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章 让安氏掉自己挖的坑里/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与顾非墨同时从马车上跳落到地上。

她将胳膊从他手中抽出来,然后扭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飞快地走到那所宅子的院墙边。

顾非墨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嘴角一撇,口里嘟囔了一句,“小气,捏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云曦对他的愤恨不平直接忽视。

她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动静,发觉没什么声音后抖出了袖中的银链子准备爬墙。

顾非墨忽然大步上前抓住了她的胳膊,神色肃然的说道,“你这根链子总是引来麻烦,你还拿出来用?”

云曦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别的武器我不会,只会这个,用着也顺手。要说惹来麻烦,他人如果想害我,可不会仅凭一根链子就找上我。”

“要不要我教你学剑?你不是说很闲吗?多一份本事就是好事。”顾非墨斜靠在墙壁上,一手环胸一手托着下巴,微微浅笑看着她。

她垂下眼帘,道,“不学。”不跟他学。

顾非墨有些失望,但依旧循循善诱,“本公子的剑术在梁国第一,你大哥也不是我的对手,还有段奕,更不是对手了。想不想学?”

他轻轻眨着眼睫,一双漂亮如新月般的眸子里闪着灼灼的光。

云曦正忙着正事,见他总是扯些无关紧要的,让她无法凝集神思辨听院中的声音,便有些愠怒。

她一指身后说道,“我有正事呢,你要真是闲着,站后边待着玩去。”

说着,她继续抖着链子准备爬墙。

“三脚猫功夫!”顾非墨不屑的撇唇,“跟我来。”

他伸手一搂云曦的腰身,脚尖在围墙上蹬了一下,轻轻松松的跃到了围墙上面,然后带着云曦纵身一跳。

二人落入宅院内。

然后,他扬了扬眉梢说道,“看见没有,爬墙是这样的,脚尖借着外力先攀爬到围墙上再落在地面,不能总是借着链子绳子。”

云曦看了他一眼道,“以后再学,目前真没有时间。”

她看了看四周,发现他们正站在一座小花园里。

而目前又是清晨,难怪没有声音。

顾非墨跟在她的身后,有些隐忧的说道,“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却还四处挑事,总有一天,你会吃大亏。”

云曦回头看向他,见男子面带忧色,是真正的关心。

她垂下眼帘,说道,“我会学会保护着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然后,她四处看着寻找着出园子的路。

“不担心?本公子担心你哪天将小命丢了。到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

是他后悔也来不及。

“你这乌鸦嘴,一大早咒我吗?”云曦冷着脸斜睥着他。

顾非墨马上住了口,眨眨眼讪讪说道,“没说名字呢,我说别人,让别人小命丢掉!”

云曦挑眉低低冷喝一声,“行了,真是呱噪,你要么站在这儿一个人继续说,要么闭了嘴跟着我!”

顾非墨马上一脸喜色,“我选择闭嘴跟着你。”

然后,他果真不再废话了,只默默的跟着云曦。

二人刚走到小花园的园门口,便见前方走来几人。

两个粗使婆子担着一大桶热水。

后面跟着两个丫头,一个手里的托盘上放着酒壶酒杯,另一个手里端着水果糕点。

一大早喝酒?云曦不免多看了两眼。

谁知其中一个丫头说道,“爷屋里新来的那个女人是谁?年纪看着不小了,怎么打扮得那么妖?还搔首弄姿故卖风骚。”

“另一人说道,你不懂,年纪大呢就得往脸上多拍粉遮住黄脸,不然,以她那半老徐娘的样儿,还能迷上爷?”

“你说那二人将其他的人都赶走,关在屋里好半天了,会不会干点什么?”

“嘻嘻,你小妮子吃醋了吧?”

“哼,一大把年纪还勾引爷,真不要脸!”

“算了,爷喜欢咱们也没有办法,快点走吧。”

云曦的眼睛微微眯起,半老徐娘?

等那四人走远了后,她马上轻手轻脚的跟上去。

因为隔得远,顾非墨听不到那两个丫头说话的内容,便低声问云曦,“有什么不对吗?”

