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章 寨主不打劫还叫寨主?/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胜那小豆子一样的两眼微微一眯,将手里扬起的大刀放下来,插在地上,下巴朝云曦抬了抬,问道,“什么事会叫寨子的人丢命?”

云曦伸手朝站在一旁等着赵胜退还他银子的谢诚一指,笑道,“便是他!”

谢诚冷笑一声,“你是哪里来的小丫头?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害双龙寨的人?”

“不会害吗?谢二公子?”云曦轻声一笑,然后她扭头又看向赵胜,“赵当家,你还不知道吧,这位谢二公子已经不是羽林卫头领了。他今天之所以将你们约出来,是想将你们送给朝庭,好重新得到皇上的赏识做大官!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虽然你们一路追来找什么谢府的马车赵家小姐,却是连那个女子的影子也没有看到,你们不觉得可疑不觉得这是一个圈套吗?他撒下一个大网,只等着你们这群鱼儿。”

谢诚的脸色变了变,他的确找了许久也没有发现那个赵玉娥,连赵典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赵胜的脸色更是一黑,他冷冷的看向谢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她在胡说!我虽然被免了职,但却不是要害你们,你们不要听她胡说八道!”谢诚吓得急忙辩解,同时,身子也在悄悄的往后退。

双龙寨的另一个当家李安,却跳过去手持大刀挡在了他的身后,呵呵冷笑道,“谢二公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跑什么啊?难不成你的确挖了个坑,等着我们寨子的人往里跳?”

说完,他恶狠狠地扬起大刀朝谢诚砍去。

谢诚身手虽不是顶级一流,却也不是草包。

他身子一侧让开了砍刀,然后反手一捞将李安的刀夺了过来,同时飞快的抬起脚来朝李安的胸口踢去一脚。

“扑!”

李安被他踢飞到了两丈开外,撞到一株树上,胸口一疼,立刻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惨白如死人。

赵胜看见后大怒,“谢诚!你敢伤我表弟?我赵胜跟你势不两立,弟兄们上啊!”

赵胜扬起手里的大刀朝谢诚砍去。

谢诚冷笑,“你们真当本公子是个纨绔公子?”

他挥起手里的刀就迎上赵胜。很快,双龙寨这剩下的一二十人同谢诚厮杀在了一起。

云曦坐在马上看着谢诚与这么多的人博杀,居然不显吃力,她心中暗暗一惊,谢诚的武功竟然也不差!

但她又想着,他有本事找上一个靠着吃黑讨生活的寨子,与他们周旋讨价钱,也定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但这寨子是她看中的,可不能被他全杀光了。

两方人厮杀了近半个时辰,仍是不分胜负。

云曦忽然灵机一动,她朝赵胜等人嚷道,“全都给我闪开!”

然后,她吹起了树叶笛子,除了她坐的头马,其他的马群都发了疯的奔跑起来。

双龙寨的人听到群马的奔腾声飞快的朝两旁的林子里跳进去躲开。

谢诚同样的想跳开,但云曦手中的银链忽然出手,飞快的卷上了谢诚的一只胳膊,她用力一拉,将谢诚拽入马群。

谢诚没想到云曦会突然出手,跑得慢了一步,结果被一匹马给狠狠的踢了一脚。

他顿时勃然大怒,转身一翻,手掌拍上马背,借着力道身子向云曦袭来。

动作太快,云曦想放开卷着他胳膊的银链,但却是来不及了。

“找死!”谢诚冷笑一声伸手就朝云曦的胸口拍去。

突然,从林中射来一只小刀,速度更快,直插谢诚的胳膊。

他疼得身子掉了下来,结果又被一匹马给踩了胸口。

云曦用力一拉,将谢诚给拉出马群,她可不要他这么快就死了!她要让他活着看到谢枫走进谢府!

