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章 宠着她/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69章现在由本王宠着你

一个其貌不扬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问着顾府的仆人关于当年洪管事养子的事。

虽然这男子打扮得像个仆人,但一双眼睛却是极为有神。

他依稀记得谢枫跟他说过。

谢枫是被家中人抛弃的,而且一直有人要杀他。

顾非墨并不害怕这人能打听出什么来。

因为,当年洪管事病逝之后,有大部分的人已被他与谢枫除去了。

没除去的也是不久后老死了。

但是,十五年后再有人出来打听这件事,就值得人怀疑。

那人发现问顾府的仆人问不出什么后,转身便要走。

顾非墨等自己府里的仆人走后,悄悄的尾随了那男子,然后伸手飞快地勾住他的脖子,拖进了一个小巷中。

他双手钳着男子的脖子,两眼似剑盯着对方冷声低喝地问道,“谁叫你来打听洪管事的养子的?”

“公子爷,小人是洪管事的兄弟,因为快到清明了,家族里要给先祖上坟,想着我大哥早年收养过一个儿子,虽不是同姓,但收养他一场,是不是理应给先祖上坟进香?”

这人说着话,一双眼睛却是滴溜溜转着。

顾非墨薄唇一勾冷笑说道,“洪管事是你哥哥?可他是川州人说的是川州口音,你却是锦州口音,这一南一北隔着近千里路呢,如何是你哥哥?”

“公子爷你有所不知,小人自小离了川州,一直在锦州生活,才会口音不一样。”

噗!

顾非墨忽然抬脚将那人踢倒,呵呵冷笑一声。

“你小子敢在小爷的面前撒谎?小爷我第一次说的就是骗你的,洪管事是京城人,一辈子也没有出京城。

你说的什么锦州川州都是骗你的!果然一骗就露马脚,说,为什么打听洪管事?不说实话,小爷我今天要卸你一根胳膊!”

地上的人见谎话已被识穿,忽然眸色一冷伸脚朝顾非墨一勾,企图将他勾倒。

“算计爷?你小子活多了是吗?找死!”顾非墨的身子轻轻一跃,躲开那人的腿,然后抽出腰间软剑,软剑哧溜溜一声脆响,直刺那人的肩头。

噗嗤!

长剑入肉刺了个对穿,那人疼得“嗷唔”了一声倒在地上,肩头喷出血来。

男子不停的哼哼着求饶,“饶命,饶……命啊……”

顾非墨抽了软剑将他踩在脚下,眉梢一扬恶狠狠的说道,“快说,是谁派你来的?不然的话——”

他提着软剑朝那人裤裆处笔划过去。

“我……我说,你别别别……别动手。”男子吓得脸发白浑身发起抖来。

顾非墨的唇角勾了勾,冷嗤一声,“早知如此何必跟爷斗?说吧,是谁?”

那人说道,“是……谢五老爷家的公子,谢君宇。”

谢家五房的人?谢五老爷的公子?

顾非墨的眼睛眯了眯。

谢家五房的人为什么要打听谢枫?

但是,遮着掩着就八成是有问题。

“你可以滚了!”顾非墨道,“不过——”

他忽然提剑一挥,只见雪亮的剑光一闪,那男子的一只耳朵被他的剑给削了下来。

“啊——我的耳朵啊——”男子疼得鬼哭狼嚎。

顾非墨提剑在他的衣衫上拭干净了血渍,双目一寒,低喝着说道,“记得回去后不要跟人说你见到了小爷我,听见没有?否则的话,小爷我会抖抖长剑刺你的下面,明白吗?”

“明……明白。不敢乱说的。”这人心中腹诽着,不过是打听一个人,还被人削掉了耳朵,真是倒霉啊。

“明白就滚!”顾非墨将这人一脚踢飞了。

很快,他骑马到了醉仙楼,想将这件事情说与云曦听。

醉仙楼的前面依旧坐着生得如弥勒一样一身福相,但两眼凶狠如阎罗的福大掌柜,后院依旧坐着夏夫人与一众丫头婆子。

顾非墨望天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曦曦才能住到夏宅去?

