云曦神色不对,一直缠在的他身上,面色绯红,眼神迷蒙。

她一把将他扑倒,抱着他就吻起来,毫无章法,火急火燎,然后又伸手去抓他的衣带。力气之大,只一下便扯开了。

段奕一时僵住。

他伸手反将云曦摁倒,身子压着她胳膊,同时塞入一粒药丸到她的口里,拍了拍她的脸,厉声喝问道,“告诉我,是谁?本王要宰了他!”

云曦张了张口,啊啊了两声,发现能够说话了,她咬牙朝外面喊道,“青龙,马上到安府去,将那个钟氏给我捉来扔到东平侯的床上去!”

段奕眼神一冷,钟氏?安家的人?

他冷哼着又补充了一句,“东平侯就在观月楼三楼的丁未号房里。”

马车外,青龙眨眨眼,“王爷,小主,要不要脱了他们的衣衫?”

上回在谢府里,王爷就指派他将那护卫的衣衫脱了扔到那月姨娘的床上,他怎么总是干些小人的事?

“怎么解气怎么来!”段奕吼了一句。“快去!”

“是!”青龙撸了撸袖子转身就消失不见,敢算计小主的,定让他知道他们青云阁整人的手段!

云曦咬牙,“还有安杰!今日之事就是他!”

段奕暴跳如雷,“玄武,白虎,你们出来!给本王好好的收拾那个安杰一顿,再放出话去,说他是钟氏与东平侯所生!”

玄武看向白虎,眨眨眼,“为什么我们都要听王爷的?”

白虎白了他一眼,满脸写着你是白痴的表情,嗤了一声,朝马车里应道,“是!”然后飞快的离去。

玄武看了一眼马车也随后跟上。

马车里,段奕将云曦从身上拉下来,温声说道,“我带你回王府,朽木道长今天来王府了。正好让他给你调制些解药。”

说着,他摸出一粒棋子击打在马儿的背上,马儿吃痛拉着车飞快的跑起来。

云曦扯完段奕的衣衫,又开始扯自己的。

药力驱动下,力气比平日里大了一倍,段奕又怕伤着她,不敢使出武力。

“别闹,马上到王府了。”

云曦眼神迷蒙的坐在段奕的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咬牙恶狠狠的道,“你是不是真的断袖?”

段奕:“……”

段奕的衣衫已被她扯得不成型,看着面前男子身上光洁的肌肤,更是让她体内之火腾得更高,平时抱着她就上下动手,今天装起了禁欲的和尚?

马车顶上一粒幽幽发亮的夜明珠照着面前的女子。

她的上衣几乎全被她扯破,胸前更是一览无余,发头乱糟糟的披着,半遮着胸前的坟起,因为身段早已长开,腰身纤细诱人。

她近乎癫狂的缠着他,两人半赤着身子,肌肤相触之下让他感觉整个人在火上烤着。

还有那双手更是不安分的在他身上四处摸索,牙齿更是咬遍他全身。

“再闹我就将你拍晕了!”段奕又反将她摁倒,伸手将她的衣衫拉平。

“你你你——”云曦无语,喘息着怒道,“你到底是不是断袖?”

“这个问题——”段奕颇为无奈的道,“以后会告诉你!”

“我现在要知道!”云曦咬牙怒道。

段奕将她摁住:“你葵水没了?”

云曦愤愤然:“没了!”

“没了也不行!”

说道,他狠了狠心,将云曦一掌劈晕过去。

……

安杰见云曦被人救走,恼火的打了谢云香一巴掌,吼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然后,他急匆匆去寻谢诚帮忙。