她要安氏与他好好活着,活着看看她与夏玉言,还有谢枫如何拿回失去的一切!、

她抬手又拿出叶子吹着笛音让所有的马都停了下来。

谢诚的胳膊受了伤,后背被马踢了一脚,胸口又被马踩了一脚浑身都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赵胜几人看到谢诚败了,马上一窝蜂的冲上去,从林中荒地上抽了几根荆条将谢诚捆了起来。

被谢诚差点一脚踢死的李安这时走了过来,他咬着牙抬脚就朝谢诚的裤裆处踢去,咬牙切齿的怒道,“谢诚!你这过河拆桥,背后使诈的小人!小爷要踢死你!”

李安被人扶着,脸色很惨白,看他发着狠劲踢谢诚的动作来看,他定是伤得不清,心中攒着怒火。

谢诚被捆着,又受着伤,此时只有被挨打的份。

李安虽然也受着伤,但他踢的可是特殊的地方,谢诚的脸一下就死灰一片,不住的惨叫。

不过,可也别被李安一下子给踢死了。

云曦忙说道,“李当家,最让人痛苦的是钝刀子杀人,你这么用力的踢他,一下子踢死了,不是不好玩了?”

李安回头朝马上的云曦看了一眼,说道,“姑娘的主意不错。”他的眼中闪着赞许的光,然后,他又扭头看向谢诚,斜斜勾着唇角,嘿嘿一笑,“小爷现在正受着伤,等小爷的伤好了,自然会好好的收拾你!”

谢诚恶狠狠的看着云曦,咬牙喝道,“臭丫头,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害我!”

“为什么?呵呵。”云曦一脸厉色,冷冷一笑,“只许你害别人不许别人还击吗?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谢诚两眯一眼,总觉得面前这丫头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声音哑哑的听不出来是谁。

赵安这时走到云曦的马前,问道,“姑娘,你刚才说谢诚与朝廷勾结设了圈套害咱们寨子,朝廷的人呢?”

谢诚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赵胜,这丫头是将咱们两家都耍了,谢某被朝廷免了职不错,但不是想害你们,而是的确是要找一位谢府的表小姐。再说了,我谢诚还想借你们之力东山再起呢!刚才你们也听到了,这丫头是与我有仇,在挑拨我们两家互相残杀,她一直坐在头马上不肯下来,其实是想要你们的马!她口里所说的我叫来的官兵,又在哪里?她根本是个骗子!”

赵胜的眼神一变,脸上的一堆肉颤抖了两下,狠戾的看着云曦。

刚才他们这一二十人与谢诚博杀,虽然自己这边以多胜了少,但是表弟李安被打得受了重伤,还有五六个人也是伤得不轻。

要是她真是个骗子的话,他会活剥了她的皮!

他阴沉着脸朝云曦走去,“小丫头,你所说的官兵呢?倘若你敢骗老子们,定要你不得好死!”

云曦正微微阖着眼,听着远方的动静。

片刻后,她睁开眼来,说道,“已经来了。”

赵胜见她神情古怪,半信半疑。

云曦一笑,“不信,你们自己爬到树顶上去看,再不走到话,可就正好被活捉了。”

赵胜朝一个小喽啰一指,“你,赶快去看看。”

那小喽啰哧溜几下爬到了一棵十几丈高的树上向远处看去,顿时脸色一变,哧溜着又爬了下来。

人还没有落到地上,他便叫喊起来,“大当家,不好了,远处有不少骑马的官兵朝这边来了!”

赵胜一把揪起那个喽啰,眼神一眯,“可有看清?”

小喽啰道,“大当家,错不了,前方山脚下往京城的地势可是非常开阔,那些人穿着整齐的衣服,为首一人扛着红黄相间的龙旗,大当家,那不正是羽林卫的旗帜吗?”

所有人的脸色均是一变,羽林卫?要是这位谢诚已不是羽林卫的头领了,那些人可是他们的死对头了。

赵胜捡些地上的刀,朝周围的人大喝起来,“快,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退回寨子里!”

