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章 云曦之谋/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向懒散不羁的顾非墨,此时,他的胳膊撑在石桌上,神色冷俊,剑眉微微蹙起,一线樱色薄唇紧抿。

石桌上放着一枚长约两寸的短箭,黑色玄铁打造,箭尖上闪着幽蓝的光。

顾非墨看到那箭尖上幽蓝色的光时,眸色更是冷了一分。

“这只短箭给我吧。”他道,“我去查一查。”说着,他找了块帕子将短箭包起来放入袖内。

云曦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从你家梅园里发现的东西,自然还给你。”她又看了看天上,月儿已渐渐往西,“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府了。”

她拿起石桌上被他嫌弃没洗的披风抱在怀里,然后抖出袖中的银链,往那院中的松树上一绕,正要借力跳上院墙上时,却听身后的顾非墨嗤笑了一声。

她扯了扯唇说道,“你从小习武,我是半道才学,自然比不过你,你不能就此取笑我。”

顾非墨反而笑出声来,“就你这身手还敢半夜三更爬人家院墙?遇到比你身手好的,你的小命立刻玩完。”

云曦扭头看向他,“我只是爬你家的院墙,其他的自然看着行事,不会鲁莽的送掉小命。”

顾非墨听到她这么说眉梢一扬,走到她的身边俯身看着她的脸,眼角含笑说道,“欢迎你随时爬我家的院墙。”

云曦眨眨眼:“……”

话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她撇了撇唇,拉紧银链就要往树上跃去。

顾非墨忽然抓住她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身,轻轻一跃就跳上了墙头,然后几个起落间到了顾府的院墙外。

“多谢了!”云曦道,人比人就是气死人啊,她爬墙要费上半天力,他却是眨眼间便到了顾府外面。

一个角落里系着一匹马,云曦朝那匹马走去,却发现手仍被顾非墨抓着。

她抽了抽没抽动,马上抬头看他,“放手啊,我要回家了。”

月色下,少年公子俊美无双,双眼盯着她眸色沉沉,他张了张口,却忽然笑起来,松开她的手指着她怀里的包裹说道,“记得自己洗,别偷懒,不洗干净不要还我。”

云曦撇了撇唇,心内腹诽着,这顾非墨真是矫情得可以。

她走到马匹边上,解开马缰绳,身子轻轻一跃坐上马背。

顾非墨这时又走近她两步,指着她坐的马匹沉着脸说道,“你怎么骑一匹这样的三等脚力马?我的那匹‘一点墨’呢?”

云曦想起除夕那晚她与他坐的那匹马,说道,“不是在段奕那儿吗?”

“他没给你?”顾非墨的脸色冷得难看。“还是他真的杀了马做了初一的菜品?”

原来是一匹马的事,云曦抚额,顾非墨的东西,段奕给她才怪,遂说道,“应该没有吧?没听他说过。不过我认为我还是骑普通的马好了,况且,‘一点墨’还是那么贵重的马,你也知道,谢府里人多嘴杂,大部分是安氏的人,我不想惹事非。”

顾非墨点了点头,谢府里的事他听云曦说过一些,便没再强求,又说道,“反正我也出了府,不如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再说你还受着伤呢。再会!”云曦手中的马鞭子一扬,一人一马很快便消失在月色里。

顾非墨望着云曦远去的背影,许久没挪动一步,袖中手指一翻,那枚双头蛇短箭现于手上,他低头看去,眸色又是一冷。

……

谢府东园的聚福园里。

安氏如丢了魂儿一样坐在床上,两眼发直目光涣散的呆坐着。

江婶看了看窗外,叹了一口气,走到安氏的床前说道,“夫人,这都三更天了呢,睡吧。”

安氏呆呆木木的转过头来,脸色惨如白纸,唇色也泛着灰白。

她勉强扯了个笑容说道,“江婶,你知道吗?今天在刑场上,询儿他怪我为什么没有救他,一会儿哭着,一会儿骂着我,骂我害了他。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出了这样的事,他与诚儿总有一人要顶罪。我……我只好舍了他。他什么也不会,诚儿至少当过四品的羽林卫头领。”

江婶立于一旁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安氏的眼里又是戾色翻滚,咬牙切齿。

“不,我不可能让询儿白白的死掉,江婶,你明天让人去查一查那个‘言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敢诱骗询儿偷了阿诚的腰牌,竟然害了我的两个儿子!我会要那人不得好死!”