云曦将他伸到她耳边的嘴脸一把推开,冷着脸斜了他一眼,不说话。

顾非墨将头一抬,神色马上一正,“好,闭嘴。”

二人随着丫头们的方向一路跟去。

不一会儿,那几人进了一处小院。

顾非墨抓着她的胳膊避开守园的婆子跳进了院子。

二人借着一丛月季花茂密的枝丫藏在墙角。

云曦将耳朵贴在墙上听里面的声音。

屋里,安氏正说道,“大黑,你帮我除了那个醉仙楼的酒娘子夏玉言与谢府的那个小狐狸精,我的人是你的,然后再分你半个谢府,怎么样?

总比你这收债赚刀尖上的钱来得快,而且你赚得再多,身份还是个庶民,只要攀上谢府这等高门大户,身份倍增,子孙也有光。”

除了夏玉言?云曦的眸色顿时一寒。

安氏仍然不老实呢!她这是想死吗?

屋里,一个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你的人?呵?你比我还大上两岁呢——,你这里这里,全是赘肉。还有这里——,啧啧啧……”

“谁说女人老就不行了?”安氏嘿嘿一笑。

接着,屋子里的男子忽然“啊”了一声,声音带着极致的享受,口里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啊——,比爷身边的女人都要强。你动作快点——”

安氏轻哼一声,“有人靠脸蛋,有人靠本事,脸蛋再好,吃不爽也是没用。而这本事呢,你闭了眼,老娘会让你快活似神仙。”

云曦微微皱眉,心中一阵鄙夷。

这安氏想害人,没有了人相助,竟豁出去了,连廉耻也不要了。

男子哼哼着又道,“好吧,你说,要爷怎么做?”

安氏道,“你手里不是有个有名的算卦先生林半仙吗?只要你……”

顾非墨也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只是,他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来。

他哪里知道,这堵墙壁后是屋子的外间,再往里是耳房,而安氏与男子则在最里间里。

云曦听声音靠的是神思捕声,顾非墨靠的是耳朵,当然听不见了。

他见云曦垂着眼睫,而脸色却是一片黑沉,不免疑惑,低声说道,“你听到什么了吗?”

云曦抬起眼帘看向他,眼神森冷,微微眯眼说道,“有人想害我娘。”

“是谁?他不想活了吗?敢害夏夫人?”顾非墨的脸色也跟着一冷。

云曦沉着脸不说话。

顾非墨将她的胳膊一抓,跃上屋顶,口里冷哼了一声,“敢害我师兄的娘,敢害你娘,本公子要亲手弄死他!”

约摸着找到里屋的屋顶,顾非墨轻手轻脚的揭起两块瓦片,然后将头伸到屋顶洞口向里看去。

霎时,他的神色便僵住了,这——

简直是惊天秘闻啊!

下面的屋子里,一个男子全身光着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谢锦昆的老婆——现在安姨娘同样身无寸布坐在那男子身上正扭身腰姿卖力奋战着。

画面污浊不堪,靡靡声音一声一声传来。

“怎么啦?”云曦挑眉问道。

顾非墨飞快地伸手捂着她的眼睛,低声说道,“恶心,污!别看!”

云曦轻嗤一声挥开他的手,说道,“我又没说要看,是你将我带到屋顶上的。你自己看了好吧,你好这口?”

顾非墨僵住:“……”

两人从屋顶上悄悄的跳下来,又悄悄的藏在暗处。

顾非墨看了一眼那屋子,满脸都是鄙夷的神色。

然后,他问云曦,“你说这安氏想害你娘?那么,我现在就将谢锦昆弄来,让他看到他老婆正跟人在床上翻滚,这安氏的小命就得玩完。”

“不!”云曦微微勾着唇角,冷笑道,“如此毁一人,动静太小。”

顾非墨忙问,“你要怎么做?”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戾芒一闪,狡黠着笑道,“她不是想施计划么?由着她,只不过,到时候是谁遭殃就很难说了。”

顾非墨一瞬不瞬的低头看着她。

他每次见她,她的眉眼间总是带着深深的仇恨。

问她,却总是含糊应付,不肯说明。

可见,他从未进过她的心里。

云曦并未注意到他渐渐落寞的神色,沿着原路往前走,说道,“回吧,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只等她自己挖坑掉进去。”

顾非墨跟上她的脚步,道,“好。”

二人出了宅院。

往左走几十丈远的地方停着顾非墨的马车。

云曦想起这家伙在车里的霸道样儿,便没往马车的方向走,对他说了声“多谢”后,往另一边方向的路上走去。

顾非墨见她决然走开,脸色马上一黑。

他朝她紧走了两步,紧紧的抓住她的胳膊往自己的马车方向拖。

云曦马上就怒了,“我要回家了,你干什么?”

