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章 潜入,借刀杀人/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一处山凹里,一共有一个大帐蓬,四个小帐蓬。

云曦凝神细听着藏在暗处的暗卫们的呼吸声,她一一避开那些暗卫,偷偷地潜入了一间小帐蓬里。

里面睡着七八个男子,她手中银链子一卷,将睡在帐蓬门边上的一个护卫给拖出了帐蓬。

链子卷得紧,那人只睁眼看了一下,还来不及呼喊,很快就晕死了过去。

然后,她又将那人拖到暗处,趁着夜色,将他的的外衫脱下来,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再将那护卫的口堵住,捆起来,扔在一个山旮旯里藏起来。

又从腰间摸出一个小药瓶出来,倒了一粒吃了,这是她向关云飞要的药,能刺激嗓子,使说话的嗓音可以完全变样。

接着,她又往脸上和手上抹了点药水,使皮肤看得蜡黄一些,掩盖了原来的七八分容貌。

做好这些,这才又潜进了帐蓬里,顶替了那个护卫,蜷缩在一侧假装睡觉。

帐外,不时有脚步声来回的走动着。

声音很轻,很显然,这是南宫辰的暗卫。

与这座帐蓬相隔三丈来远的地方,是谢君宇的。

云曦蜷在帐蓬的一角,屏住呼吸,神思集中起来仔细聆听那里的对话。

帐蓬中,谢君宇正对身边的人吩咐着,“你们几人先行回京通知老爷。让他留意着那个醉仙楼和谢枫。谢枫居然敢派人同咱们五房的人作对,他是不是不想在京中混下去了?让老爷动用官场商场的力量,狠狠的收拾他!能弄死就弄死,弄不死的弄残赶出京城去!”

“是,公子,小的这就连夜赶回京中去。”仆人答应着走出了帐蓬。

云曦睁开眼来,眼底戾芒一闪。

谢枫与他做对?真正可笑,明明是谢君宇先动的手。

谢家长房的谢锦昆还当着尚书的时候,这谢五老爷只有仰首巴结的份,哪年不是来讨好送礼?

如今谢锦昆的两个儿子一个死一个成不了气候了,谢五老爷就开始行动了。

但是,这谢氏长公子本来就应该是谢枫的,谁来抢都绝对不行!

一整晚,云曦都是半睡半醒,一直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天色朦朦亮时,帐子外有人喊道,“都起来了,起程!”

云曦随着众人从地上爬起来,混在人群里,同他们一起吃东西,然后搬东西收帐蓬。

她一直不说话,众人也不怎么在意。

这些人有的是谢氏五房设在青州别院的仆人,有些是谢君宇自己从京中带来的护卫,还有的是南宫辰自己的随从。

人员杂乱,要说彼此很熟悉,有点儿牵强,只怕是连相貌也认不全。

南宫辰的帐蓬还没有收起,里面有声音传来,护卫们正在给他疗伤。

而其他的车驾已经整装完毕,所有的人都静静等着,只等南宫辰吩咐起程。

云曦虽然低着头,但耳朵一直凝神听着南宫辰那里。

想必是他伤得不清,护卫说正在运功疗伤。

这时,有一阵奇怪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云曦赫然抬头,眼神微眯。

逃跑,还是留下?

可是,这么好的一个混入的机会,丢了,就太可惜了。

默了片刻,她还是走到南宫辰的帐蓬面前,对里面的人抱拳说道,“世子,小人听说这附近有狼群出没,因为这里还是青州地带,青州干旱已久,这饿了一冬的狼见了人只怕会更加凶残,请世子做准备迎敌。”

她的话一落,马上从帐子里走出一个黑衣暗卫出来。

那人手中的刀一晃抵到了她的脖子上,冷笑道,“你是谢公子的人?你安的什么心?此时世子正在疗伤的关键时刻,不能走动!”

谢君宇看见云曦冒冒失失的跑上前说话,生怕得罪了南宫辰,上前一步便将她一把推开,口里骂道,“蠢才,没见世子受了伤?说什么起程?这儿哪来的狼?仅仅一个听说,就让世子听你的安排,你胆子不小!”