江婶忙低头应了一声是,看着床上的安氏,她不禁微微蹙眉。

大夫人此时的神情近乎一种癫狂,瘦了一圈的脸上两眼凸起,眼中满是杀气。二少爷与三少爷双双出事,老爷又降了官,对大夫人的打击可谓不小。

……

墨园里,顾非墨独坐在园子里看了一晚上的月亮,天刚亮他便吩咐着随从阮七备马车进宫。

顾太师才起床,见他急急火火的样子,忙问太师夫人,“又不见圣旨下来,他这一大早的进宫做什么?”

太师夫人刚才喊了一声顾非墨,顾非墨口里只随意的应了一声,便脚步不停地匆匆走过了。

她抿了抿唇,说道,“老爷,你待会儿不是要进宫上早朝吗?跟着去看看。他这几年跟他姐姐不和,会不会有什么事?”

顾太师点了点头,“是该去看看,他的脾气怪得很,一听我们提到凤儿,他的脸色就不好看。这小子,连自己亲姐也甩脸色。”

贵妃宫里。

顾贵妃一身华丽的锈袍上彩凤翩飞,头上七只金凤灼灼生辉,正坐在偏殿的软榻上与一个宫女下棋。

这时,有小宫女来报,“娘娘,小公子来了。”

顾贵妃听闻马上坐正了身子,笑道,“几年不见他来,他今日怎么记得看本宫了?快请他进来。”然后,她又忙着叫人上茶备点心。

“是,娘娘。”小宫女飞快的跑了出去迎顾非墨。

顾贵妃宠冠六宫,在皇上生病期间,还一直垂帘听政,现在的手里不仅握着后宫的凤印,还掌着前朝的决策之权。

顾贵妃的身份高贵了,她的弟弟谁也不敢怠慢,个个都在巴结。

没一会儿,一个身着墨色锦袍,腰束墨玉带,墨发半束半散的少年公子目不斜视的大步走了进来。

容颜俊美,但神色清冷。

顾贵妃笑着朝他走过去,“非墨来了?你可是有些年头没来这宫里头了,快来坐,陪姐姐好好的说会儿话。”

顾贵妃满脸都是温和的笑意,但顾非墨的神色却是淡淡。

顾贵妃却也不介意,她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拉着他的手,两人一直走到一张长椅边上。

顾非墨没有坐在她的身边,而是坐在对面的一张小凳子上。

“你这孩子,这是怎么啦?怎么一大早的冷着脸?快跟姐姐说说,是谁欺负你了?姐姐帮你收拾他。”顾贵妃见他不愿意与自己并排坐着,便不再强求,自己一人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顾非墨看了一眼偏殿中侍立的十数名宫女嬷嬷太监,冷声说道,“娘娘,请让这些人先回避一下。”

顾贵妃的笑容顿时一僵,面前少年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冷然。

她眼神微微一眯,朝周围的众人挥了挥手,“会都退出殿去!”

“是,娘娘。”很快,偏殿中的宫女太监嬷嬷走得一个不剩。

殿中寂寂,能很清晰的听到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顾贵妃看着他的脸,收了笑容说道,“全都走了,说吧,什么事?”

