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章 谢老夫人中毒/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雀看着这中年仆人脸上渐渐地生起疑惑。

云曦马上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发现那人的衣衫内掉出几张银票来,而且数额还不小。

“足足有三百两银子。”朱雀手里的棍子拨动着银票说道,“买通他的人出手倒是阔绰。”

云曦正在沉思,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

她扭头朝身后看去。

段奕与青一走来了,一个是脸上遮着人皮面具的清贵公子,一个是头发胡子弄得一团花白的小老头。

云曦站起身来,微笑着朝段奕走去。

段奕温和的牵过她的手。

朱雀望向段奕一脸的狐疑。

青衣与青裳互看了一眼没说话。

段奕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中年仆人,说道,“不用查了,利用这人来生事的人,很可能怕他说出指使之人,事先给他吃了什么?到了时间自动毒发而亡了。青一一直在暗中查着,都没有发现夏宅有异常,那么这人一定是在外面与人碰的面。”

云曦看了段奕一眼,凝思了一会儿,又叫出青衣说道,“青衣,你去问问白虎,这人今天有没有出过府。”

“是,小姐。”

青衣的动作很快,半碗茶水的时间后她便回来了。

“小姐,白虎说,这人早上与谢宅的一个守门人,站在夏宅门前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谢府?”云曦冷笑,“谢府现在没有几个人在府里住着。那芍药是个没脑子只知享福玩乐的主,谢锦昆高傲不可能去见外府的下人。

他也不屑与谢府的下人们议事,谢老夫人与赵玉娥更不可能同夏宅做对,剩下一人也就只有一个谢云容了。”

“小姐,是她?”青衣与青裳马上神色一变,“小姐,要不要咱们将她抓来收拾她?”

段奕这时忽然说道,“抓她得有证据,否则,在夏宅满是宾客的今天,是必会被人说闲话,说夏宅的人野蛮霸道。”

青衣看了一眼段奕,对云曦道,“那么,咱们就吃了这个闷亏了吗?”

“怎么会呢?”云曦冷笑,“呤霜不是去请那两位谢氏小姐了吗?咱们也不能坐视别人欺负到了头上。打不得,也吓不得吗?”

云曦的话刚才说完,吟霜便领着谢云容与谢蓁到了。

谢蓁看到地上那个死掉的中年男仆时,眼皮跳了一跳。

这时,她又看到化妆成普通贵公子的段奕,再看向云曦时,眼底闪过一丝怨毒。

而谢云容的脸色直接是吓得一片惨白。

“两位姐姐,妹妹请二位前来,是想请教姐姐们一件事,我家的仆人与外府的人勾结,故意在府里生事,你们说,我该怎么罚?”

谢云容不敢说话。

谢蓁轻笑,“曦妹妹,姐姐们不懂这管家中馈之事,妹妹问错了人呢!”

云曦笑道,“是吗?妹妹以为姐姐们知晓呢,既然姐姐们不知晓,妹妹就自己做决定好了。朱雀,将他的银票拿到城中去查一下,看看是哪家的钱庄里取出来的。”

云曦提到银票时,谢云容的身子晃了一晃。

她看在眼里微微勾了一下唇,又对青衣道,“找人看着这个仆人,等着府里的宴席结束后,再将所有的仆人叫出来,当面训话,看看谁还吃里爬外!”

云曦身边的几人自从到了夏宅后,全都是一身普通的小仆与小侍女的打扮。

“是,小姐。”青衣答应一声叫人去了。

一身灰衣小厮模样的朱雀,走上前来从地上那中年仆人的怀里取出三张百两银票后,随手往一个袋子里一塞,捏着袋子朝府门外走去。

谢蓁与谢云容的目光马上看向朱雀手中的袋子那儿,一直到看不见才收回目光来。

不多时,青衣领着一个瘦小个子的小仆来了。

云曦命那小仆,“地上这人手脚不干净,已被我处死了。因为前院在宴客,不方便处理,你现在守在这里,别让他的同伙来将他偷走了。”

“明白的,小姐。”

