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章 暴龙VS黑面虎/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脆弱的书房门,哪里经得起顾非墨带着十分怒火与九层武力值的摧残?

门倒地后带动的劲风,将书桌上的一叠信纸吹得四散飘起。

谢锦昆的神经跟着紧紧的一缩,心头更是狂跳了起来。

他顾不上捡那些掉落的信纸,马上堆着一脸的笑走到门边,客客气气的说道。“顾……顾公子,顾将军,您怎么来了?这一大早的?哎呀,老夫刚刚起床,还未洗漱,仪容不整,多有得罪,请在此稍等,老夫先洗把脸再来。”

谢锦昆为心中忽然想到的一个借口窃喜不已。

这才刚刚是辰时,顾非墨再霸道,总不能不让人洗脸漱口吧?

哪知顾非墨伸手在他的面前一拦,面无表情的说道,“谢大人,本公子此次来是找你说正事的,不是来看你的脸的。你的脸脏得跟茅房一样,本公子也不介意。”

谢锦昆一时傻眼。

然后他的身子忽然一轻,整个人已被顾非墨的双手钳住,按在了椅子里。

眼前少年公子绝美倾城的眸子里,杀气腾腾。

谢锦昆的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扯了扯唇,勉强的扯出了一个笑容说道,“不知顾……顾公子找……找老夫有何事?”

顾非墨压着一肚子的火,口里磨了磨牙,心中愤恨道,老匹夫装傻是不是?

他都连着来了好几天了,今天已经是第五天的早上了,他不信那管家没有对谢锦昆说明他的意思。

“没什么事,只是想问问谢大人,为什么要将谢三小姐赶出去!还有,她在哪儿?”他眉梢扬了扬,拖了张椅子坐在谢锦昆的对面。

他那脸上挂着的笑容,在谢锦昆看来简直是一只猫儿看着面前的老鼠的戏虐之笑。

“她随她母亲搬出去住了。夏氏吵着要同老夫和离,寻死觅活的,老夫不得不同意啊。不是老夫赶啊。”

“不是你?你们府里都说三小姐可怜呢!”顾非墨咬着牙,脸色黑沉得吓人。

他心中后悔没有早点儿来提亲。

不,他一早就来过,却被段奕那厮搅和了。

好不容易趁着段奕离京了,结果谢云曦又不见了,他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那个小女人,原来是被赶出府去了。

谢锦昆跟他前世有仇吗?专拆他的后台?

顾非墨双手掐着谢锦昆的脖子,大有说得不好就要他命的架势。

“顾……公子。”谢锦昆都要哭了,“不是老夫的错啊,是她们自己要走的。”

顾非墨眼神一眯,放开了谢锦昆。

然后,他阴煞煞地说道,“谢大人最好说的是实话,若是假话……,哦,谢二公子还在大理寺的牢里吧?”

这无疑是威胁,赤果果的!

谢锦昆心中气恼却也没有办法。谁叫自己二儿子不争气进了牢里的?

虽然恨不得打死谢诚,但总得有个儿子替自己送终,抱灵牌。

“没有假话,是她们自己要走的。”谢锦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顾非墨虽然走了再没有来谢府找谢锦昆。

他却跑到兵部去找他了。

谢锦昆真想哭。

他因为两个儿子与妹夫烧了兵司库,皇上一气之下已将他由尚书降为侍郎。

办职的衙门不变,只是当初的下属升到他的头上做了他的上司,整天给他小鞋穿。

顾非墨兴高采烈的去,垂头丧气的回。

只是没有回家,而是转道去了谢枫的住处。

他一进门就往椅内一坐,颓废的望着屋顶。

离办差的时辰还早,谢枫也才刚刚起床,正在洗漱。

他往顾非墨身上看了一眼,揶揄一笑,“你今日穿得倒是漂亮,相亲?”

不说相亲还好,一说顾非墨的火又上来了。

他气得猛的一拍桌子,口里骂道,“谢锦昆这个老匹夫!看小爷不削了他!”

