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章 云曦身世真相(一更)/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火红衣随风飘拂,墨发如瀑,一身洒然。

红衣女子将云曦抓到手里后,伸手在她的脖子上一拍,云曦的身子一软,便动不了了。

她踩在屋顶上朝段奕咯咯咯笑着,如银铃的声音说道,“我说小奕儿,你还是别过来抢了,你刚才走动了几步,那脸色就白上一分,这是受伤了吧?

你没受伤时都抢不过老娘,这受伤了更是抢不到了,还是乖乖的在家歇着吧,你媳妇儿先借我玩玩。”

她话一落已提着云曦纵身一跃,脚尖点了几下,身影已出了王府。

云曦望向下面的奕王府里,忍不住地拧眉,段奕果真老实的站在院子中目送红衣女子带她离去。

这妇人抓她玩玩?她是谁?

“小丫头,会告诉你老娘是谁的,别急!”

她轻功惊人的快,云曦只觉得一阵目眩间,奕王府已经看不到了。

王府正厅前的院中,段奕看到二人的身影完全不见了之后,这才转身朝德慈太后的院子走去。

青一随后跟上,“主子,师祖会不会为难曦小姐?”

“不会,她是本王请来帮忙的。”

青一松了口气,王爷的师傅也就是他的师祖喜欢捉弄人,他还担心曦小姐被她捉去玩。

她高兴起来捉了人去玩一玩,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几个月。

青一想想自己被捉弄的历史,吓得身子一阵发抖。

不过,师祖不会轻易下山,主子将她请来,想必是花了重重的一番心事。

段奕走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

他眉尖微拧,转过身来对青一说道,“另外再备一份纳彩的厚礼,如果顾非墨敢来本王的府里闹事,你就安排人将彩礼送到太师府上,而且要大张旗鼓!一路宣扬!说,本王意欲纳他为侧妃!”

青一:“……”

见青一发愣,段奕低喝一声,“还不快去?”

“是!”青一转身拔腿就跑。

他心中暗道,顾大公子唉,你好自多福啊,被咱家断袖的王爷纳为了侧妃,京中一半以上的姑娘得哭死吧?

……

顾非墨昨晚上在夏宅喝了个大醉,滚到桌子底下分不清东西南北,还是他的小随从阮七背他回家的。

此时,他刚刚睡醒,揉了揉发胀的脑袋,两眼迷蒙的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发呆。

忽然,他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顾非墨恼恨的骂了一句,“天王老子,这是哪个该死的一大早咒小爷?”

然后,他又长长的叹息一声。

此时,他的脑中闪过一个片断,他爬到曦曦园子的院墙上,正要跳入园中,忽然看见段奕在吻曦曦。段奕竟敢吻谢云曦?

该死的,他要不要现在提剑去将段奕劈成两半?

……

段奕走进了太后住的院落。

只见满园子的绿叶蓊绿,花儿灿烂。

但院中却寂寂,只闻几只蜜蜂嗡嗡的飞舞的声音。

“王爷。”嬷嬷侍女们走路的脚步轻轻,对他俯身一礼。

“太后睡了吗?”

“还没有,正在看曦小姐送的锈品。”

“嗯,都下去吧。”

“是!”

屋中的人全部退下了。

德慈太后靠在贵妃椅上,看着手中的锈品出神,听到脚步声响,她回过头来。

“母后。”段奕走到近前蹲下身来。

“哀家进宫一趟吧。”德慈太后说道。

“不行,您的身体不好,再说……”段奕的神色一凛,坚决不同意。“好不容易将您接出宫来,您还进宫,不是又会让那两人欺负着?”

太后的眼神却是凌厉起来,厉声道,“但是你的婚事,一定得经过皇上那里的批准,曦小姐的名字才能入宗祠。而你又被他派到了青州,怎么请旨?

那个地方天晓得什么时候才会下雨?如果他有心为难你让你一直留在那里,你几时娶妻?”

段奕未说话,而是眉尖紧锁。

德慈又道,“哀家看那孩子也喜欢你,总归是要全了你们的意,再说,哀家欠那孩子母亲一份情,总归是要还。所以,就这么定了!

这次回宫,要大张旗鼓的回,哀家再以为先皇祈福出宫,看他们两人还怎么拦!”

“儿子随母后一起进宫。”段奕说道。

德慈看向他,沉着脸,“不行,你从青州回来后躺到昨天才好点,跟着进宫要是被人发现了,可就危险了。”

“母后!”段奕上前握着德慈的双手,“儿子怎能看着母亲冒险进宫?而袖手一旁?母后放心,这回儿子陪您一起。”

“你要怎么做?”德慈紧张的看着他。

“不用担心,儿子自有办法。”

段奕正为德慈太后入宫做着准备。

王府前,顾非墨墨袍黑马杀气腾腾策马而来。

他手提长剑怒气冲冲的指着的奕王府。

“段奕,给爷滚出来!小爷知道你躲在里面呢!世间阴损第一人就是你!曦曦母亲都没同意呢,你下什么纳彩礼?以权欺人,最是卑鄙!”