小仆年纪不大,个子瘦小,顶多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着一副怯怯弱弱的脸。

云曦很满意青衣寻的这个人。

而谢云容与谢蓁则是齐齐盯着那小仆与地上死掉的中年仆人那儿,两人眼睫飞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曦将二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微微冷笑。

她上前一步挽上二人的胳膊,微笑说道,“瞧妹妹多不会待客,这柴房如此破旧不堪的地方也将姐姐们请来真是过意不去,姐姐们还是请到前院吃些酒水吧。”

然后,她又叫着侍女们,“青赏,吟霜,送二位小姐去前院。”

谢云容与谢蓁的脸上也讪讪一笑,“好,咱们且先到前院去,妹妹也要来啊!”

“妹妹还要打理府里,一会儿也会前西院。”云曦笑道。

等二人走远后,她这才看向段奕,带几分埋怨的说道,“你受着伤呢,为什么不在小花厅里歇息着?”

段奕微微蹙眉,“不知是不是某的这张脸太俊美,让人000000000竟然无人到小花厅里,冷冷清清,好无趣。”

云曦:“……”

随侍一旁的青衣:“……”

他的这张脸虽然也生得俊美,做得再怎么仿真也只是面具,所以表情显得特别僵。

他不笑还好,笑起来特别渗人,有皮笑肉不笑的阴狠感觉。

难怪他要大发赏钱,否则,谁敢理他?

“算了,到我的园子里去歇息一会吧。”云曦微微一叹说道。

想着段奕偷偷回京,只能以这身装扮示人,遭人白眼还不能发火,他心中一定委屈。

她说话的声音也柔了下来。

面前的女子,着一身浅紫色衣衫,墨发半散在身后,一张秀丽小脸上眉尖微微蹙起,眼里闪着关切的目光。

许久没见她乖巧的的模样了,他的唇角微微一弯。

“嗯,这个主意不错。”段奕微笑说道。

云曦抬头看到他那微弯的唇角,但上半截脸却是僵硬显得两眼森寒的脸,她的身子抖了一抖。

要不是怕他身份暴露,她真想一把扯下来。

与段奕走了两步,她又后知后觉的发现——赵玉娥还在她园子里呢。

她转身叫青衣,“青衣,快将赵小姐请到前院西园去。”

青衣眼皮翻了翻,说道,“小姐,你以为赵家小姐会老老实实的坐在后园里?小姐前脚一走,她后脚就跑到夫人身边帮忙去了。”

云曦微怔,然后笑了笑说道,“是啊,她来我家,哪里肯呆坐着,由她去吧。”

夏宅虽然比谢府小,但因为是夏玉言花着心思亲手布置的,细看每一处倒也一样的雅致不比谢府差。

园子依旧叫曦园,但比谢府的曦园要大上一倍,布局却又与谢府的曦园一模一样。

青衣跟在二人身后进了园子后,忙着去备茶水去了。

段奕站在园中没有进屋子,而是看着几间房子微微拧眉。

“本来就生着一副僵尸脸,还拧眉?奕,很难看呢!”云曦扯了扯唇,上前将他脸上的面具揭掉了。

反正是在自己的园子里,又不会担心他人看见。

“这还差不多,这张脸才不错。”云曦抬头看向段奕,段奕却依旧在沉思。

“有什么不对吗?”她也收了笑容问道。

段奕低头看她,眉尖依旧微蹙,“你在谢府的房间下有一条地道,是我师父修的。”

云曦讶然。

他找到她第一次真正的见面便是在悦客酒楼,而后又逃避顾非墨的追查两人一起进了地道,但,地道居然是段奕的师父修的?

“师父修了地道却通往悦客酒楼那里,这中间有什么联系?”她心中早已存了不少的疑问。

段奕摇摇头,“那条地道,我也是前几天从青州回京的路上,朽木道长说给我听的。至于原因,他也知道的不多。”

云曦默了一会儿,“看来,还得找到那个悦客酒楼的东家。看不出那人有恶意,但咱们至少不能蒙在鼓里。”

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云曦低头想着地道的事,段奕的眼风则扫到了墙头处,眸色一冷。

园中沿着墙角种着不少扶桑花,风扶过,散一园花香。

“又是一年春了。春日易思春。”段奕忽然说道。

“啊?”正在低头想着事情的云曦还没有回过神来,下巴便被段奕的手指挑起。

然后,她的腰身也被他的臂膀环住。

她怔然看着他。

他浅浅一笑,低头吻上她的唇,辗转,碾压,舌尖轻绕。

青衣端着茶水正从小厨房里走出来,吓得又躲回去了,心道这两人也不避讳一下。

云曦将头往后仰了仰,微微离开他的唇,口里嘟囔道,“这是在园子里,当心有人看见!”