云曦懒得理会谢君宇。

她依旧低着头微阖着眼说道,“小人听到了狼群奔跑的声音,此时,狼群离这里有三里地左右。从东北方向跑来。速度很快。”

那黑衣护卫看了一眼云曦,抵在她脖子上的刀飞快的晃了几晃,削断了她的几根发丝,唇角浮着冷笑,“敢骗世子者,死!”

云曦依旧固执的站在南宫辰的帐蓬前。

过了一会儿,她又道,“只有两里半的距离了,如果大家不做好准备,这么多的狼群围上来,大家是必要吃亏,咱们手脚健全的人尚可先逃命,这里带着的物品以及行动不便的世子可就有麻烦了。”

黑衣护卫看着云曦眼神微眯,冷笑道,“狼群大多是晚间出没,现在才是清晨,谁信你的鬼话?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安的是什么心敢害世子?”

云曦抬眸看向那人,淡然一笑,“小人只是谢五老爷府上的一个小仆,因为从小生活在山林里,熟悉狼的习性罢了。狼是兽,它饿了就得吃,哪里会像人一样懂礼节忍着受着?大人不信,小人也不强求,到时候吃亏的只是受伤不便行走的世子。”

黑衣护卫的脸色一沉,又要开口说话,这时,从他身后的帐内传来南宫辰的声音。

“听他的建议,所有的人全都戒备起来,在四处速速生起火堆,然后,准备抵御狼群。”

黑衣护卫走到帐子前俯身说道,“世子!咱们都走开了,谁帮你疗伤?这紧要关头停下来对世子的身体可是不利,这人一定不怀好意!”

“听他的!”南宫辰的声音不容辩驳。

“是!世子!” 黑衣护卫咬了咬牙扭头看向云曦,眼神森寒如刀。

云曦仿若未见。

她则走到车驾边上,挑了一只轻重合手的大刀捏在手里。

果然,平坦的谷口处,传来一阵阵兽的低吼声。

很快,一大群狼从左右两方朝这些人夹道冲过来。

云曦目测了一下,两边各有一二十只,显然,这是一大狼群。

狼群跑到他们的近前停住了,被一排篝火挡住了去路,却也停步不走了。白森森的牙,看着让人心底生寒。

因为事先有准备,谢君宇的护卫与南宫辰的护卫合力借助着火堆的掩护开始射杀狼群。

二十多人对付三十多只狼,再加上南宫辰的护卫身手不凡,且有火堆掩护,半个多时辰后,狼群便被杀得所剩无几。

狼通灵性,头狼见吃不到肉便要溜走,云曦这时扬起手里的刀朝那狼掷去,正好刺在脖子上,一刀毙命。

这时,南宫的几个暗卫看向云曦的眼神便变了,从原本的敌视怀疑变得带有几个欣赏,这小子投掷的手法真准。

所有的狼全被杀了,人们开始清扫。

那个骂过云曦的黑衣暗卫这才对云曦拱了拱手以示歉意。

云曦依旧神色淡然,她对旁人的感激根本不放在心上,她要的是南宫辰的信任。

已经运功疗好伤的南宫辰,听完护卫汇报了帐外的情况,眸色一沉,对那护卫说道,“将那个小仆带进来。”

“是,世子!”

谢君宇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去吧,别乱说话,别给本公子添乱!”

云曦淡淡的看看了一眼谢君宇,然后垂下眼帘,唇边浮着冷笑。她来,便是来添乱的。

这二人勾结起来在青州想害醉仙楼的人,她岂能让他们好过?

云曦被带到了南宫辰的面前。

她低着头,走路小心翼翼,努力装成一个卑微的小仆人模样。

然后,她恭敬的对南宫辰行了一礼,“小人见过世子。”

“你耳朵甚好,居然能够听到三里外狼的奔跑声。”南宫辰盯着她说道,“抬起头来,让本世子看看你的脸。”

云曦抬起头来,目光只在南宫辰的脸上淡扫了一眼,很快又将头低下了。

她谦恭的说道,“小人是在山林中长大的,对狼的习性了解,当时因为站得高,看到了一丝蹊跷,才作此推断,并不全是仪仗听力的原因。”

面前这个小个子的仆人,声音低哑,脸色黑黄,却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大眼睛——

南宫辰看到她的眼睛时,微微有些走神,说道,“你在本世子身边当差如何?”