谢枫闻言马上眼神一眯,“他得罪你了?”

“得罪大了!”顾非墨看了他一眼,拉着他就往外走,“走,替我办趟差,你以前欠的钱子全都不用还了。”

“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还你。”谢枫扯了扯唇说道。“不过,你说怎么帮?这次可以免费,不要你的钱。”

“办好了,你不要我也会塞给你!”顾非墨在谢枫耳边耳语了几句,“干不干?替我出口气!”

“出事你担着!”谢枫眉梢一扬说道。

“当然是我担着!你放心好了!”顾非墨见他同意了,心情大好。

“好,我今天告假一天,替你当差去!”

谢枫拿着顾非墨给的腰牌,到了兵部车驾部点马。

“奉西山总兵顾将军之令,点马一百匹,用作操练习!”谢枫朝车驾部的管事扬了扬手里的腰牌说道。

管事查验了腰牌,做了记录,“您请稍等,这就给您点马去。”

京中除了皇上自己的几匹坐骑养在宫里之外,其他的所有的马,如战马,依仗队的马匹都在车驾部里。

谢枫环顾了一下马场。

只见一处栅栏里圈养了几十匹马,个个膘肥体壮的。

他若无其事的朝那些马匹走去。

然后,趁着无人时,朝马的食槽里丢下一包包药粉。

他刚刚回到刚才等人的地方,便见谢锦昆与两个部下也到了车驾部。

谢锦昆看到他,冷哼了一声,阴沉着脸走到他的面前,“见到长辈,又是品阶比你高的人,为什么不下拜?”

谢枫冷着脸,扯唇冷笑,“你有什么值得我跪的?”

“小子不得无礼!这是谢氏族长,就凭你是姓谢,你也得跪!”谢锦昆身边的一个部下厉声喝道。

“我谢枫今生说过,不跪之人有三,第一,抛妻弃子者不跪,第二,忘恩负义者不跪!第三,只想自己爬升,连亲儿子也杀者不跪!”

“放肆,小子太狂傲!”谢锦昆挥手朝谢枫的脸上扇去。

被谢枫侧身一躲开。

接果,谢锦昆的手打空了,而出于惯性,他自己则朝前面栽前,要不是被两个下属拉着,也会摔个狗啃泥。

谢枫拂了拂袖子,轻哼一声,扬长而去。

“你等着!竟敢藐视老夫!”谢锦昆气得暴跳起来。

“算了,大人,人都走了。咱们还是忙正事吧。皇上那儿还等着呢!”谢锦昆的下属忙着劝他。“等这事忙完了,大人您再收拾他。”

“对,你说得对,除非他不进谢府,否则,老夫定要用族规来罚他。”

谢锦昆在那些长得膘肥的马匹中亲自己挑了十匹马。

然后叫过几个衙役,“马上送到围场,皇上正等着用,北疆有使者来了,皇上请他们看看咱大梁国的良种马。”

“是,大人!”

十个衙役一人牵了一匹马朝围场走去。

谢枫将他的一百匹马交给顾非墨另外派来跟着他的人,悄悄的跟着衙役往围场而去。

城中的皇家围场里,元武帝正在向北疆使者炫耀着大梁国的良种马。

元武帝对身边的使者说道,“使者说贵邦的马能日行千里,我大梁的马也能日行八百。”

使者惊异的问道,“哦,想不到梁国陛下也有千里马?那一定要见识见识了,或者,让咱们两国的良种马比试比试?”

“准,比试比试!”元武帝对自己养的几十匹良种北域马很有信心,对身边人问道,“谢大人来了没有?”

“皇上,臣来了!这十匹马都是臣亲自己挑选的呢!”谢锦昆小跑着过来说道。

本来这事儿不归他管,他听说皇上与北疆使者在围场里议论马的事,他便自告奋勇的来了。

如果能讨好了皇上,说不定皇上一高兴,将他的官又升上去了,或者至少不用罚俸。

“嗯,好,准备着比试。”元武帝说道,

今日天气不错,元武帝的心情大好。

看了两场赛马后,他仍是意犹未尽,提议说道,“使者,不如比试驾驶如何?”