那儿院墙不高,而且又长,可以随处随时爬墙,好好都美好。

他打马绕道来到云曦的房间下面,从马背上的包裹里取出一根长绳子,又将绳子一端系了个勾子。

然后,他瞅准了位置后将带勾的绳子甩上云曦房间的窗户。

他拽了拽绳子,感觉到牢固后,这才抓了绳子借着墙壁的外力往上爬。

酒楼的下面,坐在马车里的段奕一指爬墙的顾非墨对赶车位上的青一说道,“等顾非墨爬到二楼的时候,你就开始射屋顶上的那个黑物事。”

青一拉好了弓箭瞄向顾非墨的头顶上方,随口说道,“主子,那是什么东西?射下来有用吗?”

“有用,那是一个巨大的马蜂窝!”

青一惊得睁大双眼:“主子怎么知道那里有个马蜂窝的?”

“没什么奇怪的,因为那是本王一早放上去的!”

青一:“……”

“本王怎么能坐视不管任由别的男子爬曦小姐的窗子?”段奕阴沉着脸说道。

青一:“……”

顾非墨爬了一半,发现有一只什么东西忽然间从头顶上落下来。

黑硕硕好大一个,他大吃一惊,忙腾出一只手抽箭去劈。

哪知劈开更坏事,只听“嗡”的一声,一大群蜜蜂朝他飞来。

他只得扔了手里的绳子哧溜着跳下来拔腿就逃。

正在屋里的云曦听到声响忙推开窗来看,正看到护着头没命逃跑的顾非墨,身后跟着一团嗡嗡的蜜蜂。

云曦眨了眨眼,这是什么情况?

谢枫在衙门里当着差不在前堂,福生看见一身黑斗篷的段奕走进来,忙恭敬的迎进了酒楼。

云曦正在关窗子。

这时,她听见身后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青衣,说过不要来吵我。”

来人未说话,她正要转身,一双手却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

有温热的气息呼在她的颈项间。

男子修长如玉竹的手指正紧扣她的腰上。

她低下头,抓住那双手。

“来了正好,给你煎好了药,快放开我,我好将药端来。”这个人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云曦无语的撇了撇唇。

“好。”头顶上一个温和的声音说道。

腰间的手松开来,云曦转身看向他。

见他依旧是穿着昨天那件黑斗篷,但脸上却用布蒙着。

“在我屋里你还蒙着脸做什么?”云曦挑眉,然后伸手揭开他脸上的黑布,顿时怔住了,她眨眨眼,“你嘴唇上……这是怎么回事?”

段奕俯身看着她,揶揄的说道,“你不记得了?”

云曦摇摇头,“昨天见你还好好的呢,这是……”

昨天晚上她好像又冲动来着,只是记忆太模糊了。

“被你咬的。”段奕轻哼了一声,退下外面罩着的黑斗篷扔在一旁的木架子上,回头斜斜看了她一眼说道。

云曦迅即呆住,“我……有吗?”

“难道?本王还能容许别的女人来咬?或者是,你愿意本王被别人咬?嗯?”段奕走到她面前揶揄轻笑着,伸手轻轻抚向她的唇。

“段奕你敢!”云曦一把揪起他胸前的衣衫恶狠狠的说道,“哪个女人敢染指你或是你敢染指哪个女人,我便将她踩在脚下狠狠的折腾!”

段奕越发笑得乐不可支。

她踮起脚尖仔细看向他的唇,心中有些后悔,她昨天用了多大的力?

“不就是被咬了一口吗?”段奕浅笑道,“上回被你全身都咬过了,我都没介意呢!你介怀什么呢?”

云曦:“……”

拜托,能不提那天的事吗?她的一世英名啊——

她讪讪的端来药碗,“喝药吧。”

段奕端着药碗,张了张口,看着黑褐色的药汁皱起眉来。

云曦抬头看向他,见他张口都困难,更是愧疚不已,“我来喂你。”

“好。”他眉眼含笑,并未觉得这一勺一勺的喝起来比大碗一气将药喝下更是涩苦。

喂着他喝药,云曦想起了刚才顾非墨没命逃走的事。

她随口说道,“顾非墨怎么会被马蜂窝砸到了?我记得酒楼装饰的时候那屋顶上根本没有马蜂窝啊。这才多久日子?就长了一个筛子般大小的马蜂窝?”