他叫得嗓门很大,守门的朱一朱二却无事人一般坐在门前磕瓜子。

对于顾非墨站在门前骂他们家王爷的事,他们两位资深看门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顾非墨从只有一剑高的小身板开始骂到现在,那次数数都数不过来了。

周嬷嬷走出来陪着笑脸,“顾公子,您话可不能乱说,咱家王爷还在青州赈灾呢,哪里回来了?这赈灾时私自回京可是要杀头的,或者是您思慕王爷,看花了眼吧?”

顾非墨:“……”

旋即他大骂一声,“小爷我被雷劈了才会思慕他!”

顾非墨骂得正酣,随从阮七急急慌慌的骑马跑了过来。

“公子,您还有心这在里骂什么呢?您快回去看看吧,家里出事了!太师与夫人晕倒了。一大群女人在府门前哭着呢!”

顾非墨一怔,俊美眸子微眯,“这是怎么回事?快说清楚。”

阮七喘着气说道,“七八个嘴巴伶俐的媒婆到了太师府,说是要替奕王爷向公子求亲做他的侧妃。

不知怎么的,京中的一众小姐知道了这个消息,一齐跑到府门前跪着哭起来要你不要断袖。太师跟夫人又急又吓就晕倒了。”

“去死吧!段奕,爷跟你没完!”顾非墨气得咬牙切齿。

他抖抖手中的长剑,咬牙用力朝奕王府的门楣掷去。

噌呛呛呛——

长剑随着劲道飞出,没入奕王府门楣上的“奕”字上。

顾非墨冷哼一声,打马离去。

阮七也紧跟着离开了。

两人走后没多久,奕王府的府门大开。

德慈太后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走出府门,随后跟着走出来几个太监。

其中一个个子高瘦的太监抬起头来,清冷眼神瞥向门楣上插着的长剑,对随后跟出的化妆成老头的青一说道,“这柄剑可是一把好剑,收起来,当作顾公子送给王爷的定情信物。”

青一:“……”

他一阵恶寒,无语说道,“是,主子!”

……

云曦被红衣女子扛在肩膀上,一路到了悦客酒楼。

她被她放下的地方不是正门也不是侧门,而是酒楼最高的一处围墙边上。

然后,她伸手拍了拍云曦的脖子与后背。

云曦的嗓了一痒,咳嗽了几声,发现能出声后,她扶着墙壁喘息了一会儿说道,“你是谁,为什么抓我来这里?”

“丫头,老娘帮忙你呢,知道不?就你那倔脾气的舅舅,天下只有老娘搞得定,小奕儿也拿他无辙,不过……,他这几年的脾气变得有点儿古怪,老娘这心里也没有底了,算了,既然答应了小奕儿,就一定会帮忙。”

云曦见她一口一个小奕儿,貌似与段奕很熟悉。

而且,她被她劫持出来,段奕仿似无事人一般的站在原地。

她眯了眯眼又问道,“你究竟是谁?”

红衣女子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咯咯咯一笑,“小奕儿叫我师傅,但我嫌老气,不许他这么叫。我收了那么大一个徒弟,旁人会以为我很老,所以,大家都叫我甜甜小姐。”

云曦:“……”

“当然,我还有一个真名,叫谢甜!按着辈分算,你得喊我一声姑姑。”

云曦惊讶,“你是谢府的人?”

“可以这么说,只是谢府太枯燥,老娘厌恶,跑了出来。”她眉梢一扬笑道。

谢府的人?

隐约听说,多年前从谢府跑出过一个小姐,家中找了许久没有找到,难道是她?

谢甜拍拍云曦身后的墙壁,说道,“会爬吗?”

云曦摇头,“太高,没有绳子爬不上去。”

“那你还怎么嫁段奕?你那倔舅舅会同意才怪!”

谢甜收了笑容,说道,“听我说的做。吸气,身子腾翻,脚尖踩地……”

云曦腿上被她抽了一下,同时按着她说的做了,身子腾空翻起,再定神,发现已在酒店的院中。

一个仆人看着云曦一脸惊讶。紧接着谢甜也跳进院中来。

她看了那小仆一眼,手中披帛一抖缠住小仆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阁主在吗?”

小仆眨眨眼,吓得一脸惨白,“在……在在……”

谢甜眉梢一扬说道,“还有,曦小姐是自己跳进院墙来的,没有旁人帮忙,记得跟阁主说。”

“是是是……是……”

阁主?