元武帝的腿再没有病瘫之前,也曾领过兵上过战场,这几年天天圈在宫里,他早已烦闷不已。

今天来到郊外,令他又有一种想体会策马飞奔的感觉。

喜公公担忧的说道,“皇上,你的腿……”

元武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喜公公,是驾车不是骑马!只用手,不用腿的,快去准备着!”

喜公公无法,只得吩咐下去。

元武帝与北疆使者各驾着一辆战车,裁令官一声令下后,各自的马匹都飞奔起来。

起初是元武帝的车马当先,这令他心情大好,哪知又跑了半圈后,那拉车的两匹马忽然前蹄一弯,向地上倒去。

因为是在疾驰中忽然的倒地,由于惯性,后面拉着的马车架子却仍然朝前奔去。

但又由于绳子系着,马车架子直直的朝前方地上栽倒。

元武帝惊得都忘记了呼救驾,眼看自己就要飞出去跌落在地,不死也残。

这时,从一旁侍立的护卫中跃出一人,朝他飞奔而去。

那人双手一伸,将元武帝牢牢的接住。

然后又轻轻的将他放在地下,接着走到他的面前认真的磕了个头,“皇上勿惊,您已经平安了。”

喜公公惊呼起来,“救驾!速速救驾!”

一群人这才反应过来,慌乱的朝元武帝跑去。

谢锦昆吓得一脸死白,怎么回事?他亲自挑的马怎么会回事?

他吓得发抖夹在人群中也跟着跑到元武旁的面前。

元武帝此时一言不发,他不光差点丢命,还在北疆使者的面前丢了脸,一时气得脸色煞黑。

但又不能发火,只得对北疆使者说,“今日,朕的身子忽然疲乏,改日再同使者比试。”

“陛下当以身体为重,这比试以后随时可进行。”使者客气的回道。

元武帝冷沉着脸回了宫里。

御书房里,谢锦昆吓得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谢枫被元武帝带到了宫里,看着地上磕头如捣碎的谢锦昆,他无声冷笑。如此无情父亲,他又何必在意?

“谢锦昆,你想谋杀朕?”元武帝怒喝一声。

在围场时,他就想将谢锦昆当场拿住,但因为有他国使者在,他得顾及皇室与大梁国的体面,只得忍住。

“不……,不是,臣不敢……”谢锦昆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不敢?朕看你敢得很!朕差点死在那儿了!来人!将谢锦昆送交大理寺,请大理寺卿胡安彻查此事!”

“皇上,臣不知啊……皇上……”谢锦昆被两个宫门侍卫给拖了出去。

谢枫连眼皮也没有眨一下。

处理完谢锦昆,元武帝这才看向谢枫。

面前的青年男子,目光如炬,身姿挺拔,一看便是军者出身,同他年轻时很像。

元武帝的心情这才愉悦起来,看着谢枫微笑说道,“你救了朕,想要什么奖赏?”

谢枫忙跪拜在地,“皇上,臣不要奖赏,臣出现在围场里,本来就是越了规矩。围场内本来只能允许羽林卫们进入,但臣只是个兵马司的副指挥使,只是为了偷看良种马匹,才巧合之下救了皇上,所以,臣有罪,皇上的嘉奖,臣不能接受。”

救驾不要赏赐,还是头一个,谢枫的谦恭更令元武帝赏识。

他微笑说道,“你不要赏,朕也不勉强你。你刚才说你在兵马司任职?你叫什么名?”

“谢枫!”

元武帝眼神一眯,“你是谢氏的子弟?哪个房的?”