云曦暗暗的弯了下唇角,说道,“小人能得世子赏识,自当竭力效力。”

“很好,你叫什么名?”

云曦没有听到别人叫过她伪装的这位小仆的名字,想着大约是仓皇逃跑时,几方仆人混杂着彼此不熟悉的结果,便随口说了一个名字,“李平。”

南宫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在外面候着,我会随时叫你。”

云曦道了声“是”,低头退了出去。

一个黑衣护卫从帐外走了进来,“世子,这人的眼睛太灵动,一看就心怀不轨,说是仆人,属下有些不敢相信。”

“暗风,不要总是怀疑他人!”

“世子——”

“就这么定了,你去跟谢君宇说一下。本子要了这个仆人!”

暗风无奈,只得应声道,“是。”,然后,他走到帐子外面找谢君宇去了。

休整了半个时辰后,队伍起程。

因为云曦可以随时出入南宫辰的帐蓬时里,她便悄悄的顺手拿了一些东西出来。

此时,她趁人不注意时,丢下一件衣物在干草丛里。

这队人马走后两个多时辰,一行骑马的妇人路过这里,看到一地的死狼,纷纷停步观看。

“娘娘,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狼群出没?”一个老妇对其中一个年轻的妇人说道。

另一个妇人捡起地上的一件衣物,眸光一亮,也对那年轻的妇人说道,“娘娘,这是暗龙卫们的衣物,您看,上面还有标志。”

年轻妇人正是顾贵妃,她从京中出来追杀南宫辰,却没有得逞,心中正在郁闷不快。

此时,她见了暗龙卫丢弃的衣物,眼睛一眯,说道,“看来南宫辰一行人从这里经过了,走,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赶在老皇帝没有翻身时,杀了他!”

“是!娘娘。”

……

几辆马车,几匹马,一路向京城行进,南宫辰让暗风分了一匹马给云曦骑。

她骑马走在队伍中,倒也省了与人挤马车的辛苦。

南宫辰受伤严重,一直坐的都是轿撵。

谢君宇骑马走到云曦的旁边,将她上下打量了几眼,说道,“世子看中你,好好干,别给谢氏五房丢脸。”

云曦抬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行人马一直走在山道上,这其间,南宫辰只指使过她两回,也只是命她端水给他喝,并没有说多余的话。

云曦依旧悄悄的丢下一些东西。

……

顾贵妃等人追了一路,到了一条叉道口,正在发愁不知选哪条路时,有人又发现地上丢了东西。

“娘娘,你看,又有东西。”

这回捡起的是一封信与一只暗龙卫们常用的剑鞘。

这封书信是谢君宇写给南宫辰的书稿。

“谢家五房的人正与南宫辰一起?”顾贵妃勾唇冷笑,“南宫辰倒是不笨,丢了一个谢氏长房,又勾搭上了五房的人,那长房的谢锦昆没什么气候了,五房的人却是有钱。”

“娘娘,奴婢感到奇怪,若说前一次在路上捡到暗龙卫的东西能说是巧合,怎么又有书信掉在路上了?”兰姑狐疑的问道,“会不会是个陷阱,前面没有南宫辰,而是有人守着抓咱们?”

顾贵妃抿唇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段奕在青州,正忙着赈灾,哪有时间管咱们?除了他,谁还敢惹本宫?”