但谢诚也是一位纨绔子弟,人才到观月楼,便被平时关系较好的公子们请到别处去游玩去了,根本不在观月楼。

安杰没找到谢诚,又想到刚才那个该死的安昌居然也来插手他的事,怒从心来,便又回来寻安昌出气。

他一路寻着安昌来到三楼,见他正站在栏杆边上,便要冲上去厮打。

冷不防被前面一个妇人挡着道,他心中正火着再加上灯笼光必竟没有白天的太阳光亮,便没有看清来的是谁,他不耐烦地伸手朝那妇人一推。

妇人身子没站稳,向栏杆外的楼下倒去。

而这里又正是三楼,楼高四丈,这么高的地方,不死也得摔残。

妇人惊呼一声,安昌眼快,马上飞奔过来伸手将妇的的手抓住,“娘,别松手,我拉你上来。”

安杰一时吓傻,他怎么好巧不巧的推倒了安夫人?他吓得拔腿就跑。

安夫人恶狠狠的看着他的背影骂着,“安杰,你给我站住!你竟敢谋杀嫡夫人!”

她的身子悬在半空,一只手抓着栏杆的一根木栏,一只手被安昌拉着。

起初她只顾着骂安杰,没注意拉她的人是谁,此时回过神来,发现是自己最讨厌的儿子,她一时怔住。

“娘,千万别松手啊!”安昌趴在栏杆边上朝安夫人喊道。

同时,他咬紧牙奋力的拉着安夫人。

只是,他本是个柔弱的书生,加上刚才被南宫辰打了一掌,身上有伤,因此拉起安夫人来很是费劲,努力了许久也拉不动安夫人。

他只得咬着牙坚持着,脸上憋得通红,又紧张又累,早已一头汗水。

而心中也是不住的企盼着希望有人看到他们来帮忙。

这必竟是观月楼,楼上人少,但楼下人多,再加上楼道间挂满了灯笼,很快,楼下有人惊呼起来,“快救人,那儿那人要掉下来了。”

不少人跑到了三楼,与安昌一起合力将安夫人接了上来。

“娘,你没事吧?”安昌扶着惊魂未定的安夫人问道。

安夫人看了他一眼,神色讪讪的站起身来。

周围有人说道,“这位夫人,您可有位好儿子啊,老身帮您数着时间呢,他整整拉着您的手有两刻钟时间了,这要是坚持不住,您可就掉下去了。”

安昌虽然比安夫人高了一头,但身子瘦弱,而安夫人身子壮实,安昌拉着她的手坚持了两刻钟,这中间受了多大的忍耐,可想而知。

但,这个儿子一向是她厌恶的,她心里过不去这个槛,只讪讪说道,“侯爷还等着呢,先走了。”

说着,她转身离去。

安昌看着她的背影走远了,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他神色一冷,脚步匆匆的去寻安杰。

安杰竟然想对曦妹妹图谋不轨?还差点害死他娘亲?他绕不了他!

安昌找了许久也没找找到安杰,因为安杰刚刚转身便被人捉住了,将他拖到了河边上。

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人便一左一右的钳着他胳膊,然后,脚板底手巴掌就招呼上了。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打我?”安杰嘟囔了一句。

“是谁?老子们是阎王,专打你这小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竟敢肖想他们小主?打不死你丫的!

打他的两人轮翻上阵。

安杰的武功只是皮毛,白虎与玄武可是暗卫。安杰在二人手里,犹如老鼠被猫抓住,只有被玩的份。

没一会儿,安杰便被二人打得一阵鬼哭狼嚎,爷爷奶奶太爷爷太祖爷喊了一大堆,两人丝毫不理会。

这时,有一队兵差骑马而来。

安杰睁着被打得只剩一条缝隙的眼睛看向来人,心中顿时惊喜,“谢副使,救命啊!这儿有人行凶!恶意毒打朝中差官!”

安杰此刻是有一根稻草抓一根稻草,完全忘记了他曾经得罪过谢枫,被谢枫算计了关进大理寺的事。

谢枫的人马到了他们近前。

他翻身下马,甩着大步子两三步就走到安杰的面前,二话不说抬起大脚板就朝安杰的脑门踢去。

安杰“啊”的一声惨叫,身子飞出一丈多远。

谢枫背着手冷嗤一声,“这不叫恶意,这叫善意,他们打你一顿是想告诉你,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下次见到谢三小姐,给本官饶道走!”