“哪个房也不是,臣是孤儿。”谢枫俯身行着礼答道。

孤儿?元武帝又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朕记着你了,谢枫是吧,你且起来吧。”

“谢皇上。”谢枫依旧不卑不亢,恭敬的立于一侧。

“既然赏赐不要,朕就送你一根马鞭吧,这可是朕年轻时用过的,扬着这鞭子,曾经在梁国各地策马奔腾。”

元武帝朝喜公公招了招手。

很快,喜公公从御书房的多宝阁上取下一个长盒子递到谢枫的手里。

“谢皇上!”谢枫叩头行礼。

谢枫离开后,喜公公这才问元武帝,“皇上,他也是谢氏的人啊,谢锦昆的夫人同贵妃走得近,这个谢枫——”

元武帝瞥了喜公公一眼,说道,“你没听他说他是个孤儿吗?那就跟谢氏的几个大房没有关系。另外,他救了朕什么也不求,倒是个正直的人,如果能利用,将来对世子也是一个帮助。不过——”他顿了顿,“你还是暗中查一查他。”

“是。皇上。”喜公公应道。“奴才这就派人去查。”

……

四同县。

左县令认为自己去年到京中花了巨资打听好了达官显贵的一手资料,果然是明智的。

钱没有白花。

虽然贵人们都不一定认识他,但,只要他认识他们就行。

比如,认识了晋王世子,还有住在自己衙门里的奕亲王。

讨好了奕亲王,将来的仕途那可是一片光明啊。

他连夜指派人四处追查南宫辰。又同师爷商议着写了一份折子准备交与奕亲王递到京中去。

……

县衙的后院,凝香院。

小巧雅致的小院里,几株扶桑花开得灿烂。

春光中,雀儿在院中欢唱。

云曦被小鸟吵醒,她翻了身。

然后——

顿时一阵惊悚,她抬脚朝旁边一人踢去。

那人也翻了个身,隔着被子将她按住了。

云曦眸色森冷咬牙切齿,“你昨天晚上不是睡在外面的小榻上了吗?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

段奕一脸委屈,“这个地方真的太穷了,左县令说被子不够,让我们将就一下。我想着,要是不将就,我就得冻病,我冻病了,就不能照顾你了。所以,我还是将就一下吧。”

这是什么理由与借口?

她简直无语了!

她昨晚上睡得很死,一定是段奕做了手脚。

她的耳朵听力极强,平时睡着时,身边稍微有一点儿声响就会惊醒。

但只要有段奕在,她就睡得死沉死沉的。

“将就的话,你犯得着脱我的衣衫的吗?”她的身上居然一件衣衫也没有!昨天晚上,段奕占了她多少便宜?

“左县令差人送来了女子衣衫,外衫还可以将就一下,里衣的话,我认为你还是穿自己的为好。你的马车队走得太快,已经离开四同县了。我已让人去你的车上拿你的里衣来,所以现在,你就这样吧。”

他说得轻松,云曦彻底无语。

她总不能一直不穿衣衫的待在屋子里?她还有事情要办。

“我还有事情要办呢,你不能将我困在屋子里。”

段奕捏了捏她的脸颊,浅浅笑道,“不是有我在吗?”

云曦看着他的眼眸,微微一怔。

……这篇文好难,再译不出,我爹又得骂我了。

……小婉,不是有我在吗?不用担心。

她抬头望向面前的男子,眉目似画中人般俊朗,一线樱色薄唇常常紧抿,面对外人是三分冷情七分嘲讽。

只有她知道,他的笑还有温暖。

……我又看见村里的大虎与妞儿偷偷躲在草垛里亲嘴了,妞儿说大虎的嘴是甜的,大虎说妞儿的嘴是香。奕,你的嘴给我亲一下。我看看甜不甜。

……不行!还有,你不准再偷偷的去看他们!

……奕,你的唇不甜,为什么他们要天天亲?