此时的谢诚神色也是满是狐疑,怎么会有羽林卫的来了?羽林卫是皇上的亲卫,可是不会轻意出城的。

赵胜则是走到云曦的面前,拱了拱手,歉意的说道,“姑娘,刚才赵胜被那谢诚小人挑拨着对姑娘说了恶语,还请勿怪!”

云曦摆了摆手,笑道“赵当家为人直爽,本姑娘又哪里会计较?那原本就是谢诚在使坏。眼下,不是咱们说这些话的时间,赵当家,事不宜迟,大家快上马赶紧回寨子。”

李安与几人带着谢诚走在最前面,赵胜与云曦骑马走在最后。中间押着一大群无人骑的马。

因为前面的大道上有官兵,双龙寨的人则是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小道,往卧龙山而去。

云曦往赵玉娥与吟霜两人躲藏的荒草看了一眼,假意的丢下一块布头,然后又快马跑过。

大家都忙着逃奔,这样细小的动作,谁又会去注意?

等那群马走过后,吟霜飞快的跑过去,捡起那块从裙摆上撕下的布头。

草丛离刚才云曦与双龙寨的人说话的地方有一二百丈远,吟霜只能远远看到云曦没有吃亏,却听不到声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退去后的林中一片寂寂。

赵玉娥也从草丛中跑了出来,走到吟霜的身边,“吟霜姑娘,曦儿给了你什么东西。”

吟霜摊开手里的布块,只见上面有画眉的炭笔写了几个字:“我去卧龙山,你们先回庵里。”

“让我们先回庵里?”赵玉娥焦急的说道,“吟霜!她一个女孩子跟着一众匪徒走了,这可多危险啊!咱们得快去找人救她!”

她心中又懊悔自己不该听赵典的话来到山下,反而让曦儿陷入了困境。

吟霜却是眼神眯了眯,想着云曦刚刚离去时的神情,心中不禁生起几分疑惑。

她不像是被劫持了,倒像是对方在恭敬着对她护行一样。

“小姐说让咱们回庵里就先回吧,她一定有自己的安排。”

她们的这位小主,有时看似木纳,却是极有主见,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

赵玉娥点了点头,“也好,先回庵里去,咱们快将这事告诉林嬷嬷,让她派护卫去救出曦儿来。”

吟霜却摇摇头,神色肃然的对赵玉娥说道,“赵小姐,我家小姐跟着匪徒离开的事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讲,救她出来,自有奴婢与青二。”

赵玉娥看着吟霜一脸的严肃,眨了眨眼,“你是怕这事儿传到了京中?对曦儿名声不好?”

吟霜点了点头,“嗯,大夫人一直想抓着二夫人与小姐的把柄呢,所以,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待会儿回了庵里,也请赵小姐替小姐保密。”

“我明白,刚才,我也是担心曦儿才一时没有想到这些。等回了庵里,咱俩统一口径,就说曦儿在我禅房里睡觉,我那几个仆人则打发到别处去。”

吟霜听赵玉娥这样一说,心中松了口气,“多谢赵小姐为我家小姐着想。”

她可以将事情遮过去,但却怕赵玉娥不设防的说漏了嘴,到时候,曦小姐的名声可就毁了。

赵玉娥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当曦儿如自己亲妹妹一样,你这番提醒,我一定会注意的。”

当下,两一边往庵里走,一边商议着怎样更好的圆谎,以便骗过林嬷嬷与从其他人。

……

云曦与双龙寨的人很快就到了卧龙山的山脚下。

她抬头往山上看去,比凤栖山高出许多的卧龙山上,长满了茂密的松树,因为山高,半山腰上浮着云雾。

赵胜当先打马往山上奔去。

跑了一段路后,他回头朝山下望去,果然可见一队人马走在凤栖山的山脚下。

赵胜的心中已是一片了然,这谢诚果然设了个圈套在骗他,要不是这从位姑娘提醒他们,他们此刻已经被抓了。

云曦也往山下看去,果然可见一队人马在山下走着。

又见那赵胜的脸色阴沉煞煞,便勾着唇角说道,“赵当家,本姑娘没有骗你吧?谢诚的为人本来就不正。你试想,为人正直的人怎么会干起做假案谋官职的事?正直的人可都是赁借真本事爬升的,对这种小伎俩,人家根本不屑。”