安杰被踢到地上,捂着身上的痛对谢枫冷笑道,“谢枫,你我是同级,你身为朝中差官,竟敢对同僚动手,我要到大理寺去告你!”

谢枫冷笑一声,“你告吧,反正这里的人不会给你做证,并且,你很快就不是朝中差官了。”

安杰吓得脸色一白,身子倒在地上后退了两步,“你……你想干什么?你想杀人?谢枫你敢!”

“呵!”谢枫耸耸肩膀冷笑起来,“蠢人才会自己动手杀人。”然后,他扭身看向白虎与玄武问道,“你们打了他多久?”

“有半个时辰了。”两人道。

谢枫扯了扯唇讽笑,“你们不嫌累?”

白虎:“……”

玄武眨眨眼:“……”

王爷与小主说要好好的收拾他,累也得动手啊。

谢枫向二人勾勾手指,“过来,本公子有个好办法,包你们不累。”

二人走到谢枫的面前,谢枫对二人吩咐了一番,拍拍他们肩头,说道,“去吧,借刀杀人,才是好计。”

说完,谢枫翻身上马,带着一众人马快步离去。

玄武看向白虎,“咱们为什么要听他的?”

白虎翻了个白眼,整张脸上都写着“你果然很蠢,那是小主她哥!”

……

护城河里,花灯船鱼贯而行,一艘比一艘精美,岸边上站了不少看灯船的人。

这时,有几人听到一株树下有女子的娇哼声,人们好奇着纷纷走去观看。一看之下又惊又乐。

想不到寒风阵阵的初春晚上,竟有一个男子全身光着与一个衣衫半敞的青楼女子在河边野会。

几人看着哄笑起来,很快就引来一大群人围观。

安杰气得不行,他被人打得动弹不得,哪里是什么野合?全是这个青楼女子故意叫出的声响。这是想害死他吗?

“哟,姿势不错。”

“看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生猛威武啊!”

“哈哈哈——”

河岸上的喧哗引起了河中一艘画坊的注意。

元武帝的身子已经能够坐着轮椅出行,彼时,他正坐在画坊里与一人博奕。

“阁主的医术果然精湛,才半月有余,朕已经能够坐起来了。”他微笑着对面前的男子说道。

男子的上半截脸上遮着一块银色面具,只露着下半截脸与光洁的下巴,看不清具体容貌,一身白衣胜雪,举手抬足间尽显尊华。

玉色修长的手指,轻轻捏起一枚棋子,他不假思索的放在了棋盘上,姿态洒然仿佛乾坤在握。

元武旁看着他,眼神微微眯起。

他坐在这人的面前,心中竟然升起一种胆怯之意。

正想多问上几句,谁知岸上的喧哗惊扰了他。

男子的眉尖微微一皱,浅笑说道,“陛下,看来今晚也不适合下棋,在上就此告辞。”

说着,他也不等元武帝答应便站起身来,轻轻拂了拂衣袖,转身出了画坊,坐了小舟翩然而去。

那人立于舟上,白衣翩翩,墨发微扬,在水汽氲霭的护城河上,似落到人间赏玩夜景的嫡仙。

只是那小舟驶得飞快,片刻间,便已消失不见。

另一艘画坊里,顾贵妃望着河上身子僵住,难道她又眼花了?已死之人怎么会重生?

元武帝的画坊里。

元武帝的脸上阴云密布。

“好不容易找到这人,又被惊走了,来人来人!”元武帝怒喝,“喜公公,出去看看,那岸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喜公公应了一声,带着两个小太监走出了画坊。他命人将画坊朝岸边划得近前些,搭着跳板来到了岸上,一看之下吓了一大跳,这这这……怎么会有如此污浊不堪的画面,难怪圣洁高雅的阁主面带愠色的走了。

他急匆匆又回到画坊里,“皇上,是东平侯的侄子安杰,正与一个女子在……在……”

元武帝的脸色铁青,此时画坊已离岸边不足两丈远,上面的声音他哪里听不到?