顾非墨抬头看向面前的妇人,她比他大上整整十五岁,容貌与他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他记事时,她早已经出嫁。但她常常抽空回家带着他玩,从外面带回各种奇怪的玩具。

也因此,让段奕与一些同年纪的孩童们对他产生了嫉妒,他却颇为得意。

因为他的家里是温馨的家,没有小妾庶兄弟庶姐妹的争斗,只有他与一个长姐。家里有相敬如宾的父母,有无私疼着他宠着他的长姐。

但,不知什么时候,家中的气氛在悄悄的变着。

父母常常皱着眉头,长姐不回娘家,家中给她的一只护卫被她养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她不再对家中之人嘘寒问暖,不再与他说些小时候的事。

有一种无形的沟壑在她与顾家人之间越变越宽,他也越来越看不懂这位长姐。

顾非墨看了一眼顾贵妃,从袖中取出一物来,他缓缓的打开了外面包着的帕子,一只两寸长的短箭摊在帕子上。玄铁做的,双头蛇,箭尖泛着幽蓝色。

顾贵妃的神色一凝,“非墨,这是什么东西?哪儿来的?”

“姐姐不知道?这不正是你放在咱们家梅园的吗?”顾非墨坐直了身子,淡淡一笑,又恢复了他一贯懒散不羁的模样。

“我放的?非墨,这几年姐姐一直忙着朝堂与后宫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姐姐放的?”顾贵妃脸色凝重,“非墨,这箭尖上一看就有毒药,姐姐怎么会放在梅园里呢?你这样想,姐姐真的很伤心。”

“姐姐一直忙着朝中事务与后宫诸事,的确甚少回家,但一回家却将家中闹了个天翻地覆。那一日,梅园的假山倒塌,险些将咱们的母亲活活埋了。”顾非墨说着说着音量已是拔高了一分,声音更是冷如寒冰。

“非墨!”顾贵妃喝道,“那是晋王世子妃搞的鬼,大家都看到了。”

“晋王世子妃只是个替死鬼!她一个深闺妇人,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推倒假山?”顾非墨忽然冷笑一声,“因为前一晚有人进了梅园,在园里设了机关,放了毒箭!我担心暗器会乱伤无辜,便改了机关取了毒箭。姐姐,你为什么要在梅园里放暗器?要不是我早一步看见,那暗器会不会射入母亲的胸口?”

曦曦说暗器是段奕取出的,他此时不想扯进去更多的人,便说是自己找出的暗器。

“非墨,原来是你动了机关?”顾贵妃讶然的看着他,旋即她又焦急的说道:“姐姐在梅园设机关是想抓住一个刺客,但是,绝对没有放毒箭!这种毒箭姐姐也是头一次看到。”

“不是你放的?”顾非墨眼神一眯。

“非墨,姐姐勇于承认梅园的机关是姐姐所为,伤到母亲也是姐姐不想看到的事情,但怎么会用毒箭?朝中那么多的家眷在梅园里赏花,要是出了事情,姐姐的贵妃之位还能保住?顾家的人还能安稳度日?这是必会激起民愤,姐姐再怎么心狠手辣,也不会蠢到这种地步,做这引火上身的蠢事!”

顾贵妃的神情不像是在撒谎,曦曦应该也不会骗他,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段奕自己放的又自己去取?似乎也不可能。

因为次日曦曦假冒侍女进了梅园,以段奕护着曦曦的性子,定然不会这么做。

他眉尖微拧,陷入沉思,难道还有人进了梅园,但曦曦没有看到?

“不是姐姐放的最好不过,非墨还有事,先走了。”顾非墨说着伸手去收短箭。

但他的手却被顾贵妃按住了,她眸色森寒说道,“非墨,这件事情交与姐姐来查,谁想害顾家的人,姐姐定然不会放过那人!”

顾非墨却淡淡地说道,“姐姐还是忙着政事吧,这等锁事,非墨还有是能力查清真相的。”

他没什么表情地挥开顾贵妃的手,包了短箭放入袖中,不再说话,起身便出了顾贵妃的寝殿。

顾非墨一走,顾贵妃马上朝殿外厉声喝道,“兰姑,景姑!”偏殿门口,两个嬷嬷神色惶恐的走了进来,“娘娘。”

啪!一只茶碗摔在二人的脚边上,顾贵妃眼中闪着戾色,咬着牙喝问道,“刚才小公子说的话你们可是听清了?”