“你笑什么?”段奕微微眯起眸子,看向云曦。

云曦翻了个身,将段奕压在身上。

晨光从屋外射进屋内,照进青色帐内女子的玉色肌肤上,泛着柔和的光。

长长的墨发遮着她胸前的坟起,依稀可见一条沟壑。

两只手极不老实的摸索着他的脸颊,两眼微眯,嘴角微微扬起,带几分狡黠。

“我想印证小时候的一件事。奕!”她的声音微哑。

“什么事?”他开口问道,嗓音同样带着暗哑,唇边浮着浅浅的笑意。

云曦俯下身来,双手捧着他的脸,唇瓣轻轻的覆上他的唇,舌尖轻轻挑开,探入,极不安分的搅动。

“我想知道你的唇有没有变甜。”她低低说道,彼此齿尖轻扣,彼此气息相融。

段奕的身子微僵,怔怔的看着她。

俯在他身上的女子两扇羽睫轻闪,双眼微阖,极为陶醉。

他心中微微一漾,双手插入她的发丝,捧着她的头慢慢的回应她,舌尖轻绕,如食甘甜。

隔着一层薄薄的里衣,云曦忽然发现段奕的身体起了变化,要命的什么的东西抵着她的腿。

她暗呼一声糟糕,飞快的从他身上跳下来,滚到床里侧扯过被子将身子一卷。

只是太慌乱,盖住了上面没有盖住下面。

被子一角掩着她的胸口,而从腰身往下却又是一览无余,两条玉白长腿弯曲,脚指头微微向里蜷起。

她每次一紧张便是这样。

段奕唇角微弯,眉眼里均是笑意。

“段奕,时辰不早了,你快去看看我的衣衫有没有送到,然后,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云曦朝他挥挥手,一脸慌乱。

段奕侧身朝里躺在床上,单手支着头,一派闲适。

看着她一副做了坏事又怕别人指责的表情,唇角弯的弧度更大了。

他猛的一扯掉她抱在怀里的被子,俯身上去,将她的双手抓住,额头顶着她的额头。

云曦吓得两腿一夹,一颗心砰砰乱跳。

她冷着脸一脸警戒的看着他,声音颤抖说道,“这里……是别人家里,不可以。”

“你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他轻笑一声,低头覆上她的唇。

同她刚才的动作一样,轻碾,探入,辗转。

云曦觉得她的身子飘了起来,只是,要命的是为什么他主动起来,更让人欲罢不能?

……

云曦坐在四同县衙后院的凝香院里,着一身青色连帽的披风。脸上遮着面纱。

她冷着脸坐在桌边,没有动。

段奕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在她的碗里,眉眼含笑。

“吃饭,这是从县衙的后山上刚挖来的野菜。是用香油拌的。”

云曦两眼如剑,看着他还是没动。

她在心中腹诽着,男女究竟有多大的不同?

为什么她吻段奕,他的身上一丝痕迹没有,她自己的则是全身青紫?

男人都是皮粗肉厚吗?还是像上回那样,她需要用上指甲与牙齿?

上回——

想到上回段奕几乎被她剥光了,她的脸一红。

“吃饭!”她瞟了段奕一眼,掀起面纱,狠劲的咬了一口菜。

段奕看到她脖颈处的红痕,唇边不由得浮起一丝笑来。

……

四同县县衙的大堂。

左县令听着衙役不时传来的汇报,额间的汗水越来越多。

“没找到?”他的心头跳了一下,“这么多的人派出去都没有找到他?又受着伤,那脸上还破了相,你们怎么就没有找到?一群废物!”

他气得胡子乱颤,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认爬升的机会,居然没抓到人。

“再去找,挖地三尺的找!”他暴喝一声。

“是,大人!”

左县令硬着头皮来到后院。

段奕与云曦正坐在外间喝着茶等他的消息。

他哭丧着脸跪倒在地,“王爷,人没找到!下官已经发动了县衙的所有衙役和附近的山民们去寻,都没有找到。”

段奕的声音淡淡,“没找到?”

云曦扭头看向段奕。

段奕朝左县令虚虚抬手,“你且起来吧,人跑了,咱们还有第二步,让那天到过现场的乡绅们,里正们,联合上书,你呢,写折子,由本王递到皇上手里。”

“是,王爷。”左县令松了一口气,小跑出了后院凝香院。

云曦这时说道,“阿奕,南宫辰不能放走,否则,他将来会对你不利!他手里有暗龙令!”