他怒喝一声,“东平侯的侄子是不是那个任七品城门吏的?”

喜公公忙道,“正是。”

“去,通知他的上司江城门领,革去安杰的所有职务,再打他五十大板!永不得任用!”元武帝愤恨说道,要不是看在东平侯的面子上,他真想揭了他的皮!

“是!”喜公公转身出了画坊朝外面吩咐下去。

没一会儿,又有一人来报,这次来的是一个黑衣暗卫,“皇上,计划失败。”

啪!

若说刚才的安杰只是扰了他的雅性,眼前黑衣人的汇报,则是令他气得要吐血。

他今日诱了那顾贵妃出游,便是想趁机捉拿,谁知计划又失败了。

“怎么回事,快讲!”

暗衣人道,“世子被抓了,东平侯也是家事缠身。”

“讲具体的!”元武帝气得脸色黑沉沉。

“东平侯与他夫人在吵架,是关于儿子的什么事情。而世子则是要带走谢府的一位小姐,谁知遇上了小姐的家人,人家告他非礼小姐,被巡防的东门兵马司的人带走了,世子为了不暴露自己,没有动武!”

“真是两个蠢货,小不忍乱大谋他们不知道?滚!”

……

东平侯的确是被夫人缠住了在厮打着,无暇顾及其他。

原因不为别的,是因为他一睁眼就发现钟氏身无寸布的与他缩在一个被窝里,而他的身上同样是一览无余,空空如也。

两人正躺在观月楼雅间的榻上。

他们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安夫人一脚踢开了门,二话不说揪起钟氏便打。

口里骂道,“呵,上回你这贱人说捉奸拿双,不承认与侯爷有染,今日老天垂怜老娘,让老娘拿了你们的双!你男人在床上不行的话去找小倌倌,勾引老娘的男人算什么东西?老娘今天不整死你!誓不为人!”

钟氏正一头雾水,头发就被安夫人揪起,光条条的身上就挨了安夫人的两个脚板。

她又羞又气说不出话来。

她原本在府里一直等着儿子的好消息,等儿子安杰收拾了夏玉言母女,好替她出一口气,也好讨好小姑,与小姑子一起扶着自己的儿子得到世子之位。

心情大好之下,她便坐在花园里喝酒,哪知喊了两声丫头却不见有人前来。

她大怒着回头找人,却只见一只手如刀一样劈上她的脖子,她还没得及惊呼,眼前一黑就已晕了过去。

醒来就在东平侯的床榻上了。

东平侯一边找衣服穿一边拦着安夫人。

“夫人,快住手,出了人命咱们可就要吃官司了,这这……这真的是误会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

“去你娘的误会!”安夫人一把将东平侯推开,抬手又开始打钟氏,口里愤恨的骂道,“死贱人!你竟然指使你儿子杀老娘?老娘今天要是放过你,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东平侯一惊,忙问道,“夫人,杰儿怎么会杀你,夫人这一定又是弄错了。”

“错什么错!”安夫人双手叉腰恶狠狠的说道,“就在刚才,老娘被安杰从栏杆上推下去了,三楼啊,那么高,摔下去必死无疑,楼下好多人都看见了!他是不是想杀死老娘好让他那贱人娘当侯夫人?做他娘的春秋大梦去,这东平侯府,从今以后,只要有老娘活着,他们就别想踏进去一步!”

钟氏吓得不轻,脸色都变了。

杰儿杀安夫人?虽然她也想安夫人死,但还不是时候,这又是怎么回事?

东平侯走到安夫人身边安慰起来,“夫人,你才是侯夫人呢,为夫说过,这一生都只喜欢你一个人。你看,别人府里都有庶子庶女,小妾一大群,咱府里哪有啊,那两个姨娘还是你抬了来做做样子的。”

钟氏神色一变,怨恨的看向东平侯。

这眼神逃不过安夫人的眼睛。

她挥开东平侯的手,呵呵呵冷笑起来,“侯爷,外面可是传开了,安杰可是您与钟氏的儿子,就在刚才,安杰又差点将我从楼上推下去,要不是有人救了,老娘现在已是一堆肉泥!”