“是本王一大早放上去的,只等顾非墨来。”

云曦瞬即呆住:“……”

“若他再敢爬你的窗,本王便在上面放一排刀子,一箭射下来,可以将他刺成一个筛子。”

云曦:“……”

喝了药,段奕又问她,“夏夫人定于哪天办迁新居酒宴?”

“初六。”

“那么……我初七回青州。”他道,又往她身上上下打量着,微微皱眉,“穿得这么素,难看!”

云曦也往自己的身上看去,衣衫面料只是普通的锦缎,没有装饰物,但不置于难看吧?

“哪里难看了?”

“就是难看了!”段奕瞥去一眼,不像未来王妃的样子。

段奕起身披好斗篷,然后又遮住了脸,拉着她的手便出了房间往楼下走,“带你出去买东西。”

云曦挑眉,“我现在有钱,自己会买。”

“那是你自己的,现在是本王买给你!”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伸手抚向她的脸颊,低沉着声音说道,“婉婉曾经说过,长大了希望有个男子一生一世宠着她一人。”

云曦一时怔住,抬头看向他。

小时候她说了许多话,有很多都早已不记得了,他居然记着?

担心身份暴露而穿着斗篷蒙着面的他,只露出一双狭长含笑的眸子,正沉沉看着她。

“现在,本王宠着你。”他道。

……

段奕不容她拒绝拉着她的手出了酒楼。

两人坐进马车后,段奕对赶车的青一道,“青一,先去翠云坊。”

“去首饰店?”云曦问他。

段奕伸手抚向她的头发说道,“给你买几套首饰!”

“可我不爱戴那些。”

她已经很久没有戴各式珠钗了。

谢枫给她买的一套一万两的都没有戴,也是一直搁在箱子里。

平时,也只在发髻上简单的插上一只玉簪。

段奕微笑道,“从现在开始要学会戴,以后就得天天同珠钗打交道了,得习惯起来。”

云曦:“……”

马车到了翠云坊,段奕带着她直奔贵重饰品的雅间。

伙计见二人虽然气质不俗,但衣饰普通,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地将他们迎了进去。

二人进去的时候,里面已有两个女子正在挑首饰,站立一旁的伙计与掌柜脸上有些不耐烦。

显然,两个女子的生意还没有做成。

其中一人着一身素白色的衣裙,脸上罩着面纱,墨发半束半垂,清丽雅致。

另一个绿衣女子,云曦没见过,看穿着也是个高门小姐。

云曦起初没怎么留意这二人。

但见其中一人总是一直朝自己的身上看,便迎上她的目光仔细打量起她来。

那女子在云曦看过去时,却又马上将目光挪开了。

云曦挑眉,谢云容?

然后,她心中冷嗤一声。

安氏被她一把火烧成了灰,两个哥哥被砍了头,如今没人管束她了,亲人一死就出来逛街。

而且,还是在哥哥与母亲没死几日的情况下。

可见,安氏生的几个子女同安氏一样,都是冷血无情。

谢云容看了一眼云曦,又看了一眼与云曦一同进来的男子,遮着的面纱后面,满是鄙夷的笑。

她心中暗暗嗤笑着。

果然,乡下村妇生的女儿就是没眼光,居然看上一个穿麻布衣衫的贫穷男子,而且还蒙着面,这是穷得丑得见不得人了吗?

见云曦在男子的陪同下看首饰,便有心想打击打击。

她眉梢一扬缓步走到云曦的一旁,指着云曦看中的一只镯子说道,“这位小姐,这种镯子虽是三年前的样式,样式旧了些,不过,做工还是极好的,关键是价钱很便宜。

你要是在店中买了五千两银子以上的东西,本小姐可以同这掌柜的说说,给你一个打折优惠,本小姐可是这家店子的常客。”

段奕见谢云容的话中带着嘲讽,心中马上生起了几分厌恶来。

他袖子一拂正要说话,却被云曦拉到一边,挥手制止了。

同时,她向他使了一个眼色。

段奕见她眼底闪着狡黠的光,便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云曦微微笑着看向蒙着面的谢云容,说道,“小姐,如果我买到五千两以上的首饰,怎么个打折?”