顾非墨走得很快,死死的钳着她的胳膊头也不回的说道,“谢云曦小姐!这个地方不是密集居民区,你是找不到马车租的。刚才我的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奔跑都跑了近一个时辰,

你要是徒步走回去的话,就得走到天黑!以你三脚猫的功夫,本公子担心路上有人打劫你!所以,乖乖的坐了本公子的马车回去!”

他的手劲很大,云曦挣脱不开,只得跟着他跑,“你会不会给我地儿坐?可别像刚才那样自私着一个人霸着整个马车软垫子,我蜷缩着腿坐着很不舒服。”

顾非墨闻言停了脚步,然后扭过头来,瞪眼看着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本公子没有那么小气,会给你地方坐!”

“那最好了。”

阮七见二人走来,马上打开了车门。

他眼珠子往自家公子的脸上转了几转,一肚子的疑惑。

公子见到曦小姐在路上奔跑的时候可是欢喜不得了,现在怎么黑沉着脸,这是什么情况?

云曦被顾非墨推进了马车。

随后,他也跟着坐了进去。

不多时,马车奔跑进来。

顾非墨依旧是懒洋洋的往软垫上一靠,双手枕着头,双脚叠在一起,将身子紧靠着一侧车壁,这次没有霸道,而是匀出大半的地方给云曦。

他伸手拍拍一侧的空位,说道,“从这里到夏宅,还很远,躺下,休息。”

“不累,坐着就好。”云曦道。

她规规矩矩的坐在车窗边,双手抓着车窗上的木架子,离着他足有两尺远。

顾非墨气得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将背对着她,微阖着眼不再说话。

云曦回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将目光挪开,默默地坐着看向车外。

车内寂寂,时间便显得格外的漫长。

云曦仿若坐定一般,没有挪过一丝地方。

单调的马车轮子滚动的骨碌声让人感到无比的烦躁。

顾非墨躺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的转过身来。

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看着她的背影说道,“城门口吊着的南宫辰的尸体在昨天晚上不见了。”

云曦坐着没有动,只是那眼睫微微颤了一下,说道,“也许是晋王府的人将他的尸身劫走了安葬了。”

顾非墨索性坐起来,往她身边挪了两步。

“他有没有被安葬,本公子对这个不感兴趣,但有一点我却觉得很是奇怪。小时候,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心中不爽,便约了他比剑。

本公子天生是个剑客,虽然当时还没有学剑术,也完胜于他,将他左耳的耳垂削了下来。但是,那具尸体的左耳垂却是完好的,你不觉得奇怪?难道耳垂割掉后还会再长出来?那个时候,他都有八九岁了。”

云曦闻言赫然看向顾非墨,微眯着眼睛,沉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会有假,我又骗你做什么?再说了,那南宫辰不是杀了你的一个亲人吗?他是你的敌人,同样是本公子的敌人。”他目光直直的盯着云曦的脸说道。

云曦垂下眼睫,陷入沉思。

的确,南宫辰的左脸一侧永远都垂着一缕发丝,一直垂到耳垂以下。

她以为他喜欢那样的发型,却没想到是为了遮住耳朵上的缺陷。

而顾非墨削掉他耳垂的事又过了这么多年,能记着的人能有多少?

小孩之间的打架,大人们多半会忘得干净。

再说,又仅仅是削去了耳垂,并不是什么大伤,所以,这便掩盖了过去。

顾非墨这时又道,“本来比武都是愿者服输,但皇上却因此罚我跪在御书房前一天。因此,让小爷我更瞧不起他了,想比武,又怕输,没骨气的小人一个!”

云曦说道,“南宫辰是皇上看中的人,你伤他,无疑是跟皇上做对,皇上不罚你才怪!”

“那么小爷更看不起他了!”

她低垂眼睫没再说话。

南宫辰居然没有死!没有死!偷梁换柱了!

马车到了夏宅前停下来。

云曦对顾非墨道了谢后,下了马车快步往夏宅里走。

但走了几步后她又停下了,转过身来朝顾非墨走来。

顾非墨并没有走,一直站在马车边看着她。

见她去而复返,他顿时眸色一亮,也朝她紧走了两步。

云曦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在腰间的小荷包里摸索着。

她的手指碰到了段奕的玉佩,心头不由得微微一颤,然后随手丢开一旁,又翻了翻,摸出一块两指长的长型腰牌递给顾贵墨,“拿着。”

顾非墨的心中,幸福花儿悄悄的开了。

他眸间闪着喜悦,看着云曦的脸问道,“这是什么?”