“娘娘说的没错,但奴婢认为还是要小心一点。”兰姑说道。

顾贵妃对另一个嬷嬷吩咐道,“景姑,你负责断后,看看周围有没有埋伏,咱们还是沿着信物指引的方向走,若真的是南宫辰在前面,正好杀了他,若不是,小心些也不会有事。”

“是,娘娘,”景姑回道,然后对身边的其他人吩咐下去了。

顾贵妃一行人一直朝前追去,还是同刚才一样,每到一个叉道口,都会在路上发现一件物品,多半是谢君宇写给南宫辰的书信。

……

很快又到了天黑。

因为没有月亮,漆黑的夜间走山路危险,加上南宫辰又是重伤,一众人只得又扎起了帐蓬夜宿。

南宫辰被暗龙卫们抬到支起的帐内歇下。

云曦则站在帐外屏住了呼吸凝神听着远方的动静。

山间寂寂,除了眼前的这些人时不时的说话声和马匹的呼气声,再没有其他的声响。

“李平!”南宫辰在帐内喊道。

一连喊了两声,云曦才反应过来是在喊她,她赶紧挑起帐帘走进了帐内。

“世子有吩咐?”她问,没什么表情,声音清冷。

南宫辰看了她一眼,说道,“骑了一天的马了,坐着歇息一会儿吧。”

他叫她进帐子居然没有事情吩咐?

云曦有些讶然,说道,“小人是奴才,不能在主子的帐子里歇息,”

她说着就要往外走。

南宫辰忽然上前伸手抓住她的胳膊,说道,“你是本世子的贴身随从,当然得候在帐子里随时听候差遣,哪有跑得远远的道理?”

云曦往他的手上看了一眼,抽回了胳膊,低头说道,“是。”

跑掉会引起怀疑,她只得依言坐在帐内。

暗风端了药进来放在帐内的小几上,“世子,该喝药了。”

南宫辰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暗风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云曦,眼神微冷退出了帐外。

南宫辰这才抬头看向云曦,说道,“将药端来给我。”

云曦挑眉,压下心中发着的怒火,明明他有暗卫在,却将暗卫打发走掉,支使她干什么?她这个半道来的随从他就放心?

但想了想,她还是端起药碗送到他的面前。

小不忍则乱大谋,顾贵妃还没有追来,她走掉的话就是白来一趟了。

她不能让这二人平安的回京,怎么样也得让顾贵妃杀杀他二人的锐气。

还在青州驿馆时,她偷偷听到段奕与青隐的说话声,其中提到了顾贵妃正在追杀南宫辰。

她也想起了那个想杀她的蒙面妇人正是顾贵妃。

顾贵妃竟然从几百里地的京城跑来杀南宫辰,这其中的恼恨可见有多深!

顾贵妃把持着朝政,当然不会允许元武帝暗中拥有自己的势力了。

那么,身为元武帝无比宠信的南宫辰就会是顾贵妃的眼中刺,不杀他才怪。

南宫辰看了她一眼,就着她的手将药喝完了,也没有漱口,更没有矫情的要什蜜饯果子压口里的苦味。

云曦当然不会去管他的死活,将空碗往桌上一放,又坐在一旁不吱声了。

南宫辰喝了药后,斜倚在小床上也没说话,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帐子的门帘处,不知在想什么事情。

云曦则是低着头,坐在离他一丈远的地方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两人各怀心事,因此,帐内的气氛,静谧得诡异。

不多时,暗风又端了吃的进来,托盘上,一碗素菜一碗肉,一碗米饭加一双筷子。

“吃饭了,世子。”暗风将饭菜放在小几上,又对云曦喝道,“既然是世子的随从,还不快来服侍着?难道要受伤的世子自己动手?”

他心中越来越厌恶南宫辰的这个新随从,真是懒得可以,除了坐着就是发呆,什么也不干,像个主子一样!世子没有吃东西,也不去问问。

不就是杀了几只狼么,竟然摆起大功臣的架子了。

南宫辰看了看那个托盘,说道,“再拿一份一模一样的来。”

暗风眨眨眼,一肚子的狐疑,但还是下去端饭菜去了。

很快,同刚才那份一样的饭菜摆在小几上。

南宫辰看向云曦说道,“过来吃饭。”

暗风这下子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世子叫他端饭菜,他心中就疑惑呢,世子怎么会吃这么多,原来是给这小子的!

但他只是护卫,除了嫉妒还有恼恨,这小子又懒又笨,世子居然不骂他还给他饭吃?