二人吓得扑通一声跪下了,脸色惨白的说道,“娘娘,听清了。但是娘娘,奴婢们真的没有放暗器啊,次日园中还有顾老夫人在呢,要是放了暗器伤了老夫人,小公子是必不会放过奴婢们,也会对娘娘产生误会,奴婢哪里敢啊!再说了,奴婢们常年跟在娘娘的身边,有什么暗器兵器娘娘可是最清楚不过了。”

“真不是你们干的?”

“奴婢们敢以项上人头发誓,不是奴婢们。奴婢们只是按着娘娘的吩咐动了假山与梅树的机关,机关一动,梅树会倒,假山会塌。”

顾贵妃两眼微眯的盯着地上的二人,这两人跟着她可是有些年头了,一次也没有做过擅自做主的事,而且也不敢。

那么,又会是谁放了暗器在梅园里?

“行了,起来吧,本宫也相信你们,但是,这件事情也要马上去查一查!在梅园里放置暗器,这分明是想刺杀本宫!”

“是,娘娘!”

……

虽然安氏的娘家遭遇了变故,但安谢两家订的婚事仍是不可更改的。只是形式上就差了许多。

安杰被段奕发狠给阉割了,也只是几日前的事,此时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安杰的父亲被捕入狱,判了二十年,母亲钟氏被父亲卖了。赎回来是不可能,一是家中没钱,二是进了青楼的女人再回到家里,安杰丢不起那个人,安氏更是不愿意。

因此,安家庶房的喜事也看不出来有多喜庆,冷冷清清的,只有几个旁支的族人来应景。

安氏心中虽然烦着娘家,但安家无主母,不将婚事操持着办了,只怕闹的笑话更大。

安氏将谢询的宅子与几间铺子卖了给安杰办喜事。

前院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客人,后院更是冷清,随意的贴着几个红喜字。

安氏扶着江婶的手进了安杰的房间。

房间内窗户紧闭,安杰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他现在是屁股上的伤刚好,前面又有伤,而这个伤,没有一个月哪里好得了。

见安氏走进来,安杰只欠了欠身子,叫了声“姑母。”

他并没有对安氏说他已被阉割,只说是被皇上打的那一顿板子后,伤口还没有愈合。

“你也不要气馁,只要还活着,丢掉的东西还会有。”安氏在他的床头边上坐下,由于一个儿子被砍头,一个儿子被削官,才两日时间,安氏整个人便瘦了一圈,原本深凹的眼眶更显得森然骇人。

再加上她颧骨高耸下巴又尖,整张脸一眼望去便显得狠戾。

丢掉的东西还会有?

安杰眼中戾色一闪,他身上丢了东西怎么还会有?但是,将他害成这样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见他阴沉着脸不说话,安氏又道,“你也不要嫌弃那谢云香,她嫁过来多多少少会带一些嫁妆来,看看安家现在的境况,也只能娶到她这样的人了。等你他日翻身时,在娶好的也行。”

安杰默了默,对安氏说道,“侄儿明白,这两日就辛苦姑母了。”

……

安氏去了安家帮忙料理婚事,谢府里,便是夏玉言一手操持着,老夫人心情不好,甩手不管。

明日才是吉日,但按着习俗,出嫁前一日的酒席已在开摆。

谢云香的母亲月姨娘已死,夏玉言代为为她梳头。

“四小姐,嫁人后,四小姐也是主母了,当以相夫教子为重。”夏玉言看着镜中的谢云香说道。

主母?相夫教子?谢云香在心中冷笑起来,她微微阖着眼帘,从镜中看着为她梳头的夏玉言的脸,唇边浮起一抹不意察觉的冷笑。

……

醉仙楼里,谢枫望着一楼正厅里来来往往的食客,和端着盘子穿梭不停的伙计们,两眼微眯。

他双手按在桌上,一瞬不瞬的盯着穿着男装,脸上却戴着一张丑得不成样的人皮面具的谢云曦。

“鬼丫头!”他冷哼了一声,唇角一扯,同时飞快地伸手揭开了云曦脸上的面具。

“不愧是我大哥,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是我。”云曦抢回了他手里的人皮面具又飞快的贴在脸上,“不许揭走,我出门都是男子装,你让我的身份露馅了。”