云曦说道,“这是我在醉仙楼用的腰牌,你帮了我许多次,我也一时找不到什么还你人情,就送这个给你吧,你可以到醉仙楼免费吃喝。”

腰牌是玄铁做的,上面刻着“言立”二字。

“言立?”顾非墨不解,“你怎么叫这个名字?”

“这是我穿男装用的名字,如果你听到有人喊言东家便是我。”云曦说道。

顾非墨喜滋滋的收了腰牌,然后得意的笑道,“你给了我东家的腰牌,就不怕我将酒楼骗到手里?”

云曦轻嗤,“你有本事尽管骗,开酒楼的钱虽然是我出的,但那酒楼的大东家是我哥,也就是你师兄,酒楼里当差的人全是段奕的人,至于人有多少,我至今还不知道。所以,你不怕被打死,尽管去闹。”

顾非墨:“……”

……

安氏一件一件地穿着衣衫,扭身看向床上的大黑,说道,“我借你的钱,能缓缓吗?”

大黑想到这妇人的本事真让他刮目相看了,便道,“要得了那谢府,借的钱一笔勾销。”

“说话算话,然后,你得马上行动起来。”安氏又道,“先除了那两个贱女人,再除掉谢锦昆!你再扮成谢锦昆的模样住进谢府里。”

“放心,下午我就让人行动起来。”大墨得意的说道。

两人商议好后,安氏从原路回到了谢府。

她站在府门前看了一眼隔壁的夏宅,冷笑一声,“夏玉言,我安氏不会放过你!敢取笑我的人都得死!”

……

夏宅修缮好后,夏玉言便忙着往里添家具。

谢枫白天要忙衙门的事,云曦要忙酒楼的事,这宅子装饰上的事,便只得她一人来做了,好在有云曦的几个大丫头帮忙。

房屋虽多,也只是一天的时间,便将屋中的家具添齐了,剩下的便是一些小摆设物。

桂婶笑道,“夫人,咱们的宅子落成了,得挑个好日子摆摆酒席。”

夏玉言点了点头,“等明天再添几个仆人进来就可以选日子摆酒宴了,不过啊,这选日子有讲究,得挑好日子,将来就会给家中带来平安。”

“夫人说的是呢!”

傍晚时,夏玉言忙好了宅子的事后,带着桂婶与青衣准备回酒楼。

这时,她看到夏宅前一所宅子的门前,有几个婆子聚在一起聊得正欢。

起初她也没有在意,这条街的两旁都是几户高门,有宅中的仆人们聚在一起闲聊,是很普通的事。

她便像往常一样走到马车边打算坐了马车离去。

这时,有一个婆子忽然高声的说道,“嘿,老黄家的,听说了吗?城南城隍庙那儿有个叫林半仙的道士可会算命了,占的卜一占一个准。”

“真的吗?怎么个准?”

这婆子说道,“他说谁家的风水不好,就真的风水不好,一次,张御史家里的人总是生病,便找他占卜,你猜怎么着,他说张御史家太爷爷的坟墓里有古怪,家中人才会生病。

张御史起初不信,奈何家中生病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最后不得已刨开太爷爷的坟,一看,原来真有问题呢。

张御史太爷爷的棺木裂了一口子,里面进了水。太爷爷在地下睡着不舒服在惩罚儿孙呢。林半仙建议张御史家修好太爷爷的棺木后,张家人的病竟一夜之间全好了。”

“啊,真神啊!”

婆子又道,“还有呢,他也会看吉日,他说哪天宜嫁娶就宜嫁娶,有人不按着他挑选的日子行事,结果在嫁娶那日不是遇到大风雨的恶天气就是轿子半途坏了。

或是两个新人莫名生病了,或是家中进了贼了,各种意外,而按着他挑的日子,便是平平安安。”

“哦——”人们一阵惊叹,“待会儿我一定去看看,我外孙家搬了新宅子,得挑个黄道吉日办酒宴。”

“那得去找林半仙占一卜啊,一定得挑个吉日。”

“说得没错。”

婆子又道,“不过啊,那林半仙只在初一的这天到城隍庙哦,平时都是在庙里修行的。”

“明天就是初一了呢,可别错过了时间。”

夏玉言将几人的话细细的想了想,然后问桂婶,“咱们家的宅子是不是也要找人卜一卦挑个好日子?”