赵胜黑着脸朝那马上捆着的谢诚冷哼了一声,又策马继续往山上奔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山洞,从山洞里穿过去,便是一片开阔地,有不少的房舍,地势平坦,像一个小村子。

所谓的卧龙山无人住,原来是他们隐在山林之间。

有一群人在田间劳作着,见到众人回来,都高兴的围了上来。

他们看了一眼被捆在马上的谢诚只讶然一会儿,然后又将目光都转移到了云曦的脸上,将她上下打量着。

赵胜俨然是这里的头,“这些马便是她帮咱们抢回来的,你们叫她……”他偏头看向云曦,“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姓言。”云曦说道。她不想说姓谢,树大招风。

“多谢言姑娘出手相救。”十七八个汉子围在云曦的马前说道。然后,又疑惑的看向谢诚,“赵当家,这谢二公子是怎么回事?”

“哼!”赵胜从马上跳下来,对身边吩咐道,“把他先捆在正堂的柱子上,召集所有人,商议着怎么处理他。”

众人下了马,各自忙开了,受伤的人被寨子里的人扶了下去,一众人围在赵胜的身边。

赵胜指着前方一间高门大房子说道,“姑娘,里面请!”

云曦点了点头,泰然跟着赵胜的身后走了进去。

正首有两张大椅子,想必是山寨中两位头领的位置。

云曦抢在赵胜的面前走到上首,然后飞快的搬了一把椅子往正中间一放,再稳稳的坐下来。

她浅浅笑道,“赵当家,咱们在山下说好的事,你不会反悔吧?”

赵胜的胖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姑娘,你想要这寨子可以,在下可以拱手相让,但是,你得让这里所有的人都服你!寨子又不是在下一人的,而是大家伙的。”

“什么?大当家,你要将寨子给这个小丫头?这……这这这,她是哪儿来?”

“一个小丫头当家,咱们双龙寨的脸还往哪里搁啊?还不得叫那仇老三笑话死?”

一伙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再看向云曦的眼神便是各种古怪了,有不服的,有蔑视的,有仇视的。

云曦直接忽视,浅笑说道,“我还是那一句话,你们能同谢诚合作怎么不能同我合作呢?难道我出不起钱吗?我帮你们追回了马匹,你们想反悔?传出去,你们一定被世人耻笑。”

赵胜的脸色僵了僵,干干说道,“想要让寨子的人全部服你,你得拿出真本事来,光驯服几匹马是服不了众的!。”

“是吗?”云曦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手腕飞快的一抖,银链从她袖口飞了出去,赵胜只觉得眼前白亮亮一道光一闪,脖子已被什么东西缠上,紧接着,脚已离了地面。

众人一阵惊呼声,赵胜已被云曦用银链吊在了大堂中的一根横梁上。

赵胜的脸被憋得青紫,此时的他,两手死劲的抓着脖子,以免让链子勒死自己,两只脚则是不停的乱踢着。

“快放了我们赵东家!”

大堂的人都站在下面指着她怒吼。

云曦坐在横梁上不理会他们,手里依旧紧紧的拽着链子。

她已经看出来这寨子里的人武功并不高,平时还在种地,想必是些躲在这里过世外生活的人。

谢诚的武功不算顶尖,卧龙山的十来个人围攻一个谢诚也只能打个平手,便可猜出他们的身手平平。

而她自己虽然只是会些花拳锈腿,但却跑得快,因此才敢算计赵胜。

“赵当家,你说的我都按着你的做了,这寨主之位让还是不让?”