云曦说着,还朝谢枫翻了个白眼。

“呵呵,我当然知道是你,敢在我面前说话放肆,眼珠子还贼溜溜转着的不就是你?”谢枫哼了一声,“你还真有本事,居然有一间酒楼。快说,你究竟有多少事情,瞒着哥哥?全部告诉我,别一会儿整一件出来。”

“没有了,全告诉你了。”云曦嘻嘻一笑。

“没有?”谢枫双手捏着她的耳朵,两眼似剑的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不说实话捏掉你的耳朵。”

云曦眨眨眼,谢枫有暴戾倾向?她讪讪的说道,“大哥指的是什么?”

谢枫哼了一声,“那天晚上,有几个身手不错的男子是什么人?说朋友哥哥可不信,他们都非常听你的话。还有,娘说你有五年多的时间没有出过曦园的园门,那就更不可能去碰马了。

但你的马术却连哥哥也望尘不及,能不能解释一下?还有,你一个捏锈花针的小姑娘什么时候学了剑术?居然能与一般的护卫厮杀?还有,你哪来的钱一出手就是几千几万两?居然带上十万两银子同谢询拼赌钱?”

纸是包不住的火的,谢枫能在北疆统领一军上战场杀敌,且战无不胜,必然心思缜密,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我说了哥哥不要生气。”云曦调皮的眨着眼说道。

“你不说实话我才更生气。”谢枫黑着脸盯着她。

云曦身上的秘密是一件比一件让人震惊,超出了他对深闺小姐的认知。

云曦说道,“先说那些人吧,呃……丫头全是奕亲王的。一共是四个丫头,有一个被他调走了,目前是三个丫头,你都见过了。赶车的青二与那辆马车是太后赏下的。

至于那四个的隐卫,却真正是我的人,是……我花银子买的。有个叫青龙的被我派出去办差去了,目前有三人跟着我,你都见过了,朱雀,玄武与白虎。”

至于那个连她也搞不清楚的斗笠人舅舅,她认为还是不要说为好,以谢枫刨根问底的性格问下去,她可受不了。

谢枫的脸上满是狐疑,“是吗?再说说你的钱,马术跟剑术。”

云曦轻轻眨了一下眼睫,说道,“钱……钱嘛,是我从安氏与谢询的手里骗出来的,马术与剑术是六年前……一个云游的道姑教的,因为她说不许跟任何人讲,我便一直没有说。

至于这酒楼嘛,也是我从安氏的手里骗出来的。有一次安氏急于出手铺子与庄子,价钱压得极低,我只花了三千两银子便买了四个铺子五个庄子。因为怕安氏知道是我买的,所以没有同任何人讲,又怕娘胡思乱想,也瞒住了。”

谢枫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柔下来,没再说什么。

他的空缺,竟让她一个闺中女子肩挑起他的责任来,他心中很是有些自责。

“说吧,你将我找来,不是只对我说你的事吧?还有那批粮食,你打算怎么处理?”谢枫问道。

“谢府的老夫人想选长公子了,谢诚被革职,谢询被杀头,咱们两人谋算一场,大哥想将这位置拱手让人?”云曦看着他的脸说道。

谢枫看向云曦,洒然一笑道,“哥哥自有主张。这长公子之位,哥哥可随时取来。”

云曦微微弯着唇角,“大哥,取来与送来可是两种待遇。大哥,咱们的手里不是有东西么?正好可以利用上。”

谢枫的眼神闪了闪,马上又问,“曦儿的意思是,让大哥从那批粮粮食上做文章?”

“没错,妹妹搬出粮食时便已想好了这个问题。哥哥不如打着赈灾的旗号去青州,灾粮一发,天下谁人不识谢枫公子。”云曦看着谢枫,微微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