段奕看着她的双眼,轻笑道,“看见了最好,免得不怀好意的人肖想你。”

云曦:“……”

她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段奕正看到她的两瓣桃粉色的唇被他吻成了绯色,微微肿起更如鲜艳成熟的红樱。

极致诱人。

他又低下头去,覆上她的唇,不留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因为是园子中,又是大白天,又是在夏宅办酒宴的人多的时候,云曦无法专心,她的神思飞到别处。

她隐约听到她身后的扶桑花枝那里有人在偷看。

云曦在段奕的背后用手写着字:有人偷看。

哪知段奕更加抱紧了她,更加深入的吻着,甚至还弄散了她的发髻,让头发全部披散开来。

扶桑花枝那里忽然有衣袂的声音响起,接着,只听剑尖划过砖石的声音过后,她看见满天的碎绿叶红扶桑花兜头朝她与段奕的身上罩下来。

随后,一阵衣袂声渐渐的远去。隐约还听到一人重重地冷哼一声。

云曦望着头顶一大串的蓊绿乱花藤蔓:“……”

段奕放开她,伸手扯着二人头顶上罩着的藤蔓,微微一笑,“总算没人打搅了

,清静好多。”

云曦:“……”

青衣走出厨房看见二人正在与身上挂着的一大串藤蔓较劲,眨了眨眼,“……”

这二人也会被人算计?

是算计的人太高明还是二人非常之时变得傻了?

……

朱雀拿着那个仆人的三百两银子的钱袋子出了府。

他没有骑马也没有坐马车,而是徒步往街市走去。

从夏宅出来拐一个弯就是一条繁华的街市,但朱雀却故意往人少的地方走。

走了一段路后,他绕进了一条小巷。然后将身子往暗处一躲,藏了起来。

没一会儿,一个大个子的男子也走进了小巷里。

一边走,一边拿眼睛四处的瞧着。

朱雀这时闪身出来,抬起脚来朝那人踢去。

大个子也会些武,两人在小巷子里拳来脚去打了起来。

但没有过太长的时间,大个子便被朱雀踩在脚下。

他呵呵冷笑一声,抬手将大个子拍晕了,然后从腰间抽出一个大袋子出来,将大个子装在袋子里扛在肩上往夏宅走去。

……

而夏宅里,云曦与段奕走开后,谢云容与谢蓁二人马上打发走了送她们的吟霜与青裳。

二人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里小声的议论起来。

谢云容的胆子小一些,她看了一眼四周,小声地说道,“小蓁,你说,那谢云曦是不是怀疑起我来了?”

谢蓁斜斜的瞥了一眼谢云容,嗤笑一声说道, “又有没证据,她能怎样?她敢乱说话,我可不会放过她!今天,这宅子里来了这么多的人,她也不敢太放肆。”

“那,咱们接着怎么做?”谢云容问谢蓁道。

她忽然有些后悔起来,那谢云曦比她想象的要警觉。

一段时日不见那妮子,总觉得她哪里不一样了。不像以前那个胆小的不敢说话的三小姐。

她有时不敢直视谢云曦的眼睛。

“照计划行动!”谢蓁的眸中冷芒一闪,“咱们进一次夏宅不容易,要想下回这么容易的扳倒他们,可就不知是哪一日了,难道,让咱们二人的哥哥们白白的吃着闷亏不成吗?”