云曦微微眯眼,问谢甜,“姑姑,是青云阁主吗?他是我舅舅?”

“可不就是他么?”谢甜抽回了披帛朝悦客酒楼的三楼走去。

这么看来,谢府的地道连着悦客酒楼的原因就不难解释了。

三楼里间的一间客房,门前守门的小仆见谢甜走来,吓得拔腿就跑。

云曦挑眉,为什么酒楼的人都怕她这位姑姑?

客房的门上上了锁。

谢甜口里嘟囔了一句,“呵,居然反锁着门?”

她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枚细针在锁孔上搅动了几下,锁开了。

谢甜一脚踢开屋门,大步走了进去。

云曦紧跟其后。

“这么大的力气踢门,脚不疼?”屋中一个男子温声说道。

谢甜轻笑,“我还以为你怪我踢坏了你的门。”

“不就是一扇门么,坏了就坏了。”男子说道,口气带些无奈。

没错,这声音正是那个半夜抓她去跑步爬山练剑的舅舅。

云曦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窗边站着一位负手而立的白衣男子。

那人正背对她们,墨发半束半垂。从窗外吹来的风拂过他的墨发与衣袍,翩然似仙。

“云曦见过舅舅。”云曦走上前在他身后行了一礼。

以前也听母亲与父亲说起过,她有一位舅舅,但失散多年,也不知生死,只知名叫端木斐。

“起来吧。”他道,声音温和。

云曦直起身来,那人也转过身来浅笑着看着她。

她迅即呆住,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两张脸!

这分明是段奕的脸!只是比段奕年长一些。

他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相较段奕,多了几分沉稳与内敛,眉宇间却是一派淡然。

而段奕则是孤傲,常常是三分笑意七分嘲讽的斜睨着看人。

“听说,段奕向你家送了纳彩礼?”端木斐微笑着问云曦。

“是。”云曦点头。“求舅舅同意。”

谢甜走到端木斐的面前,将胳膊搭上他的肩头,拽了拽他的头发头说道,“端木,你不会反对吧?我徒弟头回向人提亲,你要是反对的话,他很没面子的。”

端木斐抽回他的头发,矮身坐在椅内,说道,“甜甜为什么过问他们的事?”

“徒弟娶妻,做师傅的当然得关心关心,哪有不闻不问的?你要是不同意,老娘就……”谢甜一脸凶相。

“你说要嫁给那个朽木,说了很多年了,也没见你嫁过去,这回是真的?要不要我备上一份嫁妆?”端木斐轻瞥她一眼。

谢甜怒目:“……”

“舅舅。”云曦忽然道,“您是我母亲夏氏的兄弟?”

她盯着端木斐的脸,总觉得他们都瞒着她什么。

他有端木雅的的画卷与银链,又姓端木,怎么会跟夏玉言扯上关系?

“不是。”他摇摇头,说道。“我是你生母端木雅的义弟。你父亲是谢宏。当年你母亲生的是双生女,姐姐是谢婉,你是妹妹谢曦。只是……”

他顿了顿,神色出现极大的忧伤,深吸了一口气后又缓缓说道,“你们姐妹俩的命格奇异,在一起就互相吞噬对方的元气,身体强健的一方总会吞噬弱者一方的。

这样的命格只能存活一人。而分开就好。而且,南诏灵族的人一直在追杀你父母。

所以,你父母不得不送出一人。

谢婉当时正生着病,你父母便留下了她带在身边抚养,他们将你送到栖身的庵堂里交与庵里的住持,谁知当晚追杀的人就来了,混乱中与那收养你的人分散了,我寻了你很久,直到去年才找到你……”

云曦惊愕的看着他。

原来与谢婉的脸如此相似,是因为,谢婉与谢曦本来就是双生姐妹。

找不到她也能理解。

夏玉言一个无依无靠的谢府平妻,儿子没了,守着孤女艰难度日,府里的人又欺负她,她便几乎没有机会出门。

谁又会想到她带着端木雅的女儿藏在谢府里?说巧不巧的躲过了追杀?虽然坎坷但还是活了下来?

“可是……”云曦顿了顿,“谢婉被谢府的安氏母女害死了。”

“她的死,其实是你的生。”端木斐道,“你们俩是灵魂共体,十五岁后,只能活一人!另一人活着,也是没有记忆的木头人。”

原来是这样,难怪在她的脑中,以前是谢云曦的,现在又全是谢婉的。

也难怪,谢婉一到谢府,被安氏几个子女欺负得身子病弱的谢云曦身子更弱了,一病就是五年。

而谢婉一死,她却康健了。

这是幸还是命?二者灵魂占一个身体?都说姐妹好,可她们只能活一个。

也难怪安氏要在谢婉十五岁及笄那日剥下谢婉后背的人皮地图,因为,她算不准哪个活到最后。

“送她回吧。”端木斐看了一眼谢甜说道,他盯着云曦的脸,神色有些忧伤。

“你同意了是不是?不许反悔哦!”谢甜拧眉怒目地看着端木斐。

端木斐涩然一笑,“都求到我的面前,再不同意,便是棒到鸳鸯招人恨了!”