他愤愤然的走到帐外去了。

云曦看也没有看托盘,说道,“我不饿。”

“走了一天的路,这一路上就没见你吃东西,你不饿?”南宫辰抬眸看她,“不饿也吃,这是在外面,不是在家里!”

云曦看了他一眼,又将头低下,忍了忍,还是挪了过去,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只是,才吃了两口,她的眉尖忽然一动,放下碗快就站起身来。

南宫辰飞快的抓着她的胳膊,问道,“你去哪儿?坐着吃饭!山间的夜晚当心有猛兽出入!”

“我……想去方便一下。”吃饭的时候说出这话恶心不死你,云曦低下头,试着抽回胳膊。

南宫辰往她脸上看了一眼,渐渐的松开了她的胳膊,“别跑太远。”

云曦没再理他,飞快的跑出了帐子,如果她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二里地的地方已有不少马匹正朝这边跑来,但愿是顾贵妃追来了。

所以,她得赶紧离开。

帐子周围点着不少的篝火。

她挑了个人少地黑的地方走去,遇到有人问,她同样说了句,去方便,便混过去了。

有人开起玩笑来,“你小子怎么像个女人一样,方便还走那么远?难不成比别人多长一个,还是少长一个?哈哈哈——”

云曦当作没听见一般,直接忽视,她此时只想快点走开。

这时,却听见了那个取笑她的人一声惨叫。

她脚步一顿,回头看时,正看见南宫辰手持长剑刺入那人的腹中。

她眼神一眯,飞快的隐入黑暗里。

没一会儿,四处都传来马蹄声,一个妇人厉声大喝,“交出南宫辰来便可活命,否则一个不留!”

然后,又是顾贵妃的冷笑声传来,“君宇公子呢?多谢你将我们带到这里来了,要不是你,我们哪里会这么快地找到逆臣南宫辰?哈哈哈!”

说着,顾贵妃举起了沿路捡来的各种信件,还有一些则她被丢在地上。

景姑兰姑等人提剑已与众人厮杀开来。

顾贵妃则是在每个帐子里搜寻着。

谢君宇正往南宫辰的帐子方向跑,希望得到南宫辰的庇护,这时他听到顾贵妃这么说,吓得一脸惨白。

暗风也正往南宫辰的帐蓬这里而来,一听顾贵妃这样喊道,直接提剑朝谢君宇刺去。

他厉声喝道,“咱们世子藏得这么隐蔽却还是被人追杀,老子就怀疑是出了内鬼,原来那内鬼是你!”

谢君宇虽不是顶极高手,但也会些拳脚,他此时一时傻眼,也抽出配剑来迎。“不是我!我怎么会害世子?我要是害世子的话,怎么搭进我堂弟?我还要回京中呢,我婶婶还会饶得了我?”

“狡辩!”暗风大怒,挥剑死命的刺向谢君宇。

暗风几人可是元武帝派来专程秘密保护着南宫辰的,四人合力,连段奕也不是对手,一个谢君宇哪里敌得过?

才几个回合,他便被暗风一剑刺中,还削断了一条胳膊,最后又被踢飞出去。

另外的几个暗龙卫则是到了南宫辰的帐子里救他,可是掀起帐子却发现人不见了。

“你们拦着妖妃,我去找世子!今天这事情有点古怪。”暗风的两眼一眯。

“暗风,世子不见了!那个小随从也不见了。”另外三个暗龙说道。,“刚才那个小随从说要去方便,然后,顾贵妃就来了,难道是他搞的鬼?”

暗风的神色一变,“先找到那人再说!他一直在世子的帐蓬里,偷出书信来沿路抛洒也不是没有可可能。”

云曦趁着混乱,隐入了黑夜里,顺着一条藤蔓,向山崖下滑去。只是没有走上两步,便被人发现了。

一只长剑一晃,拦住了她。

“你不是我谢五房的人,你是谁?”谢君宇单手提剑拦着她,他的左臂已被暗风砍断,远处帐蓬被点燃忽明忽暗的火光映在他的脸,有些渗人。

云曦则是二话不说的抬脚向他踢去,冷笑道,“的确不是,我是醉仙楼的人!你敢害谢枫害醉仙楼,我便要你死!”

