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章 她是你们的女主人/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77章她是你们的女主人

德慈太后淡淡地看着顾贵妃,不说话。

但是,却又不能退,这条宫巷虽然有两丈宽,但却只能走一个轿撵。

除非一方停下让在一旁。

她是太后身份,没有让着顾贵妃这个晚了一辈的侄媳的道理。

但顾贵妃却也没有让宫人停下让行的意思,依旧坦然坐在轿撵上。

两方僵持,输的一方是输尊严。

“怎么,太后娘娘似乎不喜欢侄媳啊?为什么一句话也不愿意说?”顾贵妃嫣然一笑。

段奕低着头,袖中的匕首刚刚滑到手中,德慈忽然伸手一按他的胳膊。

她淡淡一笑,“哀家进宫是向皇上请旨去先帝陵,问能否带御医随行,贵妃一直等着哀家,是想同哀家一同去先帝陵守陵吗?”

顾贵妃笑着的脸攸地一沉,心中暗骂了一句,老婆子居然给她下套子!让她去先帝陵?

她免强扯了个笑脸说道,“本宫要助皇上协理朝政,这国孝两难全啊。”

站在顾贵妃轿撵一旁的谢五老爷的女儿谢蓁,一直盯着化妆成太监的段奕在看。

为了五房的前程,她近日频频进出顾贵妃的宫殿。

因为谢蓁嘴巴伶俐,很得顾贵妃的青睐。

顾贵妃出入时,便常常带着她,也有心提拔做女官。

谢蓁看着段奕的眸光闪了闪,对顾贵妃说道,“太后久不来宫中,娘娘何不请太后娘娘到凤鸾殿中叙叙话呢?”

顾贵妃的眼神一亮,笑道,“本宫也是这么想的。皇婶婶,既然来了宫中,不如让侄媳孝敬你老如何?到凤鸾宫中小住几日?”

段奕赫然抬头,盯着谢蓁看的眸色森寒如刀。

谢蓁顿时吓了一大跳,忙将头低下了。

德慈冷笑不语。

这时,从宫巷一头来了一群官员。

有人见到德慈,马上飞奔着迎上去,“太后娘娘进宫了,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岁!”

“太后娘娘一直在先帝陵守陵,为大梁将来的江山祈福。贵妃娘娘理当以太后为楷模。贵妃娘娘为何拦着太后的轿撵?如此大不敬?”

“贵妃娘娘是太后娘娘的侄媳,侄媳见了婶婶,应当下轿撵上前行礼。”

“请贵妃下轿撵!”

一大群御史大夫站在宫巷口朝着顾贵妃跪着谏言。

一人说话目标太大,一群人说话,嗡嗡声一片,目标就散了。

是以,原本惧怕顾贵妃的人个个都壮了胆,扯着嗓着喊着。

顾贵妃气得脸色铁青,她生平怕的就是这群捏着笔杆子的文人,杀头不怕,打也不怕,稍一得罪,折子一堆弹劾她。

一个人还好,找个借口杀了,一群人,怎么杀?

德慈坦然抬头看向顾贵妃,一言不发,太后的架子端得十足十。

顾贵妃暗中咬着牙,脸上免强扯出一笑来,“太后娘娘,是侄媳忙于朝事,忘记了礼数,太后娘请勿怪。”

然后,她招手叫抬轿撵的太监让在一旁,让德慈先行。

被一群御史大夫们拥着走出了宫门,德慈这才松了口气。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又回了奕王府。

段奕送了德慈太后进了后院后,马上进了书房。

青一见他脸色阴沉,忙问,“主子,可是在宫中遇到了刁难?”

段奕的眸色一冷,“没想到谢氏五房的女儿居然与顾贵妃走在一处,还差点坏了事!太后险些被她们拦住,要不是本王事先通知了御史们,出宫又是一番周折。”

“便是那个总是喜欢暗中跟着主子的女人谢蓁?”

段奕眸中冷芒一闪,“夏宅办酒宴的那天,她居然敢陷害曦小姐,曦小姐一时找不到她的把柄让她溜了。

她今天竟然敢撺掇顾贵妃拦着太后,而且……本王装成太监了,换了容貌换了声音她也认得出来,留着便会坏事,所以这人必须得除!”

青一也愤恨的说道,“主子说得对,那个女人敢叫来顺天府的衙役抓曦小姐兄妹,就得狠狠的教训她!”

段奕进了暗室,一刻时间后又出来了,手里已经多了一份明黄的卷绸。

他将卷绸藏在袖中。

青一正在门外侯着。

“看好王府,本王再进一趟宫。”

青一见他依旧是一身太监服,惊讶的问道,“主子一个人?”