“让……”再不让,他可就没命了。

居然让一个小丫头拿链子吊起来威胁?赵胜气得直咬牙,可是寨子里,除了他的身手强一些,其他的都是武功平平的人。

“这还差不多。本姑娘喜欢听话的属下。”云曦手里的链子一松,赵胜便掉了下去。

梁下的一众人飞快的去接,赵胜肉肉的肥身子将下面的人压倒了一片,哀嚎声哭声不断。

赵胜的一张肉脸气得铁青。

“赵当家,你没事吧?”

“赵当家——”

云曦拍了拍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笑道,“赵当家,你可是答应了我两次了,再食言的话,你就不怕世人笑你出尔反尔?”

赵胜抿着唇,“呼呼”的出了两口气,朝梁上的云曦拱了拱手,“言东家!”

其余的人见赵胜居然真的低头了,齐齐吸了一口凉气,但大当家都认了人家,他们能说什么?

只得瓮声瓮气的齐齐喊了声“言东家。”

云曦浅浅一笑,向众人抬了抬手,“好了,以后都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赵胜的脸抽了抽。

然后,她翩然从梁上落下来。

这时,有人跑进来回话,“不好了!赵当家,仇老三设了圈套将老五他们全抓了。”

“什么?”赵胜当即跳了起来,肥巴掌狠狠的在桌子上一拍,“真是岂有此理,老子当初就是养了一只白眼狼,见他落魄了才救了他进了寨子,谁知道竟是一个苦肉计,只想偷老子的马!”

“赵当家,咱们上去跟他们拼了!”

“对,不然的话,他们更嚣张了!”

一众人叫叫嚷嚷。云曦拨开人群走到赵胜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错了,现在只有言当家,没有赵当家,是赵大哥。”

众人怔了怔,赵胜只得上前向云曦拱着手问道,“言当家,咱们现在是杀过去,还是怎么做?”

“杀人为什么要自己动手呢?”云曦浅浅一笑,“大堂那儿不是绑了一个吗?让他替咱们出头,咱们在后面看着好戏就是了。”

赵胜眨了眨眼,“言当家,你是说利用谢诚?可是他正和咱们有仇呢?他会听咱们的?”

云曦淡淡看向他,“你不是有拳头吗?”然后朝他勾手,“你过来,你只需这么做……”

赵胜听着云曦的吩咐,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他们这位新东家,内心真不是一般的黑,这种点子哪是一个姑娘家想出来的?这分明是男子的想法!

她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

得到云曦的点拨,赵胜大步走到谢诚的面前。

此时的谢诚在林中被狠揍了一顿,浑身疼得龇牙咧嘴,被捆在大堂前的一根柱子上动弹不得。

他看见赵胜笑得阴阴的走到他的面前,心更是猛的往下一沉,脸色也变了,身子往一旁挪了挪,但柱子是圆的,怎么挪都在赵胜的面前。

“赵胜,你不能胡来,我可是谢氏公子,要是我出了事,你们一寨子的人都会不得好死!”谢诚看到那云曦与赵胜低低的商议着,吓得脸色惨白。

“哪能让你那么快就死?”赵胜呵呵一笑,手一招,一个喽啰端着纸笔上来,赵胜道,“你得将咱俩这么多年合作的事写出来,我才能放你走,不然的话……呵呵……”

赵胜阴阴笑起来,手里捏着一柄匕首在谢诚的裤裆处晃着。

谢诚两腿一夹,他怒吼一声,“赵胜,你是小人!卑鄙无耻!”

他的事要是让他人知道,他这辈子就别再想做官了,他咬着牙闭口不说。

赵胜冷笑道,“这么说你是不想要你的东西罗?据说,你弟弟被砍了头,你是家中唯一的男子了,要是你没了这个……谢老夫人就得从外面找人继承香火了。”

谢诚吓得脸都白了,额头上大汗淋淋,身子在柱子上不停的扭动着。

云曦则是坐在大堂内的椅子上闲闲的喝茶,看到谢诚的惶恐模样,她微微扯唇一笑,不作死便不会死!