段奕轻笑,说道,“只要他名声一毁,他还能爬多高?诚如你说的,他手里有暗龙令,抓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毁一个人,不一定要他死,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惩罚。”

云曦看着他的眉眼,男子淡笑间,已将大局参透。

对,他说的没错,不必亲自动手,自有人会替她操刀。

“既然来了,同我一起去青州。”段奕站起身拉着她的手道,“我想将青州的事早点处理好,早日回京,然后……”

他俯身看着她的脸,微微浅笑。

云曦错开他的身子向门口看去,冷着脸道,“王爷,现在是白天,还有,门没有关,还有……”

“那就关门!”

“……”

……

云曦与段奕骑了快马到了青州。

青州果然如人们口传的一样,沟河干涸,田地荒芜。城中已没有多少人,很多人已逃荒去了。

留下的,都是拖家带口走不了,或是对未来的天气抱有希望的。

段奕没有去青州府衙门,而是同她一起到了城中一处旧宅子里。

这里是云曦的人临时住的地方。

宅子前面就是街道。

安昌正指挥着众人分粮食。

一听说分粮食,原本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灾民们全部跑了出来,秩序很乱。

但因为车夫们全是双龙寨的人,再加上还有白虎玄武以及青裳吟霜几人都在,倒也没有发生哄抢。

米面袋子上印着醉仙楼谢氏字样。

安昌发一袋就指着袋子上的字样说一下。

段奕双眼微微眯起,说道,“这书呆子倒是个尽职尽责的人。他这一一说明,那些不识字的人便全认识了,也记住了。”

两人走到众人的近前。

安昌见到一身女装的云曦大吃了一惊。

他三两步路她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曦……曦小姐,怎么……你怎么在这儿?”

他两眼直直的盯着她,令段奕很是不悦,“安昌公子,她便是你们的言东家,所以,现在,她以东家的身份命令你,你得去干活了!”

段奕一脸黑沉的将安昌推走。

云曦不免好笑。

她叫住了段奕,“你别将他弄走,我正好找他有事。”

“她找我有事,王爷您快放手。”安昌像是抓了根救命稻草,心下松了口气。

他并没有得罪过这位奕亲王啊,为什么王爷的脸色好难看?一脸杀气?

段奕将安昌放下来。

安昌吓得马上离他三步远,恭敬的问云曦,“曦小姐,不知要在下做什么?”

云曦微微笑道,“昌公子,眼下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不知你愿不愿意?”

安昌忙问,“什么事?”

云曦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给他,“你照着上面做就好了。”

安昌打开书信看了一眼,眸色一亮,他将信放入衣内,对云曦拱手说道,“曦小姐曾帮过在下,在下焉有不帮曦小姐的理?曦小姐说得太客气了,在下这就回京去。”

“好,有劳昌公子了。”云曦还以一礼。

安昌走后,段奕说道,“你让安昌利用同窗的关系,发动联名上书?我居然不知道你还有这份谋略。”

云曦一笑,说道,“有时候,文人的力量远远要大过武力。武力,一柄刀杀一人。但文人一支笔可乱天下。”

段奕微微眯眼看着她,伸手抚向她的下巴,微微一叹说道,“你操的心太多了,不知你心中还有没有地方放下我?”

“我在为你操心。”她道。

……

四同县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京里。

左县令与县里的各乡绅联名写的折子摆在元武帝的面前,令他焦头烂额。

还有几位御史大人的折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帮甘霖学院的学子们跪下在皇宫前请求将晋王世子南宫辰缉拿入狱。

为首是安昌。

学子们洋洋洒洒的写了南宫辰在四同县的罪状,勾结山匪,杀送粮食义民。

不杀他,对不起饿死的青州民众。

学子们宁愿跪死在宫门前。

“皇上,晋王世子此举可是谋反罪啊,抢粮,杀送粮的善人,这真是罪大恶极!如果不处以重罪,还有哪个富户敢送粮食到青州?”