店家老板正要开口说话,也被谢云容挥手一拦。

她傲然一笑对云曦说道,“假如你让你身边的这个黑衣男子,在这个柜台中选上五千两银子的首饰的话,我便让店家给你一个七折价钱。”

她已经看出来了,谢云曦身后跟着的这个黑衣蒙面男的衣衫是那种最便宜的麻布,脚上穿的也是最便宜的薄底布靴子。

而有钱人一般会穿厚底,像这种薄底鞋子,在谢府里只有仆人才会穿。

要他们买五千两的东西,只怕会吓得哭。

而且,她会骗他们买下店中的陈年积压品。

到时候,老板一高兴了,说不定会给她一个优惠价,她好买下一款新到货的珠钗。

再说了,就算是他们买了五千两的首饰,七折下来,她也只是亏上一千五两。

但她新看上的那件首饰,要是老板肯打折的话,可以便宜二千两,这样,她还赚了五百两。

谢云容想着想着,一脸都是得意与挑衅,她旁边的女子一个劲的拉她的袖子向她使眼色,被她一手挥开。

“怎么样,买不买?价钱很划算哦,买下这个柜台里的首饰五千两就可以享七折价了。”她挑衅的笑着。

而云曦的心中更是一阵冷笑。

这座铺子,别说是买上五千两,五万两的东西,整个儿买下来,她和段奕都不在话下。

不过,谢云容敢如此嘲笑段奕买不起东西,一会儿被段奕整,她可不要哭。

段奕淡淡瞥了一眼谢云容,扬了扬眉,眸色中带着讽笑。

然后,他低头温柔地看着云曦,等她发话。

是买整整一个柜台的首饰呢,还是将这家铺子买回去?省得买东西还要讨价还价好麻烦,不如让她做老板娘,看上哪个拿哪个。

或者,他现在就让青一先去打听一下是谁家的铺子,准备好银子买回去?

“我得先问问我的同伴。”云曦装作为难的样子拉了拉段奕的袖子。“好便宜呢,买不买呢?”

“得让她立个字据。”段奕眸中一冷说道,“咱们要是借了钱买了首饰不打折的话,岂不是亏了?”

“说的没错,立字据!”云曦看向段奕微微弯唇。

“没问题!”谢云容想到她的那套首饰马上答应了。然后,她叫掌柜找来纸笔果真写了字据。

然后双方画押。

掌柜的是中间人也画了押。

字据上,买多少打多少折,掌柜再给谢云容多少优惠,写得清清楚楚。

云曦这才问段奕,“五千两,你有这么多银子吗?买五千两才有打折呢。”

段奕摇摇头,“没有带五千两的银票,五万的行不行?”

谢云容吸了一口凉气,五……五万两?

但她心中安慰着自己,吹吧,一定是怕自己太穷不好意思吹的。

“那好,快给我!”云曦将手伸向段奕,“有打折价呢,很划算!”

段奕朝候在外间装成一个老头的青一喊道,“拿银子来!”

青一将一个打着补丁的布袋递给云曦,“小姐,这里面有四张五万两的银票,一共二十万两,您看够不够?不够再回家拿。”

谢云容惊得张着嘴巴半天合不上。

这……这是真的有钱,还是几个骗子逗她玩呢?

谢云曦会认识这么有钱的主?

打着补丁的袋里装有二十万两的银票?一群疯子吧?

云曦从袋子摸了摸,摸出四张银票“啪”的一声放在柜台上。

然后,她眉梢一扬对掌柜的说道,“就刚才那套首饰,来一打!我们家过几天要搬新家,给丫头们买些新首饰戴戴,喜庆!”

段奕这时也说道,“将店中今年的最新款新贵重的首饰拿八套出来给这位小姐!”

掌柜喜得两眼滚圆,“来人,给两位贵客看座,倒茶水!打包首饰!”

然后,掌柜的拔着算盘算起来,口里说道,“一打首饰,一共是八千一百六十两,八套最新款,一共是十七万六千两,丫环的与小姐的加起来是十八万四千一百六十两。

再打上七折的话是十二万八千九百一十二两,最后的一十二两零头抹掉,付十二万八千九百两就好。

不过,另外的三折钱,可就由谢小姐出了,是五万五千二百六十两,同样,零头不要,你出五万五千二百两就好。”

谢云容吓得站不稳,“掌……掌柜,哪里有这么多?五万多两?”