段奕道,“本王现在只是个太监,太监的目标小,他们不会在意的。”

“可是主子你身上有伤,万一遇到顾贵妃那个妖妇怎么办?”青一急得不行。

“人多反而坏事!不要跟来!”段奕毅然出了王府,青一只得无奈一叹。

一身太监服,段奕骑马快速往皇宫方向奔去。

云曦与谢枫正跟踪着谢锦昆。

二人走到一处街角时,她见前方有一人快马扬鞭而过。

穿着太监服,但那身影有些熟悉。

“哥,我有事先走开一下。”云曦盯着远去的那个人影头也不回的对谢枫说道。

然后,她丢出二十两银子,抢过一个贩马人的一匹马,连马鞍也没有装,便飞身上马追了上去。

“曦儿你去哪儿?”谢枫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云曦的身影?

她一手抓着马背上的棕毛,腾出一只手从腰间荷包里摸出一只短笛吹了起来。

很快,她骑的这匹马撒蹄飞奔起来。

不出片刻,她便追上了那个太监,然后,又是几声笛音,前方的马速度慢了下来。

段奕拼命地抽鞭子,但马儿就是不跑。

他正在疑惑时,云曦骑马追到了。

她绕到他的面前,眉梢扬了扬。

她果然没有看错,真的是段奕。

段奕看到她无奈的眯起眼,又见她的马连马鞍也没有,将手伸向她,“过来!”

云曦的眼睛飞快的朝四周看去,低声说道,“段奕,这是在街上,人太多了,而且,你还穿着太监服。”

一个太监与一个年轻女子同坐一匹马,这得多少人回头看?

“谁敢说,本王割了他的舌头!”段奕伸手将她拉了过来,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抓着马缰绳,缓缓的打马绕进了一条小巷。

“同顾非贵都敢坐一匹马,居然跟未来相公不愿同坐一匹?本王觉得夫纲不振!”段奕哼了一声。

云曦:“……”

然后她无奈一笑,“王爷,你可真小气!不就是坐了一匹马吗?”

“以后绝对不可以!”他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阴沉着脸看着她。

云曦好笑,“王爷,您到我家求亲,我可没反对呢!而顾非墨我却是一口回绝了。”

段奕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目光沉沉,然后俯下身去。

云曦一怔,然后伸出一指抵着他的额头,微微扯唇道,“不要这张僵尸脸!”

“换一张脸就可以吗?”段奕勾唇一笑。

云曦:“……”

他抬头看向前方,说道,“既然走到这儿了,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儿?”云曦问。

“很快就到了。”

因为是反着坐在马匹上,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她只好将自己的双手绕在段奕的脖子上。

段奕看着怀里云曦,浅浅笑着,也不急于赶路,沿着青石小巷缓缓前行。

“到了吗?”

“快了!”

……

“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

……

“是这儿吗?”

“还有一小段路!”

走了半个多时辰,也不见段奕口里说的那地方。

云曦怒目,“段奕,到了没有?”

段奕看着她发怒的脸,更是一笑,“这回真到了!”

他跳下马背,又伸手将云曦抱下来。

“这是哪儿?”云曦看了看四周,发现到的是一座僻静小胡同中的一座普通的小院。

段奕牵着她的手来到院门前,他拍了拍院门,没一会儿,里面有人问道,“谁!”

“青山乡下的!”段奕道。

很快,门开了,开门的青年男子见到段奕与云曦有些讶然。

段奕揭去脸上的人皮面具带着云曦大步走进了院中。

青年飞快的关了院门,“主子!”那人跪下行着礼。

段奕抬了抬手,“起来吧,今天众人都在吧?”

“回主子,除青隐替主子在青州当差外,其余的人全在呢!”

段奕点了点头,说道,“让他们到正屋集合,本王有话吩咐。”

云曦见他神色肃然,没说话,一直安静的跟着。

不多时,一二十个青年男子从几间屋子走出来,一齐聚集在正屋里,然后齐唰唰的跪下行礼,“属下见主子!”

“都起来吧!”段奕朝众人虚虚的抬手。然后,他一指身边的云曦说道,“本王已向曦小姐求婚,以后,她便是你们的女主子,奕王府未来的王妃!”

众人诧异了一瞬,又齐声喊道,“属下见过曦小姐!”

段奕点头,对那个开门的青年说道,“青峰,曦小姐原来是谢氏长房的三小姐,现在住在谢府隔壁的夏宅,以后,本王不在京中时,凡是青山酷司的事,都可以请她定夺。”

青峰看了云曦一眼,张了张嘴,抱拳对云曦一礼,“愿听曦小姐吩咐!”

云曦对面前的一众人打量了一番,见这些人的表情有的是惊异,有的是不屑。

显然,他们认为她配不上他们的主子。

她看着青峰勾唇一笑,“青峰,本小姐虽然是个三寸丁小丫头,但是,你不一定追得上本小姐!”

青峰赫然一惊,他不过是无声的嘟囔了一句,女主子竟也听得见?

太累了,写不动,自我唾弃,明天补上……:>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