“晋王世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元武帝气得额上青筋暴起。手指甲更是在手心里掐出血来。怒目圆睁,却是连个发泄的人也找不到!

金銮椅后面垂着长长的珠帘。

顾贵妃妖妖娆娆一笑,“大臣们说的都有理。皇上您说呢?这晋王世子啊,分明是在跟皇上做对呢!粮食本来就不多,他这一抢一杀人,让富户们吓得不敢送粮食了,难道让皇上自己种粮食送去?”

“娘娘说的有理,请皇上定夺。”大臣们齐齐说道。

元武帝咬碎了一口牙,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传朕的旨意,晋王世子勾结山匪抢夺赈灾粮食,且杀人灭口,永久削去他的世子爵位,命顺天府联合各州府缉拿南宫辰,然后打入死牢!”

“皇上圣明。”顾贵妃红唇轻启微微一笑,“这等祸害江山的臣子就该除!”

“皇上圣明。”朝臣们齐齐跪拜下去,然后山呼万岁。

元武帝无力的朝众大臣挥了挥手,喜公公尖着嗓子喊了一声,“退朝!”

三呼万岁后,大殿内一下子静得怕人。

顾贵妃看了一眼立于元武旁一侧的喜公公说道,“喜公公,本宫想同皇上议议政事,你先退了吧。”

她虽然面带微笑,眼底却是森冷。

喜公公脸色一变,忙看向元武帝。

元武帝暗中怒得咬牙,扯唇说道,“爱妃,朕办事时,都是喜公公在一旁,他无需回避。再说了,朕回宫还需喜公公护送,爱妃将他撵走,谁来看护朕?”

顾贵妃从珠帘后走出来柔媚笑道,“皇上,这大梁的天下都是皇上的,皇上还担心没人送您回宫?”

元武帝气得一脸铁青,咬牙不语。

顾贵妃忽然神色一变,朝外面喊道,“来人,喜公公抗旨不尊,将他拖下去杖责五十大板!”

“贵妃!”元武帝暴怒。

“皇上,娘娘,老奴领罪!”喜公公匍匐在地。

守在殿门口的几个侍卫马上大步进来将喜公公拖了下去。

不一会儿,殿前传来喜公公的惨叫声。

顾贵妃充耳未闻,轻挪裙袂走出了大殿。

她走到喜公公的面前,妖娆一笑,“喜公公,本宫问了你多次南宫辰到底在哪儿,你总是不说在晋王府呢,现在怎么跑到青州去了?撒谎的人,舌头都不能留的。听清了吗?”

侍卫们忙道,“听清了。”

喜公公哭起来,“皇上,臣再也不能服侍你了,皇上——”

殿内,元武帝脸色死白,唇角发抖。

他怎能输给一个女人?绝对不!

……

谢枫听到四同县的消息时,正在新宅子里看着工匠们在修缮屋子。

街上人们都在议轮纷纷南宫辰杀了醉仙楼送粮食的人。

他脸色一冷,南宫辰杀了曦儿?

他扔下手里的图纸沉着脸就往外走。

青衣飞快的跑了过来,拦住了他,“公子,小姐没有事,那是掩人耳目的。南宫辰中了小姐的计呢!”

谢枫的两眼一眯,“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那个小丫头的心思,还真让人小看了,她居然算计南宫辰?

青衣将云曦的计划说与谢枫听。

谢枫默了半晌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原来她一直在谋划,他又怎能落后?

出了新宅子,他解开系在门前下马石边的马匹,翻身上马。

马匹才转了个身,便险险与一人撞到了。

这不是谢家五房的谢君宇吗?