钟氏的脸色一片惨白。

“哼,贱人,你休想踩到老娘的头上!”安夫人不在跟他们废话,叫过两个婆子将一身赤条条的钟氏拖了出去。

此时的时间也才二更天,护城河边上人头攒动,安夫人指挥着婆子将钟氏丢在人群里。

哗——

人群轰动了。

天降美人,虽然美人老了一点,但身材不亚于青楼的红姑,一双眼睛尤为勾人。

安夫人叫那两个婆子站在钟氏的身边一一数着钟氏的光荣事迹:叫小姑子勾引有妻之夫,叫儿子毒杀婶母,爬大伯的床。有人开始愤愤不平,厌恶不守妇道的狠踢去两脚,有那好色男子趁机摸上两把,反正人多,谁也不知是谁干的。

钟氏又羞又怒。

她的脸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心中愤恨着,不!她怎么会这样?被人这样围观的不应该是夏玉言的女儿,那个小贱蹄子谢云曦吗?……

段奕的马车到了奕王府。

因为是突然回来,王府前依旧是护卫守着,没人迎接。

段奕先一步下了马车,朝门前守卫的朱一朱二说道,“全部回避,马上!”

朱一与朱二对视一眼,他们王爷怎么成了这副模样?那衣衫被撕成一条条的,头发凌乱,满脸满身都是牙印和胭脂印。

呃,这情况是——

被女妖精劫持了?

“府里人,限一柱香的时间,马上避让!跑慢者,杖责二十板子!”段奕冷喝着又补充了一句。

“是!”朱一朱二飞快的跑进了王府传话去了,心中腹诽着,避让?谁来了?上回是曦小姐,这回是谁?

段奕又回到马车里,看着昏迷的云曦,他不禁皱了皱眉。

约摸着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他才抱了云曦下了马车,两人的衣衫早已不成型,为了给她遮挡,段奕将车内的一块毛毯裹在她的身上。

周嬷嬷看到二人时,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这两人这是——好事成双了?

瞧他们王爷身上指甲印牙齿印遍处都是,曦小姐可真威武。她在心里开始琢磨着要去炖一只鸡好还是两只鸡好。

“朽木道长呢?”段奕已抱着云曦走进了卧房。

“在府里呢。”周嬷嬷看了一眼云曦,哟,这还睡着了,这是辛苦了吧?

“叫朽木马上来这里,另外,嬷嬷再吩咐仆人抬一桶凉水到净房里。

周嬷嬷没听清,追着段奕问道,”王爷,为什么要凉水?这女子第一次之后可不能用凉水,得用温水,还要——“

段奕蹙着眉,”什么第一次?她是中毒了,快去,晚了有危险!“

周嬷嬷吓了一大跳,真是空欢喜了一场,还以为这王府要添丁了,原来是中毒了。

她不敢再耽搁,飞快出了段奕的屋子去找朽木道长,又吩咐着朱婶抬凉水。

朱婶指挥着仆人将凉水放下后就出去了。

段奕正要喊她们,哪知一个个哪得贼快。

他只得亲自将她抱进净房里。

看着云曦昏睡的样子,他想了想,反正她他不知道。遂退去了她全身的衣衫后将她放在水里。云曦后背上的刺青清晰刺目。他伸手轻轻抚过,渐渐地眉尖微微拧起,眼底隐着忧色。  忽然,两只光溜溜的胳膊将他一把拽了过去,随后,温热的唇覆上他的唇,一双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云曦含含糊糊的说道,”你敢断袖试试。“

段奕伸过手又一劈,云曦身子一歪倒在浴桶里,他不禁挑眉,一桶凉水居然都没有将她冻得清醒过来?