“你找死!”谢君宇怒喝,整个人朝云曦扑去。“要我死,你先得死!”

这时,一个人忽然飞身掠来,直接将他一脚踢飞了。

然后拉着她的手就往暗处跑,低声说道,“快走,这里不能待了。”

云曦愕然,南宫辰?他认出了她?

哪知那谢君宇竟然一直没死,他见云曦被人救走,掉到沟底不能动的他扯起嗓子就喊起来,“这里还有人!他们想要逃走!”

“真是不想活了吗?”云曦的眼睛眯了一眯,用力地甩开了南宫辰。、

她拔下藏在靴子里的小匕首,顺着谢君宇喊叫的声音扑去。

虽然远处的火光照不亮这里,但她还是将谢君宇刺得不动了。

“我说过,谁惹上我,我便不会罢休,也休怪我心狠!”

谢君宇的喊叫还是惊动了顾贵妃那边。

云曦刚刚收了匕首,顾贵妃便到了。

“南宫辰,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顾贵妃哈哈哈的大声冷笑起来,然后,她的嗓子里发出了一声尖啸。

昏昏暗暗的夜色里,顾贵妃飞身朝云曦的方向掠来。

“快走!”南宫辰跑到她的面前,拽着她的胳膊就往暗处逃,同时低声说道,“那个女人心狠手辣,不走你就走得死!”

云曦却是僵在了当地,身子不住的发抖,这声音——

她恶梦了六年的声音,原来是顾贵妃,她为什么要杀端木雅?

“快走!”南宫辰将她打横一抱跳下山沟里。

“有人跳下去了,追!”几个妇人尖声叫道。

山沟并不深,满是荒草,南宫辰捂着她的唇不让她发出声音来。

她用力的将南宫辰往外推,她就算被顾贵妃杀也不想跟这人扯上关系!

当年的刺杀,有顾贵妃,但南宫辰也值得怀疑。

南宫辰却是用尽了全力的摁着她的肩膀,令她动弹不了。

因为,附近便是顾贵妃一行人的脚步声。

大约是天太黑,顾贵妃的嬷嬷们寻了许久,也没有寻到他们这里。

又过了一会儿,她们的脚步声便渐渐的远去了。

夜色太浓,虽然两人站得很近,已能彼时的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却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快走,她们一定还会回来!”南宫辰拖着她就跑。

“你放手!”云曦死劲的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

“我不想你死。”他低声说道。

云曦无声的冷笑,“我已经死过一回了。”

南宫辰一怔,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你说什么?曦儿?”

“你不要叫我的名字,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厌恶我也好,恨不得我死也好,现在先离开这里,你再杀我不迟!”

南宫辰不理会她,一直钳着她的胳膊往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东边的天际已微微有些发亮,渐渐的,晨曦照进了山林。

这时,南宫辰的脚步慢了下来,他扶着一棵喘息起来。云曦趁着他停顿的机会,马上挣开了他钳住她胳膊的手,同时,身子往后慢慢退去。

“南宫辰。”她道,声音清冷,一脸涩然,这么一个道貌岸然的人,亏她前世从五岁时就记着他是她的未婚夫,“六年前,你去过北地的黑水岭吗?追杀谢宏一家三口的黑衣人中,有没有你?还有,五年前,那个做双头蛇短箭的工匠,是不是你杀的!”

她的声音里透着森林寒意,音量一声比一声高。

身中两刀还没有复原又跑了一夜的南宫辰,此时的脸色本来已经苍白,听到身后云曦的问话,身子从头到脚的一惊,蓦然转过身来。

他脸色惨白,惊愕的看着云曦,口里喃喃说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云曦从靴子一侧取出那块写着“琸”的玉佩来。

她冷笑道,“这是你的玉佩吧?南宫辰,这是我从那个做双头蛇箭的工匠的身边找出来的。你说,五六年前发生的事,是不是都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为什么要杀谢婉的父母?还要同安氏母女合伙害死谢婉?”

南宫辰看了一眼那个玉佩,忽然凄然一笑,看着云曦说道,“你是婉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