桂婶点了点头,“挑日子啊,还真得求卦呢。”

夏玉言道,“那么,咱们明天也去城隍庙吧。”

……

安氏回了府里后,又让牡丹找到了那个珍娘。

珍娘在谢府的暖月阁里见到安氏后,顿时火起。

她上前一把揪住安氏的衣衫开口就骂起来,“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害得我被夏宅的人罚跪了三天,老娘的膝盖现在仍是青肿一片。”

牡丹忙上前为安氏解围,两个人合力将珍娘拉开。

安氏拢了拢头发,挑眉说道,“那是你自己斗不夏玉言家的小妖精,和我有什么相干?你不会出点钱让别人去吗?我给你的银子你拿出一小部份找上几个人,不是就没有那么多的问题了?”

珍娘被她说得一时语塞,脸上讪讪地说道,“那你又找我来做什么?”

安氏看了她一眼,将眼皮撩了撩,甩给她一张银票说道,“再给你一百两,你将你那前夫约出来。”

珍娘看着那银票两眼一亮,却又听到安氏让她约刘策,她便不敢上前,一脸的纠结。

“刘策与我三年前就和离了,我约他,他根本就不会理我,甚至连宅院门也不会让我进的。”

安氏扯唇一笑,“你不会想个法子?你跟他不是生了个儿子吗?男人们都这样,口里说着厌恶儿子,但儿子真有事了,他还是会关心的。

除非他死后不想有人给他送终捧灵牌。那刘策又没有再娶再生,只跟你生了个儿子还不得焦急着?”

珍娘想了想,觉得安氏说的对,便说道,“好,我约他出来,不过,然后呢,约他出来干什么?”

安氏转眸一笑,“那夏玉言不是羞辱了你吗?你就咽得下这口气?”

珍娘咬着牙眼中冷芒一闪,“怎么可能,老娘我不会放过她!”

“如此,不是有一个机会了吗?”安氏勾唇一笑,“她明天会去城隍庙,我会将他打入地狱!”

……

初一这天,在城隍庙前会有庙会。

夏玉言在前一天就对众人吩咐了,要去那里看热闹。

云曦便对三个丫头仔细的作了吩咐,让她们全跟着夏玉言。

青裳担忧的问道,“奴婢们都跟着夫人,那小姐身边呢?”

“不是有朱雀暗中跟着吗?”云曦道,“谢府的安氏又不老实了,别让夫人着了她的道。”

青衣马上挑眉,咬牙怒目说道,“她敢动夫人试试看!”

“那也得留意着!”云曦再三的叮嘱。

因为是庙会,出行的人必是不会少,久不出门看热闹的夏玉言兴冲冲的换了身新衣。

一行人出了醉仙楼的侧门,青二赶着马车停在侧门旁。

因为马车够宽敞,三个丫头,再加夏玉言与云曦,五个人全坐进去也不显拥挤。

马车很快就到了城隍庙。

庙宇很大,主殿是座二城小楼,里面香火迷漫,信男信女在上香叩拜。四周还有东西南北四大殿。

庙前,做小生意的,玩杂耍的,应有尽有,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庙门的一侧有个中年道士正摆着卦摊。

云曦看着那道士微微眯眼,这便是安氏口中说的林半仙了。

夏玉言带着云曦正要走上前,便被两个丫头抢了先,将她们挤到一旁。

力气很大,要不是云曦拉着夏玉言,夏玉言就得跌倒。

“原来是夏夫人啊,巧呢,我听说这儿有个林半仙算卦很准的,便想为谢府先卜上一卦,为府里祈福,夏夫人这是为酒楼的生意祈福?果然生意人同咱们宅子的人想的不同呢。”女子笑吟吟的说道。

女子正是安氏的二女儿谢云容。

她正挽着谢老夫人的手亲昵的走来,下巴微抬,看向夏玉言与云曦带着挑衅。

生意人?

这便是带着蔑视了。在梁国,商者并不受人尊崇,三教九流,商与娼排同一等。

三个丫头气得脸色都变了。

云曦只微微一笑,且一时让你口舌快活,待会儿可不要哭!

夏玉言拉着云曦来到谢老夫人的面前,俯身福了一福,“老夫人。”

谢老夫人微微一笑:“你们二人也来了?”