谢云容在心中纠结一下,还是答应了一声,“好。”

……

夏宅柴房门前,瘦小个子的小厮靠在柴房的墙壁上一脸惧色。

柴房里有个死人躺在地上,虽说是大白天,但还是让人渗得慌,他不敢靠上前。

忽然,有什么珠子滴溜溜滚到他面前石板上,他抬头一看,又什么也没有。

接着,又是门吱呀的声音,他仔细看还是什么也没有。

又一会儿,他头顶上的包头发的布巾被人忽然扯掉了。

“有鬼——”小仆吓得拔腿就跑。

这时,从墙上跳下一个蒙面人下来。

他猫腰走到柴房的门口,然后伸手将门推开,抖着一个大布袋去装那个死掉的仆人。

只是他的袋子才抖开,一直隐在暗处的青龙也跳下墙来,三两步跑进了柴房里,冲向蒙面人。

蒙面人马上转身来还击。青龙与他在柴房门口厮打起来。

而刚刚跑开的小仆这时拎起一根棍子来用力地砸向那个蒙面人,蒙面人的身子晃了一晃倒在了地上。

青龙又补了两脚。

蒙面人彻底晕死了过去。

青龙看着面前这个十三四岁的瘦小仆人,揶揄地说道,“你不是胆小的怕鬼吗?”

“我才不怕呢!”小仆的眼皮翻了翻,“青衣姑娘说,要我装胆小,我便装了,原来你们是要抓贼啊。”

“表现不错,我会跟曦小姐说。”青龙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表现好是不是不会被赶走?一直待在这里有饭吃?”小仆追上青龙问道。

青龙点了点头,“那还用说?好好当差,主人当然会喜欢啊,主人一喜欢就不想换仆人不就可以一直留在府里了么?”

“太好了!”小仆高兴地说道,“我跟你说件事儿,我瞧见这个死掉的老宋到过谢府,是谢府里的一个丫头给他的银票,两人在巷子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这老宋居然还趁机占人家丫头的便宜,调戏起来,还扯掉了那丫头腰间的一个香囊。”

“哦?”青龙眸色一亮,曦小姐正愁找不到多的证据呢,这里还又发现了一个。

他马上去翻地上老宋的尸体,果然,在里衣的袋子里找到了一个香囊。

青龙将香囊捏在手里狡黠一笑,然后又拍拍小仆的肩膀,“不错不错,曦小姐一定会赏你的。”

云曦进了屋子里,她望着铜镜中一头乱发双唇殷红微肿的自己很无语。

顾非墨不就是爬到她园子的墙头上坐了一会儿吗?段奕至于要将她弄得一副被他采撷过的模样?

她将梳子往桌上一拍,斜睇着段奕道,“快来梳个同刚才一模一样的发髻,酒席快开始了,我得同我娘一起招待客人去。”

段奕往镜中看了看,见她一脸微红,娇嫩似花,不禁莞尔一笑。

云曦忍不住撇了撇唇,挑眉怒道,“快点啊!”

青衣端着一盆水听到里屋的声音吓得又跑掉了。

她觉得她跟着这二人会吓出毛病来。

二人重新整理好了衣衫一齐往前院走去。

段奕的脸上依旧贴着人皮面具,看着云曦脚步匆匆往西院走,他上前一步伸手拉着她的胳膊,温声说道,“有事让青衣来找我。”

云曦抬头对上他关切的目光,微微一笑道,“知道。”

对于旁人的相助,她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还回人情才好。

对于段奕,她觉得,他的便是她的,而她的也是他的。

没有客气,不分彼此。

段奕看了她一会儿,直到有人朝这边走来,才放开她的胳膊,朝东院走去。

云曦带着青衣进了西院。

正厅里,说笑声不断。

谢云容与谢蓁正围在谢老夫人身边说着笑话。

夏玉言正指挥着仆人们给夫人小姐们一一上酒。

因为都是女眷,正厅中没有向男客们那样喧闹,席间有不少人不会饮酒,酒水倒上来,只是应个景。

云曦给谢老夫人行了礼。

谢蓁巧笑着说道,“老夫人虽然年纪大了,平时也能饮上几杯。咱们三个姐妹不如一起敬老夫人如何?曦妹妹你说呢?”

云曦对上谢蓁的眸子,笑道,“妹妹也正有这个想法呢。”

她招手叫来仆人,“开酒坛!”