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休要怪上别人心狠!

赵胜比划了半天,谢诚吓得发抖却不说话。

他有些不耐烦,将手里的匕首往谢诚的裤子内慢慢的扎进去。

不知是扎到肉了还是太过折磨太恐惧了,谢诚忽然“啊——”的尖叫起来,脸上更是大滴大滴的汗水往下滴,“我……我写,……你将刀拿出来……”

说到最后,谢诚的牙齿几乎是在打着颤。

“早干什么去了?浪费时间!”赵胜抽回匕首重新插回靴子里,然后解开谢诚的右手,将笔往他的手里一塞,说道,“我说,你写。”

谢诚呼了一口气,捏着笔听候他吩咐。

“元武17年九月初一,与小孤山的仇老三相约,由仇老三扮强盗劫持刘御使大人家的大小姐,然后,由我谢诚去救,事后付仇老三辛苦费5000两。元武帝17年十月9日……”

谢诚忙抬起头来,“赵胜,怎么是仇老三,不是你吗?”

“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叫你写就写!”赵胜不耐烦的踢了谢诚一脚。

她心中暗道那小姑娘就是聪明,只要谢诚都认了罪,这些事情就算被捅出来,也不关双龙寨子的事,还将仇老三拉下了水。真是一举两得。

赵胜接着又说道,“……仇老三商议,……”

满满一大张纸,近三年时间,做案近五十件,件件告破。

谢诚写完后,赵胜拿着纸张递给云曦看,“言当家,你看,这样行不?”

“非常好,让他将大名签上,再叫他写个欠银十万两的借条!”云曦闲闲弹弹指甲说道。

“言……言东家!”赵胜吓了一跳,十万两,这么多!

大堂里的人一听,齐齐吸了口凉气,十万两!发了!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拿回来。

云曦微微一笑,说道,“你只管让他写,拿不拿得回来,你不用操心。当了你们大当家的我自然会帮你们追债,不出三天,他自然会乖乖的送到寨子里。到时候,这钱全是寨子里的,我也不会要一文。”

咝——

吸气声不断,不分钱?

他们平时干了买卖之后都是要按功劳大小分钱的,这位新东家居然不分这笔巨款?是傻还是装豪爽?

赵胜因为云曦是协迫他让位的,心中起初有些不甘心,对云曦也不怎么恭敬。

此时听到她这么说,哑然了一瞬,心中顿时生起一分敬意来。又一想,她不要最好,寨子的人就可多分些。

赵胜又拿着谢诚写好的罪证让谢诚签名,然后又叫他写一张欠银十万两的欠条。

谢诚当场就不干了,他大声吼起来,“你们这是打劫!打劫!”

打劫?

云曦微微扯了一下唇角,拂了拂袖子上的灰,走到外边被绑到柱子上的谢诚面前。

她微笑说道,“谢二公子,本寨主不打劫还当什么寨主?咱们也是图个钱,你呢,图个命。你若不给我钱,我便不给你命!”

杀他与安氏,未免太便宜他们,这二人的身上多少还是可以榨出些钱物的。

“听见我们言东家说的没有?快写快签!”赵胜又从靴子里拔出了匕首,拿在谢诚的裤裆处晃起来。

“我写——”谢诚惨白着脸咬牙说道。

双龙寨的人按着云曦的吩咐,将捆着的谢诚带上。众人一起去了附近的另一处山——小孤山。

“言当家,这一计真的会成功?”赵胜也些怀疑的问道,谢诚敢害他,他会要他不得好死,仇老三偷他的马,一样不能放过!这是这个计划——

“当然了,你们等着看戏好了。”云曦微微一笑。

谢谢:

QQ80cb956d15d0bd的五分评价票,qaz9177和chshp205 的月票,

云墨微凉 的钻石,鲜花

189**5910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