“新宅子要搬家了,来这里请占卜先生挑个吉日。”夏玉言微笑说道。

谢老夫人点了点头,“那可要先恭喜你们新屋落成了。”

看着夏玉言的气色比先前好了许多,为人依旧大方有礼,又想到府里的几个女人一个一个的惹事不安分,她脸的神色变得怏怏的。

夏玉言又笑道,“等挑到好日子一定请老夫人去家里吃酒。”

她和离时,谢老夫人可是给了十万两银子,这份恩她不能忘。

“好,你可别忘记了。”谢老夫人勉强扯了个笑容说道,又对一旁跟着的谢云容斥责说道,“夏夫人比你年长,得让她先卜卦,你不可同她抢!”

谢云容只得低头应了一声,再看向云曦与夏玉言时脸上满是怨恨。

云曦迎上她的目光露了一个狡黠的笑。

谢云容心中不免犯起嘀咕,这小妮子想干什么?

夏玉言对谢老夫人道了声谢,走到了林半仙的卦摊前。

那道士捏着胡子掐算了一番后,拿出一个令箭状的东西给夏玉言,“夫人,城隍庙中的东大殿里,有三百三十二幅神仙图,

夫人您按着您一家子的年纪加起来的数字从左往右数,比如您家三个人加起来的年纪数是七十,便数到第七十那个神仙再来小道这儿卜卦。”

夏玉言觉得这种算卦新奇,捏着令箭便往东大殿中走去。

云曦带着三个丫头跟在她的后面。

进了东大殿,里面也是热闹非凡,夏玉言正要开始数壁画上的神仙图时,便有一个妇人走到她的前面跪下了。

然后,她开始大哭起来,“夫人,奴家错了,求您原谅奴家吧。”

云曦挑眉,珍娘?夏宅对面刘策的前妻珍娘?她这是想干什么?

夏玉言想起那日珍娘无端辱骂她的话,便不想理她,打算绕道走开。

哪知珍娘忽然上前一步,抱着夏玉言的腿哭得更凶了,“夫人,奴家错了,你要是不原谅奴家奴就在这时磕头磕死。奴家也是受了安氏的蛊惑,并不是针对夫人,夫人怎么不敢原谅奴家呢?”

由于珍娘哭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引得不少人前来围观。

加上今天珍娘穿得朴素,哭得又伤心,人们便开始为她求情,“这位夫人,原来是个误会啊,看她哭得那么伤心那么诚恳的忏悔着,你就原谅她吧。”

“是啊,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云曦冷眼看了一圈周围的人,目光又落在珍娘的身上。

她这是将了夏玉言一军,不原谅,人言可畏说夏玉言心狠,夏玉言又是个要面子的,必定会答应。

果然,珍娘哭着,周围的人劝说着,夏玉言就动摇了。

她松了口说道,“好了,你别哭了,我原谅你就是了。”

这珍娘喜得从地上爬起来,说道,“那么,今日就由珍娘款待夏夫人吧?咱们误会解开,倒可以做姐妹呢。”

夏玉言有些犹豫。

云曦这时说道,“娘,恭敬不如从命了,珍娘也是一番好心。”

夏玉言见云曦点了头,便也同意了。

点好了神仙图,卜了卦,几人便随珍娘往大殿一侧的酒楼走去。

珍娘指着一楼大堂的桌子说道,“丫头们坐楼下吃饭吧,咱们主子几人坐楼上的雅间好好的说说话。”

她一早就领教过了夏玉言身边的两个丫头的厉害,可不能让她们坏事。

青衣与青裳还有吟霜的脸色顿时一沉,这妇人居然支开她们。

云曦却笑道,“也好。”便对青衣说道,“你们留下吧。”

青衣有些急,“小姐——”

云曦伸手按着了她,同时对她小心的吩咐着,“去找找安氏在哪儿。”

今日是安氏安排的一切,她不可不来。

青衣点了点头悄悄的走开了。

珍娘见云曦将丫头果真留在一楼,心中暗喜,待上了楼,定要你们母女不得好死!

云曦扶着夏玉言跟着珍娘上了二楼,她倒要看看这珍娘搞的什么鬼!

二楼是一间一间的雅间,珍娘推开一间屋子的门,“请吧,夏夫人,谢小姐。”

云曦看向珍娘,珍娘马上又将眼挪开,掩盖着眼底的慌乱。

技艺不精,还出来害人!