一个嬷嬷走了过来。

她看了一眼谢蓁后,从屋中角落里堆着的一堆酒坛中,挑出一个半尺高的酒坛来放在桌上。

谢老夫人年岁最大,又是云曦的祖母,因此,当先从这里开始敬酒。

嬷嬷开了酒坛,云曦抱着酒坛往老夫人的酒盅中倒酒。

“老夫人请!”云曦端起自己的酒杯敬上。

“曦丫头乖!”谢老夫人温和一笑,端着酒盅一饮而尽。

然后,众人都笑着称赞起云曦,说她与母亲离了谢府也一样孝顺着谢老夫人。

云曦客气的一一回了礼。

以此开始,嬷嬷丫头们开始沿桌倒起酒来。

酒水倒好,云曦这时收到了两道森冷的目光。

她不动声色的跟在夏玉言的身后与屋中的客人们打着招呼。

“夫人小姐们请——”夏玉言微笑着朝一众客人举杯。

人们正要喝时,谢老夫人忽然口角溢血,两眼一闭,紧接着身子向后一倒,已不醒人事。

“这是怎么回事?谢老夫人怎么啦?”

“快叫大夫!”

“老夫人——”

“酒里有毒!老夫人中毒了!”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

一众夫人小姐们吓得尖叫起来。

夏玉言吓得脸色一白,她拉着云曦神色慌张的说道,“曦儿,这这这——”

“娘,别急,咱们看着就好。”云曦安慰着夏玉言说道。

夏玉言却没法做到云曦的镇定,忙着叫人去叫谢枫,又着人去找大夫。

屋中哭声,尖叫起,议论声乱哄哄一团。

夏玉言虽然惊吓得不得了,却也没有乱手脚,她指着仆人道,“快抬春凳来扶老人躺下!桂婶快去打水来——”

谢云容却与谢蓁双双扑到谢老夫人的身上哭起来。

赵玉娥也吓得身子晃了一晃,看着云曦问道,“曦儿——我外婆她——”

云曦抓着她的胳膊,“玉娥姐别慌,老夫人不会有事的。”

谢云容蹲在地上哭得声声哀绝。

她一脸怒火指着云曦与夏玉言说道,“怎么会没有事?我祖母其实不想来夏宅,是夏氏与她女儿不停的撺掇着谢老夫人来的。

而夏氏在谢府里做了二十年的平妻,一直对谢府有恨意,今天,她一定是想借机毒死谢老夫人呢!”

夏玉言又急又吓嘴唇哆嗦着,“不可能,谢二小姐,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我夏氏离开谢府的时候,谢老夫人还送了大笔的赡养费,我怎么可能会毒死她?”

谢云容冷笑道,“怎么不可能?刚才的酒是你女儿倒的,不是你下的毒,便是你女儿下的毒!总之,夏宅一定要给我谢府一个交代!”

谢蓁这时却做起了和事佬。

她叫来自己的侍女,“紫苏,快去顺天府报案。”

“是,小姐!”一个丫头脆声声的答应一声跑出去了。

云曦低垂眼睫,报官?好得很,闹就闹大些。

谢蓁打发走了丫头,又道,“依小女子看啊,虽然老夫人是在夏宅中的毒,但还是让官府来查好了,若是真的在府里中的毒,便查出那下毒之人,若没有,洗清夏夫人的罪名,皆大欢喜,不是吗?。”

“还是谢小姐说的对,这样做公平。”

“对,没错,公平。不让坏人逃掉,也不让好人委屈背黑锅。”

因为东院与西院隔得不远,中间只隔着一条回廊,很快,西院这边谢老夫人中毒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到了东院。

与谢府关系交好的几人走得最快。紧跟在后面是谢枫与段奕,最后面是一群看热闹的人。

乌压压一二十个男客人到了西院的女眷酒宴这里。

有人就马上问发怔的夏玉言,“夏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夏玉言正要开口,就听厅外有人喊道,“夏氏与谢云曦小姐涉嫌杀了人,拦住这里,不要让人跑了!”

云曦的两眼一眯,“顺天府的人动作这么快?”报案的才走,他们便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