“怎么会没有?你自己算,谢小姐。本店的首饰可是从不打折的,你却自作主张替本掌柜做了主拉他们买,这中间的差价得由你出!这白纸黑字你想抵赖?”

谢云容吓得脸色惨白,又想装晕。

云曦哪会放过她?她朝谢云容紧走了两步。

然后,她悄悄的拿匕首抵在谢云容的后背上。

说道,“小姐,你骗我们进来买了东西,可不能反悔哦!这可是要吃官司的哦!要坐上三十年牢的呢?你这么年轻,三十年后出来就是老太婆了,还是还了掌柜的银子吧。别将大好的青春浪费在牢里。”

她微微勾唇冷笑看着谢云容,想让她谢云曦出丑?她会让你谢云容出血!

谢云容又惊又怒不敢晕倒。

段奕将云曦拉到自己身边,柔声说道,“曦曦,这等事情,掌柜的自然会去处理的,咱们还是去别家看看吧,袋子里还有七万多两银子,还可以买几身衣衫给你。”

说着,他让青一将云曦的首饰拿好带着云曦出了店子。

青一背着一捆首饰朝谢云容翻了个白眼,该!

敢说他们王爷没钱?这贱女人是眼瞎了还是太自大了?

买你十个谢府的钱都有!

谢云容气得两眼冒火,主仆二人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有钱?七万两银子只买几身衣衫?

“走吧。谢小姐,该还钱了。”掌柜的叫过两个伙计押着她往外走。

这时,谢云容回头朝随她一同买首饰的女子冷声喝道,“他们那么有钱,你怎么也没有看出来不提醒我一下?竟然让我丢了脸?以后都不要跟着我!”

那位女子只是个小商户的女儿,因为父亲想傍上谢府捐一个官职,便一直与谢云容来往着,一直做着她的小跟班。

“云容小姐,我看出来了啊。我也提醒过你拉过你的袖子了,但是你不听啊,那男子黑披风脖子下扣着的扣子是一颗黑宝石,是无价之宝呢。

我爹爹去年去海外时,看到有人买了一颗黄豆大小的黑宝石,都花了几万两,那男子的那颗黑宝石有龙眼那么大,据说像这么大可是世间少有,这价钱就——”

“吖——”谢云容气得暴跳起来,该死的谢云曦,居然敢算计她!

“走吧,谢小姐,去拿钱吧!”伙计们才不理会她的暴跳,一人抓了她的一个胳膊向谢府走去。

谢云容哪里会有这么钱?她只好向谢锦昆求救。

谢锦昆被安氏的事搅得心中烦闷,对以前还有些疼爱的女儿也开始厌恶起来。

他气得将谢云容狠狠的打了一顿。

但翠云坊的掌柜才不管谢锦昆打不打女儿,依旧坐在谢府要钱,扬言不给钱就到顺天府里去告谢云容。

谢锦昆已无官职,身为女儿家的谢云容进了顺天府,出来可就是个麻烦事,这可是会毁了她一生。

谢老夫人知道这事后是又气又恨又无奈,狠狠地骂了一阵谢云容后,命谢锦昆交了欠款。

但谢老夫人也并没有放过谢云容。

命人将她赶到府里一处最简陋的院子里,丫头也只给配两个,华丽的衣衫不准穿,首饰更不能戴。

除了有两个丫头跟着显示着身份,一身穿戴同府里的丫头一样了。

谢老夫人的理由是,五万多两银子,府里的公帐上不能白白的替她出。

她一个女儿家没有收入进账,就得扣除月钱拿屋中的所有值钱物来抵还。

谢云容穿着一身粗布衣衫,头上没有任何饰物。

她站在一处只有三间屋子的小院里,气得咬牙切齿,“谢云曦,你敢羞辱本小姐,本小姐不会放过你!”

又看到穿得比她还要好,头上还插着一只银钗的玉枝,她更是来气。

她抬手朝玉枝打了一巴掌,口里恶狠狠的骂道,“还不进去先收拾一下,死丫头你在磨磨蹭蹭什么呢?这里像个猪圈一样,满是臭味,叫本小姐怎么休息?”

玉枝捂着脸两眼含泪地说道,“小姐,这处院子早上还是管事赵嬷嬷住着呢,不会有臭味啊。”

什么?一个管事婆子住过的?

谢云容抱着头尖叫起来,“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