“原来是君宇兄,刚才,在下的马匹没有惊吓到君宇兄吧?”谢枫坐在马上朝谢君宇抱拳一礼。

谢君宇的年纪与谢枫不相上下,略显清瘦的脸上笑容温和,他马上回以一礼,“不曾,谢枫兄这是在忙什么呢?小弟瞧你进出那所宅子好几次了。”

“哦,这是在下的新宅子,正在修缮。”谢枫也微笑说道。

两人在谢府与夏玉言母子三子的新宅子前的街上寒暄了几句后,各自分开。

待谢枫一走,谢君宇的笑容马上一收,唇边溢一抹狡黠的笑意。然后,他袍子一撩,大步走进了谢府。

谢府的小花厅里,翠姨娘扶着丫环的手走了进来。

谢君宇忙起身行礼,微笑喊道,“表姑母。”

翠姨娘朝他抬了抬手,“上回你母亲已经来看过我了,难为你又来看我。”她往一旁的小几上看了一眼说道。

那小几上放着几盒点心,竟然都是外地的包装,他居然还用了几分心思。

“您是我母亲唯一的表妹,我不看您,谁看您啊。”谢君宇笑道。

“那是。”翠姨娘敷衍的笑道。

两人一齐低头喝茶,都揣测着对方的态度。

过了一会儿,谢君宇朝翠姨娘身后的丫环看去一眼,然后低头欲言又止。

翠姨娘心领神会,对那丫头说道,“你到我屋里拿件披风给我。”

丫头答应了一声后退下了。

小花厅里只剩了谢君宇与翠姨娘。

“这是君宇孝敬表姑母的。”谢君宇递上一个信封。

翠姨娘看了他一眼后,伸手接了过来。

她打开信封口看了一眼,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好厚一叠银票!每张的面额都在百两之上。

她掩饰下心中的激动动,扯了个笑容道,“难为你还记得表姑母。”

谢君宇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虽然她是他兄妹三人唯一的表姑母,但她嫁到谢家长房也有几年了,从不见他们来看她。

过年那几天,他的两个妹妹也没有来看她。

五夫人看到她也只点了点头,也不曾说一句话。

只因为她家穷,她现在只是个姨娘。

而谢君宇这个时候来看她,又是送礼又是送钱,只怕有所求。

谢君宇忙笑道,“怎么会不记得呢,只是君宇一直在忙。”然后,他顿了顿,说道,“那个叫谢枫的是不是常常到谢府看老夫人?”

果然扯到了正题。

翠姨娘将信封藏到了袖子里,说道,“老夫人对他的印象不错。而且,自从夫人的小儿子被砍了头,大儿子被关在衙门里后,老夫人提他的次数更多了。”

“表姑母。”谢君宇朝翠姨娘挪进了一点,又往小花厅外面看了一眼,低声的说道,“谢家长房里,夫人的两个儿子如今都不得老夫人喜欢了,表姑母难道还不努力一下?”

翠姨娘眼神一眯,“努力什么?”

谢君宇往翠姨娘的肚子上瞧一眼,“您肚子里有君宇的小堂弟了,您不得为他想想将来?”

“我当然会想,这还会要你说?”翠姨娘轻轻的抚了一下肚子,眼神一眯,得意的笑道,“我也有自己的打算,大老爷啊,如今只宠我一人,对二公子似乎都忘记了。所以——”

“表姑母错了。”谢君宇忙说道。

“什么错了,这话怎么讲?”翠姨娘忙收了笑容正色问他。

谢君宇压低了声音说道,“表姑母你想啊,哪怕您今天生下君宇的小堂弟,也赶不上别人已经会提刀杀贼匪,提笔写文章啊。”

翠姨娘的神色一凛,两眼中寒光一闪,“君宇,你说清楚一点。”

“表姑母,侄儿说的还不清楚吗?”谢君宇说道,“您生的小堂弟太小,目前还担不起谢氏一族的大任来。而谢老夫人年岁已高,也肯定喜欢一个现在就能帮他做事的人,比如那个谢枫。”

翠姨娘两眼眯起,“哼,一个外面来谢氏,怎么能同嫡长房相比?我不让会他得逞的。”

谢君宇心中窃喜,忙问,“表姑母有什么计划没有?”

翠姨娘摇摇头,“还没有,不如,你给我出个主意,到时候,我也不会亏待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