“知道就好!”谢甜咯咯一笑,也不容端木斐再说话,她拉着云曦的手出了酒楼。

云曦被她送到了夏宅。

“姑姑,为什么送我回到家里?”云曦看着夏宅的府门有些无语。

谢甜拍拍她的小脑袋,嘻嘻一笑,“未嫁女得矜持一点,少往男方家跑,否则不值钱,知道不?

其实你姑姑我很想将你掳走到天师门去关个十年八年再放你出来,但又一想,小奕儿过几天又得去青州,你两个很快见不着面了,也一样,哈哈哈哈——”

云曦:“……”

有这么损的姑姑吗?

……

谢甜走后,云曦飞快的跑进了府里。

“看见夫人了没有?”她逢人就问。

“没看见。”

云曦回到夏宅的曦园。

留在园中的吟霜忙起身迎了上去,见她神色不好,便问道,“小姐,怎么啦?”

云曦看她一眼,说道,“我见到你们阁主了。”然后又愤愤然的道,“那悦客酒楼,我去过不下百次了,也找过他几次,每回都不见我,这回倒是见我了。真是故弄玄虚!”吟霜抿了抿唇,说道,“不是阁主不见小姐,而是他没法见小姐,阁主受了很重的伤,一个月只能出现一二天。

上回出来教小姐习武,他又去了一回皇宫,耗费了许多心神,小姐今日去见他,估计也是勉强撑着的。”

“受伤?”云曦拧眉,“谁伤的他?”

吟霜摇摇头,“六年前便是这样,不清楚谁伤的,听阁主身边的人说,他躺了一年才醒来,大家都……都要准备后事了。”

受伤了?端木斐?云曦微微蹙眉。

外面院中忽然响起脚步声。

青衣大步走了进来,边走嘴里边哼哼着。

吟霜一脸嫌弃,“这才上午呢,你抽疯啊?”青衣更是冷嗤,“不是我抽疯,是隔壁谢老爷抽疯。”

云曦的眼神往青衣脸上瞥去一眼。

她淡淡说道,“夫人跟他和离了,他抽疯他的,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青衣来到云曦面前,唇角撇了撇,说道,“奴婢从谢府门前走过时,谢老爷居然拦着奴婢陪笑脸,要奴婢请小姐过去同他见面。”

吟霜柳眉一挑,呵呵冷笑,“他想得美!将小姐赶出来还要小姐回去见他?那要看咱们小姐的心情。”

云曦捧着茶杯微微一笑,“估计是求我娘,而我娘不理他,这又求到我这儿来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一定是为了谢云容而来。”

“那么,小姐要不要去见他?”两个丫头一齐看向她。

“见,不过,不去谢府。他要见我,让他自己走来夏宅,只怕他没那个脸!”

云曦正捧着茶碗喝水,在前院听差的小丫头四月飞快地跑来了。

“小姐,您快去看看,隔壁谢宅的人在咱府门前闹事呢,好几十人呢,夫人又不在府里,白管家问,是直接拿棍子打人还是报官?”

“谢府的人?”云曦的眼睛一眯,继而冷笑道,“谢府的人来闹事?这是活得舒坦了吗?报什么官?他来打,咱们就打回去!总之,是他们先闹的,‘理’字可占咱们这边!”

她眸中厉芒一闪,“青衣吟霜,都跟我到府门前去看看!”果然,云曦还没有走到府门前,就已听到一片吵嚷声。

白虎与玄武两个客家两命人堵着门。

云曦走上前厉声一喝,“堵什么?将府门打开!夏宅又没有做亏心事,关什么门?”

府门打了开来。

她的眼睛一眯,居然全是一帮缺牙的白发老头老太?这还真没法打。

难怪白虎犯难。

谢锦昆与一众站都快站不稳的婆子姑子老汉们站在府门前,七嘴八舌说着云曦的不是。

“三小姐啊,你姐姐二小姐正关在牢里呢,好歹是姐妹一场,你还不去看看她?你要救她出来啊!”

“血浓于水啊,做人不能太无情啊!”

“如今谢府只剩了你们二位小姐了,你还不好好的关心一下二小姐?她要是真有事,别人有姐妹,你可就没姐妹了!”

“你不能自己得过好,不管姐妹啊!”

“说的是啊,不能太无情!”

云曦冷笑,谢锦昆这是当面将她一军?让她不得不答应了吗?他求不到人,便求到她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