云曦微微扯唇没有继续走,而是细细的听着屋里的声响,里面有人,而且不少。

夏玉言正要走进去,云曦忽然将她一拉,然后抬手一劈将珍娘打晕了。

珍娘的身子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夏玉言一时惊住,“女儿,你打她做什么?可别打死了。”

云曦的眼中冷芒一闪,低声说道,“娘,这屋里有人!”

“有人?”夏玉言吸了口凉气。“这珍娘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云曦冷笑,“这妇人本来就没有安心!她将咱们骗来这里,就是想害咱们。”

夏玉言的脸色一沉,“曦儿,她敢害人,咱们就报官!”

“不,她怎么害咱们,咱们就怎么还回去!”

云曦叫来青裳与吟霜,带着夏玉言在酒楼里定下另一间雅间落了座,然后对夏玉言说了个借口又来到珍娘指给她的雅间前。

她将珍娘提起来护在面前,推开了雅间的门,一人伸手一劈将珍娘劈倒在地。

然后,他又伸手朝云曦劈来,却忽然停了手,漂亮的新月眸子里闪着得意的光。

云曦站在门口看向那人,双眼微微一眯,顾非墨?

顾非墨嘿嘿一笑,“你说要闹得大一点,这外面人可是人山人海,这里面嘛,有八个,够热闹吧。”

她往雅间里看去,软榻上,倒着八个男子,其中有一个就是那个放高利贷的大黑。

“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人?”云曦走过去抬脚踢了踢那几人,睡得跟猪一样,一动不动。

“本公子是干什么的?抓几个蟊贼还不是信手拈来?”他跟在云曦的身后得意的笑道,“这屋里原本只有四个人,有四个在酒楼下放哨呢,全被我拎进来了。”

云曦厉声说道,“把这女人的衣衫给脱了,跟这几个男人凑在一起!她原来是想将我娘骗进来,如此歹毒,我便让她自己掉进自己的陷井里!”

“主意不错!”顾非墨笑道。

云曦三下两下便扯光了珍娘的衣衫。

顾非墨这时将云曦往外推,“站外边等着!”

云曦挑眉,“为什么?这几人想害我娘,我要狠狠的收拾他们!”

顾非墨俯下身来,将脸凑到她的眼前扯着唇说道,“你连看本公子如此绝美之身都不想看,还去看那几个猥琐的男子,你不怕吐?”

云曦眨眨眼,“我将你当女人,女人嘛,就不屑一看了,将他们当猪,看几头猪,有什么关系?”

顾非墨脸一黑:“本公子是纯爷们!怎么在你眼里成女人了?”

云曦还是被他赶了出去。

青衣这时扛了一个人走来了。

见到云曦后,她愤愤不平的说道,“小姐,奴婢将安氏找来了,这妇人着实可恨呢!她正在老夫人的身边一个劲的说着夫人的坏话,还撺掇着老夫人来这酒楼里。”

云曦的眼神一冷,说道,“她如此想害人便不能让她活了!将她扔那屋里去!”

顾非墨这时从雅间里走出来。

青衣眨眨眼,脸色顿时一黑,顾小白脸?居然跟着曦小姐?

顾非墨直接忽视青衣的眼神,在他看来,段奕的人就没一个好人。

他看到地上昏睡过去的安氏,嘿嘿一笑,“来齐了啊!”然后,伸手一抓安氏进了雅间。

青衣眼珠子转了转,问云曦,“小姐,这顾非墨在这里干什么呢?”

“你没看见吗?害人!”云曦微微一笑,“她们怎么害我娘,我就让她们自己跳进自己的坑里。”

不多时,顾非墨走出了雅间。

他笑得一脸的得意,讨好的看着云曦说道,“为了让事情水到渠成,我从青楼里拿了点催情散放在屋里点着了。”

青衣此时更是一阵鄙夷,这顾非墨居然进过了青楼?还懂催情散?这是想干什么?将小姐带坏?

不行,得给主子写信了!

顾小白脸太坏了!

云曦微微冷笑,“走吧,现在咱们坐在一旁看戏就好。”

三人刚离开,谢云容便扶着谢老夫人走进了这家酒楼。

谢谢投票的妹子们,么么达!o(∩_∩)o

shayan981325

186**1183

ljh777

張萌芽

潇湘飘飘

]woai061512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