他将云曦从浴桶里抱出来,找了块大布巾裹着她的身子抱到里间的床上,盖好被子,将湿头发撩开垂到床边上。

朽木道长在外间扯着嗓子喊道,”小子,又是什么事?“

段奕走出来将他拉进里间,指了指床上,说道,”她中了毒,似乎是一种很厉害的媚毒,凉水都冻不醒,你快点来看看。“

朽木道长朝那床上看了一眼,翻了翻眼皮,袖子一甩就往外走。

他口里说道,”还是上次那个小姑娘啊,治什么治,你自己不就是个大解药吗?别浪费我老道的时间,老道我这次下山来,是受你师傅所托,要为她调制一种能使脸色更红晕的肌肤膏,没空给你研制解药,你别烦我!“

他哼哼着往外走,段奕一抬脚踩着他的袍子,凶煞煞的说道,”进了王府就得听本王的,快点治!“

朽木挥手抽了袍子,拔腿就跑,边跑边嘿嘿的说道,”老道我打不过你,但跑得过你啦,你师傅教了我一招‘云中燕’。嘿嘿嘿。“

一眨眼,人不见了。

段奕皱了皱眉头,只得转身回了里屋。

床上云曦的模样吓了他一大跳,旋即,他拧着眉尖飞快的走到床榻边上,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许伤了自己。“

云曦半靠在枕头上,左手上鲜血淋淋,地上也滴下了不少血渍。

她的唇角还残留着几滴血,脸色苍白,唇色却又艳得惊心,眼神沉沉的看着段奕。

段奕忙着翻找纱布与伤药,拉过她的手仔细的包扎起来。云曦的神情分明是自己为自己解了毒,神志已清醒了。

但她手上的伤,却又让他心惊。

”段奕——“云曦低头看着他忙着给自己包扎,幽幽喊道。

段奕已给她包扎好了,正收着剪刀与纱布,抬头看向她微微一笑说道,”嗯,我在。“

”你究竟是不是断袖?“云曦的眼神开始带着怒意,紧抿着唇问道。

段奕将她摁倒在床上,俯身看着她道,笑道,”不是,不过——想证明本王是不是断袖,还不是时候。“

云曦的唇角扯了扯,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一副明明是断袖还怕别人揭穿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嘲讽表情。

段奕轻笑,隔着被子从她的脖子一路摸到腰际,道,”你去年才及笄吧,太瘦,还没有长开,所以不能……“

云曦迅即恼怒,全身被他看光了还嫌弃她?

她猛地掀起被子去推段奕,哪知被子掉下来,发现竟然是一件衣衫也未穿,她脸一红又飞快的躺下来将整个人都钻入了被子里。

段奕也是一怔,刚才她在昏迷,一时也没有觉得怎样,现在看到她娇俏的模样,不禁心神一晃。

他看着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到被子里的云曦说道,”你先睡一会儿,我让周嬷嬷拿衣衫来服侍你更衣。“

云曦躲在被子里一声不吭。

他微微一笑,走出了屋子。

不多时,周嬷嬷捧着一叠衣衫走了进来。从里衣到外衣件件俱全。

云曦彻底无语。

周嬷嬷一边帮着云曦穿衣一边说道,”小姐,王爷说,您更好衣后,先坐在屋里等他,不要乱跑,他一会儿就回来。“

”他去哪儿啦?“云曦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随口问道。

”王爷是男子嘛,当然事多,小姐,您要是饿了,老奴给您端吃的来,都是王爷让朱婶事先做好的宵夜。“

云曦点了点头,”知道,我不饿,嬷嬷你去忙吧。“

等周嬷嬷一走,云曦从枕头下拿出段奕帮她收好的银链,仔细的缠到手腕上。

望着屋外沉沉的夜色,她眼中冷芒一闪,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有时候,一个时辰也觉得晚!”

安杰与安氏,居然又惹着她了?她为何不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前程?

想着王府前那两个守卫一准不让她出去,云曦抖开银链子绕上一株树,借着树的高度爬上院墙,跳到了府外。

安杰的父亲捐了个兵部司库长的官,今晚,她要放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